孟婆的假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八二章

    霍斗趴在梁先生脚边的地毯上,爪子蒙在脸上,一副没脸见人的样子。

    梁先生轻嘲:“你这是当狗习惯了,连人也不想做了?”

    霍斗:“……”老子本来就不是人!

    梁先生:“就你的脑子,连狗都不如。”他长腿伸过去踹了一脚霍斗:“你养的噬魂兽呢?也连锅被端了?”

    霍斗更羞愧了,恨不得把脑袋埋到地毯下面去:“……嗯。”

    “成事不足败事不有余,养你还不如养条狗呢,你连周永飞都比不上,真不知道本君当初为何要捡了你回来?”他神色不豫的起身:“行了,先滚吧,回头找伥鬼再弄几只噬魂兽回来养,下次别再落到朱雀手里了。”

    霍斗往后退,快到门口了才嗫嚅道:“那个……骨魂哨也落在了朱雀手里。”

    梁先生气的随手拿起桌上一只烟灰缸砸了过去:“滚!”

    骨魂哨是用厉鬼生前的骨头所制,因怨气如骨,极为凶煞,不但可以驱使噬魂兽,还能驱力量微小的鬼祟之物,但炼制起来极为麻烦,必须是生前受尽折磨的厉鬼之骨,否则达不到驱使鬼祟之能。

    “一帮废物!”

    他耳边有人笑的猖狂:“是啊,你也就只能养一帮疯物!”

    “梁琦,你别得意,本君回头就拘了你小师妹的魂魄过来给你做伴,如何?”

    他耳边的声音全部消失,世界彻底安静了。

    梁琦的小师妹孟曲此刻跟只斗鸡似的,对谢晊怒目而视,浑然不知江城某个地方还有一缕幽魂记挂着她的安危。

    “就算是神兽,那也是兽,空担了能辨是非曲直识善恶忠奸的虚名,果然未脱蒙昧之相,只会以貌取人。”

    谢晊正是传说中懂人言知人性的神兽獬豸,他清名在外,嘴巴却不太讨喜:“小秃头挺牙尖嘴利的啊?”

    孟曲:“……你才秃头!”你全家都是秃头!

    谢晊好像猜到了她的心里话:“我全家只有一口人。”在沙发上落座,还热情招呼:“小秃头,过来坐。”

    身为一只顶着妙龄少女的皮在地府任职千年的颜控老鬼,孟曲听到“小秃头”这个称呼,都顶不住千年地府时光修炼出来的沉稳,直奔着泡茶回来的朱霄而去:“朱律师,他太讨厌了,能赶出去吗?”

    朱霄顺手在她脑袋上摸了一下,声音里含着抑止不住的笑意:“别担心,有了还阳珠的滋养,你很快能长出头发,褪去焦黑的皮肤,像以前一样漂亮。”

    孟曲:……

    这是重点吗?

    当然变回以前的模样也是她想要的,但眼前的重点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神兽居然敢嘲笑她,而且是故意嘲笑。

    愤怒之下,连朱霄摸了一把她的秃头都忽略了。

    朱霄眼含笑意招呼她:“快来坐,先喝点新茶,等商议完正事,我带你出门吃大餐。”

    孟曲在他旁边坐下,谢晊惊的下巴都快掉了——朱霄的审美也太过奇葩了吧?

    上次对着一名中年妇女大献殷勤,这次是个秃头小妖怪,下次呢?

    朱律师一再刷新他的认知,谢晊坐着也不老实,不住挤眉弄眼,在收到朱霄警告的眼神,总算收敛许多。见对方没有给他倒茶的打算,只给他旁边坐着的小妖怪倒茶,自己伸手拿过茶壶倒了一杯,这才开始谈正事。

    “我沿着祸斗逃跑的踪迹找了一圈,发现他逃进了一处别墅区,里面住着的非富则贵,依着他的秉性,难道真给某个富人做了走狗?”

    妖兽可不比神兽,那都是一帮没有节操的家伙,有奶便是娘。

    朱霄:“他若是给富人做走狗,混一碗安稳饭吃也没什么,可是身边带着变异的噬魂兽,这就讲不通了。普通富人哪里知道噬魂兽?”

    两人对视,皆从对方眼神里读出了危机。

    “不行,这事儿还得继续查,必须追查出祸斗背后的主子。”

    谢晊想到这桩糟心事就头大:“我会继续留意的。”

    几句话讲完,孟曲在旁边闲坐无聊,随手打开电视,正是江城台,昨天紧追着程旭不放的记者一张大脸占了三分之一屏幕,身后是还在燃烧的车祸现场,还有正在忙碌的救护车跟警察,朱律师英俊的侧脸一闪而过,谢晊随意瞟了一眼,顿时惊呆了。

    “小秃头,那是你?”

    孟曲气极:“你……”不要再叫我小秃头!

    也许是电视台忙着播出,或者是对摄影师的信任,再或者……纯粹就是赶时间,审核片子的打了个盹,刚才镜头一闪,朱霄旁边露出一张漆黑的脸,完全不似真人的黑色的影子,最要命的是这黑色的影子是诡异的飘在半空中的,还露出一口白牙,不知道正在说些什么。

    镜头只有三秒钟就过去了,却足以让观众看清楚。

    谢晊“腾”的站了起来:“不行了,本来还想蹭顿大餐,现在得回去处理事故了。”

    朱霄:“慢走不送!”

    当事人孟曲一脸懵逼:“他怎么走了?”

    朱霄:“可能想起来案子没办完吧?他都是风一阵雨一阵,瞧在他脑子不大好使的份儿上,你就别跟他计较了。”

    孟曲在阳间这些日子可不是白混的,还热心提出建议:“我听说人间这些年发展很快,脑子不好使的都要收到一个叫精神病院的地方集中治疗,他要是有这毛病,可别讳疾忌医。”

    想到这年头神兽也不好混,居然在人界混出了精神病,可见生存压力太大,给人乱起绰号也属于发病的表现之一,孟曲就不那么生气了。

    她是千年老鬼,理应宽宏大量。

    朱霄眼里全是笑意:“好,下次见面我会转达你的关心,如果他不够付住院的钱,我会替他先行垫付的。”

    他成功安抚住了生气但无毛可炸的孟曲,再找另外一件事情转移她的注意力:“今晚想吃点什么?我请客。”

    孟曲来了兴致,装模作样看看窗外:“最近天气降温,我听说天冷的时间江城人都爱吃火锅呢。”

    朱霄:“好。”

    半个小时之后,助理按孟曲的尺寸送了一身运动服过来,大致身高还是朱霄估计的,不过运动服这种东西最不挑体型,胖一点瘦一点都没关系。

    他找出一顶椅球帽扣在孟曲脑袋上,带着她开开心心去吃火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