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一起来重生[快穿]

把本章加入书签

这天下不及你一人【二三十三】

    黑夜笼罩了整个京城,等到了夜半三更的时候,赵墨才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国师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点困意也没有。

    辰光把自己看得比天下还重?

    辰光愿意为了自己放弃皇位?

    辰光想要的就只是她好好的?

    赵墨的脑子很乱,内心深处的理念也开始慢慢崩塌。

    江山美人,到底哪个比较重要呢?

    青史留名到底是不是辰光想要的?难道自己一直坚持着的这些东西都是假的?她怎么多年来的信念难道错了吗?

    赵墨的双眼无神的盯着屋顶,放空思绪,随着时间的流逝瞳孔慢慢扩散。

    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可能是短短的一瞬,也可能是漫长的一夜。

    恍惚间赵墨又发现自己回到了边境,自己带着夏国的士兵连破陈国边境,最后陈国的皇帝送上来了求和书。

    奇怪,陈国的皇帝不是程琇吗?怎么变成了一个老头子?程琇难道被她父皇赶下去了?

    没等赵墨摸清楚情况,她就带着士兵凯旋回京,陈国的使者团也在随行。

    大概就这样过了五六日,就在大军抵达京城的前一个晚上,她很开心的和几名副官提前庆祝了一番。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怎么的,觉得脑袋有些晕晕的,浑身上下都提不起力来。

    “将军小心!”副将的嘶吼在耳边响起,同时赵墨也觉得心口一痛。低头往下看时,发现心窝处不知何处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将军!将军!”

    “来人,把刺客拿下!”

    “军医!军医呢!”

    赵墨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杂,同时也觉得身体越来越轻,仿佛整个人都没有重量,开始飘散在空中。

    就这样,赵墨以着一个神奇的第三视角看到自己被军医宣告死亡,被抓住的刺客喊了几句赵墨密谋作乱罪有应得后,就服毒自尽了。

    等到消息传到京城后,夏辰光当场拔出了侍从的剑,要不是兵部尚书等人劝阻的及时,所谓陈国的使者就要人头落地了。

    这里的局势和赵墨认知中的有些不一样,许多以为贪污罪被判刑流放的官员都还在,他们一个劲的劝阻辰光以大局为重。

    这里没有先生的存在,夏国的军队在和陈国的作战中死伤无数,要是再打下去虽然会赢,但那也只是惨胜罢了。

    在百官的劝阻下辰光好像压住了脾气,从陈国狠狠的咬下一口肉后,就把让边境的军队退回来了。

    接着时间就过得飞快,赵墨看着夏辰光把朝堂上的毒瘤一个个的拔除,不断积蓄实力。在夏辰光消瘦下去的同时,夏国的实力以着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速度增长了起来。

    辰元六年春,夏辰光委任韩堂为兵马大元帅,直接撕破夏陈两国之间的协议,主动挑起了战火。

    “杀!把陈国的俘虏全部杀了!不计一切代价给我攻城!朕要陈国皇室陪葬!”龙椅上的帝王红着眼,不顾文武百官的劝阻下了令 ,所以陈国俘虏被斩杀的一干二净。

    夏国的士兵来势汹汹,陈国的士兵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拼死作战。

    陈国一座又一座的城池沦陷,龙椅上的君王身形也越来越消瘦。每天晚上夏辰光都要去到一个赵墨看不到的地方,呆上一两个时辰后才会回来。

    辰元十一年春,在夏国举国之力的进攻下,夏国的将士攻到了陈国的皇城。

    夏辰光没有理会陈国皇帝送来的投降书,力排众议赶赴了边境,亲自指挥了最后一场战役。

    这个时候赵墨又见到了程琇,她身上银白色的盔甲已经满是鲜血,到了最后偌大的陈国也就只有她在坚持抵抗。

    陈国的皇帝吓得涕泗横流,跪在地上不停的求饶。

    夏辰光这个时候忽然笑了,脸上的笑容非常灿烂,“赵墨,我为你报仇来了。”

    说完夏辰光抽出了佩剑,直接砍断了陈国皇帝的双臂,笑眯眯的开口,“朕判处你,凌迟。”

    “夏辰光,你赢了。”程琇看着惨叫连连的所谓帝王,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剑,“我真的想不到,你会为你一个人去灭一个国。”

    “今天是我程琇技不如人,我认了!”说完程琇又举起了剑,在夏国弓箭手放箭前自刎而亡。

    陈国皇室无论男女老少,都被在夏辰光的一声令下身首异处,没有一个人逃得出去。

    在夏国付出了十万将士的性命后,陈国不复存在,凡是有一丝陈国皇室血统的人都被被夏辰光送到底下去见了阎王爷。

    等到这次凯旋的时候,赵墨终于可以看到夏辰光每天晚上要去的地方,一个藏在她寝宫下的冰室。

    赵墨可以看到,冰室的最中间摆放着一口冰棺,夏辰光每晚都会披上厚重的斗篷,趴在上面或是自言自语或是注目凝视,一看就是一个时辰。

    不知道为什么,赵墨每次看向冰棺的时候视线就会变得模糊,无论她再怎么努力也看不清冰棺中躺着的人到底是谁。

    如此尝试了上百次以后,赵墨选择了放弃,继续以着第三视角看着夏辰光的一举一动。

    陈国覆灭后,夏辰光暴君的名头也开始传播开来,许多自认为清流的文人开始批判夏辰光。觉得她一个弑的女人并不配当皇帝,只会感情用事,为了一个人牺牲了无数将士的性命。

    夏辰光对此到底反应平平,直到有一天文人开始批判起了赵墨。夏辰光仿佛是被踩到了尾巴的老虎一样,一下就展现出了锋利的爪牙,一口气抓捕了四十六名文人,直接以叛国罪论处,斩立决。

    风波闹的越来越大,短短三个月下来被斩首的文人就达到了一千名。

    再杀了一千个人后,文人终于怕了,他们再也不敢胡乱编排赵墨了,一个个都安静如鸡不敢吭声。同时夏辰光暴君的名号更响了,她以前的种种功绩也不再被人提及。

    夏辰光什么都不在乎,握着夏国兵权的是韩堂,韩堂对她忠心耿耿。

    握着兵权,夏辰光的底气非常足,收拾完胡编乱造的文人后,她就开始强势改革。一项又一项的行政被颁布 ,在夏辰光三十而立的时候从宗室选出了一个七八岁的女孩过继。

    如此又是七年,夏辰光前前后后一共颁布下千余条政令。夏国的女子已经开始有规模的开蒙、进学、科举、为官。

    终于,在高强度的劳作下,夏辰光撑不住了,还不到四十岁身体就衰败的如同老人一般。

    “青柠,在我死后,把我和赵墨一起葬入皇陵。”夏辰□□若游丝,说完最后的话后就头一歪,再也没有了声息。

    赵墨愣愣的看着这一切,直到最后的最后她才看清了冰棺里的躺着的人。

    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