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他妹三岁半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三三章

    楚肖逸复工后,他一连几天都有点魂不守舍,脑海中徘徊着母亲的话。他翻了翻手机,才发现母亲近年来从未跟自己联络,而自己也毫无察觉。楚家栋偶尔会发条信息问候,但肖碧从没这么做过,当然他也没给母亲发过消息。

    楚肖逸:养我确实不如养块叉烧。

    楚肖逸不由露出一丝苦笑,他让他们不要再管自己,她确实是信守诺言地做到。春节期间,楚肖逸情绪最波动的时刻并不是跟父亲争吵,而是在书房里跟母亲交流。她说话慢条斯理,但言语间尽是刀锋。

    肖碧对大儿子是有一丝怨的,因为她从未愧对过楚肖逸,所以更加无法接受他的作为。她作为母亲,只是将所有情绪收敛在平静的水面之下,但楚肖逸一直以来却没有发现。

    楚肖逸可以指责父亲,但他没法指责母亲。他总是想将家里的消息隔绝开,甚至忽略母亲的身体,差点变成像父亲那样的人。他或许比父亲还要糟糕,起码父亲当年还是家中的经济支柱,可现在家里都不需要他的钱。

    楚家栋现在负责家务、照顾妹妹,回报肖碧曾经在家庭上的付出,可楚肖逸又该如何偿还母亲呢?他好像总是忽视温和低调的母亲,甚至偶尔还将她和父亲连坐?

    他现在才逐渐明白楚肖肖的想法,她说家里每个人各有分工,用不同的方式为家里付出,但他实际在某种意义上已经退出家庭单位,不再算其中一员。他根本不参与家庭活动,又有什么资格对家庭重大决策投票?

    他跟自己的家庭割裂五年,约等于五年来毫无付出,甚至不清楚自己还算不算家庭成员。即使他回到家里,也像清水里的一滴油,看上去差别不大,却怎么也无法相融。

    楚肖逸思及此,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可以跟妹妹和谐相处,因为他们的关系是崭新而简单的,不用特别顾虑什么,但他却很难跟父母相处,回忆的线紧紧缠绕着三人,让人透不过气。

    经纪人何鑫听到艺人叹气,疑惑道:“怎么了?”

    楚肖逸怅然地躺倒在椅背上,喃喃道:“没什么,我就是觉得自己好烂。”

    他多希望能将事情做好,最初回家时已经努力控制情绪,但还是在离开前功亏一篑,将一切摔得粉碎。他在外人面前还能控制分寸,在家人面前却暴躁易怒,让人无法直视。

    何鑫讶异地望着楚肖逸,好像有点不敢相信,只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他安抚地拍了拍对方肩膀,宽慰道:“人贵有自知之明,其实你就是性格烂,业务能力还算出色。”

    何鑫:如果不是看你资质不错,谁能容忍你作天作地。

    楚肖逸:“……”他的经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会说话跟自己一脉相承?

    何鑫见楚肖逸回神,又将手机屏幕递给对方,说道:“不如来看看您的连载八卦,论坛上又有新鲜出炉的编排?”

    何鑫给楚肖逸展示的是娱乐论坛页面,其中的内容简单形容就是阴阳怪气、捕风捉影。帖子里,有人说楚肖逸隐婚生女,曾带女童前往市内知名奢侈品店,而且柜姐听到小孩似乎姓楚。

    实际上,导购们只是闲暇聊聊见到的明星,楚肖肖当时在店里闹出动静不小,自然引人注意。楚肖逸还曾当众叫过妹妹名字,加上他们的真名相似度极高,更是暴露无遗。

    这本来是一件可爱的趣闻,导购们也没提两人关系,但黑子们往外一传就是隐婚生女,反正先往死里锤再说。

    尽管楚肖逸今年已经二十三岁,但他偶尔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宝宝,哪想到有一天被迫隐婚生女?

    楚肖逸懵逼道:“他们是有病吗?我今年才二十三岁,怎么生出三岁半的女儿?国家法律也不允许啊?”

    中国大陆婚姻法规定,男性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结婚。楚肖逸觉得,即使要黑他也该有逻辑,起码数学得算明白?

    何鑫幸灾乐祸道:“很好,那就该黑你未婚生女,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楚肖逸心烦意乱地摆手,“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找人删掉!”

    明星都有自己的营销公关团队,只要资本到位,就能直接控场,默默撤掉不好的帖子。不过八卦论坛上的东西也掀不起大浪,基本没人会信此等离谱的黑帖,许多明星便眼不见心不烦,懒得花钱将其搞掉。

    何鑫没想到楚肖逸要求删帖,对方以前面对更狠的抹黑,都没有出手的意思。他诧异道:“你真要删掉吗?你以前和男明星传绯闻,可都没要求我们下场,该不会有什么隐情吧?”

    “其实有这条黑帖也没事,算是变相证明你的性取向,说不定还能借此跟对家解绑……”何鑫一边给团队布置工作删帖,一边懒洋洋地打趣,他见识过楚肖逸太多离谱的黑帖,隐婚生女都不算大事,还真不用斤斤计较。

    楚肖逸:“你可拉倒吧!那是我妹,能一样吗!?”

    楚肖逸以前懒得搭理黑帖,自己心里膈应也忍下,但祸不及家人。他出道以来就将家庭信息保护得很好,绝不会让外人窥探隐私,深知过激粉丝的可怕之处。

    何鑫早就清楚艺人的习惯,遗憾道:“好可惜,我本来接触一个家庭亲情向的综艺,觉得非常适合你……”

    何鑫故意拿娱乐论坛的帖子给楚肖逸看,就是想要试探一下对方的态度,不知他会不会在回家后有所松动。

    楚肖逸一口回绝:“想都不要想,我不会用自己的家人娱乐大众!”

    楚肖逸将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楚,跟粉丝更是保持着清晰的界线,甚至因此致使不少粉转黑。因为他有时太过冷静和警惕,所以让激进粉丝感受不到回应,换句话说就是不会媚粉、虐粉。

    不过这也不怪楚肖逸,他要是能学会媚粉套路,早八百年前就将家庭关系处理好,何至于跟楚家栋闹崩?他就是不擅长伏小做低,说话也时常硬邦邦的,粉丝量全靠脸和实力在撑。

    楚肖逸:反正同期都没有实力,主要是同行衬托得好。

    楚肖逸在选秀节目上饱受盛名的压力,更是惨遭过对家资本的抹黑,自然深知外界视线带给人的重量。他可以承受闪光灯后的黑暗,但并不想让家人卷入这一切。

    何鑫惋惜道:“那好吧……”

    御融台内,楚肖肖坐在家里小院的茶室内,颇有些垂头丧气。她觉得便宜哥哥就像外面的流浪猫,明明有专程搭建的猫窝却不回,非要在户外晃来晃去,难道是怕被社区的人抓住绝育吗?

    她其实不愿意总想楚肖逸,但最近也没其他事分散注意力,让她万分无奈。

    “肖肖。”

    楚肖肖忽然听到自己被喊,她茫然地左右四顾,发现茶室玻璃房外的梁双麒。她忙探身到茶室的窗户处,那里比较好听清外面的声音。

    小男孩今日没有遛猫,他穿着一件浅色羽绒服,背着比自己还高的超大琴盒,一本正经地朝她招手:“你在温室里做蘑菇吗?”

    茶室是一间透光的漂亮玻璃房,楚肖肖穿着鹅黄色的家居服,蹲在木制的长椅上,还真像小小的嫩蘑菇。不过她可能是有心事的蘑菇,一直在长吁短叹。

    楚肖肖:生活不易,菇菇叹气。

    楚肖肖穿好外套,她跑到茶室外面,替梁双麒打开小院铁门,邀请对方进来坐坐。

    茶室内,梁双麒费劲地放下巨大琴盒,终于长松一口气,感觉自己活过来。他解释道:“我爸刚去办点事,让我在原地等他,我就走过来了。”

    楚肖肖诧异道:“外面不冷吗?”

    梁双麒:“他觉得不冷,可能他脸皮比较厚,我还是感觉冷的。”

    梁双麒刚刚参加完兴趣班归来,他和爸爸都走到小区半中央,爸爸却忽然折返到门口办事,还让他在原地等一会儿。梁双麒的父亲原来是当兵的,自然不觉得男孩吹会儿冷风会有事,而且自己很快就回来。

    梁双麒可不傻,他发现此处离楚肖肖家很近,索性慢悠悠地走过来,还正好碰到她。

    楚肖肖好奇地看着椅子上的琴盒,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梁双麒:“我的大提琴。”

    楚肖肖露出钦佩的神色:“你以后要做音乐家吗?”

    “不,这是我妈让我学的。”梁双麒郑重其事道,“我不做音乐家,以后要做马云。”

    楚肖肖闻言更加敬佩,忍不住拍了拍小手。

    梁双麒想起楚肖肖颓丧的小脸,询问道:“为什么你刚刚没精打采?”

    楚肖肖将自己的困扰简单地告诉对方,小男孩歪了歪头,一时也没主意。梁双麒是独生子女,他并不理解有哥哥的感觉,暂时提不出好建议。他不明白哥哥丢了有什么好难过,不然去贴寻人启事?

    梁双麒索性岔开话题,提议道:“我给你弹首曲子吧?”

    楚肖肖:“好啊,需要用你的琴么?”

    楚肖肖看着庞大的琴盒,她还真没见过如此巨大的乐器,一时手足无措。

    梁双麒从兜里掏出一根毛线,他将其两头各自固定在木桌一边,形成紧绷的状态,说道:“不用那个,那个没意思。”

    楚肖肖新奇地打量着他的动作,梁双麒又从兜里拿出奇怪的小木片,用其将紧绷的毛线顶起,左右移动着调音。他随手找了根小木棍,拨弄着直直的毛线,果然发出清脆的声音!

    楚肖肖不可思议地瞪大眼,她没想到毛线真能弹响,而且不同位置发出的声音还不同!

    梁双麒结束调音环节,便自如地用木棍弹响毛线,竟真连成一首活泼的曲子。楚肖肖以前只见过乐器演奏,哪里看过毛线演奏。一曲结束,她立马献上热烈的掌声,眼神发亮地望着面前的毛线音乐大师。

    梁双麒谦逊道:“下回用计算器给你演奏。”

    梁双麒:万物皆可演奏,唯大提琴不行。

    “梁双麒,你给我出来!”

    两个小孩正兴致勃勃地玩毛线,茶室外却传来暴跳如雷的男声。楚肖肖扭头一看,就见一个叔叔愤愤地冲过来。他隔着玻璃望进来,目光灼灼地盯着梁双麒,看上去还气喘吁吁。

    梁双麒介绍道:“我爸来了。”

    梁宸怒不可遏道:“你乱跑也不给我发消息?”

    楚肖肖正有点担忧,梁双麒却淡定道:“我是让你军事演习一次,考验你丢孩子后的行动力,演习能提前打招呼吗?”

    梁宸:“演习不能提前打招呼,但我可以提前打你!”

    楚肖肖不满道:“打孩子是不对的。”

    梁双麒镇定地背起大提琴,安抚道:“肖肖别担心,他要是敢打我,我就打电话报警。如果他被抓坐牢,我就来你家做你哥哥,你也不用垂头丧气啦。”

    楚肖肖认真地想了想,她觉得也不是不行,梁双麒起码会弹毛线和计算器。

    梁宸没有冲进家里的小院,而是在院门口等儿子出来。他对楚肖肖的态度倒挺友善,和煦道:“改天来叔叔家做客,叔叔给你烧肉吃!”

    楚肖肖在梁宸身上感受到阳光向上的能量,便不再对他刚才的言论有太强抵触,反正叔叔还没有坐牢,证明他暂时没动过手?

    楚肖肖目送父子二人离去,她又回茶室拨弄一番梁双麒留下的毛线,将其弹得嘣嘣响。她也可以弹响毛线,只是奏不出曲子,但还挺缓解压力。

    楚肖逸原本已经让何鑫婉拒综艺,没想到《咱家几代人》的总导演亲自上门游说,邀约意向极其强烈。李导制作过不少知名爆款综艺,而且跟各大电视台和网络平台保持良好联系,在业内也算大腕。

    即使楚肖逸不愿意登上节目,但他也得跟李导见见面,客气地推脱一番。

    楚肖逸礼貌道:“李导,真的对不起,可我不太想曝光家人。我知道您的团队很优秀,但正因如此节目非常容易大爆,或许会严重影响我父母的生活……”

    “我母亲是高中老师,她还需要在校任课,其实不好被太多人关注,您明白吗?我妹妹现在的年纪也很小,外界的视线或许会对她的童年有影响。”

    李导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因为你曾经在选秀节目上有不好的遭遇,所以你现在对综艺都保持警惕态度,我可以如此理解吗?”

    楚肖逸沉吟几秒,索性应道:“是的,希望您能理解。”

    李导心平气和道:“如果抛开节目的因素,我们先不提参不参加,就单纯地聊聊呢?你对家里人或者家庭是什么想法呢?”

    楚肖逸没想到导演会这么问,他一时迟疑地陷入沉默,不知如何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