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馡总真香打脸实录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20 章

    “去洗澡,洗完了把裙子换上试试。”

    “我吗?”臧芷一脸惊讶,把手指放到鼻尖,指着自己问。

    “这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吗?不是你难道是我?”这条裙子的设计的确不是澹台馡一贯的风格,太淑女,估计穿上会很别扭,走哪儿都要提着一口气。

    “小姐,这不妥。”别说现在这条裙子的意义不明不白,就算是捡尤菱华漏的,那也要看她的承受能力。刚刚已经瞥见了裙子旁边的单据上设计师特有的logo,造型室的衣物都价值不菲,就连澹台馡偶尔应付某些场合都会选择搭配衣服租赁,这不年不节的,她可承受不住这个大礼,已经欠澹台家这么多,一辈子都还不完,还伸手拿东西,她脸皮薄,没这么理直气壮。

    “我让你换就换,有什么不妥的,你不是说了么,要想想自己的第一性别,女孩子都喜欢漂亮衣服吧,你又是omega,怎么没点追求!我不管,钱都付过了,不喜欢也憋着,装也要装出喜欢的样子,不许嫌弃!”

    意料之中的拒绝,澹台馡反而想臧芷在这些方面跟平时一样表现得唯唯诺诺,只需要听从,而不是一味拒绝。这几年甚少带臧芷出入聚会的场合,但这次邀请的都是关系比较近的几家,打小就一直有往来,互相认识,都知道有臧芷这么个人,不让她跟着一起会被人抓到话柄,说不定跟在浮岛一样,被询问说自己的童养媳怎么没跟着一起来。人少她还能应付,这回几十个熟人,知根知底,没得躲。

    戏要演,还得妆发齐全。

    “小姐,这条晚礼裙很漂亮,我很喜欢,只是……”

    “你既叫我小姐,就听话。周末要去见人,难不成你准备穿着做饭的围裙去应酬吗?澹台家可丢不起这个人。”一边说话一边把臧芷往楼上推,“还不快去!”

    澹台馡的说辞让臧芷无法再推脱,事关澹台家的面子,她只好迅速洗了个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澹台馡就站在卫生间门口,好像怕她会跑了似的。

    “小姐……洗完了……”

    抬了下巴,目光落在衣帽间的方向,臧芷心领神会,捏着浴巾的一角就小跑步过去了。

    牵着衣领把裙子从箱子里提出来。真好看,臧芷不禁感叹。

    好看的东西可不一定好穿,裙子是连体的,极为贴身,只能从下往上套,两只手臂只能先穿过衣袖,不然这个修身设计,料子也没有弹力,是无法在不起皱的情况下穿上的,要是没人帮衬着自己穿,说不定就毁了这么漂亮的设计。

    正在臧芷犯愁的时候,推拉门滚动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温热的身体靠近她,穿过她的耳侧,提着裙子的两肩处,“我来。”

    站在小凳子上,勾着钻进裙子里,她能感受到澹台馡的双手隔着衣料从她两侧贴过,穿上之后还帮着她顺了顺头发,只是在她后颈擦过的手指并没有移开,而是顺着衣服后背的开口往下滑动,指腹擦过之后还用指甲的边缘轻轻勾勒。

    她的眼光没错,臧芷穿上这条裙子,从前面看就像是个纯白的精灵,但后面的设计又让人觉得这是个小妖精。抚摸顺滑的肌肤,鼻息间有淡淡的莲花信息素和沐浴露的混合味道,真香。

    空着的另一只手从背后穿过放在平坦的小腹上,衣料贴身也有修身的效果,更让她觉得眼前的女人跟裙子合为一体,是一件完整的艺术品。

    空气中葡萄柚的信息素越来越浓烈,臧芷赶紧用双手拉着澹台馡在她身前的手掌,轻声说:“小姐,衣服很合适,我可以换下来了吧。”

    “别动!不急,”澹台馡将背后遮挡的头发撩到前面,轻轻在镂空的地方吻了一下,“你穿着很漂亮,很适合你。”

    撩到起火,还要顾及这件昂贵的晚礼裙,澹台馡自觉给自己挖了个大坑。办事不方便也就算了,真要是让臧芷穿这身出去,不是在帮着这小妖精招蜂引蝶么,她可不想让别的alpha盯着臧芷看,不对,不仅仅是alpha,还有尤菱华这个omega,只要是爱美的人都会想欣赏。

    “芷儿,喜欢我吗?”澹台馡托着臧芷的下颚,两人近到鼻尖都快贴到一起,眼底是带着渴望的虚无。

    “喜欢……小姐……”

    喜欢,自然是喜欢的。只有在欢愉中才敢带着自己的情真,才能放肆。

    纯白的晚礼裙,她穿上之后完美贴合。

    这条裙子是澹台馡专门为她买的,她好喜欢。

    没有发情期的由头,她们又睡在一起了。

    呼吸都是葡萄柚的信息素。盯着澹台馡熟睡的侧颜,又泛起了酸楚。澹台馡不喜欢她的人的味道,但喜欢她的身体。小的时候还笑她不像别的omega一般较小,现在却偏爱在她纤长的流连,真是个小坏蛋。用手轻轻捏了澹台馡的鼻梁,惹得在睡梦中的人不自觉动了动鼻子。

    微微抬起身子,在她的嘴角印上一吻。

    小姐,我会想你的。

    澹台馡起来的时候臧芷早不在她身边躺着,听着新闻播报,穿好衣服后澹台馡特地打开了角落里昨晚刚到家的箱子,想到昨晚的穿衣脱衣的手忙脚乱,微微勾起嘴角。

    这份笑意并没有持续多久,下楼之后看到臧芷又恢复了以往的神态,“小姐,之前投资的游戏资金链断了,那边老板崩了半个月,实在扛不住准备跟我们谈谈,下午正好没要紧的安排,要不要让他来一趟?”

    盯着一开一合的嘴唇,澹台馡都没仔细听臧芷说的内容,目光上移,直到两人对视澹台馡才回过神,牛头不对马嘴应了句:“芷儿,昨天晚上……”

    生怕澹台馡又语出惊人,臧芷赶紧接着说:“谢谢小姐送的晚礼裙,我很喜欢。明天原定有财务汇报,但是安排了聚会,白天会去造型室,时间比较紧凑,就把财务汇报挪到下周一例会结束之后半小时进行,您看看日程表,应该是有更新的。”

    澹台馡捏紧手里的勺子,在麦片粥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搅动,隔了一分多钟才说:“你喜欢就好。”

    “小姐,下午跟游戏老板的会议我可能无法参加,具体情况刘经理会在会前汇报的,会议有记录员全程跟着。”

    无法参加,又不在?

    没了胃口,把碗推到一边,翻看今天的报纸,幽幽开口:“臧芷,你现在好像变得特别随意,外出都不提前跟我报备,也不写入工作计划,都是之后补上的,每次都安排好了直接通知我,你还当我是你的小姐你的老板吗?”

    “对不起小姐,马上就要进行内部选举了,情况特殊,如果现在出纰漏的话就前功尽弃了。”

    “用不着你提醒我,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就好!”

    “好的小姐。”

    又是不欢而散,这次都没让臧芷开车,澹台馡自己拿上车钥匙就走了,汽车发动了好几分钟,也不见臧芷的身影,自嘲的按了两下喇叭,终于驶出大门。

    臧芷也没有不理会澹台馡,只是站在机器人面前盯着门口的监控,直到车子驶出监控范围。叹了口气,对着呆头呆脑的机器人说:“我喜欢你啊……”

    “喜欢,是一种感觉。指愉快和喜爱,即对人或事物有好感或者感兴趣。反义词厌恶,近义词喜爱……”

    机器人机械的念起了百科词条,臧芷无奈拍了下它的脑袋,苦笑说:“你该升级了。”

    见不到臧芷不止澹台馡觉得奇怪加难受,尤菱华也不好过,本想着来澹台集团能跟臧芷有进一步的接触,哪想成天成天见不到人影,这让她不禁怀疑起澹台馡的风度问题:“小馡,你是不是怕我在澹台集团,跟小芷天天见面,会被我吸引喜欢上我,故意让她往外跑的吧,怎么说她也是个omega,还是s级,虽然她的信息素不像你那些妖艳贱货的omega秘书一般,也不能老让她出外勤!”

    澹台馡眼皮都没抬一下,“她是不想看到你,你走了她就回来了。之前不是信誓旦旦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肯定能找到我哥哥们出错的地方吗?回来都快两周了,一点线索都没理出来。”

    “你要是能自己找到,也不会全依着我啊,有本事你自己查去!”尤菱华停澹台馡质疑自己,干脆在沙发上躺下闭目养神,“累了,休息一会儿。”

    “这里可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就这样躺下也不怕我对你做什么?”

    尤菱华轻声笑了,“那你试试。”

    澹台馡可不傻,尤菱华能在混乱,辗转多个星球旅居毫发无损,定是有特殊的手段,从她在机场与她重逢就闻到了她身上信息素的变化,不是跟人交合之后的改变,而是变得有攻击性。她对尤菱华身上的秘密不感兴趣,她又不是omega,不会被不良份子觊觎,不需要想方设法保护自己。

    逃过了办公场合的相对,没办法避过聚会的交际。借口布置场地,臧芷安排好了司机,自己先开车到了地方,会场是私人仿建的小古堡,这群富家子弟也没少在这里开过私人派对。这里都是训练出来的专业员工,服务的也是达勒市的权贵,老板也不会砸了自己招牌,她在盯或是不盯没分别,从酒店的地窖挑选了要使用的几类酒之后就闲了下来,闲下来就容易胡思乱想。

    澹台馡她们现在应该在造型室准备吧……甚至幻想了两人挽在一起亲昵的画面,极其登对。

    让服务员给她两瓶啤酒,臧芷坐到游泳池旁边,把脚伸进水里,抬头正是午日刺眼的直射,往后一趟,正好脖子上面的部位进入了遮阳伞的范围。没几分钟臧芷便受不了起来转而坐到躺椅上,还是在阴凉处舒服。见不得光的人就奢望能在阳光底下活着,多难受啊。

    本想着喝两瓶解解渴,结果喝着喝着就喝多睡着了。

    嘶——

    感受从衣领滑进一丝冰凉,臧芷即可被惊醒,眼前是澹台馡放大的冷峻的脸庞。

    “这就是你说的来工作?聚会还没正式开始你就先自酌睡着了?阳光泳池啤酒,挺惬意啊。”

    “对不起小姐,我太渴了……”

    这个理由都不足以说服自己,但被澹台馡抓了个现行,只能胡诌了。

    “渴了喝水啊,喝什么酒!”

    澹台馡出门的时候特地到楼上衣帽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箱子还安安静静躺在那里,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主人遗弃。那一刻澹台馡觉得臧芷遗忘的不仅是一条晚礼裙,更是她。臧芷不跟她去造型室就算了,连备好的裙子也不带,然后又借口说自己不庄重,就不打算露面了吗?

    这个可能让澹台馡捏紧了拳头,你有心躲我,我偏不让你如愿。

    澹台馡给造型室打了电话,让他们派出人手直接到现场来,麻烦是麻烦了点,可谁让她的芷儿不听话呢。

    “小姐,疼……你走慢点……”

    臧芷醒来还晕晕乎乎的,只能被澹台馡牵着走,上到三楼的休息室。

    听到动静尤菱华跑了出来,看到澹台馡别扭的拉着臧芷的手腕,皱了皱眉,“小馡,你弄疼她了!”

    “尤小姐,你好。”虽然心里不爽快,臧芷还是很好的牵起职业的弧度,鞠躬给尤菱华打招呼。

    臧芷小脸红扑扑的,要不是澹台馡跟她一起来的,去找臧芷的时间也不过十几分钟,尤菱华都会认为她们是做了什么才上来的。上前用力把澹台馡的手指掰开,夹在两人中间,瞪了眼澹台馡,轻轻揽住臧芷,“小芷,我们进去化妆吧。”

    臧芷的酒早就醒了,看这想象中的女主角之一把她揽住,赶紧退出来,摆手说:“尤小姐,我自己能走的。”

    整个过程臧芷都装着酒没醒的模样闭着眼睛,知道眼前出现那条纯白的晚礼裙,澹台馡居然把裙子也带过来了?

    “臧小姐,我先把衣服给您换了吧。”

    “好。”

    “您先去里屋等一下,我去车上拿适合您的胸贴。”

    胸贴?臧芷脸颊酒后的红晕还没散完,就又红了几分。“好。”

    然而臧芷等来的不是自己的造型师,而是提着箱子的澹台馡。

    “小姐,你怎么来了?”

    “我来帮你换衣服。”

    “不用,这种事情让造型师来就好了。”造型师也是合作过的,女omega。

    “不行。”

    臧芷的眼睛看了下澹台馡不容置疑的表情,又看了看她手里未拆封的胸贴,“那……那麻烦小姐,谢谢。”

    澹台馡触碰她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试衣服那晚的点点滴滴,回忆旖旎,现实是这扇门外有五六个人在走动。没有做越界的动作,确定没有走光的地方,澹台馡就开门出去了。

    “小芷,你好漂亮!”

    “臧小姐,好合身啊!”

    “臧小姐,这条裙子跟你很搭。”

    “谢谢谢谢,你们夸得我都快飘了。”坐回椅子上,造型师有夸奖了几句就开始工作了。

    突然腿上搭上来一件纯白的外套,臧芷偏头盯着外套的来源,澹台馡抿了抿嘴,“出去披上。”

    “谢谢小姐。”

    虽然外套会给她的整体造型打折扣,但这是最保险的穿法。

    澹台馡和尤菱华今天都选择了极难驾驭的颜色,但在她们身上穿起来都无比自然。

    一袭金色的露肩长裙,云髻高绾,漂亮的锁骨上作了修饰,还撒上不少金粉,澹台馡今天一定会很亮眼。

    尤菱华选择了桃红色的旗袍,上面一簇簇花朵趁着她身段,显得栩栩如生。这要是换了别人,指不定看起来多俗气。

    臧芷打扮完又借口溜边边了,把一杯香槟放在伸手能触碰到地方,站在门口迎着从车上下来的各个纨绔们、和、英才们。

    没人会把门口的臧芷当个人物,也没人会明着给臧芷甩脸色,互相例行公事般的打过招呼完事。

    直到门口停下一辆不熟悉的白色宾利,看了眼车牌,臧芷不记得有哪个公子小姐换了新车。

    主动挪了步子上前一探究竟,只看车里的人握着门把手正准备下车,感受到臧芷的目光之后抬眼对她灿烂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