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白月光不易做

把本章加入书签

逍遥派掌门 四第二十四章

    但听一个悦耳的男人声音说:“好姐姐,我有什么不对的,让你不喜?咱们认识三年了,你还不应了我。”

    又一个声音有六分像她的女人声音说:“我为什么要嫁你?我不缺钱,武功比你高。”

    那男人柔声道:“我自知姐姐武艺当世无敌,也不缺钱,但我对你一片真心。”

    那女子嘻嘻一笑:“真心吗?我又瞧不见。”

    那男人道:“那姐姐摸摸看呀!”

    那女子道:“我才不要摸呢。你想得美,你来打扰我练功,还要我摸你。”

    男人哀求道:“好姐姐~~”

    李沧海自然听清了那女子正是李秋水的声音,暗想:我还道她在练功呢,原来在这风流快活。男人撒起娇来也是要人命的,李沧海原本敛息,李秋水绝难发现她,却因为这男人撒娇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呼吸一乱,她索性也不收敛气息了。

    李秋水是何等耳力,这只隔了块大石头的距离的人的呼吸,她当然能惊觉。李秋水从大石头背后跃出来,就见一个身穿淡蓝色纱袍的绝世女子。

    但见那女子的面容和她有八分相像,只不过她嘴角边有个梨窝,右眉稍有颗小黑痣。

    都说好痣不上脸,这俗话来看,其实李秋水应该骄傲,因为她没有这这个缺点。

    这点小瑕疵并没有实际上折损李沧海的美貌,但也不会让李秋水在相貌上嫉妒李沧海了。

    李秋水还是穿着白纱衣,衣袂飘飘,便似天外飞仙。

    “是你?”李秋水嘴角勾起一抹笑,“你终还是来找我了。”

    大石头后面忽又跑出一个锦衣华服的挺拔绝世少年男子,其眉眼轮廓还不下于师兄无崖子,只不过气质完全不同。

    无崖子是轻灵绝尘之美,而这少年更有世家沉淀的气度,长得龙眉凤凰,一张脸犹如刀刻,让人找不出一丝不美的地方。

    那少年一见李沧海,不由吃了一惊:“这是谁?”

    李秋水此时脸上不由得一红,刚才和楚轩打情骂俏,只怕都给李沧海听了去。

    李秋水有些恼,说:“妹妹不请自来,倒是好礼数。”

    李沧海淡笑道:“抱歉,原本我以为是有恶人摸上山来,正想替姐姐解决了,却不想打扰姐姐了。”

    李秋水转头让小情人楚轩先下山,那楚轩却笑道:“原来是姐姐亲姐妹,难怪这么像。你们姐妹重逢,我就先不打扰,嗯,我让人整一桌酒席等你们。”

    说着风风火火下山去了,李秋水却仍有一分尴尬,为了消除尴尬,只有转移注意力。

    李秋水道:“经年未见,不知你手上功夫如何,我倒想领教掌门高招。”

    李沧海笑道:“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李秋水冷哼:“惺惺作态,且看招!”说着一招天山六阳掌使出。

    李沧海也不落后,同以天山手阳掌相对。二人功夫系出同源,几年来也不曾落下练功,一时斗得不相上下。

    但是李秋水微妙地觉得李沧海还是有所保留的,毕竟她练的是纯正的“长春不老功”,且得到师父多一层的内力。

    李秋水却因为她如此托大保留,心中更恼,暗想:难道我还真不如你不成!

    再过三招天山折梅手,李秋水施轻功跃开,忽然右手食指点出,一道剑气直击李沧海,李沧海连忙后退三步,接着李秋水食指又是一点。

    李沧海不敢大意,轻功飘忽难寻踪迹,她飞到一旁的一棵松树上,摘下松针,向李秋水连施三招捻花飞叶的暗器。

    李秋水被三招打断一滞,下一招剑就施展不出了。

    她到底拿到剑谱不久,即便逍遥派的人练武资质是天下罕有,她的火候也不到,不然也不会只出一路商阳剑了。

    六剑齐出,变幻无穷,而她本身对于逍遥派武功知之甚详,若是练成火候,李沧海虽不至于输,只怕还真赢不了她。

    因为李沧海不懂六脉神剑,而李秋水懂逍遥派的武功招式,高手过招,知己知彼十分重要,因而有“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说法。

    此时,李秋水欲胜却是不可能。李沧海右手一挥,一排松针打在李秋水身前的地上,此等功力手法,也让李秋水心中悚然,暗惊现在自己的功夫当真有所不如。

    有所威慑,就可好好说话了,李秋水哼了一声,理了理白袍袖子,说:“掌门师妹,终还是要来向我显威风了。”

    李沧海淡笑道:“知道姐姐寂寞想要见我,我便来了。”

    李秋水呵呵:“掌门人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呀!”

    李沧海淡笑道:“姐姐可真是会给我惹祸,逍遥派有麻烦了,你高兴吗?”

    李秋水笑道:“你有麻烦,我只看戏,我不知高不高兴,但莫约是不会很难过。”

    李沧海也不急怒,笑道:“天龙寺的人大老远找来了,你说怎么办?”

    李秋水笑道:“我可是扮作你的样子取了剑谱来的。”

    李沧海说:“这么说你是故意的?”

    她原还以为是她们姐妹太像,那小和尚认错,听李秋水这么说,却非那样。李沧海到底不是泥人,且要看看李秋水犯了本派大罪,她还能不能迷途知返。

    李秋水说:“哎哟,我们的李大掌门好霸气呀!是不是要治我对掌门人不敬之罪?”

    李沧海目光一寒,到底多年居于上位,要管那么多人,仁义自然不能少,但也要威慑。

    “毁坏逍遥派的名声,你可对得起师父?”

    李秋水冷笑:“别和我提逍遥派,现在的逍遥派是你的逍遥派,不是我的!”

    李沧海说:“原来你是这样想的。”

    李秋水说:“逍遥派的人都听你的吩咐行事!大师姐和师兄都在帮你,我是被孤立的。”

    李沧海说:“我从来没有孤立过你,我当初最想和你合伙,是你拒绝我。”

    “可是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来了,就是合伙人,自然也有话语权。”

    “谁稀罕。”

    “你可真是自相矛盾。一边不服气听我的,一边又不稀罕话语权。所以你是想所有人无条件的都听你的。”

    李秋水被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你不过运气好先修成‘长春不老功’,就当掌门?”

    李沧海道:“你也精通武学,你扪心自问,仅靠运气能胜你们绝世天资的三大高手吗?”

    李秋水知道韦小宝都未必有这运气,但是想要承认是痛苦的:就算李沧海是穿越者,自己的年纪大她八岁,多练了那么多年武功,本派武学常识和功力就高了那么多。自己练过小无相功,虽然最后会有‘君臣相抗’的痛苦,但是刚开始修炼时绝对要比零基础的李沧海快得多,因为那时可以“以君养臣”。若是她没有花太多的心思在意别人的进度,能熬过痛苦就是胜利。——可偏偏就是这一件说起来简单的事,当时她就是熬不过去,走火入魔了。

    所以,不是她李秋水没有占便宜的地方,而是没有用好优势,却被劣势缠身,这全在于一心。

    李沧海却用好了自己的优势,沉得住气又专心,李沧海有了武学之道的顿悟,得失心处理得好些。

    李沧海若靠运气,可以胜一次一人,但是当初胜过了绝非平凡之辈的全体三大高手。师父选择掌门弟子是为了本派传承,这不是开玩笑的事,当然是选以他几百年的阅历判断出的心性资质双佳的弟子。李沧海初上缥缈峰时根本没入师父的眼,基础功夫还是大师姐传授的,后来却一改从前对李沧海的忽视,师父又怎会没有根据的偏心李沧海呢?

    由此可知,这人态度不咸不淡,当年缺乏历练,实则有其可怕之处了。

    李秋水一想到这些,更是控制不住自己:“我们一样的来历,你没比我高贵。”

    “我原来早放弃了勉强你,也不打算求你合伙,你自得逍遥。若不是你惹这事引我来,也许我十年也未必会来。”

    李秋水道:“闲着也是闲着,呵呵。”

    李沧海说:“你想要怎么样?”

    “没想怎么样,就是看你不顺眼。我本应该练成‘不老功’,我才是掌门!”

    “《长春不老功》秘笈我们四人人人都有,我并未阻止你去练。”

    李秋水听了更羞恼:“少废话,有本事再来尝尝我的六脉神剑。”

    李沧海却不想再和她打,说:“本派武功未必是比六脉神剑弱了,以后你不要在武林中使用‘六脉神剑’,若惹下大祸我很难保得住你。”

    李秋水讥讽道:“这么说你是要‘卖姐求安’了?那便让逍遥派上下的人看看,你这个掌门人连自己姐姐都护不住,能力低微,胆小怕事,少林寺和天龙寺一上来就认怂了,还把亲姐姐交给他们处置了。我看门下以后谁还敢真心为你效命。”

    李沧海道:“这时你又觉得你是我姐姐了?对我就一句‘卖姐求安’,那你故意嫁祸亲妹妹又怎么说?”

    李秋水说:“你是掌门人,说什么都对了,官字两张口。”

    李沧海淡淡道:“我此来便想好言相劝,请你与我去少林解释,交还剑谱。此事纷争,我身为掌门,自要为你担几分。但是如今看来未必值得,你只是一个无知无智的小人。”

    “李沧海,你欺人太甚。”

    “像你这样的人在现代社会也有许多吧?你在现代见到这种人时是什么心情?”

    李秋水也隐隐想起现代确实有那样的人,觉得这样的人极其丑陋,可是她就是心气难平。

    李秋水道:“就你读书多,就你懂得多?我何曾要你来护我?你尽管将我逐出逍遥派,从此我便不是逍遥派的人。”

    李沧海道:“难道你忘了逐出门派可是要废了你本派的武功的,本门武功散功身死。你若真有这般胆子你就当丁春秋好了。”

    李秋水俏脸含霜,难不成自己辛苦奔波盗得剑谱练成,却是不能使的?

    李秋水冷冷说:“你若是威风摆够了,我秋水山庄却不留客了。”

    李沧海淡淡道:“恐怕我是不得不留了,我给你几天时间考虑。你是我姐姐,我今天来找你想私下处置其实是徇私包庇,你若不领我的情,不怕逐出逍遥派散功身死就自便。我很忙,你又不是我合伙人,所以只给你这次机会,下次我就没耐心了。”

    李沧海来了一场,就不想无功而返,还怀着收服李秋水的心。这是系统提到的一项选择性任务。

    诸葛亮还有七擒七纵孟获,她比不得诸葛亮,总要给亲姐姐一次犯错改正的机会。

    都说英雄的气量都是撑大的,想想曾国藩是什么气量,她这远远不及。

    李沧海的任务是要建立功业。她是真的需要合伙人,也要用人,任务提过的女主之心是最好的东西。

    李秋水武功高、会赚钱就是她最大的优点,这样的人在武林中又有几个?但是其缺点也是让人真想捏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