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老男人的冲喜男妻(穿书)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卷 二第三十二章

    郎溪注意到正在和容晓说话陶雁,忍不住问许毅:“他俩认识?”

    “不知道。”许毅翻了个白眼站起来,整理下身上的青衫,过去拍戏。

    郎溪看着两人心里感叹,同样是双,容晓和陶雁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温润像是一块上好的暖玉,后者张扬像是需要征服的野马,各有特色,都是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人物。

    下午戏是容晓白姗还有许毅三人的场景戏。

    女主白姗饰演的清月喜欢许毅饰演的洛秋,并且是韶华宫现任掌门之女。

    洛秋试炼期被韶华上仙所救,从此心中就存下这个人的影子。

    可韶华上仙并不是时时都能见到的人,洛秋很清楚自己与韶华上仙之间差距,压抑自己的心情,拼命地去修炼,想要通过努力来弥补彼此间差距。

    清月将他的转变记在心里,却只当这一切是试炼中遇到魔尊宴北后,受到的打击。

    直到师门大会,韶华上仙作为韶华宫老祖,每十年会亲自莅临。

    而这一次刚好就是第十年。

    当容晓以一身白衣站在观礼台上时,周遭的一切都仿佛失去了颜色。

    唯有他,才是这天地间最亮的一笔。

    人群中因此出现惊叹:“是韶华上仙!”

    “真的是老祖,我没想到有生之年,真的让我见到了老祖!”

    “我怎么觉得老祖比清月师姐还要好看呢!”

    “别瞎说 ,这是对老祖的不敬。”

    许毅抬头,眼中带着倾慕,周遭所有声音都消失不见,天地之间只剩下高台上,那一抹苍松一般的身影。

    哪怕不是第一次同容晓搭戏,但每次都让许毅觉得震撼,这个人是真的很会演,即便这场戏并不需要容晓做什么说什么,他只需站在这里,哪怕这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可一个人入没入戏,会不会演戏,眼神骗不了人。

    此时的容晓,就是韶华上仙。

    白姗轻抿着唇,望向容晓的目光里没有该有的敬畏和向往,只剩嫉妒。

    妆后的容晓,周身气质都偏冷感,入戏之后眼底失去往日温润,寒风凛冽又空芒无底,是真正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

    她知道,等上仙上映,容晓一定会大放光彩。

    “咔!白姗你怎么回事,会不会演?”原本对这条很满意的郭德隆,在镜头给到白姗时,好心情瞬间被她的眼神搞没了。

    旁边的张龚眉头蹙起 ,他就坐在郭德隆旁边,刚刚切镜头的时候,自然没有错过白姗眼中的神色。

    想到之前在微博上看到的:“白姗那边是什么情况?”

    郭德隆正调整情绪重新拍这条,突然听见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转头道:“什么什么情况?”

    张龚知道他不经常刷微博,就将自己手机递过去,之前被白姗珊掉的那条微博已经被顶上了热搜。

    郭德隆接过扫了眼以白姗自拍为话题的内容已经上了热搜榜,旁边还有个红色的“新”字:“她自拍现在也能上热搜了?”

    张龚直接送他一个白眼,点开热搜,给他看白姗自拍照片:“看清楚了?”

    郭德隆眉头一蹙,下意识朝不远处的傅唯泽看去:“颜青没给我打电话。”

    “这事你觉得颜青给你打电话说什么,怎么做都不合适,让人直接将热搜撤下去,就和白姗发完照片又删了一样,此地无银三百两,深怕别人看不出来,只能不说话不表态,随便大众怎么想,全当是在给新人炒作了。”

    “已经炒了。”扫了一眼评论区的郭德隆将手机丢回来,没给他电话就好。

    张龚愣了下,随后低头刷了刷……

    「一张照片,就能让你们联想这么多,不去当编剧都屈才了!!」

    「只有我想说 ,坐着的那位后脑勺很好看吗,我猜正脸一定是个帅哥!!!」

    「我只羡慕那一头茂密的头发!!」

    「说正经的,从这图上,我真没看出什么黑幕,说黑幕的是不是都是黑啊,大家别忘了 ,容晓刚发定妆照时就有人黑,我怀疑是同一批。」

    「都是自炒,散了吧!」

    「明显新人是在蹭白教主热度,你们还陪聊,真是够了!!」

    「说黑幕,好歹亲一个抱一个吧,指着一个后脑勺你tm告诉我是黑幕,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我就说,什么都不做,不符合颜青个性。”张龚说完,忍不住朝远处高台看去,小孩看着挺乖的,怎么是个招黑体质?

    被点名的白姗脸色一白,慌忙收起心思,保证下次注意。

    努力压下心中不甘,第二次时,终于演出了郭德隆要的感觉。

    这场戏不需要陶雁上场,坐在下面的他,看着从高台上走下来的容晓,眼中透着羡慕:“郎溪哥知道容晓表演是和谁学的吗?”

    “不知道,怎么你想找老师了,让你哥……”郎溪没说完,就见陶雁跑到容晓面前,原本一脸冷感的容晓,见到他后瞬间笑了,犹如天山雪莲破冰盛开,好看到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和陶雁说了表演老师的事,容晓就朝傅唯泽走过去,男人见他过来放下手上的文件:“刚演的很好。”

    “傅先生有看吗?”他以为傅唯泽忙工作,不会有时间看他拍戏,没想到会这么说。

    一旁的童程闻言眼中划过笑意,心想傅唯泽不仅自己看,还都拍下来了。

    这两天所有和他有关的戏份,全都好好的保存在他的手机里。

    就等回去后,打包发到傅唯泽微信上。

    “嗯,你演的时候我会看。”傅唯泽说完,就见小孩眼中透出笑意,整个人都明媚起来。

    他果然还是喜欢他原本的样子,韶华上仙虽然惊艳决绝,却让他总有这种下一秒就会离他而去的惶恐感。

    之后拍摄过程很顺,就连郭德隆都开始怀疑,拍这么顺是不是真和容晓有关。

    不然怎么一条过的戏都是他在的时候!

    还是说这些人再给他搞事!

    拍摄顺利,容晓也能提早回家。

    尽管到家时,也将近九点,但想到他走后,他们要补拍之前没过的镜头,还不知道要弄到多晚,容晓就觉得庆幸。

    和傅唯泽先后完澡出来,容晓打算把明日要拍的戏提前再看一遍。

    转头想问傅唯泽要不要休息,如果他现在休息,他可以出去看。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傅唯泽那边忽然传出:“我很意外,一届魔尊屁话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