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又弯了

把本章加入书签

【初始:主角都不认识他】(关键词:龙套) 起一起回家过年

    第024章-一起回家过年

    苏子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下意识把人推开。

    宫晨下盘不稳,竟直接摔了个屁股墩儿,他哎哟一声,扯开蒙眼的布条,骂道:“哪个不长眼的,不想活了啊!”

    骂完才发现面前站着两个高大的男人,其中一个十分眼熟。

    宫晨眯眼打量了宫千夜几秒,哟了一声,似笑非笑道:“这不是我最有出息的大哥嘛,怎么了,在圣殿里犯了错,被赶回来啦?”

    宫千夜懒得理他,直接绕开他往前走。

    苏子叶刚想跟上,却被宫晨给拦了下来:“慢着,刚才是你推的我?”

    宫千夜直接道:“别理他,我们走。”

    宫晨却不罢休,他挡在苏子叶面前,冷笑道:“你是宫千夜带回来的人吧,真没想到他还能交到朋友,你不会以为对我动了手,宫千夜一句话就能保住你吧?”

    苏子叶歪了歪头:“那你的意思是?”

    宫晨道:“马上给我道歉!”

    苏子叶道:“哦,对不起。”

    宫晨:“……”

    苏子叶的干脆利落将宫晨刚成型的计划全部打乱。宫千夜向来不买他的账,他本打算利用苏子叶给宫千夜来个下马威,却不想宫千夜的朋友和宫千夜一个德行,都那么讨人厌!

    宫千夜见宫晨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心情大好。

    苏子叶却不打算多逗留,半搂着宫千夜往前走,将还没反应过来的宫晨甩在了后面。

    等到宫晨回神,两人早已不见踪影,他只能将怒火发泄在可怜的小丫鬟们身上,花园之中一时间哭叫和求饶声不断。

    宫千夜领着苏子叶去了客房。

    一进房间,还不等宫千夜说话,苏子叶就反手带上门,一把抱住了他,还把他的脸按在了自己肩膀上,长叹一声:“想哭就哭出来吧,这里没有别人。”

    宫千夜被撞得鼻子一酸,哭笑不得地推开他:“你干什么?”

    苏子叶道:“我以为你会难过的嘛。”

    宫千夜纳闷道:“难过什么?”

    苏子叶道:“你爹的态度啊,明明是他叫你回来的,却不派人打扫你的房间,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忘记了。我怕你难过,所以向你敞开怀抱,来吧,我把肩膀借给你,尽情地哭泣吧。”边说边张开手臂。

    宫千夜没好气地给了他一下,道:“我还没那么脆弱。”

    顿了顿,又道:“再说,就算一开始会难过,这么多年下来,也早就习惯了。”

    苏子叶见他神情落寞,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我之前没有和你提过我的家族,是觉得没有必要。”宫千夜抓着他的手拿下来,却没有立刻松开,“可现在我把你牵扯了进来,如果你不介意,我就全部告诉你。”

    苏子叶自然不会拒绝。

    其实原文中多少有提过一些,但没有宫千夜口述得那么具体。

    这是个十分俗套的大宅门恩怨,宫千夜的生母早逝,父母生前关系也十分冷淡,于是没过两年,父亲很快再娶,又生下了一子一女。继母是个很有心机的女人,她本想养废宫千夜,给自己的儿女铺路,无奈刚嫁进来的前几年宫家的老一辈还在世,她无从下手。待到宫千夜的祖父母相继离世,宫千夜也差不多十岁了,不知有意还是幸运,屡屡逃过她的暗害。

    生父不作为,继母心思狠毒,弟妹也将他视为眼中钉。

    宫千夜深感留下去对自己有害无益,便在十六岁那年离家,前往天灵学院求学。由于天资聪颖,一举考入内院,毕业后又立刻被选为白虎圣使,在圣殿落户。

    其实起初两年,宫千夜还会回本家过迎元节,后来发现自己的存在可有可无,甚至更偏向于多余,他便不再回来了。

    苏子叶听了,倒不觉得宫千夜有多可怜。

    世界上比他惨的人比比皆是,宫千夜有男主光环,能混到现在这个地位,已经比很多人幸运了。而且苏子叶也是苦过来的人,真不觉得宫千夜的遭遇有多悲惨。

    但这并不代表苏子叶不能和他一起同仇敌忾。

    如果宫千夜向他发出邀请,让他帮忙一起惩治宫父和宫夫人,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同意。

    宫千夜本人也不习惯卖惨,虽然他陈述的是事实,但说完之后总担心苏子叶会可怜他,会因此对他另眼相待,简单交代了几句就匆匆离开,去见宫父。

    苏子叶很想说,男主想多了。

    过去多么不幸不重要,重要的是未来的强大,强大到让任何人都不敢来欺辱。

    宫千夜刚走没多久,不速之客便到了。

    苏子叶没有关上房门,坐在桌边喝茶,老远就看到一个贵妇模样的人带领着浩浩荡荡一群人往这边走来。苏子叶认出了贵妇身边的宫晨,还以为他回去找了亲妈来助阵,却不想大部队在院外就驻足了,贵妇只带了两个小丫鬟来到苏子叶房门口,连宫晨都没跟进来。

    “这位想必就是千夜带回来的朋友吧。”宫夫人姿态矜贵,一派雍容华贵。

    苏子叶料到她的来意,抿唇笑了。

    ……

    那厢,宫千夜和宫父的谈话也不欢而散。

    宫父先是就宫千夜不打一声招呼就回来而表达了不满,然后又立刻提了无理要求,希望宫千夜能把宫晨送进内院。

    以宫家的地位,自然有推荐名额,可这些名额只能够让宫家子弟获得进入外院学习的机会,要正式进入内院须得自身成绩过硬,或是家庭背景强大到一定程度。而宫晨两者皆不具备,之前曾两次进入外院学习,最后都被刷了下来。

    宫父早已不将宫千夜当继承人看待,那能够继承宫家的仅剩宫晨一人,他自然希望宫晨能够进入最好的学院,有所成就,也好堵住家族里其他人的嘴。无奈宫晨实在太不争气,从小到大多少灵丹妙药都供他予取予求,如今都十八岁了,却只刚刚到二阶。

    宫父不得已,只能将宫千夜叫回来,让他给弟弟开路。

    宫千夜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并且用冷言冷语将宫父怼得说不出话来,宫父气得摔了砚台,将宫千夜从书房里赶了出来。宫千夜早知父亲叫他回来不会是什么好事,却不想父亲还奢望他能够给那个便宜弟弟的未来铺路?究竟是父亲太自大,还是父亲觉得他太蠢?

    宫千夜的心情比进门时更糟糕,大步流星地往回走。

    他已经决定,回去跟小厨子商量,他们今晚就离开宫家,在外面住客栈都要比留在这里强百倍!

    只是刚走到客房所在的院落外,宫千夜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最边上的丫鬟看到宫千夜,装模作样地行了一礼:“大少爷回来啦。”她是故意出声的,目的是让宫晨注意到宫千夜。

    宫晨果然被吸引了过来,看向宫千夜的表情中充满了得意:“我娘正在和你带回来的人谈心呢。”

    宫千夜冷声道:“他们两个没什么可谈的。”

    宫晨道:“有没有可谈的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我娘已经进去一盏茶的时间了呢,若是没什么可谈的,她又怎么会逗留这么久呢?”

    言下之意,苏子叶已经被宫夫人成功招降,两个人现在相谈正欢呢。

    宫千夜自然是相信苏子叶定力的,之前被皇室的人招揽他都没有动心,区区宫家又怎么可能让他背弃自己。可宫晨小人得志的模样实在惹人讨厌,宫千夜才被宫父气到,这会儿继母又在屋里勾搭他的人,宫千夜当即一道斗气将宫晨打飞了出去。

    随行的丫鬟发出尖叫,宫晨重重地摔落在地,捂着胸口,只觉得喉咙口一阵咸腥。

    宫夫人听到动静跑出来,看到的便是儿子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模样。

    “宫千夜!”宫夫人嗓音尖锐,“你简直欺人太甚!他可是你亲弟弟!”

    宫千夜却没搭理她,目光紧紧地落在跟随宫夫人出来的苏子叶身上。

    苏子叶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宫千夜暗暗松了口气。

    宫夫人心知与宫千夜正面冲突绝对讨不了好,将宫晨扶起来后便打算离开,只是临走时还不忘回头看苏子叶一眼:“苏公子,今天看来不太方便,剩下的部分我们明天再谈。”

    待宫夫人走后,苏子叶立刻来到宫千夜身边。

    “你和你父亲谈得怎么样?”他伸手拦住宫千夜的肩膀,却发现对方的身体有些僵硬。

    “他找我回来是为了让宫晨去内院读书,我没同意。”宫千夜顿了顿,还是没忍住,问道,“宫夫人刚才和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苏子叶耸了耸肩,道:“没什么意思啊,就是她想招揽我,我不方便直接拒绝,就跟她耗到了现在,幸好你回来了。”

    宫千夜却有些不信:“有什么不方便的。”

    而且看继母刚才的态度,显然没有在苏子叶这边受到不愉快的对待,似乎还很期待之后的谈话?

    苏子叶嘿嘿笑道:“阿夜,你该不是怀疑我吧?”

    “……没有。”宫千夜别开脸,“苏福,我不想在宫家留宿,我们现在就走吧。”

    苏子叶啊了一声:“可我都想好今天晚上做什么菜了,还准备让你带我去厨房呢。难道阿夜想不吃不喝连夜飞回去?”

    宫千夜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饭。

    他们抵达宫家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之后又被宫父气了一顿,完全忘记晚膳一事,这会儿被苏子叶一提,他顿时觉得饥饿难耐。

    苏子叶已经回身去拿包袱,就听宫千夜在他身后道:“那就先吃了再走吧。”

    苏子叶:“……”哦豁。

    宫千夜虽然在宫家没什么存在感,但厨房还是借得到的,苏子叶大展厨艺,引得宫家厨子频频偷窥。但也仅限于偷看两眼闻闻香味,全部的食物最终都进了俩人的肚子。

    酒足饭饱,外面夜色也深了。

    宫千夜瞥了苏子叶一眼,总觉得这时候再拉着对方出去找落脚的地方未免太过不人道。宫家是他邀请苏子叶回来的,现在再因为自己的任性让对方不能好好休息,宫千夜实在过意不去。

    思来想去,理智战胜了情绪:“苏福,我们今晚先不走了,明早再出发。”

    苏子叶闻言一愣:“不走了吗?”

    宫千夜点头。

    苏子叶其实都无所谓,既然宫千夜说要留下,那便留下。

    只是他们二人都没有想到,这一夜,会发生那般意料之外的事情,足以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搅得天翻地覆。

    苏子叶是在即将入睡的时候被吵醒的。

    斗者等级越高,五感便越敏锐,加之苏子叶本来睡眠就浅,很快就注意到隔壁房间传来的急促喘息声——因为是在宫家,他晚上没有和宫千夜挤一张床。

    苏子叶本以为宫千夜是做了噩梦,可当开门声钻入他耳朵的时候,苏子叶意识到了不对劲,立刻下床去隔壁一探究竟。在他推门出去的同时,就看到一只穿着绣鞋的脚缩进了隔壁房间,门缝旋即被掩上。

    苏子叶当机立断,推门而入,潜入者惊恐回头,竟是一个丫鬟打扮的少女!

    那少女正站在床边,衣衫半解,作势要往床上扑去,却因为苏子叶的突然闯入而被打断。

    苏子叶也是在这时才注意到宫千夜的脸色十分不正常,眉头紧皱,额头沁汗,里衣被他自己的手指拉扯着,完全就是中了那啥的状态!

    趁着少女还未反应过来,苏子叶一个箭步冲上去将人打晕。正扯了帘带将人捆住,宫千夜忽然睁开眼,直愣愣地看着苏子叶。

    苏子叶动作一顿,将少女丢到墙角,上前问道:“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喂!”

    衣领被扯住,苏子叶猝不及防被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