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眸皓齿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五十章

    15、

    虽然距离很远,还隔着雾蒙蒙的雨丝,但姜夏非常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顾风来从车上而下,身形修长,挺拔,在明亮辉煌的夜色灯火下,有种区别于他人的矜贵雅致。

    侍者殷勤地为他撑起黑色长柄伞,黑色劳斯莱斯的车盖反射着华丽漆光。

    姜夏自己都没意识到她自己抿紧了唇。

    她一直目送顾风来与其他几个同样西装革履的男人进入飞鸟汇。

    直至背影消失,才呼出口气,向后靠在驾座椅背。

    蒙蒙的细雨终于雨停了,天却还是阴的,无星无月,天空布满厚积的云。

    其实如果只是普通应酬,顾风来来会所这种地方再正常不过了。刚刚他身边那几个大老爷们看起来也是生意伙伴。

    但一瞬间,姜夏还是想到了很远。

    如果顾风来真的出轨了?又或者已经不止一次在婚内和别的女人搞过了?

    ……算了,搞过就搞过吧。

    姜夏目光斜向窗外,觉得也许自己真的不在乎。

    毕竟她与他这段婚姻也没有感情。

    只要他还没把她扫地出门,他还愿意养着她的妈妈,她就还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管他呢。

    现在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想到正事,姜夏立刻有了精神。她直起身,继续盯着会所大门。

    三分钟后,李哥带着浓妆艳抹小短裙的周子燕从一辆车上下来,上星剧投资方的老总曹总从另一辆车上下来,三人先后进入了会所。

    姜夏见到后弯起嘴角。她摸出手机,找到手机里前几天保存的号码。

    几天前得知李哥今晚要来这里继续他的老鸨大业时,姜夏就上网查了周子燕和那位曹总的资料。

    周子燕网红出身,这一两年进入娱乐圈,上位速度飞快。

    而那位曹总则是个有家室的——

    老婆是著名的前西柚卫视主持人一姐陆雅琪。

    lyq结婚后隐退了,专心致志在全网艹婚姻美满的幸福女人人设,采访有事没事就cue她老公对自己多么多么好,女人想要幸福就该怎么怎么做。

    但实则,有八卦爆料过陆雅琪极为泼辣善妒,是个知名母老虎。

    此时,姜夏再次拨通陆雅琪手机。

    “喂,雅琪姐姐?打扰您真的不好意思,我是前两天打过电话给你的那个,当时你助理接的电话。”姜夏狠狠咬了下舌尖,掐着嗓子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娇滴滴的失真。

    她回想着小白莲说话时的语气,努力模仿,“你问我找你什么事?我……我怀上了曹总的孩子,他让我去打掉。”

    “可我没想到的是,我刚打掉了曹总的孩子,他就背着我去外面玩别的女人!”

    姜夏用泫然欲泣的声音道,“我不甘心,也不忍心姐姐你蒙在鼓里,所以这件事一定要告诉姐姐。曹总今晚又被皮条客带去见那个小贱\人了!”

    陆雅琪的声音果然像淬了冰,“他们今晚去了哪里?”

    姜夏刚报了飞鸟汇的地址和包厢,电话立即被对方挂断。

    姜夏美滋滋等好戏开演。

    过了二三十分钟,她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下车,从停车场绕到会所后门。

    高档会所私密性佳,姜夏向门口保镖出示了问曲欣借来的会籍卡,才顺顺利利进了去,还捎带了一位打扮得人模狗样的狗仔朋友一起进门。

    会所后门进去是一片美式后花园,有丛生的葡萄藤常春藤和高大的遮阴树,还有鹅卵石小道供人通过。远处白色水雾蒸腾,是一楼的露天温泉池冒出的烟气。

    后门几无人烟,穿过凉亭小道来到飞鸟汇主建筑,搭电梯到了二楼。

    刚出电梯门就是一阵吵闹的靡靡之音,走廊光线昏暗,碰杯声和年轻女孩的娇笑从最近一间包厢传来。

    充斥着纸醉金迷的味道。

    姜夏压低鸭舌帽帽檐,确认了李哥所在的包厢位置,便躲在附近的二楼露台,假装在打电话似的等待着。

    五分钟后,包厢区果然传来一阵异常喧哗。

    姜夏从露台悄悄探出脑袋,一看那情景,偷乐得不行——

    一个三十岁左右,打扮精致,身穿黑色大衣的女人带着七八个黑衣人硬生生闯进了会所——赫然正是今晚那位曹总的正房老婆陆雅琪!

    陆雅琪带着一群黑衣人甚是有种威风凛凛的气势,一群人撵走曹总的保镖,碰的一声打开雾山包厢的包厢门。

    一阵乒乒乓乓,玻璃摔碎的响动从包厢中传来。

    半分钟后,姜夏就见短裙拉链开了一半、上衣肩带滑落的周子燕被陆雅琪揪着头发从包厢内拖出来,陆雅琪狠狠一个耳光甩到周子燕脸上,“硅胶脸的女表子!骚货!”

    周子燕被打懵了,回不过神。

    陆雅琪继续啪啪扇耳光,在人脸上留下深深浅浅的手指印,”贱婢!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骚样,别人家的男人是你能勾引的?!“

    李哥赶紧上前充当和事佬,想把人拉开,“嫂子,嫂子,误会一场,误会一场。”

    结果被陆雅琪反手又是一耳光,“你个拉皮条的不得好死!就是你介绍的这个小女表子,收了多少脏钱还有脸说误会?!”

    紧接着陆雅琪又是对周子燕一顿指甲抓脸扇巴掌拳打脚踢,一边还在咒骂。

    母老虎威名名不虚传。

    曹总一脸尴尬地站在旁边,小声劝她,“老婆,这事就算了吧。都是出来玩玩,他们也没收多少钱。”

    曹总这话基本坐实了几个人的钱色交易。

    李哥见机不对想要脱身,可惜姜夏早就让狗仔朋友蹲好点,把李哥带女星进出会所,被大房捉奸指着鼻子骂他拉皮条的画面全都拍得清清楚楚。

    狗仔朋友在微信上给姜夏悄悄发了条消息,“姜夏老师,今天这个料太狠了,绝对热搜预定!”

    一出闹剧好不容易收场。

    曹总一行人虽然灰溜溜的走了,但关于此次的视频和照片却在同一时间全部被上传到网络,效果爆炸。

    陆雅琪这个曾经的西柚台主持一姐不是白当的,国民度摆在那里,爆料发出没多久,陆雅琪捉奸,周子燕勾引有妇之夫上位,经纪人李韦财色交易,一连串好几个热搜就以坐了火箭般的速度往上升,撤都来不及撤。

    姜夏看着微博话题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她已经报了警,就等着李哥被警方调查整个人直接完蛋变成法制咖——再接下来她就能顺理成章跟李哥解约了。

    想到解约,姜夏的心情瞬间好了八度。就连一晚上站在露台吹了大半天刮骨的夜风都不觉得冷了。

    然而正准备离开时,姜夏却在对面露台瞥见了顾风来的侧影。远远的,被露台上的玫瑰花枝遮着,不是很清晰,好像在和谁说话。

    飞鸟汇主建筑呈c型,两翼建筑平行,由中间通道连接。姜夏这边的小露台和顾风来那边的隔着小半个后花园,遥相对望,这边刚刚的动静传不太到那边的vvip区域,那边的交谈声也传不到这边的普通区域。

    顾风来今晚喝多了些酒。他素来不爱喝酒,虽然喝多了他也不容易醉,但却会头疼。

    他借着接电话的由头出来透气,人倚在风露台望着走廊油画。接完一转身,发现今晚那个陪喝酒的小明星穿着高跟从走廊另一头走来。

    小明星鼓起了勇气才追了出来,此时倒有点露怯,“顾总,我们上次也见过面的。”

    这小明星就是方梓涵,上次顾风来去s州,许家老二招待他时,就是红唇黑裙的方梓涵坐在顾风来身边,着了他的道。

    顾风来压根不记得方梓涵这么号人。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这时候忽然想起了姜夏。也许是这小明星的唇膏色号和姜夏爱用的那类相似。

    于是他便随口问了句,“你们当艺人的,经常需要像今天这样出来陪客人?”

    方梓涵有点受宠若惊,还有点紧张,好在也会应变,“只是商务应酬而已,迫不得已。”

    “倒是也不容易。”顾风来漫不经心点头,敷衍回答了句。

    他虽然接触过一些影帝影后之流的艺人,但却从没想过去了解娱乐圈底层小明星的职业日常。就像他不可能去在意路边推销员的辛酸苦辣一样。

    刚刚兴之所至随便问问,如今又忽然觉得索然无趣。

    然而那方梓涵却把顾风来的回答错当成了什么暗示,“待会顾总去温泉,能带我一起吗?”

    顾风来挑眉,看了秒她的脸,又盯向她的唇。

    方梓涵见顾风来盯着她的嘴唇,胆子变得更大了一些,她靠近他,仰着脸又问,“顾总,我能加你的微信吗?”

    顾风来垂眸,唇边勾出个意味不明的弧度。

    当年姜夏也是像这样接近他,恬不知耻地朝他索要联系方式。

    “你们女艺人,都喜欢主动问男人要微信电话?”他再次尝试靠近她人的红唇,香水味扑鼻,却依旧只感到倒尽胃口。

    方梓涵红着脸急急忙忙否认,“我是,我是第一次主动……”她生怕顾风来误会,又添了句,“我,那方面,我也从来都没有过经验。”

    顾风来淡笑,直起身离开露台,“抱歉,我喜欢那方面经验丰富的。”

    像又想起什么,他回头补充道,“还有,这个唇色不适合你。”

    说完刚要迈步,却见到隔着花园的对面露台,一晃而过的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窈窕身影。

    姜夏站在北边的露台遥遥看了对面半分钟。

    当她决定不去跟顾风来打招呼当做没见过他就要走人时,顾风来侧身的角度却变了变,于是正好被她瞧见,瞧见……

    瞧见顾风来微微低头,正要对另一个年轻漂亮的女生吻下去。

    姜夏扭头就走。连接吻完成的画面都懒得看全。

    她心里很平静,甚至还能想起来那女生名叫方梓涵,演校园文艺片出道,跟自己同龄,咖位还比自己高一些。

    直到过了将近一分钟,在走廊走到尽头,按下电梯键时,才感到心脏被什么紧紧攥住。

    从结婚以来就一直等着的这一天终于降临了。

    亲眼见到自己老公出轨,果然还是和脑补时不一样。

    没那么轻松。

    不安感会像一丛看得见的黑色藤蔓,不断滋生缠绕,越来越茂盛,直至把原本好不容易建立的意志吞没。

    姜夏走进电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害怕。

    她只是想到了两年多前,爸爸车祸去世的那一天,尸体还没来得及从医院运去殡仪馆,公司里的股东就已经抽逃资金的抽逃资金,撇清关系的撇清关系,小城来的亲戚为怎样瓜分资产吵得不可开交。

    没人来问丧事该怎么办。

    她什么都买不起,家门口被雇来的职业催债人泼了红漆写了大字辱骂,半步也不敢出门。

    后来她靠着自己的死皮赖脸缠上了顾风来,又靠了些不入流的手段让他和自己结了婚。才终于有了被收留的地方。

    但是靠伎俩手段得来的终归是不靠谱的。她能走歪门邪道上位,别人也能。

    这世上没有谁是取代不了的。

    电梯到一楼,姜夏埋头匆匆沿原路穿过暗色的花园。

    她捏紧着手指压下涌上来的情绪,飞快地盘算着未来。

    解约,在娱乐圈赚钱,妈妈的病情,出院,把欠顾风来的慢慢还给他……

    正思考着,左臂一紧,姜夏被从后伸来的一只大掌捉住,拖入幽暗中高树后的藤枝花丛。

    酒味,女人的香水味,还有原本的淡淡琥珀雪松味扑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