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眸皓齿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四章

    14、

    姜夏真的毫无办法,下巴被狗男人捏在他手里,只能被迫接纳着这个吻。

    齿关被撬开,唇舌纠缠,呼吸滚热。

    人的本能驱动男人一点点侵占。

    月影横斜。

    车子在街心区拐了个弯,很快来到姜夏在s州拍戏所住的商务酒店前。

    车停。

    姜夏也被顾风来放开。

    她能感到自己脸已经红得快烧起来,一颗心在车内安静的空间里“砰砰砰”跳得剧烈,好像一个未经世事的怀春少女。

    在那男人面前完完全全的弱者模样。

    可是姜夏最讨厌向人示弱。

    尤其是他。

    所以车一到地方,她就立刻带上口罩逃命似的拉开车门蹦了下去,车门随便一甩,门都没关牢。

    搭了电梯回房间,姜夏磨磨蹭蹭收拾了东西,好半天才又拖着银色的小旅行箱离开。

    路过穿衣镜时她稍稍停住脚步,扭头朝镜子里看。

    结果一眼就看到明晃晃的镜子里自己的那张脸——脸颊是红的,眼睛蒙着水,被吻过的嘴唇还微微发肿。

    姜夏:“……”

    她的手不自觉碰了碰自己的下唇。

    一秒后又猛然清醒。

    ……这个镜子里一脸娇花样的人是谁啊绝对不可能是我自己对就是这样。

    姜夏头一扭,假装什么都没看到,面无表情地拖着行李箱走出房间。

    顾风来的秘书等在房间门口,主动为姜夏拿了行李,请她先行。

    再次回到那辆黑色豪车,姜夏从上车后便一言未发。

    车子启动,离开酒店,驶上高架,向着通往s城的方向而去。

    车后座两人都没说话,分坐两边,隔得距离很远,气氛十分沉默。

    姜夏离顾风来坐得远远的,把他当做一个不按常理出牌一不留神就会对她下黑手吃干抹净的反派魔头。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两人一眼,忍不住道,“姜小姐,顾先生今天……”

    他本想说顾风来今天在s州忙了一天工作,晚上好不容易从应酬里抽出时间,绕路去片场接她。

    却被顾风来打断,“徐叔。”

    司机闭嘴。

    姜夏不由看向顾风来,却没想到此时顾风来也正在看她。

    她警惕地又往车门边挪了挪屁股。

    顾风来瞧着她的小动作,轻轻哂笑。却没说什么话,也再没什么出格的动作。

    只看着她。

    年轻女孩一头黑色绸缎般的长发,脖颈白皙修长,望着他的眸色如水。

    唯她精致的脸蛋上还带着未消退的淡淡潮红,还有那双唇,花瓣一样,被吻过后,带了些许玫瑰艳泽。

    他不动声色收回视线,靠回椅背,舌尖却抵了抵上颚,像在回味。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回到s城霞园。

    姜夏又率先下车,直奔后备箱取自己的行李。

    正集中力量要把那银色旅行箱提起来时,从旁却伸来一只白而修长的手,一把握住箱柄,轻松把箱子从车里提出,放到地上。

    顾风来拖出拉杆,拖着箱子朝家门走去,并未说话。

    几步后见姜夏没跟上,他回头,“还回不回家?”

    姜夏抿紧唇,跟上去。

    一瞬间,她想到了前阵子顾风来特意送到剧组给她的礼物,想到给她的鞋子和口红,想到专程去片场接她回家,还有今晚的吻……亲吻果然和单纯的做不一样。

    就让她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心尖好像被羽毛轻轻扫了一下那样。

    但是人啊。不能心软。

    自己心软了,到最后总是要被现实教做人。

    进屋换了鞋,姜夏顺便扫了眼玄关鞋柜,问顾风来,”顾总,我上次掉你车上的那只鞋呢?“

    顾风来脱了西装外套挽在臂弯,单手拎着旅行箱朝楼上走去,”扔了。“

    真是毫不意外的答案呢。

    姜夏暗自翻了个白眼,换了鞋,趿拉着她的粉蓝色绒毛拖鞋也回到楼上。

    累了一天,洗完澡吹了头发,姜夏只想赶紧在床上躺平昏迷。

    却没想到顾风来这个时候还来敲她房门。并且只象征性敲了两下就自己开门进了来。

    墨绿色浴袍松散披在男人身上,能轻易瞧见他完美流畅的肌肉线条,胸肌坚实,紧绷,充满蓄势待发的力量。

    并不像他平时穿着西装时那样看着斯文。

    十分具有侵略性。

    一颗未干的水珠顺着他胸膛滑下,没入衣襟之内。

    姜夏心里忽的一突。她知道顾风来要来做什么。

    呵呵,这个用下半身决定行动的男人,怎么就你体力这么充沛呢?

    顾风来已经习惯性要去关灯,姜夏眼疾手快阻止,“等等顾总!我这里的小雨伞用完了。你,你能不想去外面再拿点过来呀?”甚至学起了小白莲可怜巴巴的语气。

    顾风来瞥她一眼。

    姜夏本就是个明艳漂亮的美人,此时沐浴过后肌肤白皙通透,微微泛粉,她又故意放低姿态,虽然矫揉做作,但总还是赏心悦目。

    顾风来难得让了步,“你等我一下。”转身出门。

    姜夏小脑袋探出门口,看着顾风来走远,就立即回来把自己房门紧紧关上!

    如此还不够,她还从门内反锁住门——这样顾风来就再也进不来了。

    做完一切,姜夏洋洋得意,趴回床上刷手机。

    没多久听到房门声响,接着收到顾风来的短信——

    【开门。】

    她没管,继续刷微博。

    门外也没了动静。

    没多久姜夏刷到《时光》官微发的最新微博。

    发的是她的杀青消息,配了她捧着花的现场杀青照片,以及与其他演员主创的合照。

    白若曦第一个开大号转发:

    白若曦:【开心的时光总是那么短[哭]】

    何皓一直接发了张主角团三人凑一起吃饭的照片,并配词【唉,火锅天团从此三缺一】

    接着越来越多同剧组演员导演一起转发。

    一堆或想念或加油祝好的转发里,有细心粉丝发现了何皓一发的那张照片中,姜夏与白若曦正头碰头亲密无间地讲悄悄话,而剧中男主何皓一却只能在旁边无奈干瞪眼。

    有人把这张图做成了表情包——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为什么我却不能有姓名。

    评论笑疯了:

    【哈哈哈哈哈怎么回事,皓一哥哥看起来像个第三者】

    【何皓一:喜欢我的两个女生抛弃我搞在一起了,我现在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爱是道绿光,绿到你心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之前还觉得何皓一跟姜夏有cp感,现在明明姜夏x白若曦更好磕啊哈哈哈】

    不明真相的路人见着这热闹的转发简直莫名其妙——

    为什么这么多演员给作精姜夏转发?演员们的脑残粉还粉随蒸煮跟着一起凑热闹?姜夏给这些人下蛊了吗!

    刷完微博,也没有顾风来骚扰,姜夏一觉睡得身心愉快。

    剧组生活训练出来的生物钟,第二天早七点四十五姜夏就自动醒了,比过去她的起床时间早了将近一个小时。

    一夜睡得安稳,姜夏神清气爽,洗漱完毕开了房门下楼,倒是完全将昨晚把顾风来关在她门外这事给忘了。

    于是乎当她踢踢踏踏着毛绒拖鞋走到厨房,准备瞧瞧冰箱里还有没有什么存货可以吃的时候,就在中岛台正面撞上了男人,白色的衬衫袖子稍稍挽起,手里正一盒未开封的牛奶。

    “早呀。顾总。”

    姜夏仿佛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径自穿过去开冰箱右上的门。

    接着左手腕上猛地缠上一阵力,她又被男人拉了回去。

    顾风来放下手里东西,把人拉到自己身前。

    姜夏重心一个不稳,只能手忙脚乱抱着他胳膊站好,抬头嗔怪地斜向顾风来,“一大早的就耍我有意思?”

    她这一整张脸未施粉黛,眼眸黑白分明,唇色是漂亮的樱粉色,在淡金的晨光里是另一种动人。

    “顾总有这个闲心不如——”

    话没说完,腰身一紧,叭叭的小嘴已经被男人的唇堵住。

    温香软玉,食髓知味,依旧是个深吻。顾风来的手也没闲着,姜夏穿的大t恤十分方便动作,直到把怀中人逗得面红耳赤才松了手。

    “早。”他淡淡勾了勾唇,转身一脸斯文优雅地去洗手,背影充满了微妙的嘲讽艺术。

    仿佛在说——晚上欠下的债,早上总归会讨回来的。:)

    姜夏这次气得直接在顾风来臂膀上咬了一口。隔着白色衬衫的衣料,咬得倒是不深。

    最后姜夏回房间换了衣服,去外边小店吃了早餐。

    今天她还有正事要办。与李哥解约的事。

    她先是联系了白若曦介绍给她的朋友——

    名叫曲欣,是个跟白若曦差不多咖位的二三线小小花,演宫斗剧女配出道,说在与李哥解约的事情上也许能帮到她。

    两人互加了微信,又互留了电话。

    最开始在微信上聊,接着又电话通话。

    “姜夏,还有件事,我这么跟你说吧。我这边偶然得到了消息,你经纪人李哥,五天后,对,就是12月23号,晚上会在飞鸟汇的雾山包厢,带周子燕陪投资方的老总玩。”

    不知是不是演多了宫斗宅斗剧,曲欣说话时也带了股妃嫔娘娘的味道,

    “你经纪人经常当老鸨干这种拉皮条的事,你应该也知道这种‘陪玩’是什么意思。你想要李哥违法的证据,到时候可以去那边直接捉个人赃并获,接下来就能顺水推舟解约了。”

    姜夏略略惊讶。

    而现在曲欣告诉她这个消息,她想要相信,但是。

    曲欣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她?或者换句话说,曲欣为什么要帮她?

    姜夏也不是傻子,她可不信曲欣无缘无故就发善心帮人,即使曲欣是小白莲的朋友。

    曲欣在电话里笑了笑,对姜夏做了解释。

    ——原来因为曲欣原本有个上星剧的女主要演,结果都到了签合同的阶段,对方却忽然通知这事黄了。

    打听过后才知道是周子燕这个网红上位的整容脸在背后搅和。12月23日周子燕要陪的客户就是这部剧的投资方老总,不出意外,女主角就是周子燕的。

    曲欣气不过,听说姜夏在跟那个夹在中间拉皮条的李哥闹解约,就立刻联系上了姜夏,想拉姜夏一起对付李哥和周子燕。

    姜夏不喜欢被人当枪使,但是又觉得这次是个反击李哥跟他解约的绝佳机会。

    挂了电话,姜夏上网查了查那个周子燕和那个投资方老总及其老婆的资料,慢慢在心里有了个计划。

    上午姜夏先联系了几位狗仔朋友,让他们12月23日到s城知名的高级会所飞鸟汇帮忙拍几张照出几个通稿,价钱好说。

    接着午休过后,姜夏再次约见了陈律师。

    在陈律师的协助下,姜夏这边拟定好了一份“解除合约通知书”,签了名,寄去了经纪公司和经纪人李哥的办公室。

    与此同时,姜夏登陆微博,正式发表了一篇声明,宣布已经对经纪公司和经纪人李韦提出解约,并随声明附上了解除合同通知书的扫描件。

    通知书里说明了解约原因——公司没有履行到合同义务,经纪人强迫艺人参与不必要的社交活动,经纪人多次言语威胁等。

    微博发出后,起初并没有太多热度,直至白若曦他们帮助转发支持以后,姜夏与公司闹解约的事才有越来越多的人知晓。

    但姜夏在全网的风评还是差,所有吃瓜路人的第一反应就是——

    【姜夏你又要作什么妖!】

    【烦死了自己没本事业务能力差也能怪到公司头上?】

    【强迫你参加什么社交活动你倒是说清楚啊】

    【醒醒,解除通知书要是被对方驳回,你还是得打官司。你打得赢么?】

    虽然有朋友的转发支持,但黑粉的评论还是看得人心烦。

    姜夏退了微博,眼不见为净。

    姜夏的微信和电话也被熟人们的问候连番轰炸,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李哥的电话。

    姜夏坐在律师事务所的会客厅,在陈律师鼓励的眼神下,接了李哥的电话。

    “姜夏,我早就劝你乖乖听李哥的话。你现在又在闹什么脾气?你看看你那条微博闹得。”李哥声线有点冷。

    “李哥,我要解约。之前我们协商扯皮了那么久都没结果,那我只能另找办法了。”姜夏对他道。

    “解约?要么两亿,要么想都别想。跟我打官司?你连证据都没有,你觉得你能赢?”

    “我,要,解,约。”姜夏斩钉截铁。

    不仅要解约,还要把李哥这个臭傻逼的嘴脸,干过的勾当公之于众。

    “行,那咱们走着瞧,别以为你没有把柄在我手里!”

    正式宣战。

    姜夏全面被李哥停了工作——虽然她本来就没什么工作,这天之后顾风来去了巴黎出差,她乐得清静,一个人住在霞园别墅,接电话回消息,顺便盘算着12月23的计划。

    十二月二十三日是个阴天,到了傍晚天上开始有一阵没一阵的下毛毛雨,一直持续到晚上还未停歇,空气又冷又湿,叫人难受。

    但是姜夏心情却没叫这阴沉的天气搅乱。

    她坐在飞鸟汇对面停车场的车里,心里有点期待,和忐忑紧张。

    隔着一条大道,她能隐约见到进出高级会所的车辆和人。

    临近圣诞,会所白色简约风的五层建筑被装饰上了荧光的彩灯,会所温泉袅袅的热气白雾在远处氤氲在树梢。

    但姜夏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她还没等到李哥带着他的客户出现,却先等到了顾风来现身在了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