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眸皓齿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三章

    13、

    有一个词叫煞风景。

    毫无疑问,眼前这辆车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煞风景。

    姜夏绷着脸绕过正在吃火锅的围观群众,走到那辆价格和车牌都过于惹人注目的黑色豪车前。

    这是顾风来的车。

    姜夏不明白这辆车为什么无缘无故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确定顾风来是不是也在车内。

    她走到车子前排,正要试探性的敲敲车窗,前排车窗自动降了下来。

    司机老徐在驾驶位上朝姜夏礼貌的点了下头,“姜夏小姐,如果没什么东西要拿的话,请上车吧。”

    姜夏忍不住蹙眉,“顾风来派车过来的?怎么莫名其妙的。他要干嘛?”

    老徐听姜夏就这么连名带姓的叫顾风来大名,不由透过后视镜看了眼车后座的男人,暗自为姜夏捏一把汗。

    “让你上车你就上。”

    豪车后座忽的响起一个清冷男声。

    姜夏差点被这突然的声音吓一跳。

    定睛朝向车内幽暗处一看,才发现顾风来居然也在车里!

    他坐在后座,整个人一大半身躯笼在晦暗苍白的月色里。

    姜夏定了定神,“你来干什么?没看到我饭都没吃完呢?”

    男人在幽暗中望着她,音色有些淡,“来接你回家。”

    “哟。”姜夏真的见都不想见他,“你说来接我我就必须跟着你回去啊?”

    她边说边回望了眼后边,剧组一群人正用或好奇或热切的目光盯着这里,还有人在窃窃私语。

    “哪来的有钱人?姜夏老师认识?”

    “她家都破产多久了,不可能吧!”

    “诶,那个开车的土豪看起来年纪还挺大的,姜老师不会真的因为这两年混得不好就……唉……”

    站在这边的姜夏只想赶紧把顾风来打发走。

    反正她是不会跟着他一起回去的。

    “顾总,您有事忙您先走吧。我这边可能要吃到很晚呢。”她这次连虚情假意的笑容都懒得奉上,说完转身就走,潇潇洒洒。

    “姜夏。”顾风来唤住她。

    “你继母今早病症恶化,进了icu。”

    一听到妈妈出事,姜夏立刻瞪大眼睛回转身,“我妈她怎么会?!”

    她看不清顾风来的面色,只听他道,“你确定不要跟我一起回去?”

    姜夏心急如焚,哪还顾得上跟顾风来斗,只想赶紧回去看她妈妈。

    “等等,我跟剧组说一声马上就走!”

    姜夏急急匆匆回到餐桌前,匆匆跟一大帮人道了歉,又匆匆打了招呼。

    桌上火锅还在咕嘟咕嘟翻滚着花椒的香味,她把自己杯子里没喝完的可乐一口气全都灌下,接着就要走。

    “夏夏,等等!”没走几步,袖子就被白若曦拉住。

    白若曦走近过来凑在她身边低声道,“刚刚饭桌上没来得及告诉你,你之前跟我说你要和你经纪人解约,我这两天有个朋友知道这事后说她有证据可以帮你。待会我把我朋友联系方式发你哦。”

    姜夏微微讶异,接着对小白莲笑了笑,“谢谢你,白老师。你真好。”

    剧组一群人目送姜夏上了那辆黑色豪车,一路绝尘远去。

    姜夏上了车就准备给她妈的护工小赵打电话。

    妈妈病症恶化,小赵怎么没联系她?

    然后想想也许现在小赵还忙着照顾妈妈,姜夏又改为发微信询问消息。

    一天时间,妈妈应该已经从icu出来了吧?

    黑色轿车驶出临湖公园,如一道黑色闪电在大道上疾驰。

    姜夏发完给护工的微信,才搭理顾风来,“我妈她什么情况?”

    顾风来倚在座位望着窗外夜色树梢,轻描淡写,“你继母?你继母好得很。”

    “什么?”姜夏皱眉,没懂他意思。

    他把视线从车窗外收回,瞟她一眼,“你继母病情没有恶化。她很健康。”

    “……?”

    “!”

    姜夏忽然醒悟。

    “你刚刚在骗我?”

    ——顾风来骗她!

    这个狗东西居然骗她!!

    见她眼底浮出了悟后的愤怒,顾风来弯了唇角,大方承认,“嗯。”

    姜夏气得不轻,呼吸都被怒火呛得急促起来,“骗我很有意思?”

    “还可以。”

    姜夏怒瞪着顾风来,新仇旧恨一并涌上,高高扬起右手,照着他那张俊脸就是一巴掌!

    没有成功。

    顾风来轻松捏住了她细瘦的手腕。

    他收了唇角笑意,敛了眼睑垂眸看她,面色寡凉而讥诮。

    这神情简直就像在说,就凭你也配打我?

    可她偏要打他这个狗男人。

    右手被擒,姜夏便又动左手。

    可刚动左手,左手也被他一并捉住。

    这下两只手都没法行动了。

    “我劝你老实一点。”顾风来收了收手中力道,单只大掌捏着她两只手腕。

    姜夏怒极反笑,“如果我不老实难道还会有什么更坏的后果?顾总该不会又想强上我吧?”

    陈年旧事被提,顾风来直接略过这个话题,“前两个礼拜送你的东西收到了?”

    姜夏挑眼看他,黑白分明的杏眼里裹满嘲弄,“收到了。”

    “然后你拿去转发抽奖?慷他人之慨?”

    “对呀。”姜夏不屑嗤笑,“顾总不高兴?既然都送我了,那我怎么处置就是我的自由。顾总该不会以为我收到你送我的礼物,我就会感恩戴德感激涕零吧?你爽够了过后就随便弄点小恩小惠打发我?”

    顾风来面上却也没被姜夏激出怒色,他只眯了狭长的眼尾,语调里带着点讥讽与傲慢道,“那天你不也爽得不行?夹我夹得那么紧,叫那么浪,下次换你来动?”

    啊啊啊什么玩意,这他妈还是人说的话吗?!!

    血气涌上头脑,姜夏的脸不受控制地涨了个通红,一阵滚烫,“我没有!你他妈眼瞎,少造谣黑我!”

    一激动饭圈用语都带了上,“要玩大的你去找别的女人玩去玩出人命喜当爹都不关我的事!”

    顾风来眼眸终于沉了沉。

    姜夏乘胜追击,灵光一现,把目光瞄向他的唇。

    她知道这男人在那种事情上所有的癖好,比如总是要关着灯在暗处,或者比如总是从背后,不想见到她的脸,又比如十分厌恶与她接吻。

    姜夏左手挣开束缚,眼疾手快地扯上顾风来烟灰色的衬衫衣襟,直起身子仰头恶狠狠往男人嘴上啃。

    糊他满嘴口水,恶心不死他。

    只要这男人不高兴了恶心了,她心里就舒坦。

    果然,姜夏立即见到顾风来皱了眉。

    她耀武扬威冲他挑眉,正要再接再厉下个狠手直接咬破他嘴唇,她下巴一疼,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上了她下颔,接着琥珀雪松和清酒的味道卷入她唇齿嗅觉。

    顾风来反手加深了这个吻。

    ???

    姜夏难以置信他竟然没把她头拧开,难以置信自己竟然作茧自缚。

    她疯狂地捶打他宽阔坚实的肩膀,脑袋不住往后仰,可后脖颈又被他死死按住。

    窗外掠过的月色路灯映出男人隽逸完美的轮廓,皮肤冷玉苍雪一般的白。

    顾风来半敛起狭长双眸,一寸寸品尝。

    她的唇比他想象中更软。

    唇齿还带着股碳酸汽水的味道。又酸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