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眸皓齿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一章

    11、

    姜夏等到从车里出来才发现自己脚上鞋子还掉了一只。

    只是她怎么可能再回过头去车里把自己的鞋子讨回来,她就是两只鞋都丢了,赤着脚走回酒店,也不可能没面子地再去面对顾风来。

    夜路很黑,只有弄堂口有隐约的光照进来,姜夏单着只腿慢吞吞一跳一跳的往前蹦,样子像只走路不稳的企鹅,十分滑稽。

    顾风来在车里看着她蹦跶了半分钟,才给秘书拨了电话,然后开车窗透气。

    姜夏走到弄堂口的时候就碰到了回来的男秘书,说顾总见她走路不方便让他带她去买鞋。

    姜夏回望了眼隐没在黑暗里的轿车。此时司机刚回了驾驶位点火,车前灯大亮,一束光照亮了狭而长的前路,也在她身前落下一条长影。

    姜夏对着车充满鄙夷地“切”了一声。扭头,没再理。

    她把左脚上的鞋子也脱了拎在手里,自己在打车软件上叫了车就走了。

    绕路去快打烊的商场另买了双板鞋,随后姜夏不忘正事,又去药店买了紧急事后药。

    这才回了酒店。

    她这一路办的事太多,倒是完完全全忘了白若曦之前在微信上提醒她,酒店附近有娱记狗仔,一点都没注意行踪啊记者啊,只脑子里乱糟糟的想着事情。

    吃了药的第二天姜夏就有了发热的症状,身体甚至出了点血。她体质差,平时看不出,一遇到状况就不行。

    今天有她一整天的戏,想请假又下意识觉得没必要,在心里问候了一万句顾风来的祖宗,最后还是强撑着上了戏。

    反正底妆铺的厚一点,也看不出病态。

    倒是顾风来一整晚都身心愉快。他在当晚就回了s城的霞园。

    第二天天晴。临出门前,他在玄关再次见到了那单只可怜巴巴躺鞋柜里的厚底鞋。

    便想到了昨晚的事。

    他抬手抚向肩膀,那里被姜夏咬过的伤口已经没了痛觉,只留了些微痒意。

    接着便又想到昨天晚上在车里,姜夏对着他的那双愤怒的眼。

    杏子一样的眼,愤怒,又明亮,像含了烟波一样的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他好像从没见过她哭。

    她总是摆出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仿佛这世上什么都难不倒她,什么都能战胜。除了她那个半残的继母,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值得让她挂心。

    所以她真实的愤怒委屈总是容易取悦人的。

    顾风来忙了一上午工作,午休时分倒是又想起姜夏这一茬。

    他回忆了一下姜夏那鞋子的尺码,又抽空叫了黄秘书进办公室,让黄秘去置办几双同样尺码的女鞋。

    顾风来想了想,又问同为女性的黄秘书,“二十出头的女生一般喜欢什么礼物?”

    黄秘书一愣,“口红?”

    随即马上想到如果顾总要送年轻女人东西,两三百块的口红又好像太不值一提了,于是赶紧又接了几句,“限量版的口红,包,衣服,珠宝,这些都可以的。”

    然后她就见到顾风来轻哂,眼睛里露出一抹很淡的果然如此的神色,仿佛在笑果然年轻女人就只喜欢这些东西,接着便听他道,“行,就口红。”

    姜夏在酒店给自己先上了层粉底,把整张脸的气色调整好了再去的剧组。

    剧组化妆师觉得今天的姜夏好像有点没什么精神,可看脸色又看不大出,只能把疑惑放在心里。

    等化完全妆,姜夏又重新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心机恶毒白富美女配了。所有人都没发现异常。

    好在上午拍戏还挺顺利的。

    午饭时间,何皓一吃多了剧组盒饭想换换口味点外卖,便过来问姜夏白若曦要不要也帮她们顺带点些东西。

    姜夏没跟何皓一客气,让他帮点了杯芝士草莓奶茶,而小白莲当然不吃外卖那些垃圾食品。

    来剧组的这段日子,男女主演白若曦何皓一和姜夏混得最熟,经常一起吃饭啊什么的。

    相处下来姜夏就发现,何皓一虽然是个霸总专业户人长得也一脸霸总狂狷拽,但真人性格其实有一点怂怂的腼腆。

    而且他虽总在偶像剧里打转,但正经说起来也是戏剧学院的科班生,有事没事就会帮着跟白若曦和姜夏一起对戏,讲讲技巧。

    让助理点完外卖,何皓一就听白若曦对他说,“何老师,等会我把你也拉进我们群里昂。之前一直都忘了。”

    何皓一感兴趣地拿起手机,点开微信,“好啊。什么群?”

    然后就收到被白若曦拉进【吃货少女天团】的提示。

    何皓一盯着“少女”两字陷入了深思……

    然后再一看群成员人数,加上他和白若曦,一共才三个,另外一个成员是姜夏。

    他终于控制不住吐槽的欲望,“白老师,之前你们群里一直都只有两个人?两个人有什么建群的必要吗?”

    白若曦娇花一笑,“因为我和夏夏都是吃货啦。”

    姜夏正在旁边啃盒饭鸡腿呢,听到就斜她一眼,“就你那点比鸡仔还小的饭量也配叫吃货?白老师,你都不会心虚的吗?噗……”

    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

    何皓一也跟着笑起来。

    三人有说有笑的,剧组众人现在也已经见怪不怪。

    之前还觉得姜夏给白若曦下了降头,又带坏了何皓一,现在这些天的相处下来,所有人都发现,姜夏好像并不如传言里说的那样蛮不讲理矫情做作。

    午休过后,拍摄继续。

    由于姜夏和白若曦的演技比之前有了不少进步,连带着拍摄进度也加快不少。

    当然,拍摄周期进度仍旧很赶。

    下午在冷风里拍了两场戏,姜夏吹了风,头痛加重,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嗓子也开始发痒。

    休息时她找到纸杯,给自己灌了两口热水,压下头痛和不适,过不久继续拍戏。

    这次拍摄场地终于换到了室内。

    然而副导演那边又出了状况。

    “钢琴手替演员临时请假来不了了!”负责联络演员的副导演急匆匆跑过来。

    这场戏之后就是剧中女二在男主生日宴上弹钢琴献奏,技惊四座,让小白花女主自卑伤心的剧情。

    为了保证拍摄效果,本来有个副导演的熟人过来当钢琴手替。

    “怎么有事来不了都不早点说?”导演头痛,“算了算了,下场戏姜夏你就随便在钢琴上糊弄两下得了,我们不拍你的手,等后期再加背景乐。”

    姜夏一听就笑了,“我会弹钢琴啊。”哪用得着找什么手替。

    导演还以为自己听岔了,“你会什么?”

    姜夏很自信,“会弹琴呀。待会让镜头直接拍就行了。”

    导演喜出望外,“好好好。”

    既然姜夏会弹,那就好办了,拍摄镜头的发挥余地还能大不少。

    可有人还在担心,“姜夏老师,我能问一下,你现在能谈哪些曲子吗?”

    从没听说过姜夏还有这种才艺?

    该不会只会弹两只老虎什么的吧?

    “那我先来一段给你们听听?”姜夏走到布景里的黑色三角钢琴前,拖出琴凳坐下,打开琴盖。

    她双手放在膝盖,闭眼回忆了下以前弹过的曲子,接着再睁眼时,抬起双手,吸气,指尖落上琴键。

    流畅热情的音符瞬间从琴键间倾泻而出。

    有人已经听出来,姜夏弹的是《拉赫玛尼诺夫g小调前奏曲》。有相当难度的曲子,极为讲究技巧,甚至手指不够长都没法好好弹奏,而姜夏却极为娴熟流畅地弹奏了下来,连情绪都很饱满。

    懂音乐的听出门道,不懂的不明觉厉,只觉得姜夏居然这么厉害。

    一曲未毕,导演立即决定马上拍剧情。

    拍得异常顺利,一条就过,曲子结束时甚至有工作人员跟着群演一起鼓掌,导演摄像也对姜夏肯定地点点头,“不错不错”。

    《时光》官微也没闲着。官微经常会在微博上发一些花絮视频照片一类的物料用来宣传,这一次姜夏的弹奏也被场务从背面角度拍下视频,发上微博。

    刚po上网,白若曦和何皓一的粉丝就最先抵达评论区。

    【现场弹曲子的是若曦小姐姐吗?我家小姐姐好棒哦!但是为什么是背面的,还被群演挡住了大半边身子?】

    【哇,这首曲子我知道,很难的啊!若曦小姐姐真是多才多艺我越来越爱她了怎么办】

    【皓一哥哥听音乐时的样子都那么帅】

    【你们等等!我觉得,弹琴的,好像不是若曦妹妹……是那个姜夏,你们仔细看她那个手,好像做了美甲】

    粉丝们发现不对,立刻又一帧一帧拉着视频进度条观察。

    研究半天——

    好,好像确实是那个姜夏?!

    《时光》官微适时又发布了第二段视频,这次视频是从另一个正面角度拍摄。

    画面正好拍出姜夏的修长脖颈,樱桃红唇,翻飞的玉葱十指,也把正在听演奏的白若曦何皓一都拍了进去。

    评论齐齐惊呆。

    【居然真的是姜夏?!她怎么可能会弹琴?她不是才高中学历么?】

    【楼上逻辑死,学历和会弹琴有什么必然联系?】

    【能把这么难的曲子弹这么好绝对要十几年学琴的功力啊!姜夏666】

    【呜呜呜怎么办我对会弹琴的小姐姐有仙女滤镜,以后都没办法黑姜夏了】

    【啧啧姜夏大小姐这气势,艺术家气场全开,完全不像家里破产的】

    【啊啊啊本艺术生实名瑞思拜了姜夏的水平,艺考被这首曲子折磨得死去活来她居然弹得这么好!】

    ……

    姜夏网上网下头一次收到这么多集体夸赞,心里还有点装逼成功的小骄傲。

    只不过由于弹琴加拍戏透支了她太多体力,强撑了一天的身体终于还是支持不住。

    两小时后,在拍今天最后一场戏时,姜夏忽然呼吸急促,无法透气,难受地抱着小腹直也直不起身。

    周围一帮人这才发现她的病态,全都吓坏了,差点叫了救护车。

    急急忙忙收了工,把姜夏送回酒店。

    姜夏回去吃了药,身体才缓过来一些。她躺在房间的床上,全身裹紧被子只留一个小脑袋在外边,像个虚弱的小宝宝。

    剧组一群人虽然焦虑姜夏的病情,但也不敢打扰她休息。

    一帮人探望过后,最后留了个小白莲陪在姜夏床边,安静地一边给姜夏剥橘子吃,一边给她讲助眠八卦。

    几分钟后,房间内的静谧被敲门声打断。

    开门,是剧组场务,手里捧着好几箱快递。

    “今天快收工时候送来剧组的快件,都是给姜夏老师的东西。”场务搬东西进屋。

    小白莲疑惑,“粉丝送的礼物吗?”

    姜夏没力气起床,让场务小哥帮忙把纸盒拆了,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第一个箱子,里面五个精美鞋盒。

    是五双balenciaga同尺码不同款式的运动鞋。

    姜夏:“……”

    小白莲:“?”

    场务小哥:“!”

    第二个箱子,里面装满了各家彩妆大牌今年新出的圣诞限定款彩妆套装,彩妆的包装比鞋盒更加精致,有的上面还系了漂亮的丝绒带。

    除此之外,还有一大堆码得整整齐齐像小山一样的口红正装,数量足够用个几十年,看色号,全他妈都是正红色系。

    姜夏:“??”

    小白莲:“??”

    场务小哥:“??”

    这什么憨批直男式送礼?哪个钱多没处烧的想让姜夏去做口红批发微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