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眸皓齿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章

    10、

    今年冬天是个暖冬。都到了十二月,大道旁的银杏树才慢悠悠掉了灿金的叶子,风吹在人脸上也不刮。

    s州的创新发展企业家高峰会在十二月的第一个周五举办。

    黑色劳斯莱斯在高速公路疾速向前。

    顾风来坐在车后座,回复完几封公事邮件,便靠着椅背翻看今早刚递交上来的文件。

    总助韩升年坐在副驾,例行汇报由他经手的工作和需要顾风来决策的事项。

    总裁助理这个职位在明宇属于高管级别,韩升年今年三十三岁,在他这个年纪当上明宇总助,也能称得上一句青年才俊。

    这次去s州,顾风来捎带了他一同前往。

    说完工作,韩升年迟疑了下,斟酌着该怎么说下一件事——那算是顾风来的私事。

    前阵子黄秘书为顾风来处理姜夏的麻烦时,韩升年也略知晓了些情况,还帮黄秘协调了点外部关系。

    当然,韩升年是早就知道姜夏这个人的。两年多前,他还在嘉地控股跟着调任过来的顾风来时,就面熟了这个孜孜不倦骚扰顾风来的小明星。

    那时候,这小明星家里的集团破产,重组无望已经在走清算程序,她也不知打哪听来的明宇嘉地有收购她家企业的意向,有事没有就往顾风来身边凑。

    “顾总,上次恶意剪辑姜夏小姐的节目公司,明宇影业那边已经全面跟他们断了合作,明宇在视频平台那边的赞助和投资因为前期规划,暂时没有撤出。”韩升年在副驾座开口。

    “嗯。”顾风来漫不经心应一句。他并未从文件上抬头,但也没有阻止韩升年说下去。

    “还有关于姜夏小姐的经纪人,根据我们这边掌握的信息,要不要——”

    顾风来从文件上抬头,“不用。”他打断韩升年。

    她与她经纪人之间的纠纷她既没开口对他说过,也从未求过他帮忙,那他也懒得再为她费神。

    韩升年颔首,“还有,姜夏小姐最近也在s州的剧组拍戏。”

    说着,他打开平板,点出《时光》剧组发的定妆官宣通稿,递给顾风来。

    顾风来接过,划拉翻了两下通稿和照片。

    随手划过不认识的面孔,最后指尖停留在姜夏的那一张定妆照上。

    照片中人雪肤乌发,红唇滟滟,一身纯黑色露肩连衣裙,正微微侧头冲他嚣张地笑,一双眼眸里都是盈盈光彩。

    明艳里带了丝甜,极为生动。

    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秒,接着才滑向下一张。

    ——便见到姜夏手扯着何皓一领带,对别的男人似娇似嗔的那张海报照。

    顾风来拉长眼尾,嘴角刚无意识泛出的微小弧度瞬间消失。

    接着便把平板扔回了韩升年手里。

    上午的峰会在s州的国家会议中心举行。

    虽然在顾风来眼里是个没听说过的野鸡峰会,但实际受邀参加者也是些上市公司的头把手啊,经济学家,政府要员之流,都算有头有脸。

    当然顾风来过来参加还是拉高了整个会的逼格。不光是顾氏明宇的地位摆在那里,年轻人隽俊挺拔的面容身姿同样在一群中年人中鹤立鸡群。

    顾风来上台即兴演讲了十分钟,到了中午上半场结束就离开。

    散会时,他无疑是场中被主动攀谈最多的——多少人想借此机会攀上跟明宇合作的这根高枝,或与明宇少东家认识,说出去也是件面上有光的事。

    下午顾风来去了嘉地控股在s州的分部,又去看了原本准备开发成高尔夫球场的那块地。晚上正好在这个城市浪的许家老二得到消息,热情邀请顾风来吃饭。

    吃饭的会馆被打造成江南式园林,进去就是小桥流水。

    暖阁里轻纱帷幔,金绣屏风,弄得挺像那么回事,许家老二还特有情调,不知从哪联系了几个女星过来作陪。

    最漂亮的那个就坐顾风来身边,穿着黑色连衣裙,唇膏抹得娇艳欲滴。

    这年轻女孩名叫方梓涵,说起来在圈里的咖位,比姜夏还高了两个档次。

    对着顾风来,方梓涵有些心跳拘谨,只照着许二吩咐仔细为顾风来布菜倒酒。

    偏巧顾风来不爱喝酒也讨厌别人给自己夹菜。

    敬来的酒大部分都让韩升年挡了,夹的菜就晾碟子里,也不动。

    这就有点尴尬了。

    顾风来看女星打扮顺眼,礼节性给她解了尴尬,“抱歉,不必劳烦了。”

    “行了行了,那你就歇着吧。”许光济冲方梓涵摆摆手,又转头对顾风来道,

    “风来哥,我呢,最近想搞一个项目。就岳山那块地你知道的,我想在那弄个影视基地,想叫你一起来做这个局,以后事情要成了,我爸让我接手集团也高兴。”

    顾风来想着就你这连影视寒冬都摸不清楚的智商还想接手许家,许家怕不是要玩完。

    他心里这么想着,面上却斯文清淡地笑了笑,“蛮不错的。我考虑一下。”

    这表里不如一的做派倒和姜夏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许光济听了很高兴,“来来来,喝喝喝!哥我敬你!”

    杯中酒饮完,旁边的方梓涵又给顾风来添满,手一抖,却不小心洒了点在杯子外。

    顾风来侧了侧头,这才今晚第一次正眼瞧了这女星。

    黑色的连衣裙,毫无记忆点的一张脸,正红色的唇膏色号。

    想到自己曾经想要对这样一双红唇有过冲动,顾风来的目光在女星唇上也多停留了会。

    然而只感到索然无趣。

    甚至想到口水交换口水,就一阵恶心。

    方梓涵此时正急急忙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一抬眼,却正巧见到顾风来正盯着自己的嘴唇。接着他移开视线,又很淡地弯了下嘴角,“没关系。”

    她会错了意,只感到那声“没关系”带了别的一些缱绻意思。

    顾风来提前离了席,留了韩升年去跟许二打太极。

    出了会馆,他让随行的另一位秘书给姜夏去个电话。

    姜夏这一天收工收的早,晚上又被白若曦拉去吃日料。

    这次一起去吃日料的只有她们两个,何皓一去见他的地下女友,没一起来。

    和式包厢里,桌上的寿司刺身天妇罗依旧大部分都进了姜夏的肚子,白若曦依旧只尝了两口就不动筷。

    饭桌上小白莲又给姜夏聊起感情话题。姜夏边吃边随便听听,这才知道小白莲原来也有个有钱男友,今年以来被资本强捧全靠她男友在幕后发功。

    换做其她人可能早就觉得白若曦在炫耀,可姜夏并没太大感觉。姜夏觉得小白莲也许真爱她男友,谈起他来眼睛都是亮的。

    虽然姜夏没法理解“真爱”是种什么样的心情。

    当初姜夏接近顾风来就是奔着利益去的,和顾风来结婚也是她使了手段。

    所以婚后他给她甩脸色,毫不体谅地一次次与她发生关系,她除了跟他嘴炮两句,也没怎么样。

    毕竟这世上没有拿了男人的好处贪了男人的钱财,还要反过来指责说你为什么对我没有感情你为什么不爱我护我的道理。

    不然这不是当了女表子还要立牌坊么。又当又立。

    从日料店回到住的酒店,姜夏刚进自己房间,就接到了顾风来秘书的电话。让她出门去见顾风来。

    他怎么也来s州了?

    得,外套还没来得及换下,又得出门。

    十二月夜晚的s州还是有点冷的。

    姜夏线衣外面就披了件短外套,因为灌进领口的风太冷,她把外套拉链全部拉起,一直拉到了脖子。

    顾风来的车停在酒店附近的一条后街,远处有灯火霓虹,照出“99999”的扎眼车牌。

    顾风来远远就见到了姜夏,带着口罩和棒球帽,遮掉了小小一张俏脸。

    姜夏走近黑色轿车。车贴了单向透视膜,看不见里边。

    她屈指敲了敲后座车窗。

    车门被打开一条缝。她拉开,还没来得及再做什么反应,就被里面的男人一把拖进了车里。

    姜夏“呀”的轻呼,整个人跌进男人怀里,接着“碰!”一下,车门又被关上。

    轿车迅速重新上路。

    姜夏手忙脚乱撑着座椅靠背直起身,想坐到旁边位置,人却被圈得更紧,口罩和棒球帽也被扯了下来,一头乌发披散。

    “你干什么啊!”姜夏扭头瞪顾风来。

    车里没亮灯,姜夏这角度也看不到他整张脸,只能瞥见外边掠过的灯光含糊照了点男人俊美的半边轮廓,皮肤泛着冷色的白。

    “你说我想干什么?”前后座挡板升上,顾风来从侧后嗅着姜夏发丝间的浅淡香味,手指抚向她的唇。

    那里还留了点不久之前姜夏喝青梅酒留下的梅子味。

    “我怎么知道你要干嘛?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的s州。”姜夏以为他又在故意耍她要她难堪。

    他身上有她熟悉的琥珀雪松味,混杂了点酒精味道,以及很微弱的,商业女香的后调——姜夏曾经用这香水喷过书包。

    用脚指头想想就知道顾风来刚刚去了哪厮混。

    “顾总日理万机还能想到来找我,我真是受宠若惊呀。”姜夏稳住心神,又开始拐弯抹角损人。

    顾风来懒得和姜夏说话。她短款的外套极为方便人动作,他很快得到了他想要的。她越是抗拒着,他牵制的力量便越大。

    车子拐进一条狭窄无灯的弄堂,车停下,前排司机与秘书下车离开。

    姜夏一听到前边下车的动静,立刻完全确定了顾风来想要做什么。

    这个狗东西,该不会是要?!

    她心中警铃大起,刚稳住的心神又飞到了九霄云外,“这里是车里,你有病啊!”她挣扎了两下,把男人缠上的手打掉,谁料那手又往下去了。她今天穿的阔腿裤,固定用的松紧带,松紧带上有系绳,轻轻一拉就松了,任凭探索。

    姜夏不适拧眉,越发挣扎起来,想躲到旁边去,“等等别!我不想在这里。你车上有那个吗,就那个小雨伞。”以往无论他和她怎么乱来,都会做好安全措施。

    “没有。况且你看起来。”顾风来从下抽手,手指在她脸蛋上一划,留下一道水痕,“很想要。”

    随即姜夏感到下边一凉,措不及防被进入了正题。从后袭来的力道很大,姜夏瘦骨伶仃的不太能承受,两手手指紧紧攥着座椅椅背和车窗边沿,即使如此,额头还是会偶尔磕到冰冷的车窗。

    弄堂两旁是黑黢黢的水乡建筑,透过车窗能见到房顶上的夜空和星粒。

    有云有星交错,然后也不知多久,久到姜夏望向天空的视线都模糊了,彗星才拖着长尾猛地落入银河。

    姜夏两手撑着车窗,忽然也猛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他,他!竟然!!这个狗男人竟然!!

    姜夏气疯了,全身全心都是愤怒的火,她不管不顾回头用力推开顾风来,接着倾身上前挠他的脸。

    “你他妈还是人吗!!!”完全忘了伪装和礼貌,连脏话都出来了。

    顾风来轻而易举捉住想要打他脸的手,把人拉近,“我不是人?你不会吃药?”他向来清冷的音色里也携了点这些天积累下的薄怒,“和我结了婚,做了顾家的太太,拿了那么多钱,连吃点药都不愿意?”

    姜夏瞪着他,杏眼里都是越烧越旺的火苗。

    这次终于正面看清了他模样。十分俊美的长相,薄唇,挺鼻,眼睛也很漂亮,瞳仁漆黑,眼尾略略狭长,带着桃花凤羽。

    只是在他的左眼眼角下方,有一颗很淡的泪痣。很淡,只有像此刻这样接近的距离时才能看清那颗泪痣。

    带着股薄情寡凉的味道。

    想把它挠下来。

    姜夏的手机掉在了地上,屏幕里跳出微信群里的消息。

    【吃货美少女天团】曦曦:【夏夏你去哪里了?敲你房间里面好像没人。】

    【吃货美少女天团】曦曦:【还想找你说说话呢。】

    【吃货美少女天团】曦曦:【你回来时候注意点喔,我助理和我说好像在酒店附近看到有疑似娱记的人,别被拍到了。】

    姜夏被顾风来制住,根本没看到手机消息。

    又是一通混乱不堪的战局。结束时已经是将近两个小时后,姜夏整理好自己,匆匆捡起口罩和棒球帽戴上。

    临走时却犹在气头上。她气不过,回头趁顾风来不备扯开他穿得好好的衬衣,往他肩窝处恶狠狠就是一口。

    这一口姜夏使足了劲,嘴里都尝到了铁锈的血味,顾风来肩膀一痛,下意识抬手把她掀开。

    姜夏纤瘦的一个人被男人巨大的力气弄得差点踉跄摔倒。她没在意,心里哼一声,达成目的就麻溜的开门跑了。

    只是跑得太过匆忙,把右脚上一只黑白色板鞋都丢在了车里。

    顾风来整理衬衫衣领时发现了地上的那只鞋。他垂眼盯着这只鞋揉了揉额角,随即薄唇又扯起一个不甚明显的弧度。

    这算什么。

    灰姑娘恶毒继姐遗失的厚底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