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眸皓齿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章

    9、

    姜夏张口想给自己解释两句,又觉得解释起来实在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干脆闭嘴。总之她不说小白莲不说那就当无事发生过嘛。

    谁料白若曦居然走近了靠过来,一脸”我懂的你别解释了我全看到了放心姐妹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地下党接头表情,然后还安抚似的地拍了拍姜夏的肩,还给了她个超级鼓励的眼神。

    姜夏:……不姐妹我觉得你什么都不懂。

    和白若曦相互加了微信,姜夏内心毫无波动,倒是白若曦脸上堆起了笑容,不知为什么看起来欢天喜地的。

    旁边刚还在聊八卦的渐渐慢下语速,在旁边组局开黑的也把目光从手机上挪开,周遭众人不动声色地用眼风瞧着姜夏那边,瞧着白若曦小心翼翼又笑脸盈盈地对姜夏说话,心里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姜夏刚刚不还在对白若曦冷笑么?怎么忽然两人一起上了个厕所关系就突飞猛进了?

    虽然姜夏主动给白若曦帮忙确实挺出乎人意料的,但也不至于关系突然好成这样吧?女生结伴上厕所有什么神奇魔力吗?

    众人不知道的是,除了一起上厕所,白若曦还发现了姜夏的小秘密,已经单方面把她当做了革命战友。

    没等众人回神,导演已经再次喊了开工。

    经过这么多时间的休息,白若曦的拍摄状态比之前好了不少,虽然还是有不少表现不到位的状况,但也比方才好多了。

    两个半小时后,终于轮到姜夏上戏。

    是姜夏饰演的女二与何皓一饰演的男主在湖边咖啡厅相亲的戏码。

    一众工作人员都做好了让姜夏等这么久姜夏会发脾气的准备,然而姜夏只是放下手机,伸个懒腰从椅子里站起来,走去机位前。

    姜夏过去只拍过一部戏份全部被剪掉的耽丑剧,可以说是没什么表演经验。虽然玛丽苏偶像剧也不需要什么绝世演技,但导演心里还是有点虚,这姜夏,该不会连台词都还没背下来吧?

    简单讲了几分钟戏和走位,就开始正式拍戏了。

    这一拍,在场所有人又惊了。

    一个惊讶是姜夏居然能把女二的台词背得那么溜,简直和剧本写的一字不差。她刚刚明明没怎么背台词啊?

    另一个惊讶是,姜夏演技居然能烂成这样……比白若曦的演技还辣眼的那种烂……

    明明演的是矜持美貌富家女跟男主相亲,对男主一见钟情情意绵绵,可,演出来的效果却仿佛一个没有感情的冷艳杀手在约见自己的备胎。

    导演:“……”

    姜夏:“……”

    剧组众人:“……”

    导演喊停了无数次,纠正这个眼神纠正那个表情。

    和姜夏对戏的何皓一心里也苦不堪言,深刻怀疑姜夏以前是怎么勾引男顶流的,她是不是从没谈过恋爱喜欢过人,要不然怎么连个脸红害羞含情脉脉都那么难,说台词时就像一台复读机?

    开拍第一天的效率格外差,到了傍晚时分才勉强把女二与男主相亲以及一起散步的戏份拍完。

    姜夏心里也闷闷不乐,拍感情戏原来这么难的?

    过去她拍的那部剧没有感情线,所以演起来还挺轻松的啊。

    当然,是自己的失误姜夏从来都不会不承认,只是要命的好面子作祟,她心里又有点不大好意思,只能等导演跟何皓一说事的时候,在旁边佯装淡然,声音却超级小地说了句,“路导,何皓一老师,对不起啊。”

    导演和何皓一齐齐愣了好几秒,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完全没料到姜夏这种大小姐的居然还会给人道歉。

    以为从来不会道歉的人突然给自己道歉了,那种感觉真的,又复杂又奇妙还有点,小受宠若惊。

    收工回了酒店姜夏就赶紧恶补演技。她学生时代就是那种为了在人前装逼“这次月考很简单的啦”而会回家偷偷恶补的人,这个时候自然也是。

    但是又翻了两下剧本,姜夏发现她从逻辑上就不能明白她饰演的这个女二号为什么能这么眼瞎,看上霸总男主,吊死在他那棵树上。

    姜夏回想了一下,当年她看原著小说的时候带入的也是女二视角,还因为女二对男主的无悔付出求而不得心疼感动得落泪。但现在再仔细一想,她,好像只是被狗作者矫情文字渲染出来的氛围感染了,错把嘤嘤嘤的自我感动当爱情……

    所以情啊爱啊,到底是什么玩意?

    为什么会有女生会因为喜欢一个男人就要死要活耍各种心机手段大费周章坑害情敌这他妈有必要吗?

    ……算了随便吧,玛丽苏剧讲什么逻辑,就先那么演着吧。

    姜夏从自己的黑色旅行包里掏出平板,打开,从视频网站上选了一部去年大爆特爆的仙侠玛丽苏偶像剧。

    点开剧集,她把进度条直接拖到恶毒白富美女配出场的那几段,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观察工具人女配的眼神动作表情。

    观摩完毕别人是怎么演的,姜夏结合自己拿到的剧本,举一反三,开始对着镜子模仿练习。

    从嘴角的弧度,再到眼珠转动的方向,再到手里捏紧小拳拳的时机,所有细节与节奏一点点对照,不断调整记忆着。

    正学得投入呢,房间门被敲响。

    走去开门,白若曦和何皓一就站在门外。

    白若曦对着姜夏脸上没来得及收干净的恶毒女配表情怔了怔,两秒后小心翼翼问,“姜夏,你怎么没有回我微信?吃过晚饭了吗,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出去吃?”

    说完这话,她才发现姜夏房间里散在桌上的剧本纸页,以及pad里和姜夏刚刚表情如出一撤的仙侠剧恶毒女配。

    何皓一看看pad看看姜夏,实在忍不住,“姜夏老师,你刚刚……在房间里练习?我们没有打扰到你吧?”

    当然打扰到了。

    姜夏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还维持着成年社畜的虚伪,“没有啦,也没怎么练习。”

    转眼一瞧,小白莲正用她小鹿斑比似的期待眼神看着自己,只得挠了挠脸,继续满心无奈道,“我还没吃饭,跟你们一起去吧。”

    小白莲眼睛又亮了。

    几个人包括助理们简装出行,一起去了s州市区的一家网红川菜馆子。

    闻到辛香的花椒味姜夏的馋虫就出来了,直感到自己泡了一天剧组真的饿得厉害。

    饭桌上姜夏就没有客气,她吃相虽然看着文静大方,但吃什么水煮鱼椒麻鸡麻婆豆腐就没停过,看得白若曦和何皓一在旁边目瞪口呆。

    边吃边聊到一半,姜夏就发现小白莲基本就没动过几下筷子,碟子几乎干干净净。

    很多女星们为了保持自己身材,在吃这方面过着几乎苦行僧一样的日子。简直就是自虐。

    姜夏看一眼正对着麻椒鸡咽口水的小白莲,不由说了句,“你也吃点呀。”

    小白莲摇摇头,笑了笑,“不用了,我饱了。”

    口水都吞成那样了,还饱了呢。

    姜夏看出小白莲眼中对食物口是心非的渴望,心里有点好笑,用公筷夹了块鸡肉放到小白莲碗里,“喏。那你就只吃一块好啦。吃吧。”

    小白莲一呆,感动的快要哭出来。

    呜呜呜这个姜夏为什么一点都不像黑料里说的那样会排挤女艺人啊?明明我和被她diss过的温阮阮走的都是清纯温柔路线qaq。

    何皓一和桌上其他助理也不由笑起来,一时气氛融洽。

    再往后几天,姜夏拍戏时出错,就神奇地多了好些为她说好话的人。当然,经过她私底下的偷偷苦练,她的演技也比第一天时好了不少,虽然导演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一星期后,某次拍摄中途休息,自认为已经和姜夏混熟了白若曦又凑到姜夏跟前,悄悄问,“夏夏,上次你手机相册里的帅哥照片,是你男朋友吗?还是……”

    姜夏一听这话,吓得手里正操作着的孙尚香差点给对面送了个人头。

    “不是,没有,什么照片,你看错了。”她急忙否认。

    如果不是小白莲提起来,她都快把顾风来这人给忘了。

    事实上,姜夏离开s城进组拍戏完全没跟顾风来打招呼。那天晚上顾风来回到霞园,才发现人已经走了,一身燥火无处纾解。

    正是全面接手明宇商业的时期,顾风来一堆事要忙,第二天上午开高管会议,却是从地产事业部副总的汇报中听到了在s州的高尔夫球场开发项目。

    听到“s州”这词,顾风来几不可见的皱了眉,修长手指把玩着钢笔耐着性子又听了会报告,就直接打断,冷淡着一张脸把那高尔夫球场项目砍了。

    “华元,利宁早几年就在s州做了高尔夫球场项目,赔到今年都没回本。老杨,我倒想问问,你有什么信心光靠你们出的那些方案就能让市场活过来,就能让我们盈利?”

    他心情不好,出口的话也比平常重了些。说完看到杨总尴尬的面色,才揉了揉眉心,缓下语气安抚,“其他两个预算给你批下来,但高尔夫球场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散了会,回到六十六楼的办公室,黑色办公桌上已经规整摆满了秘书整理好的各种待阅资料和文件。

    顾风来随便扫了眼,发现其中几封邀请函,随手挑出来一看。

    “邀请参加xx典礼开幕式”“邀请去xx大学举办讲座”“邀请出席s州的xx企业家峰会”……

    什么野鸡峰会,听都没听说过。

    顾风来敛下眼睫,屈指在那份邀请函上敲了敲。三秒后,拨了内线让秘书安排去s州参加峰会的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