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眸皓齿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章

    7、

    回到林美芹房间,顾风来又坐了会便歉然说还要回公司开会,先离开了。

    姜夏被老妈赶出去给顾风来送行,一路到楼下。

    她站在健康中心的南花园瞧着他坐上那辆黑色宾利,瞧着他保镖跟着上了后边的黑色奥迪,又瞧着车子们扬长而去,那派头,怎么看怎么像电视剧里的反派魔尊魔教教主,身边跟着一群马仔特别阴险狡诈的那种。

    姜夏下午离开疗养院,回了她现在住的小区静怡花园——收拾衣服日用品,搬去霞园。

    刚收拾完,顾风来那边的司机就电话过来,告诉她已经到了小区楼下。

    姜夏蔫头耷脑的,像只斗败的小鸡崽,拖着个粉紫色行李箱和一个旅行袋灰溜溜下了楼上了车。

    黑色轿车穿过一整个钟淀区,又过了十多分钟,终于到了长雁路的霞园别墅。

    将近两年没来,别墅大门电子锁的密码也没变,里面更是和她搬走之前别无二致。

    姜夏对这里没有什么特别感觉,回到已经被家政清洁整理过的二楼次卧,把自己的东西一股脑带进去。

    别墅是原木色为主色调的装修风格,抽象陶塑之类的陈设全都是顾风来自己的收藏品。当然,其实姜夏当年刚搬来这里时还买了好些花花草草和各种饰品摆件想要装点屋子,结果被男人见到冷嘲热讽了一通,便再也没动了这些心思。

    晚饭时刻终于还是来了些好消息。姜夏收到了那位律师学长给她的回复。

    【hi夏夏。你发过来的合同我已经看过,合同里有比较多说辞模棱两可的地方,但在法律上来说合同依旧具有效力。所以对方提出赔偿两亿,从合约层面上来说也没有错。】

    【但如果你和你的公司无法和平解约,我建议你还是走法律诉讼。

    可以从两亿赔偿金的合理程度入手,评估你的商业价值和公司过去两年对你的资源投入是否值得两亿赔偿,但是这个过程会非常漫长困难。

    另一方面,如果你的经纪公司、经纪人违约在先,那么你与他们解约就有了正当理由,在法律上你可以不再履行合同义务。】

    姜夏认真看了遍回复,斟酌了下词句,把自己被李哥下药差点被逼迫陪\睡的事委婉陈述了一遍。

    学长此时在线,很快又给姜夏发来消息,直接问她方不方便现在接听电话。

    姜夏报了她的号码,很快接到他的越洋来电。

    “夏夏,你现在还好吗?”学长的声音里带了丝关切焦虑。

    姜夏给他报了平安,两人才再次聊起合同解约的事。

    交流半天后,律师学长给出建议,“如果准备打官司,你需要收集你经纪人经纪公司违约违法的证据,抓住这个点与他们解约。我可以介绍我在国内律所的朋友给你,都是可以信赖的人。”

    挂了电话,姜夏长呼出口气,感觉心里沉甸甸的压了块大石,又感觉自己好像明确了自己要战斗的方向。

    跟学长介绍的陈律师通过电话,姜夏接着在微信上收到李哥消息,说已经把新网剧的剧本发到了她邮箱让她好好看看。

    网剧剧名是《时光里我最喜欢你》,根据前几年一本小火过的言情网文改编,不过姜夏本就不打算演这个戏,剧本看都没看。

    别墅冰箱里没多少存货,晚饭姜夏叫了外卖,吃完收了外卖盒,早早就上楼回房间去了,明天还等着亲自出去跟律师详谈。

    晚上洗完澡,姜夏换了身xxl号的t恤睡衣,衣摆正好遮到大腿中间,两条白生生的长腿晃在外边,房间里有恒温空调,并不会冷。

    吹干头发,正盘腿坐在床上给自己拍爽肤水,姜夏隐约听到楼下车子开回车库的声响。

    开车门,关车门,进别墅。

    啊。魔教教主顾风来回来了。

    姜夏下意识竖起耳朵,只是房子隔音效果好,她听到他上楼,进了他的主卧后,便再听不到任何动静。

    她皱皱鼻子,继续鼓捣自己的脸。搞完一切,开始捧着平板搜索各种法律知识条文。

    正专注时,房门被”咚、咚“敲响。

    “……等等!”姜夏扔下平板跳下床去开门。

    门外果然站着顾风来,穿着墨蓝色的浴袍,黑发半干,身上携着沐浴后的水汽和一股清淡的皂角香调。

    “顾总,什么事呀,大晚上的。”姜夏心里有不妙的预感。

    顾风来上前一步进屋,关上门,侧头随意看她一眼,“洗过澡了?”

    虽然用的是问句,语气却很肯定。

    姜夏望着被关上的门心里的不妙越发强烈,只好发挥她睁眼说瞎话的本领,“噢,还没,正准备洗呢。”

    所以您赶紧出去吧!

    谁知顾风来这人像根本没领会她的意思,挑起眼尾,“是么。”

    紧接着没等姜夏做出任何反应,啪嗒一下,房间灯蓦地被他关了。

    整个室内骤然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姜夏心里咯噔咯噔咯噔,反射性要跑,可下一秒手腕就被另一只大掌捉住。对方稍稍用力一拽,她整个人就被带着撞到他胸膛,有力的臂膀揽过纤腰。

    姜夏跟个睁眼瞎似的,在一片黑里什么都看不到,只感到顾风来的体温近在咫尺,还有自己心跳如擂鼓。她甩着胳膊想继续逃,顾风来却非常可恶,抓着她肩,屈起膝盖往她膝弯就是一顶,她小腿一软差点跪下,便再也逃脱不开。

    男女力量悬殊真的相差极大,姜夏倒在羽毛被上垂死挣扎了几次没能成功,最后只能放弃抵抗,任由着顾风来进入正题。

    夜很静,别墅区很静,静得只能听到室内的呼吸声和动作声响。眼睛渐渐渐渐适应黑暗,能见到浅淡的月光模糊映在窗帘。

    将近两年没有做过这些事,姜夏非常不适应,手指也不由自主攥紧了身边柔软的被角。雾蒙蒙的月光雾蒙蒙地照了一点进房间,她迷蒙着眼看到了男人的喉结,线条冷冽完美的下颔,抿着的薄唇。

    看得也不真切。

    许是察觉到了姜夏的目光,没等她看向他的眼睛,顾风来就暂停将她翻了个身,接着才从后边入了继续。

    后来也不知经过了多少次,反正每次格外的漫长,最后也迷迷糊糊了。

    第二天白天清醒过来,姜夏一看,身边果然空无一人。姜夏撇撇嘴,就知道是这样。

    顾风来就是这种人,有需要了就来,完事了就走,从不跟她唇碰唇的接吻,界线划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姜夏揉揉脸,不屑地想着姓顾的有什么了不起,他不过就是个给她侍寝的工具人。可刚爬起来要去洗漱,两腿一酸,差点又跪下,显然是因为昨天运动过量……这个可恶的工具人!

    洗漱完毕慢吞吞走到楼下,顾风来已经衬衫西装的用完早餐,正披了冷灰色的西装外套要出门。

    大概是姜夏幽怨的视线过于强烈,顾风来整理着袖口,斜眼朝楼梯边的姜夏随口问了句,“干什么。”

    姜夏来了劲,幽幽叹了口气,“两年不见,顾总的技术退步了。”

    顾风来手指一顿,视线定格在姜夏身上。她披着头发赤着脚,换了另一件居家的大t恤,t恤上印着被白雪公主咬过的苹果,衣摆下两条长腿白得晃眼,连同那苹果一样,引得人想去品尝。

    顾风来敛下眼睑,接着扣他的袖扣,淡定的表情变都没变,“抱歉。那我今晚继续努力?”

    今,今晚还来?

    姜夏差点没站稳,好容易扶稳楼梯栏杆才继续猫猫叹气,“顾总,您注意身体啊!老话怎么说的,少年不知那什么珍贵,养精蓄锐才是真……”

    谁知顾风来不再纠缠这个话题,直接将军,“你和你经纪人解约解得还顺利么?你要打官司?”

    姜夏果然当即变了脸色,“我……”没我出个所以然。

    顾风来轻淡地瞥她一眼,整理好西装转身走向玄关。

    姜夏瞬间从他那一个眼神里解读出了傲慢,不屑,嘲讽,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可以考虑帮你解决麻烦的高高在上等等等等信息。

    她定了定神,赶紧佯装云淡风轻,冲他背影道,“是可能需要走法律程序呢。顾总别老在晚上折腾我我就万事顺意啦。”

    顾风来停步,转头笑了,“你除了被我折腾难道还有别的价值?”

    姜夏:“…………”

    好气哦!

    白天姜夏出门见了那位陈律师,在咖啡厅详谈了半个下午。谈到一半的时候李哥消息过来,说网剧《时光》的进组时间定在大后天。

    姜夏咨询了一下,陈律师建议她进组参演这部剧,因为她目前还在合约期内,有义务继续履行合约规定。而收集李哥的违法证据走法律诉讼需要点时间,只能先往后搁置。

    又跟陈律师聊了会,姜夏便回了霞园。

    每晚依旧不得不同顾风来过着被翻来覆去折腾的夜生活,终于在两天后,她要离城进组了。

    经纪公司派了保姆车来接姜夏,车子进不来霞园,只能停在大门外的道路。

    姜夏拎着旅行袋上车,司机师傅一脸纳罕地把视线从别墅区收回,嘀咕了句,“租这里的别墅蛮贵的吧?我听说住这的都是有钱人。”

    因为是有钱人的居住区,所以会有钓凯子的漂亮女生租在这类高级地方住,以求来个浪漫邂逅艳遇啊啥啥的。司机以为姜夏也租在这。

    姜夏打个哈哈含糊两句,关门在后排落座。

    她才不会租在这种地方呢,有那个付高额房租的钱她为什么不去多买两个新款包包多吃几顿海底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