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眸皓齿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章

    6、

    “喂,顾总?稀客呀。”

    姜夏划开接听键立刻拿腔拿调先发制人,她还没忘了上次在酒店他对她的一骂之仇。

    顾风来没理姜夏幼稚的引战,单刀直入,“你收拾一下,明天搬回霞园这边。”

    “……?”姜夏没反应过来,她还以为顾风来打电话给她是要质问她发给他的那条短信。

    “搬回霞园?搬回去干什么?”她口气十分理所当然,显然很久以前就搬走了。

    顾风来不咸不淡反问,“你难道不该住在那里么?”

    姜夏莫名,放下手机按开免提,走去取吹风机,“我什么时候必须住在霞园了?”

    顾风来语调越发淡了,“姜夏小姐,你应该还没忘,你跟我合法登记过,是我法律意义上的妻子。”

    姜夏怔了怔,猛地醒悟。顾风来这玩意想睡她了。

    因为想睡她了,所以才记起来给她打电话。

    她有些一言难尽。她还记得当年和他住在霞园别墅的那些个夜晚,只要她没来姨妈,每晚必和他过夫妻生活。有时候她晚上一个人睡得安安稳稳好好的,都能被深夜回家的男人从被子里挖出来扯掉睡衣折腾醒。

    想起这一出,姜夏心里头立刻忽忽窜起了一把小火苗。可她现在清醒着,又没底气再光明正大跟顾风来叫板,只好暗搓搓搞小动作故意膈应人。

    她走去打开吹风机,一边吹头发一边故意在吹风机的噪音里回话,“顾风来先生,您在外面不是还有好多小情人等着给您投怀送抱吗?怎么就想起我啦。”

    吹风机的呼呼声盖掉了她语气里的锋芒尖刺,无意间让她的嗓音听起来细细软软的,像撒娇。

    顾风来不由缓下语气,“你明天什么时候有空?地址报给我,我派车去接你。”

    姜夏翻了个白眼,“您说什么?这里太吵我好像听不清啊。”

    男人大概也就这种时候会对女人特别耐心,顾风来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内容,声线里都带了温和,“劳烦姜夏小姐今晚收拾好行李,将你的地址告诉我,明天我会让司机过去接你回长雁路。”

    姜夏甜甜的笑了下,当做没听到,“不好意思,我要睡了哦。”

    说完啪叽挂了电话。

    一想到顾风来此刻会有的表情,姜夏心里头就暗爽到内伤。

    心情舒坦了,觉也睡得特别香,只不过接下来几天,姜夏依旧为着她与李哥解约的事老大不顺心。

    她找出了当初那份签约合同,仔细看了看,决定先问问专业人士的意见。

    姜夏翻遍手机,最后联系到了以前在国外读书时,认识的一位学法律的学长。学长当时关系与她还不错,她也信得过他为人。

    费劲千辛万苦登了facebook,姜夏把自己的消息发过去。国内国外有时差,她没有马上收到回复也不着急,退出软件就先去忙别的了。

    也不能说忙,她这些天因为没有工作所以空闲时间很多,就是跟李哥扯皮,不停跑经纪公司杂事一堆而已。

    这一天天朗气清,是个深秋的好天。

    姜夏趁着如今空闲又跑了趟她妈妈所在的疗养院。

    疗养院全名康尔温国际医院附属健康中心,坐落在s城的长海区西,占了好大一块地,几栋建筑不高,远远看着不像疗养院,更像度假村。

    康尔温健康中心里配了顶级的环境设备,医生药剂师营养师,当然费用也属于顶级那一档的,每个月至少花销三十万。

    姜夏这两年学会了对自己抠抠搜搜,为妈妈花钱却依旧从不吝啬,力求给妈妈最好的治疗与康复。

    到了地方,姜夏让出租车停在院门口,自己拎了罐特意在松风楼打包的鸡汤往她妈的房间去。

    远远的走在走廊,还没进房间,就听到林美芹的笑声从房间里传出来。

    姜夏想着老妈今天心情蛮不错啊,就拎着鸡汤熟门熟路敲门进去,“妈妈,我来啦。什么事这么开心呀?”

    结果一推门,见到门里会客厅情景,惊得马丁靴在地板上打滑,差点摔一跤——

    顾,风,来?!

    他来疗养院找她妈妈?做什么?

    林美芹笑着抬眼,嗔怪又慈爱地招招手,“夏夏,怎么这么大个人了走路还像小孩子一样?快点过来,妈妈今天第一次见到你男朋友,你也过来说说话。”

    姜夏差点又摔一跤,“男朋友??”

    她满头雾水的朝坐在沙发另一边西装笔挺的男人投去一眼,顾风来同样也云淡风轻地看她一眼,还朝她友善地笑了笑。

    这个笑在姜夏看来充满挑衅意味。

    “夏夏?”林美芹困惑地叫了遍姜夏名字,“你以前不是跟我讲过你朋友帮我联系了好几个国外专家过来手术?就是你男朋友帮的忙吧?我啊一直想好好谢谢人家小伙子。”

    “哦,嗯,是呀。就是没料到他今天突然过来看你嘛。”姜夏反应很快,赶紧调整好表情,拎着打包盒走过去,把鸡汤放在客厅茶几。

    林美芹过去就一直患有慢性肾衰竭,两年前姜家破产之时更是忙前忙后忙到心力交瘁,最后在一次离开公司时不慎从大门台阶摔下,摔断肋骨腿骨,内脏受损,整个人直接在病床上昏迷了大半年。

    有钱真的能从阎王手里把命抢回来,姜夏自己决计不可能找到各种专家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钱给林美芹续命,全靠了顾风来。当然对着她妈,她则解释说是朋友帮忙介绍了手术大夫,朋友借了她点钱,朋友人脉广,朋友……

    反正有什么解释不了的都是她“朋友”干的就对了。

    她妈压根不知道她跟顾风来的关系,更不知道她已经和他领证了。

    “你啊,交了男朋友怎么不早点跟妈妈讲?你们娱乐圈不方便公开关系,对妈妈讲讲总归可以的嘛!要不是小顾今天过来,我都不知道就是他帮了我们这么多,他人这么好……”

    他人好?妈,你醒醒。

    姜夏动了动唇刚想说点什么,就见顾风来温文尔雅地淡笑,“阿姨,不用这么客气的,能帮到你就好。”

    老妈估计刚刚和顾风来相谈甚欢,这时候又顺着他的话聊了开来,姜夏只能待在旁边维持表面虚假和平。

    顾风来这人外表斯文英俊,谈吐礼仪又很有一套,林美芹本就对他戴着好人滤镜,很快越聊越满意。

    姜夏如坐针毡,过不了多久就受不了,找了借口揣着手机出门,准备打两盘王者透透气。

    还没开游戏呢,李哥的电话又进来了。

    又是一通名为协商实为谁也不退让的扯皮。

    “是,是我当初亲自亲笔签下的合约,可是合约上有写我会被你们坑蒙拐骗?要不是我当初手头困难急着找下家在娱乐圈接活,哪会被你这要什么没什么的签走?”

    “你要告我违约??你有我把柄?你倒是去啊,快点。”

    顾风来从林美芹房间出来的时候就见着在走廊拐角正跟经纪人打电话的姜夏,言语间□□味甚浓。

    百无聊赖站在拐角不远处听了两句,顾风来就没什么兴趣听下去了。他看了眼腕表时间,目光又落回姜夏身上。

    秋日的太阳光从拐角楼梯间的窗户射入,和煦地在年轻女孩的半边身躯镀上暖色调。她今天穿了宽松的卫衣和铅笔牛仔裤,不怎么显腰身,却衬得一双大长腿越发纤细笔直。

    顾风来的视线在她长腿上流连了几秒,接着向上移到被遮掩住的玲珑曲线。再是雪白的锁骨,脖颈,最后是那张漂亮脸蛋。明眸皓齿,皮肤透白,唇瓣泛着红润艳泽,无意识地勾着人。

    看着看着姜夏就察觉到了顾风来的视线,她皱眉朝他方向看来,一张小嘴叭叭的对电话另一头嚣张的放下狠话,摁断了通话键。

    “打完电话了?”顾风来把目光从姜夏红唇上移开,向她走近,“打完了就来谈谈我们的事。”

    姜夏收起手机,看着顾风来,目光里含了一丝警惕,“顾总,您今天来这里找我妈有什么目的?我妈怎么会以为你是我男朋友?”

    顾风来表情比姜夏淡然得多,“我和你继母说你跟我正在同居,你妈就以为我是你男友了。”

    姜夏微微张大眼,“哈?我现在又没跟你住一起!怎么能把同居这种事和我妈说?”

    “不说同居说什么?”他慢悠悠的,“说你两年前为了跟我在一起特意接近我,爬我的床,怀我的种,最后又流产了?”话说到最后,顾风来语气里都带了点清淡的戏谑。

    “……”姜夏差点被自己的呼吸呛住。

    她耳朵红透,磨着后槽牙很努力地压下心里窜上来的气,接着呼气,摆上心平气和的神色,“顾总,您不会对我妈说这些的,对吧?”

    顾风来嘴角噙了抹意味不明的弧度,“抱歉,我不能保证。”

    姜夏就有点急了,“我妈妈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你别刺激她。”

    男人哦一声,单手插进裤兜,非常理所当然地对她吩咐道,“今天之内把你东西打包好,连人一起搬回长雁路。你的房间还是以前那个。”

    像是已经说完此行的目的,他迈开长腿,转身往回走,“你不愿搬过去也没关系,我从不强人所难。不过,我没法保证你继母不会知道你我之间的已婚关系。”

    “……”

    姜夏被这男人的不要脸震惊了。

    “顾风来,你这是威胁!”

    虽然她确实曾经刻意接近过他,被他睡过,“怀过孕”,“流过产”。但……

    顾风来没搭理她,只留给她一个修长的背影。

    姜夏追上去,“等等,那我妈知道你就是明宇的——”

    “不知道。你继母只知道我姓顾。行了吗?”男人走在前边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