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眸皓齿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章

    5、

    晚上六点五十,星汇传媒大厦的办公楼层灯火通明,社畜们一脸苦相的加班加点。

    "吴总,节目怎么没有通知就突然下架停播?演播厅下下期的布景才刚搭起来!"

    张导搭着电梯一路风风火火地闯进了七楼执行副总兼总制片的办公室。

    吴总刚散了紧急会议,脸上带着疲惫和烦闷,“布景不用搭了,整个组从今天开始起解散。”

    张导不可置信地看着吴总,“解散??你跟我开玩笑吧?那么多钱就这么白白打水漂了?!”

    吴总坐在办公椅里闷闷抽烟,“你跟我吵个屁,我比你更心疼钱。”

    张导噎了噎,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吴总,到底发生什么了?”

    “海豹视频那边没打招呼直接下架的节目。刚开了个临时会,上头老总直接过来把我们骂了个狗血淋头。”

    星汇是海豹视频下面的制作公司,背靠海豹视频这颗大树,一直过得滋滋润润,还是头一次吃到这种瘪。

    张导皱眉,“平台那边的决定?他们怎么说?”

    吴总简单说了来龙去脉。

    简而言之就是,前几天《挠你咯吱窝》和姜夏的热搜出来后,立刻引起了上头有关部门的注意,今早就过来彻查综艺,查到最后最后定性为综艺内容存在低俗现象和不良导向,需要整改。

    有关部门都发话了,制作公司哪敢不听?

    海豹视频做得更绝,干脆下架了整季综艺。

    “被有关部门查了?节目被姜夏那边举报了?”张导立即想到一个可能性。

    “不是被举报,平台那边说下架的具体原因很复杂,暂时不方便透露。”

    吴总皱着眉,“我猜可能是上头要治理网综,正好搞突击查到我们头上。还有,海豹那边的高管撂了话,说海豹的其他节目也受到了影响,几个大赞助商因为这次事件都开始威胁要撤资,还说我们对姜夏态度太差,反正都是我们的锅,让我们道个歉。”

    “那意思是都是我们的错?”张导过去在节目里欺软怕硬惯了,遇上这事简直又气又摸不着头脑。

    “废话,不是我们的错也必须是我们的错。你他妈也是,好好的跟姜夏一个小姑娘闹什么闹,惹来一身麻烦!”吴总说着说着也气了。

    “姜夏家不是早破产了,又没背景的又没资源,她不乖乖听话,我说她两句又怎么了?”

    “是,她是没背景又没资源,可你架得住她运气好么?偏巧让她赶上上面治理低俗综艺的这波浪。”吴总烦躁地扔了烟头,“反正我们声明也发出去了,早点道歉认错还能赚回点名声。”

    张导还想再开口,吴总已经说出决定,“算了老张,你年纪也不小了,现在其他项目组也不缺人,这几个月你先好好休息休息,下个月你跟我们续约的事先放一放以后再商量。你这事现在业内高层人尽皆知,出去找活可能会有困难,先休息一阵也好。”

    张导面色惨白。短短几句话,明确告诉了他一个信息,他凉了。

    微博和各大八卦论坛现在很热闹,节目组和星汇的主动认错和有关部门的处理,简直狠狠甩了当初嘲讽姜夏的人一耳光。

    姜夏也以为是自己运气好,在心里默默赞了有关部门爸爸干得好,顺便刷着网上评论。

    她以前不怎么爱登微博,都是骂声,又不是抖m谁爱看?可今天她一天之内登陆了好几次。

    眼睛自动过滤掉那些诅咒臭骂她的脏话,她忍不住把那些为她说话的评论翻来覆去的看,就像是受了欺负的小孩终于找到了理解她的知心小伙伴。

    【姜夏实惨,被性骚扰被恶意剪辑还要反被泼脏水。最讨厌有人把什么恶心行为都说成开个玩笑】

    【一群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小姑娘也不害臊】

    【邮局港剧,虽然还是很讨厌jx这种作精,但是这件事上我站她】

    【邮局港剧,虽然还是很讨厌jx这种作精,但是她的颜值是真的能打截图都找不到丑图】

    【邮局港剧,虽然还是很讨厌jx这种作精,但是我已经开始舔颜了】

    ……不对,等等,这届八卦群众怎么回事,他们是怎么做到一边讨厌一个人一边还能磕下去她的长相的?

    晚上姜夏吃过晚饭,收到了来自星汇和节目组的正式电话道歉。她欣然接受。

    回到家,姜夏换了拖鞋家居服坐在梳妆镜前卸妆,一直装死的经纪人李哥终于在微信上给了她一条回复。

    李哥:【姜夏啊,我今天有事不在,你有话咱们好好说,扯什么局子不局子嘛】

    姜夏扔了卸妆棉,开了录音直接一个电话杀过去。

    “李哥,你跟我讲清楚,上次在winston酒店是不是你给我下的药?”姜夏没有李哥下药的证据,即使报警也只会立个案就不了了之,所以只能先套话。

    可惜李哥也是个老狐狸,“药?什么药?还有下药这种事?”他语气惊讶,表现得像是根本不知道有下药这回事,根本不上套。

    “那就是王总或者酒店下的药?李哥,你把王总他们的联系方式给我,我有事问问他们。”姜夏换了个套话思路。

    “我也不知道他们的直接联系方式啊,只有他们公司办公室的。你那天晚饭吃得好好的突然就走了,我还以为你有急事呢,害我给人赔罪得……”

    李哥这人第一擅长一问三不知,第二擅长转移话题,第三擅长认怂打太极,“都是我没约对时间,下次一定提前确认好你行程,啊。对了,今天你热搜的事我都看了,姜夏,你的运气来了,我——”

    “李哥,我要解约。”姜夏干脆扔下重磅炸弹。

    “什么?姜夏,你,哎,你怎么了?你确定?”

    “我确定啊。经历过那种事你我没法再合作,我们的信任已经没了。”

    “呵呵。这时候还想污蔑我呢?”李哥终于揭下面具,放冷声调,“强行解约你知道你要赔多少钱么?我建议你看看自己卡里余额清醒一下,你出得起那么多吗?”

    姜夏当初的经纪合约由她老爸熟人介绍的一个朋友负责,家里破产爸爸去世后,树倒猢狲散,她的经纪约几经周转,最后被转卖给了现在的经纪人李哥。

    姜夏正回想着如果强行解约她要付的违约金,就听电话里李哥嘲弄的声调,“两亿!你要赔我两亿,你赔得起吗?”

    两亿?

    这什么天马行空的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李哥脑子没毛病吧?

    姜夏暂时没回话,她在思考是要先虚张声势说多少钱她都拿得出还是先佯装淡然说她得把合同找出来好好看看。

    李哥却以为她在犹豫害怕,放柔和了声调再次开口,“姜夏啊,别再伤李哥的心。我也是为你好,你现在运气也到了,之前那部网剧女二虽然没了,不过今天我又给你接了个新网剧,ip虽然没前一个大,不过也是女二,片酬给得也不错,正好给你捡漏,很快就能进组了。”

    李哥打一棍子给一枣,说完挂了电话。

    姜夏妆卸了一半也没继续,就顶着宛如美妆博主画眼妆前画眼妆后对比图的一张脸,瞪着镜子里的自己思考人生。

    当初姜夏进娱乐圈纯粹玩票,后来公司破产爸爸去世那阵子,家里出现一大堆变故,负债,资产被法院冻结抵债,人被限制出境这些就不说了,她自己因为抑郁接受过半年治疗吃过药,再后来妈妈重病住院,催债的找上门,她再入娱乐圈,就纯粹只是为了捞钱了。

    想到钱就想到片酬,想到片酬就想到新网剧,想到新网剧就又想到李哥……

    李哥这个老狗逼。

    姜夏扔下手机,走去客厅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凉水,吨吨吨全部灌下,大大呼出一口气。

    无论新网剧的诱惑有多大,还是要解约,机会以后会有的。

    机会以后一定会有的。

    “夏夏,你要加油啊。”她自己对自己鼓励。

    你看,你现在在娱乐圈里的运气不就正在悄悄降临吗?

    姜夏走回房间,卸完妆,拿起桌上手机努力朝镜头笑了笑,给自己照了个自拍发微博,配文字“今天也要加油呀。”,当做这两天涨粉和热搜的回应,接着没看评论,直接下线。

    顾风来忙了一天工作,所有私事都抛诸脑后,当然更不可能去关心娱乐圈发生了什么八卦谁谁又上热搜了。

    晚上依旧有应酬,结束了饭局,他回到汇沙嘴的明御苏湾,才想起秘书好像之前跟他汇报过,已经和上面各方打过招呼,处理了姜夏在节目里的问题以及她饭局上的事,姜夏经纪人因为还与姜夏有合约关系,暂时没动他。

    顾风来在玄关望一眼没开灯的屋内,对着落地窗外的夜空眯了下眼,没换鞋,转身关门又离开了。

    明御苏湾是顾风来自己过去一直单独居住的公寓,四百多平的江景大平层,视野通透,是明宇地产自家开发的楼盘,地段优越,现在均价在二十二万一平。

    只不过,顾风来当初和姜夏同居的房子是另一处。

    顾风来让司机把自己送到了长雁路的霞园。

    别墅区很静,顾风来家那栋楼更是黑灯瞎火。顾风来打开别墅大门,随手开灯。

    玄关望去是客厅,天花板吊得很高,陈列摆设一如他两年前离开时那样。因为定时会有家政来清扫,所以屋内干净得很,就是没有人气,连空气都是冷的。

    顾风来进门换鞋,走到楼上,推开姜夏过去睡的那间次卧,果然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没一件多余的东西。

    他盯着整洁的床单看了会,不知回想起了什么,摸出手机,又打开白天姜夏发给他的那条短信。

    ——“顾总,我们还是lih”

    指尖在最末几个字母上点了点,最后,他戳开她的号码,拨出去。

    随即,窝在自家刚洗完澡的姜夏罕见地接到了顾风来主动打给她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