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眸皓齿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章

    2、

    在与顾风来登记前,姜夏签过一份条款极为苛刻不平等的婚前协议,条款中包括他有权拒绝为她提供一切事业上的便捷,不允许曝光他与她之间的关系等等等等等。

    姜夏脑子进水漏电才会在当年签下那种奇葩协议。

    如今她会给顾风来打电话求助,说白了就是心存侥幸——觉得可能会有概率他脑子也短路一下答应帮她呢?

    事实证明……唉,算了,说多了都是泪。

    姜夏过去无论婚前婚后都与顾风来交流甚少,他们之间最多的交流都在床上,也因此这一通电话很快无果而终。

    姜夏懒得去思考那男人为什么有闲情去高价拍一幅莫奈的油画,却没空帮她个举手之劳。

    不用想,想就是他故意要她不好过。

    挂了电话,姜夏小小的打了个喷嚏,吸吸鼻子,莫名觉得有点冷,头也更疼了。

    估计是刚才录节目落水留的后遗症。

    她觉得这不是大事,反正她从小体质就差,小毛小病常见。

    她通知助理关乐不用来接她,又给经纪人李哥打了电话汇报情况让他联系星汇,然后自己打车回了家。

    晚上十一二点多的时候,那后遗症的威力终于完全显现出来。

    姜夏还在微信上跟经纪人扯皮她要退出节目的事,就越来越感到脑袋疼得好像有把钉锤在敲击,全身酸软无力,一会觉得身体烫得要冒烟,一会又觉得自己冷成了麻瓜。

    狗日的,居然发热了。

    姜夏昏沉沉地在沙发眯了会,最后用理智决定出门去医院。

    晚秋深夜的风又冷又寂寥,人民医院的急症室倒是一派热闹。

    姜夏戴着口罩棒球帽大墨镜进入医院,在一堆人看可疑分子的目光下完成了看诊,最后手背上吊着个输液袋,奄奄一息地软在输液室里打点滴。

    经纪人李哥的微信消息在手机屏幕里跳出来。

    【姜夏,你到底怎么回事嘛你?有事不能和大家好好商量?星汇高层知道这件事后很生气!】

    【这是节目制片的电话,你先打过去好好给人领导道个歉,态度诚恳点。】

    姜夏皱眉,并不想对这个狗逼节目组认怂,干脆不搭理李哥的思想教育。

    半小时后,她恢复了些精神,李哥给她发来了条链接——点进去,居然是《挠》的张导刚发了条微博含沙射影,冷嘲热讽——

    【现在的某些十八线真的不得了,明明背景没有,资源没有,咖位比针尖还小,脾气还一个比一个大。我这人说话直,作为过来人真的想奉劝这个年轻人,少说大话多做事,你背后没靠山!】

    底下评论一堆捧这导演臭脚的。

    姜夏看了差点乐清醒。

    还在骂她没背景没靠山?行吧,大不了解约。

    她组织了语言,在手机里找到节目负责人,通知对方她已经决定与节目组解约。

    接着很快再次摁灭手机屏,节目组那边怎样气得跳脚气到呕血骂她不知好歹就不关她的事了。

    总之她心里爽了。

    打完点滴已是后半夜,姜夏的高烧和头疼终于缓过来了些。隔壁座的熊孩子眼馋了她包包上的挂件一晚上,临走前,她把她包上的小超人钥匙扣送给了小朋友,接着回家继续躺尸。

    过了一夜。

    第二天刚睡醒,姜夏就见着充好电的手机里爆炸多的未读消息未接来电。

    姜夏烦闷地揉揉脸,挑着给经纪人回了电话。

    如预料中一样,经纪人一接到她的电话就开始兴师问罪,接着又是唐僧念经老三样。

    姜夏听到最后头昏脑涨,嘴上随便应和对经纪人敷衍了事,内心依旧死不悔改,拒不道歉。

    接下来一个礼拜,姜夏跟节目正式解了约。

    她本人现在已经糊到了十八线,黑比粉多,经纪公司在业内名不见经传,给不了她什么好资源,就算难得有好资源,也优先喂给了其他那些愿意“放下身段”去陪老总们玩花样的艺人们。

    几天后,新一期《挠你咯吱窝》上线网络视频平台。

    姜夏本着求知精神,顺手戳进综艺视频看了一眼她的出场部分。

    嚯,这该死迷人的鬼才剪辑。

    节目正片里,除了必要的整蛊和互动游戏内容,更是给了不少她与节目组争执的剪辑画面。

    她当时说的“先停一下”,“这个游戏的环节设计有问题”,“现在我甩你一耳光”,全都被断章取义地剪了出来。

    再配以导演的“录之前不都看过台本了么?”,以及旁边众人的劝导,完完全全是一出她拒不配合录制的场面——

    把她的刁蛮任性,不讲道理体现的淋漓尽致。

    弹幕里果然一溜烟熟悉的味道:

    【节目组脑子有shi吗为什么要放姜夏这种又毒又作的糊逼来上综艺?】

    【卧槽导演和周瀚好惨,摊上jx这种人,心疼2s】

    【姜夏这么喜欢耍大牌不就是仗着家里有矿,等等,我忘了她家已经破产了嘻嘻嘻嘻】

    然后姜夏没想到的是,这不要脸的节目组居然还把这期的争执部分剪出来,专门贱兮兮的发布在官微,指桑骂槐骂姜夏没眼色,还找了几个营销大v带节奏转发。

    报复,绝对是对她与节目解约的报复。

    争执视频的转发很快过万,而热度经过层层发酵,让这一期综艺的播放量竟然比之前任何一期都要高。

    当晚黄金时段,姜夏终于喜提了她沦为糊咖后,这两年里的第一个热搜——

    “挠你咯吱窝 姜夏扇导演耳光”

    姜夏:……

    well,you win。

    热搜话题里,评论果不其然惨不忍睹。

    除了一边倒的嘲讽,更还有一大批热心网友用姜夏节目截图制作的表情包鬼畜图鬼畜视频正赶往战场。

    姜夏本身也没多少真情实感喜欢她的粉,评论区控都控不住。

    节目组流量名气双丰收,收获了一堆路人式怜爱,而姜夏却除了一堆污言秽语的嘲笑,什么都没有。

    当然在一群黑子黑姜夏的狂欢里,也有几个疑似现场工作人员的小号上阵,默默留言:

    【说实话这个团队很势利眼的,组里风气很差,导演人品也不咋样】

    【姜夏上节目那几期的播放量是所有里面最高的】

    只是很快就被淹没在了骂声里。

    坏消息接二连三传来。

    第二天,李哥便打来电话,告诉姜夏下个月本来她要参演的一部网剧,准备把她退货了——

    本来要她演的女二,因为她这阵子闹出来的新闻以及和星汇的矛盾,不想让她参演了。

    “不过这事还有救。”李哥在电话里道,“我听了这消息后已经联系过那边了,约了对方老总和项目负责人重新出来吃个饭谈一谈,就今晚,你也一起过来,好好跟人解释解释,争取在饭桌上把角色合同签好。待会我把时间地点发给你,你别再给我搞砸了。”

    这个网剧女二是姜夏好不容易得来的出演机会,也是她这两年来戏份最多的一个角色,轻易不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所以姜夏不得不去这个饭局。

    晚七点,姜夏打扮妥当,打车到了约定的winston酒店,和等在大厅的李哥一起搭电梯前往八楼的高级包厢。

    李哥是个一米六几的瘦小中年男人,身上穿一件过大的灰扑扑西装,看起来气质有点怂怂的,两只眼睛却很有神。

    姜夏这次穿了一件白色长毛毛衣和杏色大衣,普通的牌子,背的是chanel cf,三四年前的旧款,这已经是她现在最拿得出手的包包了。

    她一边往包厢走一边听李哥在旁边唉声叹气,说他手底下艺人多少多少,说他怎么怎么忙还要操心她,说她该学会放下身段理解圈里规则,听得她想找耳塞把耳朵堵起来。

    两人在安静清幽的包厢区走廊前行拐弯。

    后边又来了一队新客人,为首一个身形修长的年轻男人,一身剪裁熨帖的黑色西装,由酒店经理亲自带路。

    见到前方姜夏的背影,那年轻男人的脚步顿了顿,目光落在她浑然未觉的侧脸,像在打量。直至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走廊拐角,才收回了视线。

    “顾总,怎么了?”酒店经理殷切询问。

    男人面上波澜不惊,“没什么,走吧。”

    与此同时,姜夏也到了她的包厢。

    等待了将近半小时,网剧方的副总项目制片还有几个相关负责人总算到齐,整个饭桌上一堆大老爷们,就姜夏一个女生。

    好在饭局一开始气氛还挺正常。

    因为事先检查过杯碟酒水,没发现异常,所以姜夏放心地给人敬了两杯酒,一饮而尽,制作方的中年副总就坐在姜夏右手边,表现得也很规矩礼貌。

    酒过三巡,包厢内气氛变得热络,那副总打量姜夏的目光就慢慢放肆起来,视线频频往她v领的领口瞧去,眼神里带了些别的意味。

    姜夏对这种目光并不陌生,压下恶心准备早点签了合同结束饭局,可当她转头打算对经纪人示意的时候,头脑却忽然袭上一阵阵晕眩。

    不止是晕眩,伴随着的还有一种缓慢的,不正常的难耐燥热,在身体里像火一样一团团升腾起来。

    难受。

    非常难受。

    妈的,被下药了!

    “小姜,你哪里不舒服?”右手边的老总这时候终于凑过来,一手搭在姜夏肩膀,一手碰上她的裙摆。

    姜夏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躲开咸猪手,想要趁自己被任人摆布前赶紧开溜,“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

    说着就要抓起桌上手机去衣柜拿包走人。谁知手机却被老奸巨猾的老总按在了桌上,“小姜,去洗手间带着手机去干嘛?”

    姜夏明显感觉到药效上来,自己两腿已经开始发软,她也顾不得包和手机,只能一咬牙,迈步往外走,“我肚子有点疼啦,马上就回来!”

    接着不等阻拦,快步往包厢外走。

    “姜夏,包厢里有洗手间。”经纪人李哥冲着她背影说了句,然后回头对油腻老总怂怂地笑了笑,“我去把姜夏叫回来。”

    再然后也起身对姜夏追出去。

    姜夏在走廊里走得很急,身体烫得像快要烧起来,手脚却越来越绵软无力,照这样下去根本走不到电梯门她就得倒下。

    眼风瞧见转角僻静处有个洗手间,姜夏没有犹豫,立刻向镜子前的洗手池走去,一把拧开造型复古的古铜色水龙头,弯腰捧起冰凉冷水就往自己妆容精致的脸上拍!

    冰水刺入滚烫的脸颊皮肤,差点冻得姜夏直打哆嗦,却有效让她脑子清醒了一些,褪去了些热。

    洗了好几把脸,她又开始漱口给自己胃里灌自来水,妄图能够洗掉刚刚吃下去的药。

    此时姜夏背后却传来一阵寂静突兀的脚步声。是男士皮鞋底摩擦大理石地面发出的声响,由远及近。

    姜夏心中悚然一惊。

    每个包厢都自带洗手间,所以外边的这个洗手间鲜有人烟,那么会来这里的,大概率是那帮畜生。

    姜夏一边冲脸一边悄悄用手抓起洗手台上的洗手液罐子,蓄势待发。

    水池前的镜子里模糊映出高挑的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最后显出他年轻隽冷的眉眼五官。

    姜夏弯着腰低着头,估算着来人距离她只剩几米远时,立刻抓着手里的罐子转身,朝来人扔去!

    “你个软短快的老色鬼——!”

    罐子没砸中人,哐啷嘡掉在地上。

    下一秒,姜夏愣了。

    眼前的年轻男人单手插着西装裤兜,稍稍侧身避了她的攻击,正斜眸朝她看来。

    “姜夏,你又发什么疯?”

    一双墨黑冷然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