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吻小玫瑰

把本章加入书签

Rose x Kisss

    季明珠看着眼前的人,凭借着仅存不多的记忆,“应助理?”

    那人应了声,“是的季小姐,江总要我下来接您上去。”

    季明珠心中的猜测就此落到了实处,原来那天聚会中,与经理交涉的人,真的是他。

    仔细说来,在那次聚会之前,她和应助理有且只有一面之缘。

    当初她和江寂两相回国之后,第一次见面时,江寂刚从江氏赶过来,那时候他大抵是要事缠身,所以身边还带着一位助理。

    若不是今天单独在这碰面,季明珠大概率想不起来到底在哪儿见过这位人士。

    这事暂且放下不提,脑海里蓦地蹿出的,则是另外一件——

    季明珠倏然想起那天她从酒店里出来,没有从地下车库走,而是直接经由酒店大厅,和连棠直奔会所。

    而后江寂打电话过来,问她在哪儿。

    当时她也问过他,是不是一直待在华安庭成那边,被江寂否认掉了,她也没有追问,只是深信不疑。

    现在想来,好像完全不是她自己之前所想的那般。

    所以当时的江寂,在矢口否认之下,居然还格外利落地挂掉了她的电话?!

    ——“季小姐——跟着我,这边请。”

    季明珠本来还在径自沉思,被骤然出声的应助理打断,她应了声,直接跟了上去。

    ……

    江氏集团坐落于鄞城市中心的商务区,与丽舍大街连缀,交之成为梯状型。

    季明珠之前还没来过江氏,她被应助理牵引着,直接略过前台,从直属电梯去往顶层。

    两人的身影刚没入电梯内,前台这厢的几位女人便凑成了一起,窃窃私语地讨论起来。

    ——“哎,刚刚跟应助理上去的那人是谁啊?”

    ——“我没看清楚脸,只匆匆瞥了一眼,真的好漂亮啊。”

    ——“是最近传的那个说要采访的吗?”

    ——“那倒不是,那个女主持人和这位完全没得比,清汤寡水。”

    几位前台在这边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毕竟江氏向来低调,这还是她们第一次看见有女性从直属电梯这边被带往顶层。

    顶楼有江寂的办公室和特助办,而会议室也不在那层,一般没有特殊情况,也没什么人会去往那边。细细讨论下,不知道是谁说了江家和季家之间的联姻之约,方才季明珠的路过,好似在瞬间就有了存在的可能性,话题很快便被引爆。

    电梯缓缓上升的时候,季明珠盯着不断攀沿的数字,缓缓问出口,“应助理,你之前有去过华安庭成的吧?”

    应助理微微点头,“去过,之前江总让我送了点文件过去,然后在那边谈了一笔合同。”

    听到此,事态登时如同翻滚般,旋转着换了个面。

    季明珠想了又想,突然觉得江寂可真够狗的。

    也就是说,那天他在华安庭成谈合同,同时也在等她聚会完,顺道让来送文件的应助理帮了她一把?

    回想起那时候的风声和鸣笛声,江寂应该是地下车库等了她蛮久的样子。

    换句话来讲,放了对方好大一个鸽子的,应该是她。

    私下捋了捋来龙去脉,季明珠看着银白的电梯壁,心里涌上来莫名的感觉。那他直接挂电话,好像都有了原因辩解,能够被风吹散了似的。

    只不过——之后宋家那边的满月酒,他率先邀请她一起回柏悦公馆,到底还是爽了约,这个没得洗,她卧室里的那只sally鸡,还得继续揍。

    电梯没多久就到达了顶楼,应助理率先迈出去,和季明珠介绍了这边特助办的三位助理,他们分工皆有不同,在各自的领域分别做事,而后同时辅佐江寂。

    “江总还在开会,季小姐您先在这边坐一下,我先出去处理事务,有任何事,您可以吩咐我。”应助理说完以后,指了指江寂办公室里的沙发软座。

    “嗯,你去忙好了。”

    季明珠随口应下,待到人掩上了门,她直接坐在沙发里,用手半撑住脸,开始百无聊赖地玩手机。

    最近她购买了许多剪辑视频可用的处理素材,都是在外网直接上架的付费款,国内暂时还未引用,通常都会延迟几个月的时间。

    季明珠有私人账号,并且格外喜欢这种鲜少有人使用的素材,准备下一期就直接用上。

    她试了几个特效,觉得有些乏,干脆就环视起江寂的办公室来。

    虽然是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但是这显然并不是整座江氏大厦的烦恼所在。这间顶层办公室占据了绝佳的位置,占坪不小,视觉效果尤佳。

    简单的黑白灰三种格调,衬托的整间办公室大气又干净。

    矜贵,则是藏在了细节里。

    譬如一侧书柜上放置的瓷,沙发前梨木的茶几。地毯柔软,踩上去悄然无声,书桌呈现的是沉木色的黑。

    透着百叶窗向外,可以俯瞰到鄞城的丽舍大街。

    冬季的午后,稍暖的晴阳泄入室内,铺在季明珠的脸侧。

    她中午刚和季少言用过饭,倦懒的困意被这阳光直射,直接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季明珠想着江寂还在开会,干脆就放任自己,懒洋洋地崴在沙发里,准备小憩一会儿。

    而后缓缓阖上眼睛。

    ……

    不知过了多久,像是突然听到了“咔嚓”声,又似是别的声音干扰,季明珠这才缓缓转醒。

    她乍一睁开眼,视线直接落入对面,那儿有一道清梧的身影。

    江寂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执着手机,垂着眸,正低头看,明晰的指尖停留在上面。

    似是察觉到了她的打量,他缓缓抬眸。

    “醒了?”

    “唔”

    季明珠嗓音里透着点刚睡醒的懵,拨了拨自己落在脸侧肩侧的卷发。

    “你开完会过来,也不喊醒我?”

    季明珠稍稍直起身,直接看向江寂,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完会,回到了这边。

    “我是想看看,你能在这睡多久。”

    江寂淡声应道,而后不动声色地将手里的手机放了回去。

    季明珠没注意到他这个小动作,只是暗自腹诽。

    还真是一如既往,跟尊佛似的。

    这人最擅长的就是悄无声息,他自己是淡定了,每每却是差点将她的小心脏给吓的跳出来,也不知道该不该送他一忍者神龟的公仔。

    继而像是闻到了点香甜的气息,季明珠在空中嗅了嗅,而后不经意地垂眸,视线登时便顿了顿。

    那梨木的茶几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点心。

    虽然多年没尝,季明珠还是一眼就辨认出,这是她高中时候,最喜欢和连棠一起去吃的安园茶点。

    因为供应少,每每还需要预约,季明珠当年都是刷季少言的脸直接去的,这一招格外好用。

    “你给我订的?”

    季明珠狐疑地看向江寂,然而对方已经缓缓起身,去休息室褪下大衣,边走边侧过修长的脖颈,去整理自己的袖扣。

    听到她这么问,江寂意有所指,“应助理。”

    季明珠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秀眉微拧,只觉得江寂的助理,还挺神通广大,能够摸清她的喜好不说,还能在她来这边的时候,提前预定安园山庄的下午茶。

    江寂从小休息间回来以后,就径自去了书桌后办公。

    而季明珠有了这些茶点,和他两相不干扰,正是最好。

    一时之间,偌大的室内只有石英钟转动的点滴声。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江寂电脑前的内外对应电话连线,“嗡嗡”地响了两下。

    江寂摁下,应助理的声音就透过那电话线传了进来。

    声音虽不算大,但环绕在办公室内,还算是清晰——

    “江总,赵主持和她的团队从会议室那边过来了,说还是想要争取一下采访的机会,和你详谈。”

    今天本是赵家过来谈生意,陆老过来的时候,顺带捎上了赵谰。

    “在哪。”

    “她们现在正在特助办这里,我这边有您的吩咐,没有事先批准不得入内,所以我拦着她们在门外,等您的指示。”

    季明珠是和季少言吃了午饭过来的,安园的茶点她挨个尝了尝就有点吃不下了。

    听到江寂和应助理的对话时,她正在给自己补口红。

    其实自从上次她刷到赵谰买的微博推广后,在那之后的几天里,又陆陆续续看到了好几条有关于此的新闻和通稿。

    好像不拿下这个采访就不会罢休似的。

    今天又带人堵在门外,这样的心思昭然若揭。虽然她和赵谰不算认识,话都没说过一句,但赵家此举,实在是有些多余了。

    思及此,她手里攥着口红,缓缓走向江寂。

    绕过宽大的书桌,季明珠直接俯身凑近。

    江寂沉沉睇她,视线里,女孩凹着的腰,柔着的身,还有随着动作缓缓打开的馥郁,那凝着闷着的玫瑰香,又因为两人的靠近,缠绕连绵,霸占着死死不愿绕出去。

    她红唇水润,从江寂颈侧擦过,转瞬即逝,而后状若无意的,在他耳畔吹了吹气。

    江寂喉结微动,随即朝着那端吩咐,“不许任何人进来。”

    话落,他便利落地摁掉了连线。

    她就坐在他座椅的边缘,手里攥着的口红底端镶了细碎的金,和江寂的白衬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是张扬和冷然的对照。

    季明珠用口红底部点了点他的衬衣,勾着唇,“江总,借用一下你的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