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吻小玫瑰

把本章加入书签

Rose x Kiss

    “伯母,我只是有点小感冒,应该就快好了。”季明珠清了清嗓子,压着音调。

    “呀,明珠你在旁边的啊。”林曼兮惊讶一瞬,很快反应过来,“我也都懂的,你昨天身子就不舒服,我等会儿再说说江寂,他也真是的!”

    这样还不够,林曼兮及时地补充,“再怎么着,这么冷的天,他也不能胡来啊。”

    胡来?

    “”

    像是触发到了某样连环锁的开关,季明珠感觉越阐述反倒是越跑偏了,终究也没继续解释下去。

    不管怎样,年长一辈的人关注点虽然都颇为清奇,但是也不难理解,林曼兮这样,其实也是关心她。

    只不过——

    追溯到江寂身上,就很匪夷所思了。

    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做到如此这般面不改色地回应啊!

    还半点都不带迟疑的。

    季明珠倒是想就地迫切地扒开他,来瞅瞅这人的心肝,是不是和乌鸦一个颜色。

    车内自悬顶泄下橘暖的光,江寂的侧颜隐匿在暗光区,就这么坐着,听林曼兮和季明珠对话。

    期间,他也没有插话,活得仿若一名隐身人。

    林曼兮统共也没说太久,叮嘱了一番,让两人没空就多回回江宅以后,这才挂了电话。

    季明珠想起刚才江寂不解释也无动于衷的表现,拎着自己手里的包,低头垂眼看了看上面镶嵌着的银钻,心里盘算着用此进行近距离攻击的杀伤力等级。

    不知过了多久,江寂的出声打断了她的盘算——

    “下车。”

    他侧过身来,已经解好了安全带。

    或许是季明珠某种的表达欲过于强烈,她看向他的视线也过于灼灼。

    江寂接收到了,目光从她嫣然若春的漂亮脸蛋上停留了会儿,继而看向她手里紧攥着的包,最终,落到安全带处。

    “怎么。”他顿了下,“还要我帮你解?”

    “……”

    季明珠回去的时候,高跟鞋踩的震天响。

    进了玄关以后,她随意地换好拖鞋,趿拉着便径自去了自己的房间。

    身后的江寂褪了大衣,稍稍俯身,将她的鞋摆放整齐。

    季明珠爱收藏高跟鞋,而且偏好于高定和限量款,即便如此,她的鞋仍旧有很多,这次搬过来的时候,她那边的衣帽间里堆满了,之后在圆型玄关这边订做了嵌入式的鞋柜,囤积了不少。

    江寂想起方才她撂掉鞋跟的模样,小腿曲线笔直,一路向下,没入手堪可握的脚踝。

    骨节处是精致小巧的凹窝,莹润纤细,嫩白的仿佛会反光。

    良久,江寂垂下眼。

    ……

    季明珠回房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先恶狠狠地收拾那只sally鸡,不揍的“鼻青脸肿”都难解心头之恨。

    谁要他解了!就他话多!就他皮厚!

    揍完了她觉得这玩意儿还挺好使,以后还能买一卡车。这样放松精气神以后,她便倚靠在软榻上玩手机,中途季少言来了个电话,询问她感冒的事宜,被她三言两语给打发走了。

    窗外雨声渐大,季明珠望向阳台,外面已然是雾蒙一片。

    因为是市中心的核点区,以往从这个角度往外眺望,依稀能够看到江氏的高楼,现在竟然是连个角都觑不见了。

    季明珠垂眸,翻了翻之后几天的天气预报,都是连绵的阴雨。

    初冬迎来这样的天气,出门又冷又不方便。

    本来她还想去市里找点下期vlog视频的素材,眼下估计是没了盼头,只能宅在柏悦这边。

    季明珠在回国之前的打算便是,能够拍摄一期有关于鄞城的特辑,不管是风土人情还是景色习俗,鄞城赋予给她的回忆,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不过好在她回来了,推迟个几天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季明珠关掉天气预告的软件,还未打开其他任何应用,手机的通知栏跳了出来。

    是有关于采访话题的推送。

    季明珠本来对于此类的不感兴趣,但视线略微瞥过,停在了“赵谰”两个字上。

    这条微博的标题则是——

    【清纯气质女主持人的日常一天——关于采访财经界的那些事儿】

    季明珠顿了顿,点了进去,是一则视频。

    大抵主持界和视频博主之间有壁,赵谰的这个视频热度并不高,转发点赞都很惨淡。估计就是因为热度不高,才买了微博通知条的推送。

    季明珠想起今天在车上,江寂和他助理之间的对话,再联想到这一条,好像一切都清晰起来。

    赵谰这条下面的评论也非常有意思。

    ——【啊,最后预告的那位神秘嘉宾我很好奇啊!】

    ——【听这个描述,很像是江家的新上任的那位?】

    ——【天呐,不会真的是江寂吧,要是拿到了独家,感觉赵谰就很厉害了啊。】

    ——【不一定吧,她不是说了还在接洽中吗?】

    ——【我是看了微博推送过来的,觉得不可能。】

    ——【同意楼上,毕竟江氏向来都捂的很牢。】

    季明珠粗粗地拉了拉视频的进度条,快进着到了最后。

    里面的赵谰带着浅浅的微笑,让粉丝敬请期待神秘的采访嘉宾。

    这之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和背景,就差没有在那位神秘的嘉宾头上打上“江寂”这个闪亮亮的铭牌了。

    可季明珠今日听江寂助理的意思,应该是还没有谈妥。

    她盯着屏幕,还未琢磨出个所以然来,门上被轻轻地叩了两声。

    季明珠起身过去打开门,江寂站在走廊里,换了身衣服,挺括大衣的衬托下,身影颀长,清明阔朗。

    “你还没回公司?”她显然诧异了。

    江寂平声叮嘱,“药一日三次。”

    “我知道啊,你之前已经把一袋子的药递给我了。”

    之前他递过来的时候,就说了一日三次。

    江寂听了也没太大反应,目光清泠泠的。

    季明珠蓦地想起今早江寂说自己占了他便宜的事情,双手抱肩,斜倚在门框边,头歪着看他,“怎么,怕我非礼你,再传染给你啊?”

    她调子缓缓的,桃花眼里像是江南浮着的烟波,明艳娇妩。

    江寂敛眸看了看自己的腕表,视线复又转向她,“今天有点忙,等下次。”

    等到江寂的身影从入户电梯里消失,季明珠才反应过来。

    下次?

    什么等下次?

    非礼等下次?

    不是——

    他还等着有下次?

    “江寂,你这个臭猪头,死混球,我告诉你——你想得美!”季明珠想着他也不在了,干脆就冲着电梯的方向来了这么一句,声音还略微扬起。

    就在她话落的下一秒,那入户而达的电梯“滴”了声。

    季明珠一口气哽在喉咙里,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而后看那电梯并没有缓缓打开,这才松了口气。

    ……

    江寂那天出去以后,便又恢复了早出晚归的模式。

    季明珠因为阴雨天,便一直窝在柏悦里,闲的都快长草了。

    天气转晴的时候,季明珠的感冒也完全好透了。

    因为太久没露面,她被季少言叫着出去吃了顿饭。

    季少言知晓她的喜好,在丽舍大街那边定下了一间清雅的包厢,就父女俩,边说边聊。

    这时候的天气虽然比之前好转了点,但是毕竟是冬季,寒意都被裹在外套里了。

    季明珠携着一身的凉意,入了座以后便被已经等待许久的季少言给训了一番。

    “平日里在房间里待着还好点,出门的时候还是要多穿点。”

    季明珠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菜,没就这个话题继续深入,“这有什么,之前我都是这样,也没怎样啊。”

    “你拍那些视频我是不反对,但也不能一直就这么耗着,回季氏以后,你只会更忙。”季少言正经起来,多情的桃花眼沉着,更添上位者气势。

    “不用担心,到时候两边我尽量平衡。不过爸,你还真的说到点子上了,我准备去报个瑜伽班,老是宅着,总觉得自己胖了许多。”

    季明珠向来不是个能闲的下来的性子,说是这样说,她已经缴费了,到了时间去上课就行。

    “好,你有主意就不是坏事。”季少言简单地应了声,继而又问道,“上次我要你送给江寂的袖扣,你给他了吗?”

    提到袖扣,季明珠才想起来——

    应该是还放在衣帽间饰品的玻璃柜里,完好无损。

    看季明珠的神色,就知道应该还没送出去,季少言给她倒了果汁,“其实当时我还订了个同牌的项链,跟这个袖扣是对应的,有空了你亲自去一趟。”

    “这一对我就不能自己用吗?”

    季少言笑起来,点燃一支香烟,而后对着自己的宝贝闺女吹了口烟圈,“不能。”

    “之后江寂的生日宴,你们俩就戴这个,也算是我的心意。”

    她回国之后,季少言就将一切安排好了。

    季明珠看着仍旧挺拔如松,尽显风流的季少言,心里蓦然涌现许多思绪。

    季少言对于她,向来是有求必应,从小到大,一句重话也没说过。

    她听自己的小姑姑提过,之前季少言年轻的时候,远不是现在这般模样。

    如今的他,成熟有耐心。

    思及此,季明珠抬起眸,突然无比正经地喊了声,“爸爸。”

    “嗯?”季少言应着。

    “你对多少女人用过这一招?”

    季明珠指的是这什么配对的,一听就颇有经验的样子。

    季少言掸了掸烟灰,继而无奈地拍了拍她的头。

    “有小公主在,哪儿敢。”

    ……

    用过饭后,季少言说是带她去公司一趟,季明珠推脱不过,干脆就坐上了他的车。

    然而等到他车子停在大厦外面,季明珠望向眼前的建筑,“爸,你是停错地方了吧。”

    “哪里错了?”

    “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公司的吗?”

    “这儿不是公司?”

    季少言解了车锁,“去吧,你去江氏看看也没什么不好。”

    季明珠还想说什么,只听到季少言又发了话,“江寂那边派助理下来接你了。”

    左右都拗不过他,季明珠恶狠狠地翻了两个大白眼,“这您都能算计,我珠某人简直是刮目相看。”

    等到江氏那边来人了,季少言说是有事,直接先将车开走了。

    季明珠等待的间隙,有人走了过来,唤了她一声。

    “季小姐。”

    她抬起眸来,而后视线缓缓缩紧。

    眼前的这位江寂助理,看起来格外的熟悉,那股子莫名的眼熟感在此刻终于有了着落。

    季明珠想起那天她参与的某个合作方邀请的聚会,中途走进来和那位经理吩咐交谈的人。

    影子相互重叠,合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