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19 章

    第19章

    进来的是郑若瑾的小叔一家。

    夫妻俩下班后原本打算好好过节,突然接到警方的电话,让他们去接儿子,还以为夺家产的事情败露,吓了一跳。

    仔细打听后才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听说是墓园的管理员半夜突然听到一声尖叫,好奇出来查看情况,就在一个墓碑前面发现了一个套在塑料袋里的人,正用自己的脑袋拼命往墓碑上撞,脸上血淋淋的一片,仿佛不知道疼。

    管理员还以为是哪家医院的精神病逃出来了,就报警把他送到了精神病院。

    好在警察局里有人认识他,替他联系了父母。

    虽然不知道儿子好端端跟郑若瑾出去,怎么莫名其妙就出现在了郊外的墓园,但夫妻俩做贼心虚,也没敢跟警察多问,当即出门把人给接了回来。

    郑若瑾堂哥醒过来时就已经在警察局,看着庄严威武的警徽,顿时生出一股劫后余生的庆幸,感动得简直要哭了。

    警察问他事情经过时,他当即事无巨细地把自己的遭遇说了。

    结果只得到警察一个怜悯的眼神,以及嘱咐他父母回家后好好关注一下他的精神状况。

    堂哥:“……”

    虽说是害人终害己,堂哥却根本没有反省自身的意思,把一切倒霉的事情都归因到了郑若瑾身上。

    要是他当初乖乖听话,去陪那几个老娘们儿,他也不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夫妻俩对这唯一的儿子宠爱得很,闻言忙附和道:“好好好,等公司到手,郑若瑾那个蠢货随便你怎么处置!”

    “到时候我要搬到他的房间去住!”

    “你想干什么都行!”

    刚说完,抬头就撞上了常珂三人的目光,小叔一家子都是一愣。

    只能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郑若瑾小叔迅速反应过来,脸色一变,“小瑾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给叔叔打电话说一声?晚饭吃过没有?”

    和蔼可亲的模样,要是没听见他们前面那些话,别说是龚管家,郑若瑾都要被这些人骗过去。

    可郑若瑾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真面目,此时见到他这副做派,半个字都不相信,只觉得难过。

    他和父亲最初虽然怀疑过小叔的动机,后来却是真的把他们当做最亲的家人看待,从来没有亏待过他们,这些年小叔一家甚至连钱都不用花,吃穿用住、就连堂哥交女朋友的钱都全是他父亲出。

    他们身上还有最深的血缘联系!

    郑若瑾根本想不通,小叔一家为什么还要害他们。

    他先前嘴上说得痛快,这时候真正面对这三个人,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场面一时间冷清下来。

    小叔心道不妙,视线转了转,对龚管家道:“小瑾忙了一天肯定饿了,您去厨房看看还有没有饭菜?”

    龚管家也听见了刚才那些话,但郑家的家务事,他实在不好掺和,看了看郑若瑾,有点犹豫。

    这时常珂突然开口:“正好我也饿了,麻烦龚叔了。”

    说着便将龚管家往厨房方向推了推。

    小叔这才注意到还有个常珂,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眼中闪过一丝狐疑。

    他总觉得这个女人看人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有种背后发凉的感觉。

    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只当是自己太过紧张出现了幻觉,面对郑若瑾依旧是一副好家长的架势,“这位是小瑾的朋友?交了这么好看的女朋友,怎么不跟我们说?”

    郑若瑾听见这话耳朵不争气地红了红,却一反常态没有解释。

    小叔眼神一暗,缓缓往这边靠近了几步,面上还是笑着解释:“刚才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其实就是你堂哥带你去见人,结果你自己跑了,害他没面子,说了几句气话。”

    他老婆连忙附和道:“是啊是啊,都是气话!小婶我刚才也是顺着他的话开开玩笑,当不得真!”

    堂哥却没有他们俩这么好的心理素质,经历了倒霉透顶的一天,此时见到郑若瑾,恨不得冲上去咬他一口!

    他瞧见常珂的脸,迷茫了一瞬,顿时想起来她就是那天突然拍了自己一下的女人。

    看看常珂,又看看郑若瑾,他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怒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算计我!”

    小叔眉心一皱,拽了下他的手臂,却被一下甩开。

    堂哥恨恨道:“别装了!这小子早就知道咱们要干什么!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同伙!”

    一屋子人的视线顿时都集中到常珂身上。

    常珂摊手,没有解释的意思,反倒往郑若瑾身边站了站。

    她这模样反而更坚定了堂哥的猜测,他回头怒瞪郑若瑾,“你连亲堂哥都算计,你还要不要脸!”

    这颠倒黑白的本事真是绝了,到底是谁先算计谁?

    郑若瑾气得脸色发红,终于动了真火:“你们害我爸爸生病,挪用公司资金,还想把我卖给逃犯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们是亲人!”

    这话一出,小叔脸上虚伪的笑容顿时没有了继续维持的必要,脸色瞬间就阴沉下来。

    “你全都知道了?”

    郑若瑾绷着脸,没说话。

    他原本以为被自己揭穿了真面目,这家人好歹也会心虚一下,谁知面前三人一点惭愧的模样都没有。

    堂哥甚至理直气壮道:“这公司本来就有我的一份!你这种什么都不会的废物,除了给人玩,还能干什么!”

    郑若瑾被他的无耻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常珂瞧着几人的神色,突然说道:“我刚才已经让龚管家报警了。”

    听到报警两个字,小叔一家脸上终于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忙活了这么长时间,眼看郑若瑾的父亲一死,他们就能坐拥巨额财产,警察一来就全完了!

    决不能在这个关头出事!

    小叔脸色变换数次,一个可怕的念头袭上脑海,大步往前一跨,就朝郑若瑾扑去!

    方才谈话过程中,他就已经在不动声色靠近郑若瑾,这时两人的距离十分近,郑若瑾不防他突然暴起,一下子被擒住,跟小叔扭打在一起。

    两人纠缠的间隙,小叔朝呆愣的老婆和儿子大喊:“抓住那个女的!还有姓龚的,不能让他们活着走出去!”

    小婶和堂哥瞬间回神,一个赶往厨房,另一个神情凶恶地朝常珂扑过去。

    常珂仿佛被吓呆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郑若瑾急得大喊:“姐姐!快跑!”

    然而常珂一介弱女子,对上郑若瑾堂哥这种一米八几的大汉,哪里有什么胜算?

    小叔死命锁住郑若瑾的喉咙,几乎已经看见两人惨死的情景,开始考虑将尸体藏在哪里。

    然而片刻后,等来的却不是常珂惊恐的尖叫,而是一声沉闷的重物落地声响,紧接着是他自己儿子的惨叫。

    “啊!疼疼疼……饶命饶命饶命……”

    小叔猛地抬头,就被看到的景象惊呆了。

    也不知常珂是怎么做到的,只见郑若瑾堂哥面朝下趴在地板上,手臂被朝后抬起九十度,手腕在常珂手里折出可怕的角度,五根手指在空中无力颤抖,诉说着难以忍受的疼痛。

    在他看过去的同时,常珂高跟鞋踩在郑若瑾堂哥的背上,鞋跟缓缓转了两下。

    堂哥顿时发出了杀猪一样的惨叫。

    这时小婶打开门,跟门外的龚管家和警察来了个照面,双方齐齐愣了下。

    警察瞧见屋内的情况,有一瞬间的迷茫,“请问……是谁报的警?”

    常珂举手:“是我。”

    警察瞧着她脚下还在惨叫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