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17 章

    第17章

    跟郑爸爸聊了一会儿,郑若瑾才发现小叔一家已经很久没有来医院看过父亲了。

    当初说好的护工也没请。

    郑爸爸以为是公司情况不好,他们忙不过来,也没抱怨过,这段时间一直是自己照顾自己,有一回还晕倒在男厕里。

    要不是路过的病人家属发现,叫了急救,恐怕当时人就没了。

    郑若瑾听信小叔一家的谎言,以为他们会帮自己照顾好父亲,一心在外寻求帮助,不曾有过任何怀疑,现在才发现真相,顿时觉得难过极了。

    现在想想,其实小叔一家跟他们家的关系本来就不好。

    当初爷爷去世,头七还没过,小叔就嚷嚷着要分家产,父亲不同意,小叔擅自卷走了所有的房产和现金,带着老婆孩子远走他乡,只留给父亲一个搬不走的空壳公司。

    直到近些年父亲把公司越做越大,生意蒸蒸日上,小叔却沉迷赌博,几乎把当初卷走的家产全部败光,又哭着喊着找上门来,跪下忏悔,求父亲帮帮自己。

    一开始是说没工作,想赚钱养家,哄着父亲给他安排了一个管理的闲职。后来又说住的地方太远,直接全家一起搬到了他们家里。

    父亲原本也不怎么相信,不过观察了一段时间,小叔一家的确是在努力好好工作生活,平时也会关心他们父子俩,渐渐也就相信了。

    甚至父亲生病住院之初,不知道是谁走漏了消息,弄得公司人心惶惶,小叔站出来担起重任时,他们还觉得很感动。

    可现在父亲生病,他们却连医院都不来!

    甚至还想把他父亲的公司据为己有!

    郑若瑾又难过又生气,却不想让父亲担心,只好强撑出一副坚强乐观的样子。

    直到出了病房,关上门,他脸上笑容一顿,耷拉下脑袋,闷闷地问:“姐姐,我是不是很没用?”

    常珂一看,这孩子眼睛里的星光都黯淡了,委屈的模样看得人十分揪心。

    小小年纪就经历这些事情,的确挺不容易。

    常珂暗叹一声,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不怪你,是人心太险恶。”

    郑爸爸一开始也有所防备,谁能想到这家人为了利益,能潜伏伪装那么久?

    好在郑若瑾虽然单纯了些,自我调节的能力却很强,沮丧了一会儿,很快就振作起来。

    他眼睛里重新冒出了小火焰,挥舞着拳头道:“我一定要把所有东西都抢回来!”

    说完自己却红了脸,小声加上一句:“在姐姐的帮助下。”

    常珂:“……噗。”

    --

    公司的事情一时半会儿没法处理,郑若瑾先带常珂回了一趟自家的别墅。

    结果却被拦在了门口。

    应门的是个中年女人,围着围裙,郑若瑾不认识,应该是新来的家政阿姨。

    家政阿姨没开门,隔着栅栏大门说道:“先生太太都不在家,你们晚点再来吧!”

    常珂顿时觉得有些怪异。

    按照郑若瑾所说,小叔一家搬进来后,他们两家才一起住在这幢别墅里。

    虽然郑若瑾经常外出拍戏,跟着剧组到处跑,郑爸爸又在医院,这个别墅基本上只有小叔一家人在住,但就算佣人不知道内情,也该知道有两个男主人才对。

    怎么这个家政阿姨的口气,却好像这家只有他小叔一个男主人一样?

    她仔细看了看这个家政阿姨的面相,忽然眉心一皱。

    郑若瑾原本以为自己要直接对上小叔一家,却不防他们根本不在家里,有点懵,“……他们去哪里了?”

    这个时间,小叔应该在家才对,中秋节,也不该有其他的应酬呀?

    “俺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好像是去接儿子还是怎么的。反正不在家!”

    她全程神情戒备地盯着郑若瑾和常珂两个人,说完这些就打算转身回屋。

    郑若瑾愣了下,忙拦了下,“等等!给我们开门啊!”

    家政阿姨神色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东家都不在,你们进来干啥?你们要真的有事,等东家回来再来!”

    郑若瑾哭笑不得,“我也是这家的人!”

    他还以为是自己太久不在家,新来的家政阿姨不认识他。

    谁知家政阿姨根本不信,看他们的眼神已经跟看骗子一样, “这一家就三个人,我都认识的!你可别想唬我!快走,再不走我叫保安来撵人了!”

    说着掏出手机,看样子还真的想叫人来把他们撵走。

    郑若瑾年纪小没经历过这种事,整个人都很茫然,还想跟她解释。

    “不是……我真的是这家的儿子!你说的是我小叔和堂哥!”郑若瑾急得挠头,忽然灵光一闪,“对,你叫其他人过来,这家工作比较久的都认得我!”

    大概是怕他纠缠,家政阿姨犹豫一会儿,点头,“你等着!”

    说罢进屋叫了另外两个佣人过来。

    谁知道一看那两个人,郑若瑾却愣住了。

    他居然一个都不认识。

    那两个佣人自然也不认识他。

    家政阿姨一看,顿时确认郑若瑾就是骗自己的,当场就要报警,“他们俩是这家里干得最久的了,他们都不认识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郑若瑾已经懵了。

    常珂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妙,想了想,问那两个佣人:“你们在这里工作多久了?”

    两个佣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老实回答道:“干了几个月了。”

    “……”

    事情到这就已经很清楚了,郑若瑾的小叔一家胜券在握,为了抹消他们父子俩存在的痕迹,早在几个月之前就开始替换家里的佣人。

    如果常珂前一天晚上没有出言提醒,用不了多久,这个世界上可能都不会有人记得这个地方原本的主人是谁。

    常珂沉默一会儿,接着问道:“就没有比你们工作更久的人了?”

    两个佣人的表情明显犹豫了一下,正要开口,最先出来那个家政忽然脸色一变,凶巴巴地骂道:“干嘛?你们干嘛!查户口呢?你们别是小偷来踩点的吧!再不走我可报警了!”

    郑若瑾从小就是乖宝宝,闻言顿时有些气弱,想着要不先回去,等小叔一家回来再说,却被常珂拉住了。

    温热的掌心仿佛一剂良药,给了他莫大的底气,郑若瑾心中一定。

    常珂目光灼灼望向那个家政,挑眉示意她手中的手机:“报警啊,怎么还不报?”

    家政顿时慌张起来,看看手机,又看看面前不为所动的两个人,半天没有动作,最后干脆把手机收起来了。

    “算了!看你们俩年纪还小,这次就放过你们。你们赶紧走!”

    常珂简直要被这个人气笑,自己掏出手机开始拨号。

    “没关系,你不报,我帮你报。看看警察是看房产证说话,还是看你一个狗仗人势的佣人脸色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