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16 章

    第16章

    正如常珂所说,郑若瑾的堂哥现在的确没有多余的心思再来找别人的麻烦。

    事实上,他现在可能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了。

    废弃工地,一栋烂尾楼里。

    堂哥被捆住双手吊在房梁上,脚尖只能勉强够到地面,整个人仿佛晒干的咸鱼,在空中来回转圈,脑袋上还被固定了一个烂苹果。

    他身上但凡有点价值的东西都被扒了,连衣服也没有放过,浑身上下就剩下一条四角裤,在秋风中瑟瑟发抖。

    郑若瑾逃跑之后,他就被带到了这个地方。

    豹哥这群人都是亡命之徒,玩弄人的手段层出不穷,仅仅一个晚上,他身上就连一块好肉都找不到了。

    偏偏在他被抓过来时,身上所有通讯设备就都被对方拿走了,连求救都做不到。

    要不是看在他可能就要拿到郑家的公司,日后能为自己创造更多的利益的份上,他说不定早就被这群人玩死了。

    堂哥痛哭流涕,“豹哥……豹哥!求求您了,放过我吧……我保证!只要拿到郑家的公司,我一定让我爸所有项目都跟您合作!”

    他面前围了一群人,看那流里流气的模样,都是些小混混。

    人群中央一个寸头正在把玩手上的飞刀,闻言笑了声,“咱们今天就是玩个小游戏,你紧张什么?”

    堂哥以为他不满意自己的条件,慌张加码:“要不这样,郑家公司里所有的钱,都归您!就当我给您赔礼道歉!”

    谁知道豹哥非但不领情,反而笑容一顿,阴沉道:“不是说了么?只要有人投中你脑袋上那个苹果,我就放你走。你废话这么多,是不是瞧不起我?”

    堂哥顿时一个激灵,“没、没有……”

    “没有就给老子闭嘴!”

    说着话,豹哥突然一甩手,飞刀瞬间朝堂哥冲了过去!

    “嗖”的一声,飞刀险险擦过堂哥的耳朵,从他脑袋旁边飞了过去,吓得他脑袋一空,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

    豹哥“啧”一声,“不是让你别动么?刚刚差一点就投中了。”

    说完便示意旁边的小弟去捡飞刀,几个人轮流丢。

    然而豹哥明显没玩尽兴的样子,手下这些人哪儿敢投中,一个个投得要多偏有多偏。

    一轮投完,堂哥已经是灵魂出窍的状态,脸色煞白,整个人抖得跟筛糠似的。

    这时飞刀又回到豹哥手上,他正要扔,却突然改变了主意,“一直这么丢多没意思?来,把我眼睛蒙上。”

    “!!!”

    堂哥浑身一震,猛地回神,就看见豹哥已经拿东西蒙住了眼睛,手里飞刀对着自己的方向,试探性地晃了晃。

    他心中的恐惧顿时累积到了极点,一句话都喊不出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片刻后,只听见淅淅沥沥一阵水声,他身下的地面很快积了一滩腥臭的黄水。

    小弟们纷纷哄笑起来:“豹哥,这人吓尿了!”

    豹哥扯下眼罩,嫌恶地瞥了眼堂哥的模样,顿时兴致全无。

    “随便说说就吓成这样,没用的东西……”他摆摆手,示意小弟把这人丢出去,“对了,他说的那家公司,记一下,免得他以后赖账。”

    --

    几个小时后。

    白色面包车驶过酒吧门口,往垃圾堆里丢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塑料袋,很快便消失无踪。

    堂哥在被丢下来的一瞬间就疼醒了,睁眼的一瞬间还以为又是什么折磨人的游戏,吓得魂都要飞了,扒开塑料袋看见外头的景象,才狠狠松了口气。

    躺在垃圾堆里怔愣了半天,堂哥无论如何都不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他原本是看郑若瑾那小子长得跟女人似的,想让他去给老太婆当消遣,既可以拿捏住他的把柄,每个月还能给自己提供点零花钱。

    谁知道这小子不识好歹,硬是不肯,他才想要把郑若瑾卖给豹哥这些人玩。

    说不定玩着玩着就“失踪”了,这样郑若瑾就再也不会冒出来跟他抢郑家的公司了。

    明明算计得好好的,为什么最后受苦的是他自己?

    堂哥不知道的是,更倒霉的事情还在后面。

    他所有值钱东西都被豹哥他们搜刮走了,身上又是伤又是尿,臭气熏天,根本打不到车,连找人借手机都借不到,还被人当成傻子围观拍照。

    他气得半死,心里更是恨郑若瑾恨得牙痒痒。

    要不是那小子突然逃跑,他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

    早知道就该把他弄死!

    堂哥不敢出去被人围观,在酒吧旁边的小巷蹲了小半天,差点冻死在外面,好在临近午夜的时候,终于有个司机看他可怜,愿意载他一程。

    堂哥今天受尽了屈辱,好不容易能够回家,当即欣喜若狂,打开车门就蹿了上去。

    他朝司机承诺道:“把我送到家,我给你双倍的车费!”

    司机“嘿嘿”一笑,语调奇怪地说道:“用不着那么多,一个就够了。”

    堂哥觉得司机的态度有点奇怪,但他现在急于摆脱现状,没太放在心上,财大气粗道:“我说两倍就两倍!你这人怎么回事?给钱你都不赚?”

    司机还是那副诡异的笑容:“钱么……我不需要……”

    堂哥只觉得这个司机是不是有病,却依然没有在意,低头自顾自发短信,准备叫人过来帮他教训郑若瑾那小子。

    他没注意车开出去的方向,等到反应过来,四周已经逐渐荒凉起来。

    堂哥愣了下,“这不是去我家的路吧?你朝哪儿开呢?绕路也不能绕得这么夸张啊!”

    司机不说话,脸上笑容分毫未变。

    堂哥这时还没有意识到不对,觉得这司机是看自己有钱,想坑他,当即大怒:“你要绕到什么地方去?信不信我举报你,给你差评!”

    一个差评不知道要扣多少钱,司机闻言果然缓缓转过头来。

    堂哥还以为他是服软了,心中气顺了一点,哼道:“知道怕了就好,还不快点掉头回去?”

    谁知那司机脸上笑容依旧,丝毫没有被他吓到的样子,笑眯眯地盯着他:“您说什么?我这就是在送您去该去的地方啊……”

    堂哥脑子一下子没转过来,但看他一直盯着后面,也不看前边路况,车速却越来越快,顿时慌了。

    “你转过来干什么?看路!快看路!”堂哥简直声嘶力竭,“你这个疯子!我不给你差评了可以吧?停车!我要下车!”

    话音刚落,也不知道这司机是怕了还是怎么,居然真的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堂哥真是怕了这个疯子了,顾不上看外边是什么地方,屁滚尿流地开门下车,一边警惕回头,以防司机下车来抓自己。

    结果刚跑出去没两步,他就撞到了什么东西,痛呼一声摔倒在地。

    他慌乱中抬起头来一看,居然是个墓碑!

    “我操!”

    堂哥一屁股坐到地上,连滚带爬往回蹭了几步,突然听见开车门的声音,就瞧见司机慢吞吞从车上下来,看了眼墓碑:“嘿嘿,到了。”

    堂哥愣了一下,终于意识到不对劲:

    从他上车开始,这个司机的笑容似乎就没有变过,整张脸就跟被什么东西定型了一样!

    就在他愣神的瞬间,司机脑袋缓缓转过来,跟他的视线对上,嘴角越咧越大,眼中缓缓流下了血泪!

    堂哥忍不住瞪大双眼,失声尖叫:“啊啊啊啊啊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