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15 章

    第15章

    顾教授看着常珂,眼神特别慈祥,“你是跟谁学的中医?”

    常珂摇头,“我这不是中医,有些相似罢了。”

    顾教授闻言点了点头,心里却是不太相信。

    不是中医怎么可能看得这么准?

    看常珂的模样,跟他身后这几个实习医生一般大,却能一下子说出郑先生的病症,还这么谦虚,一看就不是寻常人能教出来的。

    不过她既然不肯说,顾教授也没有多问。

    巡房的时间有限,顾教授没法跟常珂聊太久,临走前说道:“等有空了,老头子请你吃个饭,就当是感谢你刚才救了我。”

    后边的实习医生听见这话都羡慕极了。

    顾教授是医院特聘教授,在医学界算得上泰山北斗,能得到他的赏识,以后必定可以平步青云,至少比平常人少奋斗好几年的时间。

    然而常珂本人却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受宠若惊,看起来十分淡定。

    装。

    继续装。

    实习医生们心里都酸溜溜的。

    然而常珂根本不在乎这些人在想什么,只是觉得这个老医生为人倒是不错。

    她仔细看了看顾教授的面相,在他准备离开病房,突然扬声道:“今天中秋节,下班后给您儿子打个电话吧。”

    老医生一愣。

    他身后的实习医生们顿时紧张起来,整个病房的气氛都凝住了。

    一个刚来的实习医生有些不明所以,问身旁的同伴:“怎么回事?”

    同伴小声道:“顾教授早年忙工作忽略家庭,没赶上见老婆最后一面,他儿子早就跟他决裂了,这些年一直没有音信。”

    “啊?那她说这些,不是往顾教授心窝子上插刀吗?”

    “何止啊!这明明是往心窝上捅了一刀,还往上撒盐!”

    一时间这些人看常珂的眼神都有些怜悯。

    原本可以一飞冲天的机会,就这么被她自己的一句话毁掉了。

    果然,顾教授很快回神,朝常珂笑笑:“谢谢你提醒。”

    看起来似乎没什么改变,但话语里明显没有之前那么热络了。

    被常珂狠狠打脸的实习医生有些幸灾乐祸:“得意忘形,活该!”

    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顾教授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很快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全身心投入忙碌的工作中。

    下午休息时间,他本来打算去吃饭,刚出办公室就有个小姑娘抱着个月饼跑到他面前。

    小姑娘举着月饼:“医生爷爷,送给你!谢谢你治好我妈妈的病!”

    顾教授愣了下,接过来,笑着摸摸小姑娘的脑袋,说了声谢谢。

    看着她跑远后,顾教授却突然想起了常珂跟他说的话。

    这么多年没联系,儿子还会接他的电话吗?

    顾教授摸出手机,对着屏幕上无比熟悉的号码发呆了好久,终于下定决心,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来。

    “……喂?”

    儿子的声音比印象中沉稳了许多,两人隔着电话沉默了好一会儿,那边有个奶音“嗨呀”一声,夺过电话:“爷爷!舟舟和爸爸在医院外面等你啦!爷爷快下来!”

    顾教授愣了下,就听见儿子小声呵斥孙子几句,随即顿了顿,有些尴尬地说道:“今天中秋,晚上……咱们一家一起吃个饭?”

    顾教授一开始还有些不敢相信,等反应过来,巨大的喜悦几乎将他淹没。

    “好!好!我马上下来!”

    七十多岁的老人家,此时却高兴得像个孩子,手忙脚乱换了衣服下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到医院楼下,瞧见多年未见的儿子,孙子高声大喊“爷爷”朝他冲过来时,顾教授忍不住热泪盈眶。

    几个医护人员还以为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跟着跑出来就看到这一幕,顿时:“……”

    其中有个实习医生,看到那一大一小两个人与顾教授相似的面庞,愣了下。

    他想起了他们离开郑先生的病房时,常珂突然说的那句:“下班后给您儿子打个电话吧。”

    不是吧……真这么准?

    说起来,那姑娘怎么知道顾教授有个儿子,而不是女儿?

    --

    医生们离开后,郑若瑾看常珂的眼神都在闪闪发亮,“姐姐,你太太太厉害了!我爸是不是有救了?”

    常珂顿时有些无力招架,忙说道:“我真不是中医。你爸爸的病没事,积极配合医生治疗,不要操心公司的事情,很快就能好了。”

    她刚才看过郑爸爸的面相。能教育出郑若瑾这样懂事的孩子,郑爸爸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

    事实上,郑爸爸印堂开阔平整,代表此人度量大、长寿,一生中贵人多助,小人少逢。只不过今年正好撞上四隘之一的51岁,流年不利,又遇上小人作祟,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只要度过眼前这个难关,往后余生都不太可能再遇到这么大的危机了。

    郑爸爸原本也不怎么相信算命,还以为郑若瑾是让人给骗了。

    直到听郑若瑾说起这些天的遭遇,他才慢慢相信了常珂。

    听说弟弟的儿子居然想把自己儿子带到酒吧卖给逃犯,郑爸爸又惊又怒,“那个畜生呢!?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郑若瑾一愣,这才想起来,好像从被花臂大汉抓走之后,堂哥就没有再跟他联系了。

    他现在也不知道堂哥是什么情况。

    这时常珂却开口了:“他现在估计惨得很,没时间再管你们的事情。”

    郑若瑾和郑爸爸都看过来,异口同声道:“你怎么知道?”

    常珂耸耸肩,“你们从我身边路过的时候,我拍灭了他肩膀上的一把火。”

    在玄学的概念里,人身上有三把火,一把在头顶,两把在双肩,代表人的阳气。

    鬼故事中都说半夜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不能回头,就是因为回头就会吹灭自己肩膀上的火,被鬼抓到空子,迷惑了去。

    “我先前就说了,屋檐下、墙脚边,都是鬼走的路。”常珂语气平淡,仿佛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他从那个小巷过去,就算侥幸被对方放过,也会厉鬼缠身。”

    郑家父子俩目瞪口呆,望着常珂的眼神逐渐敬畏起来。

    这姑娘真不是好惹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