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14 章

    第14章

    这话就太诛心了,围观群众一愣,赶忙摆手否认:“你瞎说什么!我们可没这么说!”

    “就是,你别血口喷人!”

    常珂踢了踢脚边的水果刀,“当啷”一声,水果刀就飞到了围观群众的脚边,吓得一群人往后退了退。

    “这把刀刚才差点就杀了给你们治病的大夫!上面全是这个人的指纹,到底是谁欺负谁?”常珂语言犀利,视线扫过叫得最欢的几个人,“你们现在还想跟他们将心比心吗?”

    围观群众顿时懵了。

    他们刚才出来就看见常珂在打那个男家属,女家属又那么嚷嚷,下意识就相信了看起来比较弱势的一方,压根没想过还有其他可能。

    谁能想到救他们家人性命的医生差点死在这两个家伙手上!

    被常珂盯上的几个人脸色变化几次,也不敢再开口了。

    他们可不想被当成这两个疯子的同伙,何况这两个人想杀的还是救人无数的医生!

    真要是牵扯进去,到时候一人一口唾沫都够淹死他们的了。

    好在常珂说完便没有再搭理他们,矛头直指那个颠倒黑白的患者家属:“多行不义必自毙,医生为了救治你们儿子,不知道耗费多少时间和心血,你们不感激涕零也就罢了,竟然还敢行凶碰瓷,也不怕遭报应!”

    那女人听了两眼一竖,“你胡说!我儿子就是被这些庸医治死的!他要是不来医院,我给他多喝几包板蓝根,他马上就好了!以前都是这样的!”

    这时年轻医生扶起老医生,忍不住说道:“你儿子肺癌晚期,送过来的时候情况就已经很危急了,要不是顾教授坚持再抢救一下,他早几个月就死了!还板蓝根,真当板蓝根包治百病?”

    围观的人也不全是不明理的人,一听他们的话,顿时知道自己被欺骗了。

    有人站出来替医生说话:“那个老医生人可好了,我妈当初的病就是他看好的,他怎么可能会雇人行凶?”

    “倒是这家人哦,我听说医闹不是一回两回了,这回居然还动了刀,我看他们家儿子就是被他们自己给害死的!”

    “这家人把自己当皇帝了不成?治不好还要给医生判死罪?”

    “这种人就该报警抓起来!”

    那家属一看风向逆转,顿时慌了,听到最后一句,更是顾不上其他,狼狈地拨开人群逃跑。

    剩下的人见热闹散场,正准备当无事发生,就这么离开,却被郑若瑾拦住。

    郑若瑾瞪着一双圆眼睛,气鼓鼓道:“给我姐姐,还有那个医生爷爷道歉!”

    看完热闹谁还道歉啊,但这些人看看老医生,又看看常珂,一个是关键时候能救自己命的人,另外一个神神叨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揭自己老底,都是惹不起的存在。

    他们想了想,还是不情不愿道了歉。

    老医生受的惊吓不轻,被闻讯赶来的医生们围住关心,等回过神,常珂和郑若瑾都不见了。

    常珂让郑若瑾带自己去了郑爸爸的病房。

    她原本是不必来的,生病找医生才是正道,但为防万一郑若瑾的堂哥还用了什么别的手段,她还是决定来看看。

    不幸中的万幸,郑爸爸的病的确只是积劳成疾,跟玄学没有关系。

    常珂检查过郑爸爸的面相,“郑叔山根处生有横纹,脸色发红,听你之前说的,还伴有心悸、失眠多梦的症状,多半是心脏出了问题。可能是冠心病。”

    话音刚落,忽然听见身后有人不屑冷哼:“你一个外行懂得什么?不要在这里乱说!万一害了别人的命,你赔得起吗?”

    是个穿白大褂的年轻医生,看左胸口处的牌子,是个实习的。

    郑若瑾顿时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客气道:“姐姐不是瞎说,她很厉害的,请你不要这样说她。”

    可实习医生却很不讲理,“你们这种人我见多了,不相信医生,宁愿听一个外行人胡说,那你们自己在家治就好了,还来医院干什么!还浪费资源!”

    郑若瑾不会吵架,根本说不过他,只能气红了脸反复强调:“不是你说的这样!”

    这时又进来一群人,大部分都是实习医生,估计是来巡房的。

    领头的老医生呵斥道:“吵什么?这里是医院!”

    等到瞧见常珂和郑若瑾,他却有些惊喜,“是你们!”

    原来是常珂刚才救下的那位顾教授。

    常珂也有些意外,朝顾教授点了下头,“您没事吧?”

    “没什么大事。”顾教授道,“刚才多亏你们,本来早就该道谢的,结果一回头你们就不见了,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

    眼见这边就要聊起来,实习医生赶忙道:“教授,他们刚才随便给病人诊断,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不知道要出什么大事!”

    涉及医学方面的事情,顾教授脸色一肃,“治病可不是儿戏,他说的是真的?”

    常珂不太想说话,实习医生还以为她心虚,迫不及待把刚才常珂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顾教授没立即下定论,而是看了看郑爸爸的面色,迟疑道:“小姑娘,你学过中医?”

    常珂理直气壮地摇头:“没学过。”

    实习医生听她这么说,顿时找到了把柄似的,“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她就是在瞎说!”

    其他实习医生看常珂的眼神也鄙夷起来。

    他们可都是学了好几年才出来的,都只能当个实习医生旁观,不敢轻易下结论,这个女的没学过也敢瞎说,太不把医生当回事了!

    谁知道顾教授却面露不赞同,看了那个说话的实习医生一眼。

    “你说她瞎蒙,自己有没有去看过病人的情况?”

    实习医生一愣。

    不过他理论扎实,倒也不虚,看了看郑爸爸的面色,问了一些发病的情况,胸有成竹道:“双眼角有蚕豆大小的浅黄斑块,心衰严重,怀疑是重症病毒性心肌炎。”

    其他实习医生也看了看,对照自己的笔记,纷纷点头,同意他的诊断。

    顾教授看着这群学生,摇了摇头,叹气道:“你再看看郑先生的手肘和脚踝。”

    实习医生掀开郑爸爸的病号服一看,他的手肘和脚踝上居然也有类似眼角的黄色斑块。

    他愣了下。

    顾教授道:“这是典型的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容易引起冠心病、急性心肌梗塞,严重的还会发生心源性休克。这小姑娘说的没错。”

    “……”

    后面的话顾教授没直说,但在场的实习医生都很清楚,诊断错误会给病人带去多大的风险。

    何况还是心脏有关的病症,治疗方向错误,很可能就会夺走病人的生命!

    实习医生脸色红一阵紫一阵,顿时不敢再说话了。

    边上几个实习医生也羞愧地低下了头。

    郑若瑾看他们一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生气道:“请你们给我姐姐道歉!”

    一群实习生面面相觑一会儿,见顾教授也看了过来,才低头认错:“对不起。”

    最开始质疑常珂的那个还有点不服气,但见同伴都道歉了,他一个人犟着太难看,只好不情不愿地说道:“对不起,我不该无缘无故怀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