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13 章

    第13章

    直到坐上车,郑若瑾的脸色才勉强恢复正常,却还是不敢跟常珂对视,偶尔对上一个视线,就要脸红好久。

    弄得常珂都不忍心逗他了。

    好在谈起家里的事情,他很快就冷静下来,再次郑重向常珂道谢。

    “如果不是姐姐提醒,我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想到自己那个丧尽天良的堂哥,郑若瑾眼神暗了暗,随即好奇道:“不过你怎么知道堂哥要害我?”

    他之前还不太相信算命一说,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却不得不信了。

    但他怎么想也想不出来,常珂到底是怎么看出来这些事情的。

    难道真的像电视上面演的那样,看一眼就知道一个人的前世今生吗?

    常珂知道他在想什么,笑了下,“没你想的那么神奇。”

    一个人的面相时刻都在变化,就算是常珂,也只能从一个人当前的面相,推测出其大概的未来走向,不敢说完全正确。

    这种正确率还会随着时间的间隔变长而大幅度降低。

    因此大部分算命先生只算过去,很少帮人算未来。像常珂这种,能准确算出未来几天的事情,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大师了。

    见郑若瑾实在好奇,常珂简单解释了几句:“你男生女相,主富贵顺遂,但同时也容易招惹心术不正之徒的惦记。而昨天跟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恰好是个嫖赌都沾的面相。”

    “所以劝我早点回家,是要我远离他?”

    常珂点头。

    “至于不要走屋檐下,是因为你们是亲戚,他要对你不利,肯定是要找避人耳目的阴暗处,而屋檐、墙根这些地方,一般都是留给鬼怪躲避活人的。你父亲重病、家族产业受挫,本就是气运低迷的时候,再冲撞了小鬼,不是自找倒霉?”

    郑若瑾听得一愣一愣,但仔细想想,常珂说的好像的确有点道理。

    他惊叹道:“姐姐,你太厉害了!”

    常珂以前是十分出名的玄学大师,天花乱坠的奉承话听过无数,很少有这样简单一句就让她觉得高兴的。

    她抿唇笑了笑,摸摸郑若瑾的脑袋,“你以后也会变得很厉害。”

    郑若瑾面相带有一丝贵气,虽然常珂无法准确预知他以后的成就,但能肯定他日后必定不凡。

    郑若瑾却不知道这些,还以为常珂只是安慰自己,含笑用力点头,“我会努力的!”

    他顿了顿,白净的脸上又开始泛红,小声坚定道:“以后换我来保护姐姐!”

    常珂愣了下,没料到他会这么说,定定望向郑若瑾。

    他眼中一片澄澈,说的话显然全都发自肺腑。

    常珂虽然不觉得他一个小孩能保护自己,心里却不可避免淌过一丝暖流,点头道:“好。”

    --

    郑若瑾打算先带常珂去见见自己的父亲,说不定能看出什么异常。

    结果刚进医院,就瞧见里头一个男人堵住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医生,在那拳打脚踢。

    这人疯了一样,嘴里嚷嚷着:“你这个庸医!我们花了这么多钱,你居然把我儿子治死了!你赔我的儿子!”

    边上还有个中年妇女,大概是这个男人的老婆,抹着眼泪说道:“我早就说过了,一点小咳嗽,根本用不着来医院!结果你看看……来医院就给治出病了!现在连命都没了啊!”

    简直逻辑感人。

    事发突然,老医生身边只有一个年轻医生来得及护住他,两个人身上都挨了不少下。

    看自己的学生挨打,老医生十分心痛,还想着跟对方讲道理,谁知道被对方抓住空隙,狠狠打了一下头!

    老医生当场就有点懵了。

    年轻医生也愣了下,没来得及反应,中年男人却已经掏出一把刀,面色狰狞地朝他们刺过来!

    老医生第一反应是将自己的学生推开,但这么一来,他自己就来不及躲开,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刀尖朝自己冲来!

    四周的人群发出尖叫,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救人。

    被推开的年轻医生也来不及冲回去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师暴露在刀尖下,瞳孔猛地放大!

    “老师!”

    这一瞬间老医生脑海里走马灯花一般回顾了一遍自己的生平,还有些遗憾自己没能救助更多的人。

    难道真的要就此结束了吗?

    老医生绝望地闭上双眼。

    然而等了一会儿,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反而听见中年男人的一声痛呼:“啊!放手!”

    老医生颤颤巍巍睁开眼,看到面前的景象时,不由得愣住。

    只见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冲到了他跟前,正抓着行凶者的手腕,用力一拧,行凶者无处发力,水果刀“当啷”一声掉落在地。

    其他人都吓呆了,抱着尸体哭的那个患者家属脸色一变,张嘴就开始嚷嚷:“来人啊!医生打人啦!治死了人不让说,这是要灭口啊!”

    听见动静的其他病患家属出来查看情况,猛地听到这些话,再看到场中的情况,纷纷开始对常珂指指点点。

    “亲人去世本来就够伤心了,这些医生居然还打人!太过分了吧!”

    “小小年纪不好好学医术,光学会打人了。真是……”

    “现在医生的素质怎么差成这样?”

    都不自觉地站在了被欺负的立场上。

    郑若瑾当即冲上去挡在常珂跟前,通红着脸反驳道:“不是的!我姐姐不是医生,是这两个人……”

    不等他说完,那女人又嚎起来:“瞎说!不是医生她凑什么热闹?”

    这时有人认出了郑若瑾,“我记得他!他爸爸也在这家医院治病,当儿子的不去守着,居然在这里帮着别人说瞎话?”

    “大家都是病人家属,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将心比心?要是你爸爸死了,还有人欺负你,你心里能好受?”

    “我也想起来了,当时看他挺乖巧,还安慰过他!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人!”

    眼看自己一开口,家属们反而把事情往更不好的方向想了,郑若瑾急得脑袋上直冒汗,倔强的不肯从常珂身前让开。

    他脸上都被这些人的唾沫星子溅到了,努力的想说些什么,却被常珂拦了下来。

    常珂安抚地拍拍他的肩膀,把人拉到身后,自己站了出去。

    郑若瑾想保护她的心意,常珂心领了,不过这个场面显然不是他这个不谙世事的大少爷能处理得过来的。

    视线缓缓扫过在场众人,常珂镇定的模样看得众人气焰一滞,不自觉闭嘴,整个场面安静了一瞬。

    随即,常珂一句话便镇住了全场:“你们要跟他们将心比心,是也想在这杀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