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12 章

    第12章

    剧组的人基本都认识郑若瑾,见他来找的人居然是常珂,都有些意外。

    不过毕竟是个快要破产的大少爷,郑若瑾在娱乐圈也只能算是个新人,他们除了看热闹以外,没太多想法,很快就回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只有云昕霖远远望见常珂对郑若瑾笑,看得呆了一会儿,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等回过神来,他感觉自己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很不是滋味。

    常珂这个女人,卸下伪装之后居然这么好看!

    他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

    眼见常珂跟郑若瑾相谈甚欢,还伸手摸了摸郑若瑾的脑袋,说话间很是亲密的模样,云昕霖心里更是嫉妒得发疯。

    这个女人都进了他的房间,要不是那些记者突然闯进来,她原本应该是他的!

    成了他的女人,看她在自己面前还怎么神气!

    正咬牙切齿,常珂似乎有所察觉,皱眉往这边瞥了一眼。

    瞧见是云昕霖,常珂眼神里的笑意瞬间消失殆尽,很快便转回去,又跟郑若瑾说说笑笑,漠然的态度仿佛云昕霖只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云昕霖脊背一僵,随即心中怒火升腾,想要征服这个女人的想法越加强烈了。

    常珂看得出云昕霖的不甘心,但并没有放在心上。

    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思想女人,这种蠢货迟早栽在他自己手上。

    --

    郑若瑾很快就买了早餐回来,常珂没什么胃口,就吃了半份,剩下一份半全投喂给了郑若瑾。

    长得好看的人做什么都好看,郑若瑾吃东西时两腮一鼓一鼓,简直是天然的萌物,任谁看了都会心生欢喜。以他的性格和颜值,日后人缘必定好得不得了。

    吃完早饭,常珂便答应郑若瑾,今天戏份拍完就陪他去看看他家的情况,郑若瑾自己也还有戏要拍,便先回去了。

    常珂今天要拍的还是那场跟云昕霖的加戏,当着这么多演员的面,总不好再故意ng,加上她昨天晚上把心里的憋屈发泄得差不多,这会儿认认真真演,一条就过了。

    这更让云昕霖觉得她昨天晚上就是在针对自己!

    导演倒是松了一口气,常珂去请假的时候异常顺利,赶紧打发她走了。

    常珂本来还想看看郑若瑾这么害羞的小孩儿要怎么演戏,谁知道去隔壁剧组找人的时候,刚好看见郑若瑾被人为难。

    几个面相猥琐的男人将郑若瑾堵在墙角,领头的胖子还揽着一个女人的腰,夸张地大喊:“哟,这不是郑少么!今儿真是凑巧,居然在这儿遇见您……您这是来体验民生疾苦的?”

    边上小弟立马搭腔:“哪儿啊!我听说郑少家里公司快倒闭了,别是来求人的!”

    胖子做作地做了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这样!郑少你也是,没钱早说么!我有呀!看在你曾经是露露男友的份上,我多少还是会帮一点的。”

    边上几个喽啰都哈哈大笑起来。

    胖子又说道:“实在不行,哥哥我还认识几个喜欢男人的,就你这长相,卖个十年八年,还是能筹到钱救你家公司的……哦,我忘了,那时候你家公司早就倒闭了!”

    “哈哈哈哈……”

    一群人大肆嘲笑,郑若瑾被他们围在角落,听见这些话脸色涨得通红,却连骂人的话都不会说,只能气得自己眼眶发红,看起来委屈极了。

    他从小娇生惯养,遇到的都是别人的奉承和讨好,什么时候遭遇过这种情况?

    这些人以前也曾奉承过他,可是现在却是这副嘴脸。

    为什么他遇到的人都是这样?

    难道他身边就不能有一个真心待他的人吗?

    就在这时,一个瘦弱的身影挡在了他面前。

    瞧见突然出现的常珂,领头的胖子有些惊讶,看到常珂的脸,眼中神色顿时转为了垂涎。

    “哟,还有个小美人!这是要英雄救美?”仔细一看,常珂这模样比他身边的露露简直强太多了,胖子心中荡漾不已,嘿嘿笑起来,“小美人,你跟着我,不比跟着这个倒霉货强?”

    说着还伸手,想要摸常珂的脸。

    但下一秒,他的肥猪手就被常珂抓住了,常珂指尖扣住他的关节,稍一用力!

    “嘶!疼疼疼疼……”

    一群人甚至都没看清常珂是怎么做到的。

    周围的人终于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目光。

    常珂一甩手把这胖子的爪子丢开,快速将他的脸扫过一遍,冷笑一声:“就你?耳门、泪堂、嘴唇都已乌青,手指发抖、脚下虚浮,明显是纵欲过度、肾气衰竭,也好意思到处调戏女人?”

    周围人若有似无的投来视线,果然见他耳朵泛黑,嘴唇乌青,被常珂抓住的手指也在微微颤抖,目光顿时变了味道。

    胖子脸色一变,“你胡说什么!老子肾好着呢!”

    常珂不跟他辩,自顾自说道:“单论长相,你一张脸上也就这双桃花眼还算不错,只可惜脸上肥肉太多,挤成了眯缝眼,肉褶直入夫妻宫,不但不招桃花,未来还会被人戴绿帽子!”

    胖子下意识望向旁边的女朋友露露。

    露露脸色一白,忙摆手道:“不不……不是,我没有!”

    常珂原本不想把事情牵扯到女人身上,视线转到这个露露的脸,眉峰一挑,笑了下,“额尖耳反,虽三嫁而未休。你如今已经是三婚,还敢来骗我弟弟?”

    她说着还拍了拍那个领头的肩膀,“兄弟,多谢你把这个祸害从我弟弟身边弄走!”

    叫露露的女人急了,“我什么时候结过婚!”

    “是没结过,骗到人家的彩礼就逃跑罢了!”

    露露脸色巨变,神色惶惶,众人一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常珂所说没错,顿时哗然。

    胖子更是气得半死,视线不自觉望向她的肚子。

    这时常珂补上最后一刀:“我观你面相,一生子嗣艰难,最多只是老来得子,该好好问问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戴绿帽对男人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露露见事情败露,害怕极了,转头就跑。

    领头男顿时顾不上管常珂和郑若瑾这边,一挥手,怒吼道:“给我追!”

    一群人浩浩荡荡,没一会儿就跑没影儿了。

    四周的人望向常珂的眼神都有些忌惮,担心她将矛头指向自己,纷纷散开。

    郑若瑾简直看呆了,常珂朝他伸手时,才反应过来,望着常珂修长白皙的手,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

    他的脸不受克制地红起来,手用力在自己身上擦了擦,还是觉得不够干净,最后只好通红着脸,自己站起来。

    他白净的耳尖都泛着好看的粉色,手足无措,眼神也不知道放在哪,小声说道:“其、其实我没事。姐姐你这样做太危险了,以后不用管我也没关系……”

    这次这声姐姐跟之前不一样,他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叫得心甘情愿。

    常珂瞧着他别别扭扭的模样,心中母爱爆棚,抬手揉揉他的脸,霸气道:“就这种货色,再来十个也不怕!你能不能对姐姐有点信心?”

    郑若瑾还想说些什么,常珂便一挥手,岔开话题道:“不是说要带我去见家长来着?”

    “!!!”

    郑若瑾瞬间收声,刚缓下来的脸色倏地爆红,瞪大眼睛望向常珂,磕磕巴巴解释道:“见……不、不是……我没说……”

    常珂见他一副呆愣愣的模样,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