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11 章

    第11章

    郑若瑾坐上车回去找常珂的时候,常珂已经回了酒店,正好接到尤萌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声音嘈杂,常珂刚接起来就听见一声痛呼,紧接着有人大喊警察和医生来了,让人群让出位置。

    常珂一听就知道自己出尤家前的那一卦在尤萌身上应验了,不等她开口,直接就是一句:“不用谢,卦钱你已经给过了。”

    “……”尤萌已经懵了。

    如果说她一开始还有点不敢置信,觉得常珂只是撞大运才猜中自己晚上会遭遇危险,现在却不得不相信了。

    否则她怎么确定自己这时候打电话过来,一定是死里逃生之后,来感谢她的?

    尤萌只觉得一股冷气从脚后跟直蹿到后脑勺,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斟酌着说道:“常大师,这次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感谢您才好。”

    想到之前自己对常珂的态度,着实算不上和善,尤萌心中忐忑,又补了一句:“先前真是对不住,我身上钱没带够,剩余的卦钱,我已经让人打到您卡上了。”

    话音刚落,常珂便收到了一条收款信息,原身那点可怜巴巴的余额瞬间翻了十倍有余。

    常珂正愁没钱还债,有人主动送钱,当然不会拒绝,爽快地收了下来。

    见尤萌这么上道,她还好心提点了一句:“你可以先和苏妍做着朋友,她那个工作室说不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按照尤萌自己的脾气,肯定是不会再搭理苏妍,之前中枢工作室的人来找她,都被她直接轰走了,可是既然是常珂这么说,她毫不犹豫就点了头。

    “一切都听大师的!”

    挂断电话,常珂放松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到片场,一进门就听到有人在议论。

    “那不是隔壁剧组的郑少吗?怎么蹲在咱们剧组的化妆间门口?走错了?”

    “不是,刚才我去问过了,说特意在这儿等人呢。”

    “等人?咱们剧组有人能入郑家大少爷的眼?”

    “什么郑家大少爷?郑家现在都破产了,他这个大少爷估计也没几天好当了!依我看,他是来求人的!”

    哪里都少不了嘴碎的人,常珂眉心一皱,假装不知道他们在八卦,大喇喇从他们中间穿了过去。

    “你们在聊什么?也说给我听听?”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些人私底下叫得欢实,却不敢真的搬到明面上来,看了常珂一眼,当即噤声,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常珂也收起了好奇的样子。

    到化妆间门口,果然看见郑若瑾一个人蹲在门口,可怜兮兮的。

    他长相特别精致,巴掌大的脸埋在臂弯里,身上穿着再简单不过的卫衣和牛仔裤,看起来有几分雌雄莫辩。

    俗话说乾坤颠倒掌权柄,男生女相帝皇命,若不是年纪尚轻,遇上奸诈小人,父亲又重病,削弱了运势,郑若瑾本该是大富大贵、幸福顺遂一辈子的面相。

    算是职业病,常珂对面相好的人有天然的好感,何况这小伙子脾性不错,是个值得交往的对象。

    常珂放轻脚步上前,一拍郑若瑾的肩膀,“醒醒。”

    郑若瑾的精神紧绷了一整晚,被她这么一拍,马上醒了过来,抬头时差点迎面跟常珂撞上,吓了一跳。

    两个人的鼻尖险险擦过,常珂还没怎么着,他的脸先红了起来。

    “抱、抱歉。”郑若瑾磕巴了一下,才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正了正脸色,郑重道谢:“昨天的事情,谢谢你。”

    常珂觉得这小孩挺好玩的,眼中忍不住浮起笑意,闻言摆摆手,不在意道:“不用谢,把卦钱结清了就成。”

    对现在的郑若瑾来说,钱是个敏感的字眼,他脸色有些尴尬,“卦钱?”

    “对,卦钱。”常珂点头,“……你该不会以为昨天那卦是白算的吧?你这小孩儿人长得美,想的就不要太美了。”

    “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郑若瑾连忙摆手,脸色整个涨红,看起来可爱极了,“不过昨天那件事……是算卦算出来的?”

    语气中难掩失落。

    他还以为常珂是知道内情,才及时出现在那里提醒他的,原来只是凑巧么?

    算卦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郑若瑾根本不相信,苦等一晚上的希望再次落空,整个人都有些失落,精气神都塌了下来,蔫巴巴地掏出钱包,强打精神问道:“请问卦钱要多少?”

    他年纪比常珂小几岁,长得又嫩,却在一晚上看清了人心的险恶,整个人憔悴又委屈的样子看得人十分有保护欲。

    常珂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用不着现在给。不过等你的事情解决了,我再要份大的。”

    郑若瑾有些茫然:“我的事情?”

    除了他父亲的病,还有公司迫在眉睫的破产危机,他还有什么事情需要解决?

    “就是你想的那两件事。”常珂说着,丢给他十块钱,“去,先给姐姐买两份早餐回来。”

    郑若瑾并不缺钱,就算家里公司濒临破产,剩下的积蓄也足够他挥霍大半辈子,但这十块钱上面残留的体温,却让他感受到了别样的温暖。

    一声姐姐,他就像是有了主心骨,眼神渐渐亮起来,用力点头:“我马上去!姐姐等我一下!”

    不得不承认,被美少年叫姐姐的感觉真是难以言喻的舒爽。

    常珂被叫得心都软了,赶紧摆摆手让他去买早餐,怕自己一个没忍住,把人摁住狂揉一顿。

    等郑若瑾走远了,她才捂住心口,幸福地深吸一口气。

    懂事听话又软萌,这样的弟弟谁不喜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