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10 章

    第10章

    郑若瑾跑出去老远,到底还是被身后的青年追上了。

    青年好说歹说道了半天歉,承诺再也不提刚才那件事,也愿意陪他一起再想其他办法,保证不做违背原则的事情,郑若瑾才勉强原谅他。

    只是嘴上说着要想办法,郑若瑾现在除了继续向父亲曾经的朋友和合作伙伴求助之外,也想不到更好的主意。

    不出意外,连续打了几个电话,得到的回复都是:“不好意思,我们公司其实也过得很艰难,自身难保,帮不上你们什么忙。要不你再问问其他人?”

    郑若瑾脸色很不好看,但还是礼貌地道谢:“谢谢,打扰您了。”

    他这几天跑遍了所有认识的人家,一个愿意借钱给他们家的都没有,可他们家的公司最迟下周就要申请破产了,再拖下去就真的要完了。

    郑若瑾心里不是滋味,可也没什么办法。

    人家毕竟只是跟他们家有点交情,又不欠他们的,何况他们家公司最近几年的确没有做出什么成绩,从投资角度看,也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对象。

    只是郑若瑾还是不甘心,让父亲的心血就这么毁掉。

    其实本来他们家的公司发展一直很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几年连连碰壁,赚不到钱不说,他父亲身体也每况愈下,连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丰厚家底都赔干净了。

    他喜欢演戏,不喜欢管理公司,也没有学过管理相关的事情,现在遇到公司方面的问题真是两眼一抹黑,恨不得穿回去把当初那个自顾自跑到娱乐圈玩票的自己打死。

    好在父亲还有个兄弟可以依靠,生病的这段时间,公司就交给了小叔和堂哥帮忙打理。

    今天陪他出来的这个青年就是他的堂哥。

    他从小没有吃过苦,突然面临破产的危机,这些天全靠堂哥一直陪着他跑东跑西,求爷爷告奶奶,不然光凭他自己,真的很难坚持下来。

    只是堂哥今天的话实在太过分了,居然让他去给别人当小三!

    堂哥道歉道:“刚才都是哥不对,一时着急,说错话了。我以后保证不这样了,哥跟你一起想办法。”

    念在往日的情分,和小叔一家对自己和父亲的帮助上,郑若瑾还是选择相信堂哥是好心说错了话,闻言心中微暖,点了下头。

    想到病房里奄奄一息的父亲,他眼眶微红,有些沮丧。

    关键时刻他一点用场都没有派上,实在太没用了。

    堂哥一直在劝慰他,眼看时间已近凌晨,突然提议道:“我给你组了个局,是我的一个朋友,他还挺有钱的,说不定能帮到你。”

    郑若瑾眼神一亮,“真的吗?”

    为家里的事情奔波了这么久,眼看再找不到人为他们进行破产担保,父亲的心血就要彻底完蛋,只要有一分希望,他都不会错过。

    郑若瑾顿时十分意动。

    只是点头之前,他忽然想起常珂的那句“早点回家睡觉”,心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涌起了一股奇怪的感觉,竟然真的有点犯困,想要睡觉。

    这可能是拯救公司的最后机会了,这个时候他怎么可以回家睡觉?

    郑若瑾晃晃脑袋,把困意甩出去,跟堂哥一起坐进出租车。

    上车时,广播正在播放一则逃犯追捕通告:“……逃犯特征:面部有刀疤,长度从左眉延伸到右脸颊……”

    司机感叹一声,“最近真是不太平啊!跑完这单我也回家睡觉去咯!”

    郑若瑾听到回家睡觉,忍不住又想起在片场见到的那个女孩,莫名感觉有些不安。

    这时司机忽然看了他一眼,愣了下,“哎,你是不是那个……”

    郑若瑾立马将心中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抛到脑后,压低帽檐否认道:“不是,您认错了。”

    “……”

    出租车很快在一个酒吧门口停下。

    郑若瑾平时也不是没有去过酒吧,但眼前这个环境比他之前去的任何酒吧都要差,外边垃圾桶旁边堆了一地的垃圾,臭气熏天,还有一群小混混蹲在门口,也不知道是在等什么。

    瞧见他过来,其中一个小混混朝他吹了声口哨。

    郑若瑾皱起眉头,心底有些抵触,但为了父亲的心血,还是压着心中的不适,跟着进了酒吧。

    酒吧内部的环境更是嘈杂,地上乱七八糟的,到处是烟头和酒瓶,里头烟雾缭绕,空气闭塞,一进去就感觉脑袋晕晕的。

    他们到的时候堂哥约的人还没来,等待的时间里,堂哥给郑若瑾点了一杯酒。

    郑若瑾正好心中烦闷,没多想就喝了,眼角余光瞥见堂哥在给人发信息,大概是催促对方过来。

    他有点好奇,平时似乎没有听说堂哥认识什么厉害的大人物,凑过去想要看看对方是谁,堂哥却吓了一跳似的,往后退出去老远。

    “……”郑若瑾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这一喝就是一个钟头,郑若瑾脑袋有点晕乎的时候,堂哥说的人总算来了。

    来人是一个花臂大汉,上下打量郑若瑾两眼,那种仿佛看货物的眼神弄得他十分不舒服,下意识有些抵触。

    只见堂哥跟花臂大汉耳语几句,便回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跟他走就行。”

    郑若瑾懵了下,“你不一起进去吗?”

    堂哥眼神闪了闪,态度很是奇怪,“我等会再进去!”

    郑若瑾本能的感觉不对,正要再仔细问问,那边的花臂大汉已经不耐烦起来,堂哥赶忙催他跟上花臂,不然到时候人家一生气,就不帮他了。

    郑若瑾顿时被拿捏住了软肋。

    花臂大汉却看了堂哥一眼,说:“你也来吧。”

    堂哥有些犹豫,花臂大汉凑到他身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堂哥就点头同意了。

    有熟人一起,郑若瑾顿时放下心。

    可是跟着那花臂大汉走了一会儿,却发现他带自己走到了酒吧的后门。

    不是应该约好了在酒吧里谈吗?

    越靠近酒吧后门,郑若瑾就越觉得背后发毛,尤其是走廊两边的人看他的眼神,都往他下半身扫去,那种感觉十分恶寒。

    花臂大汉打开后门,外边是个狭长的小巷,两边的房子都很破旧了,是那种活动板房,低矮的屋檐几乎把小巷上方的天空全部遮住。

    不对劲。

    郑若瑾莫名想起常珂说的那句“走路别走屋檐下”,脚步一顿,有些犹豫。

    刚想问堂哥他们要见的到底是什么人,堂哥便不耐烦地催促道:“停下来干什么?快走啊,让豹哥等久了就不好了。”

    豹哥?

    京城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郑若瑾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号。

    这个外号听起来更像是黑社会。

    郑若瑾心中不对劲的感觉顿时达到了顶峰,这时前边的花臂大汉也转过来,郑若瑾终于看清他的脸——

    只见对方脸上有一条巨大的刀疤,从左眉横跨鼻梁到右脸颊,几乎把整张脸分为两半。

    跟出租车广播上通报的那个逃犯的特征一模一样!

    郑若瑾脑海中顿时警铃大作,顾不上考虑其他,转身就跑。

    堂哥脸色一变,大喊起来:“别跑!”

    然而酒吧人员混杂,郑若瑾一头扎进人群,转眼就不见了,堂哥和花臂大汉在人群里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人,最后问门口的混混,都说没看见他出去。

    堂哥气急败坏道:“这小兔崽子……还挺会躲!”

    花臂大汉居高临下瞧着他,“豹哥还在后头等着。请吧?”

    “你什么意思?”堂哥脸色一变,“之前欠的钱,我不都已经让公司财务打到你们账上了吗?”

    “是你说带个人来给豹哥助兴,现在人跑了,你不得给他老人家一个交代?”

    “我哪知道他会跑……”

    花臂大汉一瞪眼,堂哥就怂了,赔笑着说道:“等他一失踪,我把他爸的药停了,他家的钱和公司就是我的了,到时候我一定备下重礼,登门道歉!”

    “我管你这时候那时候?现在豹哥要找的是玩意儿,你带来的人跑了,就自己顶上吧!”

    花臂大汉说完一把拽起堂哥,像拎小鸡仔一样就把他抓走了,酒吧里的人纷纷躲避,没有一个管闲事,冷漠得令人心惊。

    就在他们旁边不远处,随手披上别人外套躲在角落的郑若瑾听见了他们所有的话,心中大惊。

    原来公司的事情一直都是堂哥在搞鬼,他亏空了公司去填自己的高利贷还不够,居然还想害死他和父亲,把父亲的心血占为己有!

    甚至这些天以来所谓的帮助都是假的,他就是想找个理由,让他“失踪”!

    郑若瑾怒火中烧,却不敢继续在这停留,趁着还没人注意到他,赶紧低着头离开了酒吧。

    走到大街上,郑若瑾望着空旷的街道,胸口被恨意烧得发慌,却满心茫然,不知道该去向何处。

    父亲重病在床,公司即将宣告破产,唯一能够依靠的亲人居然也心怀不轨……他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大少爷,根本无力回天!

    郑若瑾颓然垂下脑袋,看到地上自己的影子时,却突然想起来片场遇见的那个女孩。

    要不是及时想起她的话,他现在早就已经被花臂大汉带走,之后会经历什么事情,根本无法想象。

    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如果是的话,她说不定能帮到自己!

    郑若瑾顿时来了精神,抬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急切地对司机喊:“快!去影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