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9 章

    第9章

    回酒店的路上,常珂才有空仔细梳理原身的记忆。

    这具身体的原主跟常珂同名同姓,年龄也相同,却家境贫寒,双亲早逝,唯一一个亲人是抚养她长大的爷爷,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她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当演员,直到高中毕业那年,爷爷确诊尿毒症,为了给爷爷看病,她四处筹钱,打工途中被星探相中,并许诺可以预支薪水给爷爷治疗,才进入娱乐圈发展。

    但也因此欠下了大笔外债,近几年所有片酬全部都要交给公司,直到还清债款。

    如果中途解约,公司就会立即停止支付她爷爷的治疗费用,她还必须负担巨额的解约金。

    难怪即使声名狼藉,被女主践踏尊严,原身也一定要留在娱乐圈。

    常珂算了笔账,按照原身的片酬,一直这么不温不火地演下去,十年后都不一定能还清欠款。

    真是黑啊!

    常珂莫名其妙穿进书里,不知道原身的灵魂去了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不过她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既然来了,肯定会连带原主的那一份,把日子好好过下去。

    第一步,先把欠债还清了再说。

    --

    到酒店楼下,常珂刚下车,就被一个穿着风衣行色匆匆的女人撞了一下。

    女人回头正要道歉,瞧见常珂的脸,明显愣了一下,眼中飞快地闪过厌恶的神色,紧接着收敛起来,微笑着朝她点了下头以示抱歉,不等常珂回应,便转身离开了。

    常珂几乎是瞬间就想起了这个人的名字。

    ——苏妍,原文的女主。

    也是害得原身下场凄惨的罪魁祸首。

    苏妍人如其名,长相十分明艳,眼睛大而有神,鼻梁高挺,嘴唇厚实、颜色殷红,仿若玫瑰花瓣。

    然而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苏妍的眼睛大是大,但眼睛下沉有光,上露眼白,也就是俗称的上三白眼。口如吹火状,且鼻头稍欠丰盈,鼻孔有点不明显的外翻。

    有这种面相的人,暴燥易怒,好胜心强,同时却很自卑,容易将事情往坏的方向想,外表看似温顺,但为了本身利益,可以不择手段,颠倒是非,因此人缘通常十分恶劣。

    原文中苏妍一路靠舆论攻击别人,身边的女性角色不是被她利用甩锅,就是她的陷害对象,除了男主之外,确实没有一个朋友。

    常珂一开始有些意外苏妍居然也在这里,不过回想起原书中的剧情,就不觉得奇怪了。

    毕竟原书前面一半的内容,都是女主为了接近白月光,一个个铲除白月光身边的女人,并在此过程中提升自己的地位,步步高升。

    基本上只要是宗平在的地方,都会有女主的身影。

    常珂是苏妍第一个打脸的对象,她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算奇怪。

    不过看她刚才那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估计是刚从中枢工作室回来。

    作为一个读过书的穿越者,常珂自然知道中枢工作室是苏妍和宫睿两个人共同创立的狗仔团队。

    苏妍能在娱乐圈维持住清清白白小白花的人设,同时扳倒一大批围绕宗平的莺莺燕燕,离不开宫睿的这个工作室的帮忙。

    宫睿在明,她在暗,工作室后期成长起来,不仅能给苏妍提供舆论和经济上的支持,后来在宫睿争夺家产时,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可以说原文中两人的情谊能变得那么深厚,前期建立中枢工作室,共同打拼的这段经历,是至关重要的。

    只不过建立中枢工作室,苏妍的目的是铲除异己,接近白月光,宫睿却是想证明自己的实力,有朝一日将格达娱乐占为己有。

    原书中他们的目标并不冲突,合作也很默契,中枢工作室的第一战就是针对云昕霖,因为尤萌的帮助,不仅大获全胜,很快就在狗仔圈中站稳了脚跟,还得到了格达娱乐这样强硬的靠山支持。

    这回有她参与,中枢工作室的战略并没有成功,一鸣惊人的机会就此毁掉,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尤萌也已经知道他们的计划,不会再帮助他们。

    而且苏妍最想针对的她还毫发无伤。

    也难怪苏妍会这么生气,估计是和宫睿大吵了一架吧。

    这样一来,苏妍和宫睿之间还会是单纯的青梅竹马关系吗?

    两个人的目标出现分歧,还是因为苏妍的私人感情导致计划失败,宫睿是否还会继续信任她,心无芥蒂地帮她炒作害人?

    常珂很期待看到他们俩以后的发展。

    这件事对双方来说都只是个不重要的小插曲,常珂回到房间,正准备放松睡一觉,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来的是剧组的统筹,提醒常珂晚上还有一场夜戏,给她送来了剧本单页。

    常珂:“……”

    差点忘了这茬。

    常珂很想问,她能不能不拍了,但昨天晚上闹绯闻的时候,经纪人就给她发了消息,告诉她如果因为她的缘故,导致这个角色丢了,违约金得她自己付,公司不会出一毛钱。

    而且还得立刻还钱。

    摸摸口袋,只有她这两天刚从云昕霖和尤萌身上赚回来的一千多块现金,原身一毛钱也没给她留,全还贷款了。

    统筹:“导演说了,既然话都放出去了,肯定要给你和云昕霖加场戏,别的时间挤不出来,干脆就今天晚上吧。”

    “加昨晚那场?”

    见统筹点头,常珂顿时精神了,麻利接下剧本单页。

    演戏嘛,她最在行了。

    --

    当夜。

    “第28场第一镜17次!”

    场记的声音都喊哑了,打板声一响,常珂高举手臂,第17次狠狠挥下!

    “啪!”

    “我等了你五年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咳,不好意思,手疼。”

    结结实实挨了17次打的云昕霖:“………………”

    导演都看不下去了,喊了声咔,把常珂叫下来讲戏。

    “你打人不能真打,巴掌声后期都会配音的!你看ng这几次,云昕霖的脸都肿了,明天还怎么拍戏?”

    “对不住,我情绪太激动了,一下子没收住力道。”

    常珂认错态度很诚恳,总结起来就一句:积极认错,死不悔改。

    云昕霖的脸都快被她打肿了,导演想了想,还是算了,等明天再说,便放常珂去卸妆了。

    晚上一共就常珂和云昕霖两个的戏,常珂卸完妆出来,突然听到外头两个人推搡的声音,其中一个人喊了声:“郑若瑾!你到底还想不想救你爸了?”

    另外一个男孩看上去才十七八岁,被硬拉着过来,脸色都气红了,“我说了,我自己会想办法!”

    “你想什么办法?你爸现在破产了!你那些叔叔阿姨连面都不肯见,你那点片酬全支出来也不够补窟窿的,你上哪儿去想办法?”

    男孩反口就是一句:“那你就让我去破坏人家家庭?”

    “人家有老公,又不会因为你离婚!再说了,人家是看你可怜,想帮帮你,但万一你拿钱跑了怎么办?等你家这个难关过去,还了钱,你不还是清清白白的?”

    男孩被他的歪理气得不行,甩开对方的手就要走,“你不要说了!这件事我自己会另外想办法的!”

    往前走了两步,正好跟前边的常珂撞上。

    两个人的距离一瞬间拉得很近,郑若瑾甚至闻到常珂身上的味道,脸色红了红,很是尴尬,点头道了声歉,等常珂说了没关系才继续往前走。

    还挺懂礼貌。

    常珂顺势打量了一眼,这个叫郑若瑾的男孩长得很秀气,有种雌雄难辨的美,说话一直带着股傲气,一看就是家底厚实的家庭才能养出来的。

    至于另外一个人,长相跟他有几分相似,互相之间应该是有血缘关系,不过面相凶恶,目光痴醉,私生活十分混乱,嫖和赌都沾边。

    且他望向郑若瑾的眼神里明显不怀好意。

    常珂心头一动,擦肩而过时,忽然拉了郑若瑾一下,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快速说道:“夜深了,早点回家睡觉。走路别走屋檐下,尤其是低矮楼层。”

    奇怪的内容让郑若瑾愣了下,但身后那人已经追上来,他顿时顾不上其他,说了声谢谢就转身跑了。

    此时后一个人路过常珂身边,常珂突然拍了下他的肩膀。

    那人顿时就怒了,“你干嘛?找事儿是吧?”

    常珂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模样,“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神经病……”

    那人骂了一声,就跟着郑若瑾出去了,出门时脚下突然绊了一下,差点摔个狗吃屎。

    “操!谁他妈往门口放东西!”

    他骂骂咧咧爬起来一看,脚边却什么都没有,愣了愣,呸一声:“……真他妈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