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7 章

    第7章

    尤萌回过神,立即将身上所有现金都拿出来,一股脑塞进常珂手里。

    此时她看常珂的眼神已经完全变了。

    她向来不信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也不曾接触,但刚才经历的一切却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

    否则怎么解释常珂连她小时候落水的事情都知道?

    哪个探子会打听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

    再者说了,常珂要是真的能打探到这么多隐秘的事情,大可以将这些消息高价卖给格达娱乐的敌对公司,哪里用得着大费周章通过云昕霖找她,在这里跟她扯这么多?

    尤萌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努力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地问道:“常珂,不是……常大师。那我爸的病,还有救吗?”

    常珂刚才说她父亲的病今年之内都不会出意外,却没说以后。而如果父亲一直身体健康,她们家的公司断不会被一个私生子搞垮。

    现在想起常珂说过的话,她心里一阵惊慌,忍不住显在了脸上。

    常珂本来只是想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尤萌也是被书中男女主害惨了的人,才过来提醒她两句,此时看见她恍惚的表情,却顿了顿,改变了主意。

    她随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黄纸,递给尤萌,说:“我不是医生,你父亲的病情问医生比问我靠谱。不过你最近倒是有点倒霉,带着这东西,可以避开一些麻烦。”

    尤萌父亲的病虽然少见,却并不是什么急症,按照医嘱好好休养,保持心情平和,慢慢就能好起来。

    尤萌自己的问题却近在眼前。

    她的面相的确有福,前半生顺风顺水,偶尔遇到渣男也不会伤她分毫,不过正是因为她事业发展太过强势,除了克夫之外,健康方面也会出现问题。

    原文剧情中就是这样,尤萌为了让父亲好好养病,赶鸭子上架提前进入公司工作,然而当时男主宫睿已经成长起来,暗中搞了不少事情,弄得她焦头烂额,在一次重要决策关头病倒,才会被宫睿和苏妍两个趁虚而入。

    现在看尤萌的面相,两眉之间已经出现了淡淡的红色。

    印堂色红而泛黑,必犯回禄火灾。说明尤萌近期必定遭遇火险。

    尤萌不明所以,接过黄符也没仔细看,压根没放在心上,还是记挂着父亲的病情,问道:“我爸的病是那个私生子弄出来的?”

    常珂摇摇头,“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你只要防着点苏妍,自然会知道的。”

    说完便起身告辞。

    尤萌一愣,“那绯闻的事情……”

    常珂自己都快忘记这件事了,想了想,觉得对自己没什么影响,便道:“随便你。”

    按照原文中的描述,女主苏妍搞这么一出,表面上是为了跟尤萌拉关系,才帮她出气教训云昕霖,实际上最终的目标却是原身。

    如果常珂没有插手这件事,云昕霖在发现自己被格达娱乐放弃时,就会自乱阵脚,立即出面澄清绯闻。

    这样就正好入了苏妍的圈套。

    圈内艺人都收到了尤萌的通知,没一个人声援云昕霖,他只能威胁原身一起澄清,就在双方极力否认的时候,中枢工作室随即放出视频,粉丝发现自己再次受骗,绝对炸锅,纷纷粉转黑,他就彻底凉了。

    这时候苏妍再通过尤萌的手,利用营销号通稿带节奏,把粉丝的怒火转移到原身身上。

    云昕霖的粉丝战斗力本就强悍,就算只有一部分人迁怒,也够原身这个小透明喝一壶的,原身的公司收到尤萌的指示,也没敢替她出头,于是原身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针对了。

    原身当惯了乖乖女,绯闻又关系到自己日后的工作,才觉得天都塌下来了,现在的常珂用不着靠娱乐圈吃饭,自然不在乎这些东西。

    常珂浑不在意,却不知道自己这副模样看在尤萌眼里,更让她确信自己得到的资料是错误的。

    这样的常珂,绝对不是个唯唯诺诺的软弱小女人。

    --

    送走常珂以后,尤萌翻来覆去地回想了好几遍刚才的事情,久久回不过神来,直到手机铃声响起。

    瞧见屏幕上显示的人名,她长舒一口气,调整好情绪,接起来,“哥。”

    “嗯。”

    电话另一头赫然是新晋影帝宗平的声音。

    宗平停顿好一会儿,才接着问道:“怎么样?”

    想到常珂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尤萌缓缓收敛笑容,语气却没有丝毫变化:“跟我说这是个局呗。还让云昕霖装了一回性无能,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尤萌说完事情经过,停顿一下,揶揄道:“不过哥,你怎么对常珂这么上心,还特意让我别为难人家?老实交代,你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宗平顿了顿,没有隐瞒的意思:“高中同学。”

    尤萌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关系,等了一会儿,对面也没有说出其他的词,不可置信道:“……就这样?”

    “嗯。”

    “……”

    骗鬼呢?他平时可不是这种多管闲事的人!

    不过吐槽归吐槽,尤萌却知道自己跟对方的关系没有好到可以刨根问底的程度,识相的没有继续问。

    宗平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很快便挂断了电话。

    尤萌这才想起来常珂给的黄符,拿出来看了看,顿时沉默了。

    这纸也太粗糙了,边角都没剪整齐。

    上面的鬼画符好像是用口红画的?

    “……”

    她其实还是被骗了吧?

    正在怀疑人生,尤爸爸的秘书一个电话打过来,提醒她去参加一个饭局,尤萌随手将黄符塞进口袋里,便去做正事了。

    尤爸爸身为董事长,平时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但最近生病了,一些不重要的事情就由尤萌代劳。

    今天的饭局就是跟几家合作的公司高层吃个饭。具体事宜早就敲定下来,尤萌平时跟这些叔叔阿姨也很熟悉,应付起来还算轻松。

    吃完饭,一行人又要去唱歌,一群人玩得高兴起来,免不了喝酒。

    尤萌毕竟是女孩子,喝得多了就有点晕,借口上洗手间出门透透气,路上看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在边上包厢门口转悠。

    看见她,男人眼神里顿时流露出了恶意,却什么也没做,转头继续往包厢里张望。

    她本能的感觉不对劲,却说不上来为什么,皱皱眉头便离开了,等回来时,就发现包厢门□□发了争吵。

    那个鬼祟的男人正拉着一个女孩子,大声嚷嚷着什么。

    “我都跟你分手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神经!”女孩很惊慌的样子,脸上有个巴掌印,想跑却跑不了,看见尤萌出现,立即大声求助:“救救我!这人是个疯的!”

    尤萌本来不该多管闲事,但她最烦分手还纠缠不清的男人,加上酒精的缘故,脑袋还有点晕,闻言上前制止道:“这位先生,麻烦你冷静一下,有什么事情坐下来好好说……”

    话音未落,就见男人神色突然狰狞起来,挟持着女孩后退,伸手到旁边抓住了一个罐子。

    瞥见罐子上的标志,尤萌脑海中警铃大作,下意识停住脚步。

    但为时已晚,男人抓起一个氢气罐,拧开旋钮,神色癫狂地大喊:“女人都他妈是骗子!你既然不要我,那我们就一起死!”

    说完就拿出打火机,伸到氢气罐口,啪的一下点燃!

    尤萌神色一变,迅速往后退,然而她距离这两人太近,没走两步,眼前火光便已经爆发。

    她下意识抬手挡住脸,闭上双眼,几乎是瞬间,便感觉迎面一阵巨力狠狠打在身上,一阵剧痛席卷全身,紧接着视野内天旋地转,身体失控地倒飞出去。

    氢气罐爆炸的巨响震得她的耳朵都失聪了一瞬,连自己的尖叫都无法听见。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

    再度睁开眼的瞬间,尤萌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走廊上的地毯还残留着火星,另外两个人躺在她旁边,脸上、身体全都被炸得焦黑,她自己身上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周围包厢的人听到动静出来查看情况,一起吃饭的叔叔阿姨们惊慌地冲上来围住她,七嘴八舌地问她有没有事,尤萌还沉浸在刚才的爆炸中,根本反应不过来。

    这时她忽然感觉腿上一疼,“啊!好烫!”

    尤萌回过神,立马低头看自己的腿,发现裤子口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灼穿了一个洞,一张几乎被燃烧殆尽黄色纸片从破洞里飘了出来。

    就在她看过去的同时,完全化为灰烬,跟她身旁的地毯融为一体。

    尖叫声、哭泣声……周遭的一切都很嘈杂,尤萌却什么都听不进去,眼睛死死盯着纸片消失的地方,狠狠打了个寒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