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6 章

    第6章

    尤萌家客厅。

    云昕霖离开后,尤萌盯着对面的常珂看了一会儿,便开门见山道:“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尤萌的长相很符合她的名字。圆脸、杏眼,五官小巧精致,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几岁,显得很可爱。个子不算高也不算矮,正好能被男人搂在怀中呵护的样子,很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按照云昕霖的描述,尤萌平日里脾气也很温和,会照顾男人的心情,完全不像是个大小姐,以至于云昕霖这种人都敢把她当成寻常的小姑娘耍弄。

    不过在常珂的眼里,真实的尤萌却完全不是这样。

    杏仁眼利事业,圆脸福运深厚,尤萌本身是个事业心强大的面相,又有一双浓眉,性格并不像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么软和,甚至有些“克夫”,容易在事业上压得另一半喘不过气来。

    平时会表现出小女人的姿态,只是出于高超的情商和智商,给对方一点面子,也能为自己提供一定的便利。

    这一点,从刚才她对云昕霖的无情驱赶就能看出来。

    云昕霖把尤萌当傻子,殊不知他在尤萌眼里,不过是一个开心时逗一逗,不开心就踢开的宠物。

    让常珂有些意外的是,尤萌望过来的眼神里仍旧带着审视,那表情虽然有些敌意,却不像是在看情敌。

    她久久不说话,尤萌眉心一皱,有些不耐烦,“你该不是替云昕霖当说客来的?”

    话语中很是不满,仿佛只要常珂点头,她就让她跟刚才云昕霖一样,从这里滚出去。

    早在半个小时前,云昕霖带着常珂出现在她家门口,说自己其实命根子受过伤,根本没办法人道,要找她自证清白的时候,尤萌就知道要找她的人是常珂。

    云昕霖根本没有那个脑子和胆量,敢在这种时候找上门。

    尤萌本来懒得理会,不过出于某些原因,她还是让这两个人进来了。

    果然,常珂朝她展颜一笑,“有害垃圾回收来干什么?他只是我来见你的一颗踏脚石。”

    还挺坦白。

    尤萌脸色一缓,却仍然没有跟常珂多说的意思,干脆说道:“绯闻的后续,我可以让人着手解决,不过你们自己认下的恋情,就不是我的责任了。”

    如果是眼前这个常珂的话,她倒是愿意帮一把。

    “等一下,尤小姐。”常珂打断尤萌的话,“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向你求助。”

    这倒是让尤萌有些意外。

    “那你是为了什么?”她微挑起眉毛,即使是轻蔑的表情,看起来也没有多少攻击力,“难道你还想说,是我需要你的帮助?”

    谁知常珂居然认真点了下头,缓缓道:“我想你应该还不知道,令尊在外面其实还有一个私生子。”

    尤萌眼神一凝,冷冷扫过来。

    常珂却没有像云昕霖一样被她吓到,反而再次语出惊人:“这个私生子就在找你合作的苏妍身边。要不了多久,他们俩就会联手,把尤家的家业据为己有。”

    尤萌沉默一会儿,“要不了多久是多久?”

    “两三年之内。”

    尤萌盯着常珂看了许久,忽然笑起来,似乎并不相信她的话,“格达娱乐这么多年才走到这个地步,还没有谁敢说两三年时间就能把它搞垮。”

    常珂也不说话,就这么望着尤萌,根本不上套。

    “……”尤萌跟她对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口:“我凭什么相信你?”

    某种程度上来说,尤萌跟云昕霖其实很像。

    不过尤萌明显可爱多了。

    常珂眼睛微弯,终于开口,一句话就让尤萌大惊失色:“你父亲的病,应该还没人知道吧?”

    尤萌望向常珂的目光猛地犀利起来。

    她父亲的身体最近确实不太好,去了好几次医院也没见好转。只是最近公司内部不太平静,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动荡,这事情只有她、父亲和主治医生知道,连尤太太都没告诉。

    常珂一个普通艺人,绝对不可能打探到这么隐秘的事情。

    难道是对家听到了风声,派常珂来试探她的?

    常珂没有理会她的怀疑,自顾自说道:“日角、月角分别是父母宫,你月角偏斜,日角气色暗滞,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亲生母亲,父亲现在重疾,不过好在情况还算平稳,今年之内不会有太大的意外。”

    尤萌已经懵了。

    她母亲在生她的时候就难产死了,现在的尤太太是她父亲第二任妻子,不过这都是父亲发家之前的事情,很少有人知道。她父亲的病也的确不好治,幸好发现的早,好好休养的话,还是有可能痊愈的。

    如果只是她父亲生病的事情,还可以说是他们去医院的时候,不小心被人瞧见了,生母早亡也是花点心思就能打听到的消息。

    但父亲的病情如何,就算是对家在他们公司安插了眼线,也不可能打听得到,就算打听到了,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告诉常珂。

    难道这个常珂还有什么隐藏的身份?

    作为云昕霖曾经的金主,尤萌早就调查过他身边女人的资料,其中就包括昨天才被撺掇去找云昕霖搭讪的常珂。

    资料里的常珂从小性格腼腆,品学兼优,如果不是意外进入娱乐圈,就只是个长得漂亮的普通女孩,甚至因为过于内向,经常受人欺负。

    怎么看都跟眼前这个高深莫测的女人搭不上边。

    这些隐秘的事情,与其说是算命算出来的,尤萌更相信她一开始拿到的资料就是错的。

    否则怎么解释一个人前后气质相差这么大?

    不给她试探的机会,常珂又道:“你继母膝下无子,还算老实本分,不过家里几个姐妹弟弟却是不让人省心的,几次都险些让你父亲事业受损,在你七八岁的时候,还险些让你命丧水中。”

    尤萌脸色彻底变了。

    尤太太是典型重男轻女家庭出来的女孩,几个姐妹的出生都是为了最后一个男胎,从小就被父母洗脑,一切好东西都该留给弟弟,包括她们出嫁以后,丈夫也要为弟弟的生活负责。

    因此尤太太嫁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姐妹和弟弟从农村接出来,给姐妹介绍老公,弟弟安排进丈夫的公司。

    若是弟弟争气也就算了,偏偏在那样的家庭长大,他被宠得好吃懒做、无法无天,在公司作威作福,官威比尤爸爸都大,还总是拿公款报销自己的个人费用。

    看在老婆的面子上,这些尤爸爸都忍下来了,谁知道这个小叔子不知好歹,有一次谈生意,他居然胆大包天到调戏对方女总裁,差点就让这门生意黄了。

    后来融资的时候又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尤爸爸忍无可忍,干脆把他踢出公司,只不过后来尤太太求情,又偷偷把人塞了回来。

    这些事情是家丑,一般没人往外说,但要是费心打听,都是能打听到的。

    只有最后一件事,绝对不会有外人知晓。

    尤萌七岁时要去学游泳,尤太太让小舅借机将功赎罪送她去游泳馆,结果小舅半路上遇到了酒友,扭头便带着尤萌喝酒去了。回来时游泳馆已经关门,路上尤萌一直嚷嚷要游泳,小舅受不了她的磨,直接把她往河里一丢,说自己教她学。

    尤萌当时还没学会游泳,被他吓了一跳,又让河底的水草捆住了脚腕,在水里挣扎几下就没了动静。

    被救上来后,尤萌昏迷了几天时间,醒来才知道小舅撒谎说她去了游泳馆,热身运动没做好,下水抽筋了才溺水的。

    她那时候还小,小舅跪下来请求她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又用零食玩具和小裙子诱哄,她便没告诉爸妈真相,后来长大了也没有告诉家人的必要了。

    小舅没心没肺,早就把这件事情忘到了脑后,前些年她私下问起时还一脸茫然。

    可以说,世上只剩她自己一个人知道这事。

    尤萌骇然抬头,撞上常珂仿佛穿透灵魂的目光,一瞬间头皮发麻,整个人都呆住了。

    常珂没忍住,探身捏了下尤萌的娃娃脸,在她愕然的眼神中笑开,“现在肯相信我了?”

    她本来就长得好看,这么一笑,眼角眉梢都带着妩媚的意思,更是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不得不承认,就算同为女人,尤萌也忍不住为之惊艳了一瞬。

    回过神来,听到常珂的问题,尤萌脸色变幻几次,缓缓点了下头。

    紧接着就见常珂伸出手掌,手心往上一翻:“卦钱。”

    尤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