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3 章

    第3章

    好不容易打发走所有人,又听见敲门声,云昕霖还以为是那群记者又回来了。

    艰难调整好表情,云昕霖打开门,瞧见门外笑眯眯朝他打招呼的常珂时,几乎没能忍住骂人的冲动,脸色当时就黑了。

    他咬了咬牙,“你居然还敢回来!”

    常珂面色如常,眼神含着笑意,“闹出这么大绯闻,就站在门口,不请我进去坐坐?”

    云昕霖简直想打人,刚抬起手,就对上了常珂淡淡瞥来的视线,那模样比起刚才一言不合跳起来扇自己巴掌时,并无任何不同。

    他脸颊一疼,嚣张的气焰顿时缩了回去,又不甘心乖乖听话,于是就这么杵在门口没有动弹。

    常珂从他身旁擦过,径直进了房间坐下。

    “……”

    云昕霖气得半死,又不能拿她怎么样,站在门口闷了一会儿,又怕被人看见传出新的绯闻,于是飞快扫了眼走廊,确认没人后才关上门。

    一回头,他便瞧见常珂一脸在自己地盘上的淡定从容,跟先前找自己讨教演技时,害羞局促的小女人模样简直是天差地别。

    还是这个模样更带感。

    他眼睛微微眯起,视线在常珂身上打转,“你好像跟之前有点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这个壳子里的灵魂已经换了一个。

    常珂懒得跟他废话,直入主题道:“我是来帮你的。”

    云昕霖“嗤”一声,“就凭你?帮我什么……泄欲吗?”

    说着,他不动声色地靠近几步,视线意味深长地划过常珂白皙细腻的脸蛋,停留在她胸口纽扣崩开的位置,心头忍不住有些火热。

    这种女人又野又烈,最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了。

    常珂没说话,在云昕霖忍不住想要伸手时,忽然一掀眼皮,定定地望过来。

    那眼神仿佛一把锋利的手术刀,能刺破外表直入灵魂,云昕霖一个激灵,被她看得背后汗毛直竖,顿时心生警惕,站住了脚步。

    许久,常珂才缓缓开口:“你要身败名裂,倒大霉了。”

    这么一会儿工夫,云昕霖的面相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印堂、鼻尖处的暗色稍缓,霉运却并未散去,反倒更凶更急,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眼下泪堂代表男女关系,他泪堂凹陷,一路牵连到额角天仓、鼻头财帛,显然是后宫失火,他那富婆女朋友知道绯闻,要跟他翻脸了。

    云昕霖听了这话眉毛倒竖,刚要生气,就听见常珂不急不缓地说道:“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你的手机。”

    她的语气太过笃定,云昕霖下意识看了眼手机,同时警告道:“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

    屏幕上一干二净,连找他聊骚要资源的小新人都没有。

    一晚上鸡飞狗跳,云昕霖心情差到极点,本来也不想有人打扰自己,因此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片刻后忽然一个激灵。

    未免太过安静了一点。

    就算今天没有发生被记者围堵的事情,那些想走捷径的小新人也都约好了,不在这个时间打扰他,他的手机上至少也该有剧组发过来的剧本单页,以及他几个助理在群里分配工作的消息才对。

    更何况今天闹了这么大的绯闻,要是放在平时,他在圈内的那群狐朋狗友早就发消息过来嘲讽了,今天居然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最可怕的是,他那爱吃醋的大小姐女朋友连一条质问的消息都没有给他发,却还在岁月静好地发朋友圈。

    就像之前他一出绯闻,她就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作劲儿都是假的一样。

    这情形很像上学的时候,整个班的人说好了要孤立某个人,谁也不许跟那个人说话,否则也会被孤立。

    在娱乐圈,被孤立的后果能是什么?

    云昕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背后瞬间被冷汗浸湿。

    常珂全程没说话,找到自己丢下的高跟鞋穿好,便倚在沙发上看窗外的风景,仿佛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最后是云昕霖憋不住了,恶狠狠地威胁道:“你以为我活不下去,你就能好过得了吗?”

    他好歹还没落魄呢,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轻易让一个女人骑在自己头上!

    常珂这才将视线转回来,脸上却没有云昕霖预想中的惊慌,反倒笑了下,仿佛觉得云昕霖的这个问题很天真。

    “你难道觉得,我离开娱乐圈就活不了了?”

    如果是原主,离开了娱乐圈就没有了高额收入,的确会过得很辛苦。书里的剧情也说她拼命想要留下来,就算被女主狠狠踩在脚底,也不肯离开这个圈子。

    但现在这具身体里的灵魂是常珂。

    在玄学圈混了这么多年,常珂还真不信自己离开一个圈子就能饿死。

    事实上刚才记者闯门,她就算不扯自己的衣服,直接离开也没什么,不过是占了原主的身体,心里过意不去,想着至少要为她争一口气罢了。

    云昕霖盯着常珂的眼睛,发现她是真的有恃无恐,心里彻底慌了。

    跟常珂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小艺人不同,他花了那么多年,辛辛苦苦达到今天的成就,怎么舍得就这么葬送在一个莫名其妙的绯闻上?

    他磨了磨后槽牙,恨恨地盯着面前的常珂,“你能帮我撇干净这件事?”

    常珂摇头,“照片都被拍到了,哪里还能撇得清楚?再说了,你的富婆也得信啊。”

    要是真的还相信云昕霖的鬼话,那个大小姐也不会连个质问都没有,就直接放弃他了。

    一个女人不爱你了,情话说得再天花乱坠也没有用。

    云昕霖闻言脸色一沉,“你唬我?”

    “你的问题又不是出在绯闻上。”

    “……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

    云昕霖又想发怒,常珂忽然抬眼瞧过来,只一个平静的眼神,却硬生生止住了他未开口的话。

    他憋了憋,“我凭什么相信你?”

    空口白牙说自己能帮忙就要他相信,当他是傻的吗?

    常珂伸出一根手指,隔空点了下云昕霖的左胸口,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七岁时,左胸口受过刺伤,伤口接近心脏,虽然命救回来了,却留下一个不可修复的伤疤,所以从不接裸上身的戏。”

    云昕霖脸色一变。

    他七岁时的确受过伤,当时武侠剧盛行,他拿父母烤串用的铁签当剑,跟同学玩耍,谁知一时意气上了头,假打变成真打,心口被对方戳中,只差一点就刺中心脏。

    当时医疗水平落后,他也没想到自己日后会从事娱乐工作,没有好好保养,就留下了一个丑陋的伤疤,导致在别的男演员纷纷露肌肉吸粉的时候,他却只能扮纯情人设,从来不接这方面的戏。

    这件事情他只跟经纪人说过,甚至没告诉对方原委,常珂是怎么知道的?

    云昕霖正发蒙,谁知常珂的下一句更让他大惊失色:“不过你这算是幸运的,毕竟对方可是连命都没了。”

    涉及到人命,这话题就太过敏感了。

    云昕霖倏地抬起头,眼神犀利地盯着常珂,“你调查我?”

    常珂依旧是那副宠辱不惊的模样,弹了弹指甲,气定神闲地问:“你确定,要继续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云昕霖神色一顿,脸色变幻数次,最后只能咬咬牙,不情不愿地低头:“请你帮我一次。”

    常珂满意点头,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朝云昕霖一摊手掌,在他疑惑的目光中,缓缓开口:“请人帮忙,总该付点报酬吧?”

    云昕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