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2 章

    第2章

    常珂出门没多久,就遇上了两个人。

    翁暖抓着手机回头,一脸焦急地朝身后说道:“怎么办?阿珂根本不接电话,该不会已经……早知道我就不该让她去的,没想到那个云昕霖居然是这样的人!唉,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表情语气毫无破绽,仿佛真的是在担心常珂。

    但在常珂眼里,她的面相早就将她的小心思暴露殆尽。

    两腮无肉,如刀削直下,一张受到时下审美追捧的锥子脸,在面相学中却代表此人唯利是图、自私自利。翁暖额头窄小,嘴唇歪斜,本就是心胸狭隘爱谎言陷害的面相,又兼她说话时眼中神光闪烁,目光漂移不定,必是说谎无疑。

    常珂看她一眼便收回视线,扫到她身后男人的脸时,却忍不住愣了下。

    男人身材高大,宽肩窄臀,身上套了件居家的连帽衫,却仿佛走在星光璀璨的红毯上,让人挪不开眼。

    他五官线条十分硬朗,头发利落地梳到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一双剑眉斜飞入鬓,眼型细长,鼻梁高挺,颜色浅淡的薄唇轻抿,使得整个人有种不近人情的冷硬感,偏偏连喉结都充满了性感的气息。

    面相不错。

    如果按照原文发展,原身和云昕霖被拍到绯闻照片的那天,女主的白月光不知为什么也出现在附近,正好撞见了原主狼狈的模样。

    后来直到原身身败名裂,两人都再没有过交集。

    同学会上女主提起原主的名字,白月光还表现出了不高兴的神色,让女主得意了好长时间。

    显然,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原文女主念念不忘好几年,连男主光环都压不住的白月光,宗平。

    常珂见他黑色发梢还在滴水,发型有点凌乱,显然是临时被叫出来的,不由得有些意外。

    在她的记忆中,宗平应该是个冷漠的性子,怎么会被翁暖请动,跑来找她?

    记者们闹出来的动静太大,附近房间的人听到声音纷纷出来查看情况,瞧见影帝宗平也在,身旁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还衣衫不整,顿时转移了八卦对象。

    这时对面两人也发现了常珂的存在,翁暖表情明显有些惊愕。

    “常、常珂?你怎么会在这里?”

    常珂眼皮一掀,瞧着她,似笑非笑道:“你想我在哪里?”

    翁暖顿时反应过来,忙挤出一个笑容,紧走几步上前打量她几下,半真半假地惊讶道:“你这是怎么了?衣服也破了,鞋子呢?你一个人去找云昕霖,打电话也不接,吓死我了!”

    看似诚恳,实则在提醒宗平她衣衫不整的事实。

    周围人听见云昕霖的名字,也都精神一振,望向常珂的目光里充满了审视和鄙夷。

    都说娱乐圈乱,这种交易他们见过不少,闹得这么难看的还是头一个。

    看着挺漂亮一个小姑娘,没想到居然也会干这种下三滥的事情。

    为了红真是不择手段。

    本以为在曾经的男朋友,如今声名鹊起的新晋影帝,还有这么多陌生人面前暴露自己不堪的一面,常珂肯定会乱了阵脚,然而出乎翁暖的预料,常珂神色淡淡,丝毫没有她想象中的惊慌。

    常珂语气平静道:“我怎么了,你心里不是最清楚?”

    一直没说话的宗平将视线扫了过来。

    翁暖故作茫然道:“我?我清楚什么呀?”

    常珂没理她的装傻,沉声道:“给你一句忠告,多行不义必自毙,一时贪财毁人名声,到头来可别弄得自己身败名裂!”

    突然被说中心事,翁暖表情一凝,忙否认道:“阿珂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常珂直接指向她的鼻子,“鼻是财帛宫,你鼻头和印堂都出现明黄色泽,显然近期有大笔钱财进账。你已经几个月没有接到过新戏了,这钱是怎么来的?”

    “我、钱是……我没有!”常珂的话说得翁暖心里发虚,强撑着笑了下,“阿珂,你是不是听云昕霖说了什么?怎么连我都不信了?”

    还在往她身上泼脏水。

    “云昕霖?”常珂毫不犹豫丢下一个重磅炸弹,“那不是你肚子里孩子的亲爹吗?”

    卧槽!

    围观群众骚动起来,纷纷震惊地望向翁暖的肚子。

    翁暖下意识护住自己的小腹,算是证实了常珂的话,等她感受到众人实质般的视线,顿时反应过来,脸色变得惨白。

    她忍不住后退两步,颤抖着说道:“你、你胡说!我没有!你骗人!”

    话虽这么说,对上常珂仿佛能够看穿一切的眼神,她却再也维持不住虚伪的假面,彻底露出慌乱的神色。

    常珂全都说中了!

    不管是今天这件事情的真相,还是她和云昕霖的关系,以及她怀孕的事情,常珂说得分毫不差。

    难怪她没有被堵在云昕霖的房间里!

    翁暖是看着常珂进了云昕霖的房间,才去找宗平过来的。

    她当然不觉得以常珂的脑子,能够想到办法从记者围绕的房间里逃出来,还以为她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计划,根本就没有在云昕霖的房间多待,进去不久就出来了。

    可为了资源爬上云昕霖的床这种秘密,不管是她自己还是云昕霖,都不可能告诉常珂,她账户里的钱更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常珂是怎么知道的?

    刚才说的那些话像是算命,可是常珂一直拿她当闺蜜相处,这么多年,常珂会算命的事情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难道她一直在防备自己?

    翁暖打了个寒战,忍不住狡辩道:“阿珂,我们俩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你怎么能这么污蔑我?”

    常珂冷眼看她做无谓的挣扎,等她说完了,才开口道:“神光外露且色不定,男主酒色,女主骄奢。你吃穿用度无一不奢侈,却没有钱财来源,恐怕原本是想拿孩子要挟云昕霖,换取钱财,失败后才恼羞成怒想要陷害吧?”

    “没有!我、我怎么可能用孩子做这种事情!”

    “用不着否认。”常珂道,“你鼻梁上有三处暗纹,已经打胎三次之多,这种行为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你鼻梁尖削,本就子嗣艰难,还这么造作,这恐怕是你最后一次怀孕了!”

    “……”

    全说中了!

    翁暖身子一僵,听到最后一句时更是如遭雷击,完全说不出话来。

    过了很久,她才仿佛梦呓一般喃喃道:“不……不可能!生不了孩子的女人还有什么用!”

    她还想过以后混不动娱乐圈了,就找个富商生个孩子稳定下来,如果以后都不能怀孕,她哪里来的筹码让富商娶她!

    周围人原本还有人同情她无法再生育,听见这话,看她的眼神顿时变了。

    这边的热闹越吵越大,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是片场附近的酒店,住的基本都是剧组相关人员,翁暖和常珂也不算是新人,自然有人认识她们俩。

    “这不是那个想撬同组主演墙角,结果没撬动,还被雪藏了的翁暖吗?这回是撬到自己闺蜜头上了?”

    “可不!刚才还听说那边有记者在问常珂和云昕霖交往多久了!”

    “真是心狠啊,常珂对她那么好都能泼这种脏水,难怪入圈这么长时间都没朋友!”

    “不过我说她泼错对象了吧?就常珂那个害羞的性子,组里男演员稍微靠近点就跟兔子一样跑远了,还爬床?她以为谁都跟她一样脏吗?”

    ……

    娱乐圈说大不大,来来往往就那么些人,没多久围观群众就全知道了两人的事情。

    一个小三惯犯指着清清白白的小姑娘说勾引,鬼才信呢!

    围观群众指指点点,翁暖很快就承受不住压力,捂着脸狼狈逃走了。

    热闹看完,围观的众人也都陆续回房去了,走廊上很快就只剩下常珂和宗平两个人。

    常珂瞧着这个仅仅因为懒得解释,成为了原身的绯闻男友,就害得原身被女主针对,身败名裂的男人,一点好感都升不起来,见他还不走,挑了下眉毛,“热闹散场了,不走?”

    宗平深深看她一眼,眼神探究。

    常珂坦然接受他的审视,一点不自在都没有,问道:“想让我给你算一卦?”

    宗平像是愣了下,朝她摇摇头,竟然像是认真在拒绝。

    “……”

    常珂无语地看着宗平转身走远,看了眼时间,估摸着记者应该散了,便回头往云昕霖的房间走去。

    想让她身败名裂,这件事情可没那么容易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