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能救这个世界[末世]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四二章

    梆!

    强梁从后面赶来,一把拉开了傻站着的金琼琪,一棍子就敲了上去。腾简用异能把土地翻转,孟子言顿时摔倒在了地上,一根地刺升起,正巧扎穿了他的脑袋。

    丧尸已经被吸引了过来,贾琢和毕周他们护着贾长友两人进了孤儿院,随后关上院门。

    强梁、毕周、柳叶山和腾简开始清理院里的丧尸,贾琢拉着有些浑浑噩噩的金琼琪,深怕她一激动就跑了出去。

    四个人两人一组,一个一个房间清理着丧尸,贾琢听着打斗声逐渐消失,随后满头大汗又沾染了不少脏东西的几人才从楼里出来。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强梁上前一步跟金琼琪说话:“金子,这个孤儿院之前有多少人,你知道吗?”

    “37个,算上院长,就是38个。”金琼琪回过了神,“你们在楼里找到了多少?”

    “20多个。”强梁肯定的回答,默默在心里辩解,21个也是20多个,29个也是20多个,反正他没有撒谎就是了。

    金琼琪的眼睛亮了起来:“那也就是说,还有十多个人跑出去了,对吧!”

    不等强梁他们回答,她又自顾自的说下去,“是的是的,院长那么能干,肯定带了他们跑出去了。”

    金琼琪又打起了精神。

    “先吃饭吧!”田丽花上前握着金琼琪的手,干燥而温暖,“人是铁饭是钢,先吃饱了,然后我们再去找人。这儿的厨房在哪里?”

    金琼琪用袖子使劲擦了几下脸,脸都擦红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给田丽花指路:“就在楼后面,我们的厨房很大的。”

    厨房的门关着,金琼琪烧断了门锁,打开门,里面异常的干净,没有丧尸,没有凌乱翻倒的桌椅,所有的一切就好像每天早上厨房刚刚开门的样子。

    腾简和柳叶山搬了一袋面粉进来,金琼琪去了储物间拿了几盒鸡蛋出来:“冰箱里应该会有肉和包子,但是我不知道这几天有没有断电。”

    腾简已经打开了冰柜,因为一直没有人开门,冰柜里还有一丝丝的凉意,但是底部已经积了水,不少馒头已经被泡开,肉类也被浸湿了。

    唯一庆幸的是,冰柜里还有一些培根,外包装没有破损,泡在水里也没有坏。

    腾简和柳叶山把培根捞出来,用清水洗干净了外包装。

    “咱们中午简单一点,煎个鸡蛋饼,再炒个培根吧!”田丽花定下了午饭,“小玉,来帮我和面。”

    金琼琪对于中午吃什么不是很关心,她想出去看看,楼里那些倒下的人。

    其他人眼神交流一番后,柳叶山跟上了金琼琪。

    每个房间看上去都很凌乱,掉在地上的床单,墙上的血迹,还有横七竖八倒在地上或床上的尸体。

    一楼的房间是给年纪比较小的还有行动不便的孩子们住的,一个房间住男孩,一个房间住女孩。

    像乐宁这些有自我分辨力的的孩子,住在另一个房间里,但是有些孩子,智力不高,连上厕所都不知道开口的,他们就不能住高低床,每张床都是矮矮的,防止他们睡觉的时候摔下去,每个房间里都会有一个值班的阿姨,以防晚上有人会需要用卫生间。

    其实,金琼琪对于这几个房间里的孩子都不是很熟悉,每天他们只会在吃早饭的时候见到。因为他们行动不便,只有外面天气好的时候,阿姨他们才会一个一个把他们抱出去晒太阳,很多时候她回来,阿姨们已经把孩子抱回房间了。

    但是她认得这些孩子的面容,上次分冰棍的时候,每个人都笑的很开心,冰棍的水化了掉到衣服上,被阿姨们责骂也不难过,还会含混的跟自己说谢谢。

    现在这些孩子一个都没有跑出去,值班的阿姨被咬死在自己床上,脸上脖子上都露出了森森的白骨。

    金琼琪把阿姨用床单包裹好,一个公主抱就把她抱起来,走到楼外放到了平时游玩的空地上。空地上,整整齐齐的排着尸体,包裹他们的床单有些很干净,还能看到已经洗到发白褪色,更多的床单上是斑斑点点的血迹。

    二十九张床单,加上门口的孟子言,三十具尸体安静的躺在那里,院里一时间没有了声音,只有金琼琪跪在一边无声流泪。

    她找到了叶诗琬,或者说,叶诗琬的尸体。

    叶诗琬有一件颜色很漂亮的宝石蓝羊绒开衫,春秋季的时候,早晚天气转凉,她就会披上这件衣服。

    早起喊他们起床,晚上帮忙一起把孩子们哄睡觉,她都会穿着这件衣服。

    穿的久了,外套会起球,叶诗琬就用除毛机把毛球剃掉:“你看,又跟新的一样了。”

    金琼琪现在都还记得叶诗琬说话的时候眼里的光彩,好像这件衣服是稀世珍宝一般。

    现在这件衣服已经被撕咬的破破烂烂,漂亮的宝蓝色已经被红色浸透,变成了一种脏兮兮的颜色。

    如果不是这件衣服,金琼琪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头发披散,脸已经被啃的不成样子,头颅快要从脖子上掉下来的人会是那个一脸严肃却又疼爱他们的叶诗琬。

    柳叶山看着金琼琪,有心想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38个人,30个人躺在了这里,他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那么的无力。

    “你帮我把床单都打开。”金琼琪声音开口沙哑,脸上还有些湿漉漉的。

    柳叶山不敢问为什么,只是手脚麻利把包裹尸体的床单打开,床单里的面容看上去都那么的小,他撇过脸,有些不敢看。

    金琼琪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燃起了黑色的火焰,她控制着火焰小心接近叶诗琬,只是一眨眼,叶诗琬的身上就被火焰包裹,很快就变成了一堆人形的粉末,底下的床单却毫发无损。

    小心翼翼的把床单合拢,尽量不让骨灰扬起,金琼琪把床单大了一个结,恭恭敬敬的放到了一边。

    30具尸体,30个包裹了骨灰的床单,金琼琪让腾简帮忙挖出了两个坑,一大一小相邻。

    把叶诗琬放到小一点的土坑里,剩余的29个放到大一点的土坑里,腾简小心的给他们都覆上土,院子里,两个土堆高高隆起。

    贾琢出来叫人:“金子,先去吃饭吧!”她轻声劝着,“等下吃完,我们一起来立墓碑吧!”

    金琼琪洗了脸,把脸上的水痕都擦干,安静的坐到了厨房的餐桌边。

    她前面的蛋饼看起来比其他人都要厚一些,鸡蛋也比别人的多一些,一口咬进去,外皮酥脆,内里软糯。

    “很好吃。”金琼琪试图勾出一个笑脸,下一秒就觉得自己眼眶有什么东西流出来。

    餐桌上的气氛一时有些沉闷,只剩下了吃东西的声音。

    吃过饭,觉得自己影响了大家心情的金琼琪离开了厨房,独自来到了小楼的三楼天台。

    以往院长禁止他们上三楼,担心小孩子玩疯了会从天台掉下去,这里后来变成了晾晒衣服的地方。

    站在天台往外看去,横龙村看起来静谧而美好,红色的琉璃瓦,外墙贴着米黄色和灰色相间的马赛克瓷砖,中间还不时有青绿色的树冠露出作为点缀。

    楼梯间有脚步声传来,金琼琪回头,是强梁和毕周。

    “这里挺安静的。”强梁微笑着说话,眼神关注着金琼琪脸上的变化,“你是在这里长大的吗?”

    “如果末世以前,像这样的天气,院子里都是人,”金琼琪答非所问,“那些跷跷板什么的,大家都会抢着玩。三楼这里就会晒满被子床单,不过院子和阿姨们不让我们上来,怕我们弄脏,他们就白忙活了。”

    “我想起来了!”毕周突然开口,“我在那家餐厅见过你。”

    强梁扶额,这个话题现在好像不合适吧?

    金琼琪却不以为意,她现在需要转移注意力:“象牙浩室。我去那里打工赚学费,你还特意多给了我一百的小费。说起来,我还没谢谢你呢!”

    “不用不用。”毕周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什么,莫名其妙硬要塞钱给人家,“我们还没有谢谢你救了我们呢!”

    金琼琪笑了笑,看着两人说话:“你们找我是有什么事吗?a市也到了,你们是想回去了吗?”

    这一下,强梁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假如自己和毕周离开,意味着留下来的只有腾简和柳叶山两个能顶事的男子,金琼琪战斗力虽然厉害,但是好像对人心不了解,弯弯绕绕的把戏不会玩,也看不透。

    “我们想回去看看,如果家里人在···”强梁话说了一半就被金琼琪打断了。

    “当然是家里人最重要。”金琼琪说的真心实意,她没有家人亲戚,就希望其他人的家庭关系可以和睦幸福,“谢谢你们送我回来,你自己的车钥匙,等下你自己拿走吧。”

    路上要是强梁执意开车先回家,只怕她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车子上的东西,我们等下会搬到厨房里。”强梁想了想,“还是搬到校车上?”

    “都可以。”金琼琪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只是同心还有几个人没有找到,她只想找到他们,不管是死是活。

    “金~子~姐~”

    模模糊糊的叫喊声在空中回荡,引得地上的丧尸都开始嘶吼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