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Alpha是黑狗血味的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 24 章

    “香烛那么好吃吗?”楚景瑜眨眨眼,发出了渴望的询问。

    他进来前吃的饱饱的,按理说还没到饿的时候。但他作为一个爱吃人士,遇到这种从来没尝过的“美食”,就忍不住想要尝尝。

    秦朔看着他那副小馋猫的样儿,嘴角勾起,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香烛是鬼魂的食物,活人不能吃,但你要真想吃的话,之后去地府我可以带你去吃一圈。”

    他想了想,似乎是怕楚景瑜觉得地府只有香烛这种单一的美食,打开手机翻出了相册给他们看。

    一张张美食图立刻就跳了出来,什么火锅串串,烧烤,臭豆腐,琳琅满目,看上去就和到了人间的夜市一样,基本差不多,甚至还有不少地府特设的小吃,比如清炒坟头草之类的……

    “以前鬼魂只能吃香烛,靠上面的生人念力维生,但其实口感并不好,”秦朔解释道,“后来地府改革,很多鬼魂都申请拓宽一下食物的范围,好歹能让他们尝点其他的味道,别一年到头都只能啃干巴巴没味道的香烛了。”

    “阎王他们想想也是,特地搞了个研究组出来,后来据说是某个有一点神农血脉的发明了一种种植方法,可以通过信息素在地里种植出各种味道不同,而且长得很像蔬菜的香烛,所以这些年来,这种集市上的小吃摊才会蓬勃发展。”

    楚景瑜:“……”

    “等、等一下,”他有点懵,“你是说,这些图片里的东西,其实都是香烛?”

    “嗯,”秦朔眼里的笑意一直没降下去,他甚至是有些恶趣味的故意想看楚景瑜露出这种“懵逼,原来还可以这样的”表情。

    以前楚景瑜小时候他就喜欢这样,但后来……

    笑意一敛,秦朔放弃了继续拿这个话题逗人的想法,他笑着搓了搓楚景瑜的脑袋:“那么诧异做什么?以前的人不也把大米这种基础的食材都做出花来了吗?”

    “那不一样吧,”楚景瑜嘟囔一声,拿手护住自己的脑袋,不让秦朔再揉,“再碰我可就收费了,我今天早上才洗的头呢,你这一揉回去全都是味道。”

    全都是味道?

    虽然知道楚景瑜说的应该是把那些食物的味道都蹭在他身上了,但一想到能够将他浑身都沾染上他的味道,秦朔就忍不住地觉得有些开心。

    他自嘲地笑了笑,觉得自己大概是完全融入了这个世界,但这种被本能所控制住的感觉,意外的……不赖。

    如果对象是楚景瑜的话。

    天色渐暗,外面越发热闹起来。

    从窗户向外看,能够看到那些小摊贩们正慌忙地搬动着自己家当,联合周边的商铺,清理出一条,两边布满小摊和商店,但中间却空空荡荡,一马平川的道路。

    那种即将要迎接某些人的气氛越发浓重。

    楚景瑜靠在窗口远眺,他询问道:“你觉得他们是真的不知道剁手节要在这开吗?”

    “他们知道,”秦朔一开口就将老大爷之前努力在他们面前营造出的不知情形象全部给戳破了,“这种需要双方配合的活动,肯定会提前宣传过,他们在骗我们而已。”

    “也是,”楚景瑜嗤笑一声,“客流量都没有的话,他们要怎么进行买卖?看来地府给我们的工作证是临时的,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了。”

    临时工作证,这临时二字就加的很微妙。

    正式员工那可是带工号牌的,能够及时联通其他同事,一个信号就能呼叫来八百个阴差把他们给打成猪头。

    而临时的嘛……

    还是可以在屏蔽器的加持下,勉强搞上一搞的。

    等于就是把他们两个人当成了鱼饵来钓鱼,谁又能猜到鱼饵本身就是两条霸王鱼呢?

    楚景瑜搓了搓手指,久违地感觉到了那种战斗前,马上就要快乐打脸的热血沸腾感,他捧着一杯快乐水,duangduang喝光,双眼发光的指着那边的街道:“秦朔!”

    “嗯?”

    “我们去逛街吧!”

    秦朔:“……”

    楚景瑜还挺开心的,“反正来都来了,不如好好逛一下啊。我看他们卖的那些东西还蛮有趣的,小吃看上去也挺好吃。走走走,再不逛等等搞事的来了,就不能逛了。”

    王卓:“……”

    他本来还端端正正地在角落里蹲着,准备等着俩大佬聊完之后,就带他们去之前关押他的地方搞一波大的。结果这俩问了他一些问题后,在窗口聊了会儿天,结果这就走了?

    他呆滞地看着这俩手牵手一起奔向那边门口的冰淇淋店,完全不顾他这个老朋友兼职电灯泡接下来应该干什么!

    你们还是人吗?

    想要我主动跟上去,吃你们的狗粮?呵,不可能!

    下一秒,一股阴风袭来,王卓抖了抖,好不容易把链子解开的脚腕隐隐作痛,他嘶了一声,立刻站起身,追随着楚景瑜他们的身影,语气谄媚地跟了上去。

    “楚哥!你们俩等等我呀。”

    “拎包小弟要不要?我保证我活好可靠,还不会插话!”

    …………

    吃喝玩乐,宅了很久的楚景瑜难得感受到这四个字的快乐,他拽着秦朔从街头逛到街尾,完全没有被那些偷偷摸摸停留在他们身上的视线所影响,看到好吃的就买来尝两口,看到那些游戏也跟着玩,哪怕是套圈圈也让他玩的很开心。

    一把十个套,个个套中。

    套的老板脸色发青,恨不得当场反悔。

    “楚景瑜,”秦朔抓住他胳膊,皱眉看着他,“你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

    “不对劲?我没有啊,”楚景瑜一头雾水,茫然回望,“我觉得我状态还挺好的,精力十足,感觉还能再从头走一圈!”

    “就是好像走太多了,有点热?”

    他伸手擦了把脸,白皙的脸上漾着一层粉色,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好看。

    秦朔低头在他肩膀上轻嗅了一下,顿时脸色大变,拖着他走到了边上的墙角:“你有没有带抑制剂?”

    “啊?”楚景瑜懵了一下,愣是楞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我、你是说我……”

    他咬了咬唇,艰难地把那个一直被他选择性无视的词给吐出来:“我发情期到了?可是我之前一直好好的,也没什么预兆啊。”

    “这玩意能有什么预兆?”秦朔怒瞪了他一眼,将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希望他的味道能够把即将发情的omega味道稍微遮盖掉一些,“先用气味阻隔剂,然后再用抑制剂,速度快一点,否则等等压都压不下来。”

    楚景瑜:“……”

    楚景瑜没说话,他双眼迷茫地看着秦朔,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他突然觉得秦朔身上散发着一股暖洋洋的味道,感觉就像是冬天里的小太阳取暖器,让他很想抱上去蹭一蹭,然后……

    啊啊啊啊然后个屁啊!

    他双手啪的一下往脸上一糊,使劲搓了搓之后,飞快地打开自己的包翻找起来,但是翻了翻去都没找到他想要找的那个东西。

    秦朔背对着楚景瑜站着,警惕地看着外面的那些鬼魂,然后,一阵淅淅索索的翻找声过后,他听见楚景瑜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

    “秦哥,我早上换了个包背,抑制剂忘记放进去了,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