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忽悠大佬

把本章加入书签

西方魔魔教 二十四

    玉罗刹看着眼前这一排葱白葱白的儿子,满心的冤枉,恨不得上演一场窦娥冤。

    他欲哭无泪的看见了西门吹雪,十分动容的问他:“其实,如果我说,为父只生你一个,你信吗?”

    玉罗刹的眼中满满的都是诚恳之色,身为魔教的教主,他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坦诚过。

    叶七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指向了和西门吹雪一个模子里脱出来的几个人。

    她十分诚恳的反问了一声:“你自己信吗?”

    事实胜于雄辩。

    这几个人站在一起,那就是活生生的铁证如山。甚至不需要人证和物证,也能感觉到几个人的相似之处。

    玉罗刹当即哑口无言。

    这话要是搁在别人头上,他不一巴掌呼过去才怪。这么明显的事实都想要赖账,人品绝对有问题。

    然而这事摊在他头上了,玉罗刹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雪儿,你要相信我。”

    古人有言,三日不见,自当刮目相看。这句话果然是十分的有道理,特别的有先见之眀。

    一日不见,多了一个女儿。三日不见,多了一窝儿子。这要是再过一段时间,是不是就能凑上一副百子图了?

    可不就是让他刮目相看,瞬间颠覆人生观吗?

    看着玉罗刹委屈巴巴的表情,叶七七都替玉罗刹含冤:“大哥,或许我们有一些误会也说不定呢?”

    知我者,七七也。

    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这句话果然是说的一点都不错。玉罗刹心里美滋滋的一片。

    对着叶七七,叶孤城总是狠不下心来,只好降下了火气,也后退了一步。

    西门吹雪按住了另外几个蠢蠢欲动的人,眼神在玉罗刹的身上转了几圈,只吐出来了两个字:“解释。”

    玉罗刹简直慌得一逼,千般思绪在脑海里来回涌动,最终化为了一句话:“解释什么?”

    这句话一出口,他就知道情景不妙。果不其然,西门吹雪的眼神渐渐的变得危险了起来。

    那是凉的不能再凉的眼神。

    叶七七倒吸了一口凉气,好胆,这时候还敢反驳?

    玉罗刹缩了缩脖子,没敢扯淡,只好委屈巴巴的开了口:“能给我提个醒吗?”

    西门吹雪死死的盯住了玉罗刹:“是你刻意放出的死讯,引动风雨”

    “是我。”玉罗刹点了点头,这事确实是他干的,他只是想要清一波叛徒而已啊!

    西门吹雪又问:“是你打造了无数的罗刹牌,引发□□”

    “是我。”这件事确实是他干的,玉罗刹又点了点头。

    “你放出死讯,散布罗刹牌。为的,可是引动所有人相争,以求清除异己?”

    “没错,就是我干的。”

    玉罗刹若有所思,莫非是他可爱的雪儿如今终于开窍了,也懂得思考江湖上这些弯弯绕绕了?

    这才是最大的惊喜。

    “咳咳。”眼看着形式不大妙,叶七七弯下了腰,重重的咳嗽了几声。

    “七七”玉罗刹不明所以,本能的看了过来:“你生病了?”

    叶七七差点咳嗽岔了气,恨不得越俎代庖,一个箭步冲上前敲醒玉罗刹。

    然而背后四大天王护身的她,也只能提醒道:“机会只有一次,千万把握时机啊!”

    玉大佬,你洗白的机会近在眼前了,千万要管住这张嘴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难得西门吹雪肯压住另外几个人,在这边磨磨唧唧的听你的解释。你要是错过了,下次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叶七七疯狂的向他眨巴着眼睛,连眼皮子都酸的不得了。这是,她注意到玉罗刹也向她眨了眨眼睛。

    叶七七一脸的惊喜,简直就是喜出望外:“你明白了?”

    大佬不愧是大佬,果然和常人不同,超凡脱俗。

    “明白啦!七七果然聪明,有我之风范。”玉罗刹欢快的摆了摆手,示意她放心。

    叶七七当即松下了一口气。不得不说,玉罗刹虽然皮了一点,但是这领悟能力,妥妥的学霸一枚,没话说!

    她双眼晶晶亮,就等着一次性洗完所有黑锅。

    然而她忘记了,学霸和学渣之间,往往只是一线之隔。马冬梅和孙红雷之间,往往也只是一线之隔。

    玉罗刹接收到了信号,也是眼前一亮。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果然还是七七脑袋灵活。

    雪儿好不容易开个窍,懂得去学习玩这些阴谋诡计了,弯弯绕绕讲不清楚,就得上直球!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暗示顶个什么用?这种事情,还是得扳碎了讲,这样才能磨的透彻。

    “没错,这些事情都是为父干的。以罗刹令为引,我的血脉为由,群狼争夺。”

    玉罗刹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好不风采:“江湖上的人,不见兔子不撒鹰。若非玉天宝身死,罗刹牌失踪,如何肯倾巢而动?自相残杀?”

    这一刻的玉罗刹,化身为优秀的教师,恨不得从头到尾讲一遍,从内至外,从点到面,时不时还记得画个重点。

    点面结合,深层发展。

    有时讲到high处,甚至还会停下来,询问一声:“听明白了吗?不明白我再讲一遍。”

    西门吹雪眉头跳动,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听的非常清楚。”

    听到这里,叶七七已经扑通一声,额头撞在了桌子上。

    见过作死的,没见过这么作死的。

    她眼泪汪汪的看着玉罗刹,已经无言以对了。大佬,我是让你洗白啊!不是让你往自己身上抹黑!

    这时候,再职业的黑子也没有玉罗刹尽心尽力。大佬,你确定你听明白了?

    西门吹雪的眉宇之间已经带上了冷意。叶孤城时不时的冷笑,似乎是验证了心中的想法。

    最后,玉罗刹意犹未尽的下了一个结尾。

    “为了西方魔教的未来,有些人,必须死。这些牺牲,都是有必要的,无须为之可惜,心软不可成大事。”

    雪儿的神色怎么感觉不大对?玉罗刹暗自揣度,莫非是雪儿这时候又心软了?

    西门吹雪沉默了片刻,扫过了身旁的几个兄弟,心里格外的复杂:“哪怕这些代价之中,包括你的儿子吗?”

    七七,叶孤城,宫九,玉天宝。这几个人,哪一个不无辜?哪一个不是玉罗刹的亲生儿子?

    西门吹雪面上的寒霜越来越重:“虎毒尚不食子,更何况人?!”

    这些字,他一字一顿,一步步逼近。

    儿子

    那个挡箭牌玉天宝吗?

    玉罗刹立刻转头,苦口婆心的教育道:“雪儿,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且记,不可妇人之仁。更何况,废物没有存在的必要。”

    玉罗刹连眼风都懒得往玉天宝那里扫一眼,自然也没有注意到一旁快要爆炸的几个人。

    可叶七七不同啊,坐在风暴区正中间,被这些人的气势一压,简直都快要哭了。

    一边寒气逼人,一边怒火中烧。鸳鸯火锅都没有你们这样玩的!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叶孤城拔剑上前,寒风冷冷刺骨:“你就没有一点心虚?”

    玉罗刹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为何心虚养儿千日,用儿一时。”

    叶孤城步步紧逼,不追问到底不罢休:“所以你策划了一切,只是为了让西门吹雪名正言顺的登上位置。”

    “从头到尾,你心目中唯一的继承人,活到最后的那个人,从来都是西门吹雪。”这一句话,他说的无比的肯定。

    这是自然,玉罗刹毫不反驳。

    叶孤城失笑,难怪上一世,他和宫九,玉天宝全都死了。原来最后那个人,早就已经定好了。

    玉罗刹实在是太过于接近死不瞑目的既视感,叶七七颤颤巍巍的举起了手:“其实,这件事是我干的。”

    宫九悠悠闲闲的摇着扇子,“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当然是信得啊!

    叶七七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从头到尾都是忽悠,别人不知道,她自己还不明白吗?

    客栈之中一片寂静,叶孤城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七七,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你大可不必如此。”

    “我相信你。”西门吹雪放缓了语气,揉了揉叶七七的脑袋。

    玉天宝抽了抽嘴角,很是实在的说了一句:“七七,你就别再替他遮掩了,我们都看见了。”

    他们又不是瞎子,也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来现在这种情况。分明就是七七太过于实心眼,自己扛了黑锅。

    “真不是!”叶七七摇了摇头。

    “真不是她干的。”玉罗刹顺势接口道。

    “是我……”叶七七张了张口,又被拦住了话头。

    “是我干的事情,何须你来?”玉罗刹说的是义正辞严,果断非常,丝毫不给人反悔的机会。

    叶七七捂头:“不是,所有的事情……”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干的。”玉罗刹深刻展示了,什么叫做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叶七七一下就卡在了那里,无话可说。

    这年头,就算是说真话都没人相信了,这是什么世道?想要背一个锅而已,有那么困难吗?

    你抢戏抢这么快,真的好吗?

    叶七七这一回,是真的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