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天使降临[综].

把本章加入书签

那些细腻而温暖的故事·家庭教师 四第二十四章

    天高云淡,泽田家光单手拉着箱子跟泽田奈奈走在回家路上,刚在车上靠着他的肩膀小憩了一会儿的妻子在离家里越近后精神也越渐恢复了许多,睁着一双栗色的温润眼眸抿着笑往前走。泽田家光也被自家妻子的唇畔的笑容感染得跟着笑起来,出行时的期待和回家时的喜悦,说不清楚哪种心情更让人高兴。

    转过街道口就能看见不远处熟悉的两层日式房屋了,泽田家光却意外的没看见门口有谁在等着,这个时候按阿翎的个性应该老远就跳出来接奈奈了才对。

    “不知道两个孩子在家里过得怎么样?”泽田奈奈弯着嘴角满带期待地说着。

    泽田家光也大咧咧地笑了笑,日常穿的休闲服饰下仍能看出比较显眼的肌肉轮廓“阿纲已经不是孩子了啊,奈奈。”他爽朗地笑了一下,然后笑容慢慢沉淀下来,看向泽田奈奈的眼神温柔了许多“阿纲会照顾好阿翎的。”

    泽田奈奈脸上飘上一小团红晕,她的丈夫本就属于那种粗犷爽朗man爆表的类型,每次难得的露出这种温情,都好像有一种浪漫发酵开来形成甜蜜的心动感,即使这么多年也依旧如故。

    推开栅栏门,泽田奈奈掏出钥匙开了门。客厅里的电视机还在响着,是薄野翎一向爱看的动漫频道,可是客厅里却没有人。泽田奈奈刚想出声叫自家孩子,就听见厨房里传来一阵类似于什么东西爆炸的声音。

    ‘砰’的一声闷响,泽田家光伸手抓住泽田奈奈的手腕,将行李箱靠在墙边,笑道“我去看看。”

    厨房的门一拉开,映入泽田家光眼帘的就是墙上一滩喷溅的红色液体,还有一脸红色液体傻站在对面的泽田纲吉和薄野翎。

    “……”泽田家光。

    “……”泽田纲吉。

    “哎呀!”泽田奈奈走过来,看着被溅了一身红色液体的泽田纲吉和薄野翎“怎么了?”

    “妈妈!”薄野翎看到泽田奈奈后眼睛一亮就想扑过去,可看到自己脏兮兮的满身还是停了下来“阿翎和哥哥在榨树莓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爆开了。”她一头银发和衣裙都溅上的汁液染红,睁着蔚蓝的眼睛无辜地看着泽田奈奈“好难弄啊。”

    泽田家光看着已经英勇就义的榨汁机,很想问问这兄妹俩为什么弄个榨汁机都能把厨房弄成凶案现场,可是看着自家还懵着的儿子,他觉得还是给儿子留一点面子比较好,于是泽田家光强行让自己严肃了一点,最后噗的一声大笑了出来。

    “阿娜达!”泽田奈奈嗔怪地叫了泽田家光一声,然后也忍不住笑意地摸了摸薄野翎的头“阿翎先和哥哥去冲个澡吧,换件衣服再说,这里就交给妈妈打理吧。”

    薄野翎听话地点头,然后拉住泽田纲吉朝楼上小跑而去,留下一地脚印。

    “不要着急,阿翎。”看着薄野翎把头发上的汁液冲干净就想跑,泽田纲吉急忙把浴巾搭在她脑袋上吸水“弄湿了地板很容易滑倒的。”

    “哥哥也快去洗洗吧。”薄野翎借着浴巾擦了擦脸上的水,刚把自己弄干净就小跑开,她积攒了一肚子的话还没跟泽田奈奈说,换上干净的衣服就光着脚又下了楼。赖床到现在的蓝波终于起了床,已经又赖在了泽田奈奈怀里,说着这几天发生的故事。薄野翎也扑进泽田奈奈怀里,一派纯然地抬头就对着泽田奈奈笑起来。

    “妈妈,阿翎很想你。”薄野翎蹭过来,蔚蓝的眼眸坦诚地注视着泽田奈奈。这样直白真诚的话惹得泽田奈奈顿时又笑起来,用搭在薄野翎肩膀上的浴巾给她擦起了头发“妈妈也很想阿翎哦。”

    一边已经十岁说不出想妈妈这样的话的蓝波别扭地趴进泽田奈奈怀里。

    “阿翎有乖乖等妈妈回来哦,这两天也有发生好多事想告诉妈妈”薄野翎喘了口气,立刻开口说道,迫不及待的想把泽田奈奈不在的这两天补进泽田奈奈的记忆“院子里的小树又长高了一点哦,树爷爷说是因为阿翎的原因,过不了多久就能长得很高很大了,树爷爷说妈妈你一定会喜欢的,春天开樱花的时候会很美。”

    “阿翎有学会自己穿内衣哦,但还是不会编头发,不过阿翎一定会很快学会的!”

    “妈妈不在的时候是哥哥做饭哦,看起来不知道能不能吃所以后来都叫外卖哥哥送了。”

    薄野翎巨细无遗地说着这两天发生的事,好一会儿才讲完,停下来歇了歇。泽田奈奈递过桌上的水杯,还在擦着薄野翎的银发“真棒呐,阿翎,妈妈很高兴哦。”

    银发的小姑娘眯着眼睛笑了一下,才缓了语气,认真地说“阿翎想让妈妈知道,妈妈不在的时候阿翎身边发生过什么。这样的话,就像没有分开过一样了。”薄野翎抓了抓头发,即使脸上有些害羞的发红也还是勇敢地注视着泽田奈奈的眼睛,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让薄野翎在想起那个人的时候,都会产生不再害怕黑夜的勇气。

    “有人告诉阿翎说,不要随便说出这样的话,说随便坦白自己的心意是很奇怪的行为。可是阿翎并不觉得羞耻,不说出来的话,就谁也不知道了。”薄野翎还扑在泽田奈奈的怀里“妈妈觉得呢?”

    泽田奈奈放开浴巾,用手指梳理薄野翎顺滑的长发“阿翎是对的哟,重要的心情不好好说出来的话,谁都不会知道的。”

    “你们在说什么蓝波大人听不懂啦!”一脸茫然听着的蓝波终于爆发,挤开薄野翎抱住泽田奈奈“蓝波大人要吃妈妈做的菜!蓝波大人饿了!”

    看时间也快到中午,泽田奈奈还是重新围上了围裙,开始着手午饭。

    妈妈这次旅行带了许多伴手礼回来,好吃的好玩的还有纪念物,吃过午饭的薄野翎坐在沙发上试戴一款橄榄枝状的金色头饰,就听见门口传来敲门声。

    光着脚从沙发上下来,薄野翎轻快地跑过去开门,可是出现在门后的,却是一位并不认识的黑发少女“唔……”黑发少女穿着黑色外套和长裤,手里还拿着一个黑色的大工具包,不知道是不是少女的整体色调偏压抑,薄野翎一时感觉有些畏怯起来“你找谁?”

    薄野翎小心翼翼地问完就觉得自己的态度太奇怪了,像在把人家当成什么洪水猛兽一样。明明早已经决定不能因为人们身上的气息产生太主观的定论,可就是控制不住的变成这样了。

    “你是阿翎吧?我是风见早织的朋友。”黑发少女温柔地笑了笑,风轻云淡的语气一片平和,她笑得微微眯起眼睛,掩住了意味不明的双眼“她请你去她家玩呢,让我和你一起过去。”

    “阿翎今天要在家里,还是改天去吧。”薄野翎压制不住那种不安,只好轻声拒绝。黑发少女掂了掂手里的工具袋,带着平和而怪异的微笑看着薄野翎,正这时,整理好厨房的泽田奈奈恰好出来,看见门口的少女“诶,不认识的女孩子呢,是阿翎的朋友吗?”

    薄野翎不知道该确认还是否认,就听见泽田奈奈笑得天真可爱地接着说道“快进来坐坐吧,想喝点果汁吗?”

    泽田奈奈的热情让黑发少女有些措手不及,她沉默着看了薄野翎一眼,然后走进了门换上室内拖鞋。她还背着看起来很笨重的工具包,没有放置在鞋柜上。

    进了客厅,黑发少女在沙发上落座,泽田奈奈也去厨房准备果汁,薄野翎有点紧张地坐在另一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阿翎……喜欢小织吗?”忽然的,薄野翎就听见黑发少女问了她一声。

    “嗯。”虽然有点不敢对上对方的眼睛,薄野翎还是老实回答“早织是阿翎的朋友。”

    黑发少女没有说话了,薄野翎偷偷侧过头看过去,却见黑发少女正在望着她微笑。明明是非常温柔的笑意,可好像附着了什么阴冷的东西,让那个笑容在薄野翎眼睛里看起来无比虚伪。

    虚伪的温柔。

    “果汁好了。”正当薄野翎无所适从时,泽田奈奈从厨房里走出来,笑着将果汁递给黑发少女。

    “谢谢伯母。”少女礼貌地回应,抿了抿果汁,随口问道“只有您和阿翎在家里吗?”

    “嗯。”泽田奈奈点点头“我家阿娜答和儿子都出门了。”

    “这样啊。”  少女歪着头笑了笑,纤细的手指放在了工具包的拉链上,看着眼前毫无防备之心的泽田奈奈,眼前的母女俩都天真得令她觉得可笑“那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呢?”

    泽田奈奈点了点脸颊“不知道呢,应该会晚一点吧。”她没问少女为什么要问这个,随手将耳边的短发撩在耳后“阿翎还是第一次叫朋友来玩呢,你们好好聊天,我再去做一点甜点。”

    泽田奈奈说着就精神满满地转身朝厨房那边走去,少女将手伸进工具袋,握住斧头的把柄,正想抽出时,又见泽田奈奈突然转过头来“对了。”栗发女人眼眸比之刚刚高兴的样子显得和缓了许多,脸上热情的笑容也转而变得一味温柔,她走回来摸了摸黑发少女的发顶,少女的身体因为泽田奈奈突然的动作而有些僵硬。

    “不想笑的话就不要笑了。”泽田奈奈说话的样子很沉静,她眯起栗色的眼眸笑着,一圈一圈从心底溢出来的温柔在她脸上漾开“你好像笑得很累的样子,不要勉强自己哦。”

    黑发少女微愣,似乎有什么混沌的东西在那一刻豁然清醒,她看着泽田奈奈转身走去厨房。

    一下午的时间终究什么都没发生,直到下午几近傍晚,黑发少女才提着工具包离开。她明明和来时的时候一样,却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一般。那母女俩还在仰望天空说着着今天的火烧云很漂亮,她也默不作声地抬头看了一眼像是很久没看过的天空。

    从天际另一边寂寥的深蓝所过渡到头顶的绯红,越靠近夕阳美得越炽烈,那仿佛燃烧着的霞光绚丽壮阔到难以言喻。她的世界太小了,连这片天空都没装进去,所以执着能进入她世界的所有。黑发少女提着笨重的工具袋走远,却听身后传来呼喊。

    “等等!”银发的少女小跑而来,在夕阳的照映下精致美丽得像一块发光的瑰宝“这个给你。”薄野翎伸出手,手里捧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匣子,像是很久之前装散装药用的药匣“下一次,下一次告诉阿翎你的名字吧。”

    银发的小姑娘灿烂地笑了一声“我想和你做朋友。”

    一直没说过自己姓名的黑发少女摆弄了一下手上的小匣子,她不怎么想听,可那些话还是从耳边钻了进来,绕过她的猜疑和防备,想要触碰她最柔软的地方。手里的袋子沉甸甸的,装了太多沉重的东西,她随手把手里的匣子丢掉,小匣子落地发出一声轻响。

    少女举步想离开,可是脚步却顿在那里无法迈步。

    那是给她的礼物吧。

    夕阳把少女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她在原地站了许久,还是转过身,走到草丛边去捡她丢掉的匣子。她做了很多准备,想要留住不想失去任何心爱之物的安全感,她有的太少了,所以要紧紧抓住仅剩的想要的。可是她没想过,会有人那么轻而易举的触碰到她的心。

    想要关心和爱,没有错对吧?

    少女终于找到了小匣子,拍拍土之后平静地打开,有点脏的匣子里,整整齐齐的放满了五颜六色的糖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