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天使降临[综].

把本章加入书签

那些细腻而温暖的故事·家庭教师 第二十三章

    放在桌头的照片映着窗外的阳光折射一片花白的光,模糊了整个相框。

    狱寺隼人按生物钟起床,睁着有些朦胧的睡眼抓了抓睡得有些凌乱的银发,随手打开矮柜上的手机,和缓沉静的钢琴声便从蓝牙小音响里流泻出来。像优雅动人的芭蕾舞者,温吞恬静地转着圈从房间的一个角落旋转到另一个角落。

    冷水洗过脸之后清醒了许多,为了方便洗漱将银灰的短发在脑后扎了一个小辫。狱寺隼人换上家居服,用前段时间屯在冰箱里的速食解决了早餐,然后在安谧的钢琴声中随手抽出一本杂志,就着翻杂志的动作,随意而闲适地坐在了靠窗的椅子上。他的头发还扎在脑后,只有一些过短的短发调皮地溜出来,落在耳垂边。

    清晨的阳光柔和,洒在杂志上也并不刺眼。狱寺隼人伸手准确地摸索到了自己放在书架上的眼镜,单手给自己戴上。很普通的保护视力的黑框眼镜,可是架在青年挺直的鼻梁上,就好像有什么说不出的味道。

    很久没这么悠闲了,在不大的自己的空间里做些无聊而繁琐的日常,只可惜这样的悠闲时光也就这几天了。狱寺隼人随手翻过一页世界十大未解之谜,这些他以前钟爱的书籍,现在也少有时间再翻了。

    ‘啾!’清脆的鸟啼声忽然从窗口响起,狱寺隼人还未来得及回头就看见了一只小鸟从窗口斜掠进来。本以为只是一只迷路的小鸟,窗口却突然划过一缕银发,伴随着熟悉的软软声线“隼人!”

    狱寺隼人脸一木,立刻放下手里的杂志朝窗边走过去。

    他所租住的公寓楼层不高,在二楼,窗口处正好长着一颗盘根错节的挺拔榕树。他甫一望去,就看见坐在树冠的一根较粗壮的枝干上的精灵。

    晨光蹿过榕树树叶间的缝隙,模糊了无数绿叶的边缘,因前几天下雨而被冲洗得绿油油的树叶子被阳光照射得发亮,整棵树都仿佛在逆着日光在微微发光。而坐在其中的银发少女,弯着唇角高兴的露出一个不比阳光逊色的笑容来,满心欢喜地又叫了他一声“隼人!”

    薄野翎扶着树干站起来,穿着裙子一边扶着树干一边踩着越渐细窄的枝干走过来。

    狱寺隼人面无表情地扫了底楼一眼,然后单脚踩上窗台去拎住树上的薄野翎,轻轻巧巧地又跳回房间“我说过吧。”狱寺隼人抿着唇看着薄野翎,内敛的严厉像一个严肃的粑粑“不可以穿着裙子爬树。”

    “欸……”刚还开心着的薄野翎瞬间就有些心虚地抓住了自己的裙角“可是,小鸟能带阿翎找到隼人,阿翎要跟紧才行呀。”

    狱寺隼人看着面前只到他肩膀高的小姑娘一会儿,然后才坐回椅子上“有什么事?”

    “唔,没有。”薄野翎抬起头来看着狱寺隼人,示好一样歪着头露出笑。手法笨拙的绑在头发上的缎带顿时一松,垮垮地从银白的长发间落下来,夹杂在发丝里“阿翎在家里很无聊,想找隼人玩。”

    狱寺隼人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虽然难得的假期想一个人呆着静一静,可他也确实不排斥薄野翎在这里。现在的心情已经无关于对方是个精灵这回事了,薄野翎对世界抱持着最真切的善意,只要相处过,怎么会有人舍得讨厌她。

    一直没得到狱寺隼人的回应,薄野翎开始打量起目前所在的单人间起来。

    不大不小的房间,居住所需的基本区域却也俱全。厨房在靠近大门那边,墙上简单地挂着几幅简洁大方的工艺画。过来些就是一架黑色的钢琴,旁边还有一排书架,靠近小小的卫生间。再过来几步就是放置着单人床的休息区,床头的柜子上还放着播放着纯音乐的蓝牙小音响。

    深蓝的款式,像海水一样。

    这样的房间布置得恰到好处,不会显得太小也不会显得太大,每一处都是生活的细节。

    “隼人。”薄野翎指着书架期待地朝狱寺隼人问道“阿翎可以看你的书吗?”

    狱寺隼人扫了一眼书架上排列的书籍,然后拿起自己放在一边的杂志“随便你。”

    得到了同意,薄野翎便朝书架跑了过去。她学会五十音不久,对这个词组排列在一起的意义也不明白,有时候要来回念上几遍,从记忆里找到了相似的发音才会知道是什么意思。如果是冷僻一点的词或者直接片假组成的新外来词,她就一点都不明白了。

    薄野翎认真地看着书籍上标着的书名,一本一本地认过去。狱寺隼人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想来只是单纯的熟悉词组,于是也不管她,任由她慢慢辨认。看了很久,薄野翎才从书架里抽出一本厚厚的辞典来。

    狱寺隼人靠在椅子上看着最新一期的不可思议事件的杂志,而薄野翎则坐在干净的棕黄地板上看辞典。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空气都不再喧嚣。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的角度随着太阳位置的变更而改变起来,映在地板上的枝型树影也渐渐游离地板。狱寺隼人关上手上的书时,注意到挂在房间中央的挂表已经走完了一圈半。他看向还很认真地翻着辞典的薄野翎,静坐了一会儿后,缓步走过去捡起了薄野翎早已滑落在地上的发带。

    宝蓝色的发带,纹绣着细密的纹路,精致的、女孩子的物件。

    薄野翎发现了走过来的狱寺隼人,扬起脑袋就笑了一下,不等狱寺隼人问,她就举起手里的辞典“你看,隼人,隼的意思,是一种飞的很快的鸟哦,被称为天空中的王。”薄野翎拿起辞典又翻了几页,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狱寺隼人“阿翎的翎,是羽毛哦,鸟翅上的羽毛!”

    狱寺隼人看了一眼辞典,又将目光移回薄野翎的眼睛上。即使心绪有些奇妙的波动,他也只是平静地添了一句“……还有鸟尾。”

    薄野翎瞬间鼓起脸“阿翎只想呆在翅膀上啦!”

    狱寺隼人没有继续和薄野翎争辩,只要不涉及奇怪的话题,他还是能维系住自己该有的沉稳和平静。他伸手把手上的发带递给薄野翎,薄野翎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自己早已散开的头发,接下了发带也还是一种不知道怎么绑的表情。

    小姑娘一脸迷茫的样子只让狱寺隼人满心果然如此,他看得出来薄野翎的为人处事和很多事情都是从泽田奈奈或电视机上学来的,她自己则根本不懂什么常识,也没做过这种小事情“头发绑得太松了,今天早上是你自己绑的吗?”

    他说着,曲腿蹲在了薄野翎身后,手指轻柔地挑起了长发。

    薄野翎否认“是哥哥给阿翎绑的。”

    狱寺隼人的手一顿,没什么波澜的脸也出现了细微的停滞感来。只是没过几秒,他就重新严肃地说“……其实绑得也没那么糟,十代目已经做得很好了!”

    薄野翎也不知好不好,跟着懵懂地点了点头,直到狱寺隼人帮她绑好头发。

    时已渐近午时,狱寺隼人打电话跟泽田纲吉报备了一下,就开始着手准备午饭。因着薄野翎在,狱寺隼人不好再带着小姑娘吃速食,只好拿出冰箱里一直屯着没用的蔬菜处理起来。这几年好歹是没白一个人过,烧菜也不至于像年少时轻易就把厨房炸了。狱寺隼人打开抽油烟机围上围裙,扎在脑后的小辫也没松下来过,身形修长的青年面色平淡地炒着小菜,从薄野翎的角度能清楚地看见对方好看的颈线和肩线。

    薄野翎坐在嵌进墙体里的长方形小饭桌边,手肘支在白漆小桌上捧着脑袋看着狱寺隼人忙碌的背影。即使开着油烟机也有饭菜的香味飘过来,薄野翎坐在高脚凳上晃悠着白嫩嫩的赤足等待午餐。

    狱寺隼人很快单手把菜端上桌,表情平淡地坐在薄野翎对面,十分有家庭煮夫的风范。

    这顿饭吃得很安静,大抵是狱寺隼人一个人的时候都是食不言的,所以薄野翎也乖乖的保持着安静。

    吃完了饭,狱寺隼人洗完碗就看见薄野翎趴在窗台边,也没有和窗外的鸟雀交流的意思。只微微出着神,噙着浅笑像在想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隼人。”看到他过来,薄野翎笑着叫道“春天到了哟。”

    不是一直都在春天吗?狱寺隼人还没回答,就看见薄野翎双手捧着书向往地望着天空轻声朗诵“天亮的时候,沿着花草盛开得最美的地方行走;天黑的时候,朝着天空中最亮的星星前进。旅途是阳光,是空气,是路边的花草,是未知的冒险和随时准备着冒险的心情,是眼睛所看到的所有所有的故事,也是自己。”

    薄野翎念完这句在诗集上看到的散文,为词汇中所描绘的一切而动容起来,忍不住歪着脑袋笑。

    没有看太久的书,有着午睡习惯的薄野翎非常自觉地蹭上了狱寺隼人的单人床,即使整个人埋在了另一个陌生的气味里,也丝毫没有犹豫地睡了过去。

    未免也太放心他了吧?狱寺隼人坐在窗边看着占了他的床睡得十分香甜的薄野翎。

    他少有或者说根本没有带过人回公寓,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所以回并盛的时候也只找了不大不小的单间,根本没想过会不会接待客人这种问题。这几年过得太急,每一天的行程排得太密,难得闲散,如果不是真的闲得发慌了,便一直宅在公寓里干自己的事。

    那些往常都由别人帮忙料理的琐碎的繁杂的日常事物,其实做起来并不无趣。时间像流水一样,安安静静的流淌而过,他呆在自己的小公寓里,做着最简单琐碎的事,并从这些事中得到几分轻松,然后日子就这么过了。

    床上的薄野翎翻了翻身,抱着被褥的小姑娘睡得一点也不老实,裙子也被她翻身的动作弄得卷起来,露出了整条漂亮白皙的大腿和只被遮了一点的小熊胖次。

    狱寺隼人表情一僵,有些窘迫,却又忍不住微微皱眉露出许些无可奈何的表情。

    他走过去从薄野翎怀里拉出被褥,抱不到东西的薄野翎又不老实地翻腾了一下。狱寺隼人把被褥往空中一铺,于是整块被褥方方正正的被铺下来完全盖住了薄野翎。狱寺隼人给薄野翎掖好被角,只露出被银发半掩的脑袋来。

    忽的想起什么,他侧过头朝床头的相框上看了一眼,照片里的女人也安谧温柔的对他微笑。狱寺隼人的气场更柔和了一些,他伸手别好薄野翎耳边滑下来的银发,放轻脚步重新走回窗边。

    窗外的天空一碧如洗,微风从穿过床边繁茂的枝叶朝他拂来,树枝上还守着一只灵动的小鸟。狱寺隼人突然就觉得这种天气总是呆在房间里也很无聊,即使享受着从指缝溜走的闲暇,可却还有另一种生活方式也许更动人心。

    阳光,空气,花草,冒险,故事,还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