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第十章

    贺一鸣这时候一样不痛快。

    知道苏裴在同场看剧,他怎么可能还静得下心。一场好剧下来,他心不在焉根本没看进去,只听得几句七零八落的台词。

    中场休息的时候他没找到苏裴。估计苏裴带着小曲奇,得照顾孩子。

    等剧结束了,他和陈幸也去了后台。他总算找到机会和苏裴聊了两句。苏裴没有问他和陈幸的关系,也许是因为太一目了然了。

    这次唯一好的是,小曲奇看到他主动叫了:“贺叔叔!”

    她看起来很开心。

    陈幸笑眯眯与小曲奇搭话:“这么长的剧,你能安安静静看下来,好厉害呀。”

    听到陈幸夸自己女儿,苏裴微笑着说:“她理解能力很强,也喜欢看表演。”

    这么多人在,贺一鸣没办法和苏裴好好聊,他只能低声问:“你这两天有时间吗?”

    苏裴说:“小曲奇这两天开学,还有些东西没有买。”

    贺一鸣怀疑苏裴是在找借口,但他只是怀疑。

    他又问:“那过段时间我们再约。”

    苏裴一口答应了:“好,等你有时间。不过你应该也是很忙的。”

    他说这话带着微笑,但贺一鸣听出来他似乎是另有所指。

    有工作人员来为他们拍了一张合照。周帆导演和话剧女主站在中间,左边是陈幸和贺一鸣,右边是苏裴和李岩夫妇,小曲奇没有入照。

    第二天网络上果然铺天盖地都是贺一鸣与陈幸的绯闻。在后台那张合照也被贴了出来。照片上几个人都是年轻男女,苏裴觉得自己有些不上镜,没有拍好,表情看起来有些僵硬。不过大家的目光都在贺一鸣和陈幸身上。

    苏裴翻了翻评论,许多是粉丝的哀嚎。

    “啊!我又失恋了!贺总这次和陈幸是认真的吗?感觉有段时间了。还带出来一起见朋友!”

    “据说两个人已经领证了。”

    “不会吧!陈幸会现在放弃事业?”

    “陈幸不会怀孕了吧?”

    评论越说越离谱。

    网络上议论贺一鸣与陈幸的容貌,身价,星座,圈中好久没出过这样一对引人注目的了,而且男未婚女未嫁,让人乐见其成。

    苏裴看着那些稀奇古怪的分析,一会儿挑挑眉毛,一会儿摇头失笑。

    拜八卦群众所赐,苏裴还是头一次知道了贺一鸣的体脂率,以及贺一鸣的腿到底有多长。

    不过要说贺一鸣和陈幸已经结婚了,那一看就是假新闻。苏裴不相信。他知道贺一鸣不会结婚了还连他都瞒着。

    结婚,大喜事呀。有什么好藏的!

    苏裴突然回过神来,他反嘲自己,怎么一想到贺一鸣和陈幸有可能结婚,他这心理活动居然有些酸溜溜的?

    他开始理解当年他和沈岚结婚,贺一鸣不太高兴的心情了。

    好兄弟两个总要是步调一致才好,那样不容易生出罅隙,也不容易失去共同话题。

    若一个人还没有着落,一个人先抱得美人,被落单的那一个总会有些酸楚。

    当年是他把贺一鸣先落下了,这次是该他被贺一鸣落下了。

    苏裴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下次再见到贺一鸣,不能流露出半分酸意。他该为贺一鸣高兴。那天亲眼看到陈幸,不仅容貌出众,性格也好,对小曲奇这个小女孩态度温柔,这样的女孩相处起来一定很舒服。

    他三十多岁的人了,不是十年前的贺一鸣,所以应该大方些,只管祝福好了。

    苏裴只看到了贺一鸣和陈幸的绯闻,没注意到热搜上还有另一个女明星。

    因为贺陈恋的热度太高,把别的娱乐新闻都盖下去了——方子苓和柏文琛的婚外恋有了新进展。

    柏老板的妻子公布了怀上三胎的消息。方子苓这样一来又成了千夫所指——正室捍卫家庭,柏老板显然没有离婚的打算。方子苓这边只能再次出声明,澄清她和柏老板没有任何关系,这意思很清楚,是她已经和柏老板分手了。

    只是这惨惨淡淡的小三被迫分手,已经没了热度。陈幸现在才是流量的宠儿,热度的中心,贺陈恋抓住了众人的眼球。

    苏裴当然不能像追星的粉丝一样,整日沉迷网络上的街拍和八卦。

    过完年之后,新剧《八零新事业》剧情总纲细纲已经写得差不多了,苏裴开始写分集。他每周去制片公司开几次会,商量推敲剧本的细节。

    这次编剧团队里,苏裴没想到又碰上了之前的熟人,之前他在《蓉城机密》剧组的助理,小颜。

    那天在公司里看到,苏裴一开始没认出来小颜,只觉得这个女孩有些面熟,他不由多看了两眼。

    小颜把茶端给他,微笑着说:“苏老师,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啦?”

    听到她的声音,苏裴才确定:“小颜?”

    她点点头:“我变化真那么大吗?”

    几个月没见,小颜摘去了眼镜,做了双眼皮手术,眼睛柔美眼神明亮,整张脸立刻生动鲜亮许多,再加上瘦身成功,苗条显高了,苏裴觉得如今方子苓再看到小颜,一定说不出“丑女”这样的话了。

    她告诉苏裴,她从《蓉城机密》剧组离开之后,就下了大决心,一定要改变,一定要努力工作,混出个样子来,决不让方子苓这样的人看扁了。

    所以还能和苏裴一起工作,她很开心。

    “苏老师,和你一起工作,能学到的东西太多了,之前在蓉城剧组真是气人,这次我真要跟着你好好干!”小颜听起来干劲满满。

    苏裴很欣赏她的干劲,然后表示真没什么可以教她的。

    小颜说:“苏老师,你不用特意教,我自己跟在你身边学。有什么问题我会问你,你别嫌我烦就好。”

    她比之前积极许多。

    《八零新事业》是部群像剧,不过还是有个核心男主,灵魂人物戏份最重。苏裴知道这个男主定的是一位中坚男演员,三十大几岁,不是偶像派那种。在年轻人里没什么人气,但是大爷大妈们熟悉。

    苏裴觉得这样的剧组看起来比《蓉城机密》靠谱多了。

    他今年的目标就是好好跟完这个剧组,然后把旧书再版和新书出版搞定。

    这天周五下午,贺一鸣给苏裴打了个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出来。他现在就在苏裴那家制片公司附近,他们可以喝杯咖啡。

    苏裴说:“不行啊。我这边和几个编剧开会,然后还要去小曲奇学校接她。”

    贺一鸣不高兴了:“我这一个礼拜都在出差,今天回来才有时间。正好经过这里,想看看你。要不然我到你公司去?”

    苏裴立刻收拾手上东西:“你别过来!”

    他想贺一鸣一来还不知道会造成什么骚动,他下班时间又得被拖长。

    他还是出去见贺一鸣吧。

    “等我一下……过三十分钟见。”苏裴和贺一鸣约好了时间地点。

    到了咖啡店的时候,贺一鸣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正在和谁打电话,一见他来,立刻挂断了电话。

    苏裴在他对面坐下:“等多久了?可惜今天不能聊太久,我一会儿还要去学校接曲奇。”

    贺一鸣说:“我也是坐一会儿就走,那天在剧院人太多了,没法聊。”

    他问苏裴看剧那天和编辑见面,是不是小说有什么进展了。

    苏裴说了旧书再版的事情。

    “出版社想做一个怀旧系列,打算再版一本我的旧书,”他重音强调了“怀旧”两个字,带了些自嘲,“我十几年前可没想到自己会成为旧人。”

    贺一鸣笑了一声。

    苏裴接着说:“现在我想选《时间的另一面》再版,编辑觉得《逆梦》更好。我还在犹豫,得快点做决定了。”

    他其实也觉得《逆爱》写得更好更成熟,但是《时间的另一面》是他第一本小说,意义非凡,而且卖得比《逆梦》好很多。

    贺一鸣毫不犹豫说:“选《逆梦》。我更喜欢《逆梦》。”

    苏裴说:“你之前不是说过你最喜欢的小说是《时间的另一面》?”

    贺一鸣不承认:“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那就当你每一本小说都是我的最爱,行吗?《时间的另一面》确实有趣,但是《逆梦》可以挖掘出更深的东西。”

    苏裴听他这么说,当即给李岩回了消息,说自己决定听从他的建议,再版《逆梦》。

    贺一鸣喝了一口咖啡,说:“有件事我想和你说……”

    苏裴听他语气郑重,心中突然一震——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他说:“你是不是来告诉我好消息的?”以他和贺一鸣的关系,贺一鸣也许想当面通知他。

    “好消息?”贺一鸣皱着眉头。

    “你和陈幸要结婚了?”苏裴微笑着问。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套恭喜的话。这一周他已经完全消化了这个消息,那些酸溜溜的情绪早溶解了。

    贺一鸣立刻说:“没有!你觉得这算好消息?”

    苏裴觉得贺一鸣这话有点怪:“怎么不算好消息?”但他听到贺一鸣否认,还是忍不住微笑起来。

    贺一鸣看着他,说:“我和陈幸分手了。”

    他说得很随意。

    这太过突然了,苏裴反应了一下,才说:“我还以为……那天你们看起来挺好的。”

    苏裴没想到贺一鸣真和陈幸分手了。

    他那一套真诚的漂亮话没法说出口了,他居然有一丝轻松。

    贺一鸣说:“你居然会以为我和她结婚?”

    苏裴说:“我以为你也想安定下来了。”

    贺一鸣有点烦躁,他说:“没有。很多事情不是你表面看起来那样。我和陈幸已经分手了,只是还没有对外公布。等过段时间再说。这涉及公关和形象的问题。”

    苏裴点点头,他知道贺一鸣就是他的公司形象的代表。就像一部剧的男主角一样,是灵魂人物。所以保持热度和这种形象也算是工作需要。

    他对此不好评判什么。

    他只问:“陈幸是配合你的?”

    贺一鸣说:“对,我们算是各取所需。她也得到了大量关注和灯光,这算是双赢。过段时间,我们再说和平分手,没有损失,只有好处。”

    苏裴忍不住说:“我觉得还是有人有损失的。”

    贺一鸣笑出了声:“谁会有损失?记者有题材,网站有流量,大众有乐子。”

    苏裴温和说:“你未来的妻子。她如果不知道真相,以为你这一段段感情都是真的,以为你真情实感地爱过陈幸,她心里多少会有点介意吧。”

    贺一鸣心中一涩。他没有说话。

    他有时候真会误以为苏裴是在内涵他,苏裴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但是他知道,苏裴就是有这种本事。苏裴不需要揭开秘密,也能直击他的痛处。

    苏裴这时候只想做一个合格的好学长好兄弟。

    他现在能对贺一鸣的帮助不多。贺一鸣在经济,人脉上,不需要他的帮忙,他只能在精神上支持贺一鸣,也只能在精神上给他帮助。

    听到贺一鸣说和陈幸只是逢场作戏,并没有安定的意思,苏裴心中又有些不是滋味。

    也许他是有些怀念当年的贺一鸣,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无所畏惧。

    眼前的贺一鸣是更厉害了,但是他的商业帝国越大,背负的东西也越多了。

    两个人不知道怎么的,气氛都有点凝重起来了。

    苏裴又想,他干嘛把事情想这么严重?毕竟各人都有各人的问题,如果贺一鸣想用这种手段来应对,他应该理解。

    想到这里,苏裴换了轻松语气,说:“这么说,我们还是两个光棍?没有变化?”

    贺一鸣眉头松开了,他说:“我不是和你说过吗,一起单身挺好的。”

    苏裴笑了起来:“说不定你哪天就上车跑了!”

    贺一鸣很高兴苏裴又能和他有说有笑了。

    他们又说起校庆的事情,好久不回母校了,他们想回去好好逛逛。

    正聊着,苏裴接了个电话,原来是他的一个u盘落在公司了,小颜说她送过来。

    苏裴看看时间,说:“那麻烦你了,我就在附近的c咖啡店等你。”

    过了一刻钟,小颜到了。

    苏裴迎上去,语气温和:“我走得急,没注意丢在那里了。”

    贺一鸣转过身,注意到了和苏裴说话的年轻女孩,一下认出了小颜,是那个在上个剧组害得苏裴丢掉工作的小助理。

    他心中警铃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