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权臣他爱我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27 2章

    “我为何要听你的话?”

    莫冉低眸去查看她胳膊上的伤,“以后不要再同人打架。”

    她别过眼,抚了抚自己的腰,那里被那悍妇踹了一脚,疼得很。

    没成想莫冉这就注意到了,“那里也伤了?”

    “唔,疼死了。你们岭南来的,没一个好人。”她嘟囔了一声,可想了想改口,“那个董珍除外。”

    “我也不好?”莫冉追问。

    言永宁气鼓鼓地,没说他不好,但也没说他好。

    进了家门口,莫冉将她拦腰抱起,不顾她的挣扎,一路抱进了卧房后要查看她的伤。

    腰部的伤,不免要除衣裳。

    她侧卧在床头,外袍的带子轻轻拉开,纤腰侧处,果然所以一大块青紫。莫冉要请宫中的医女来,言永宁怎么都不肯。无法,只能拿了跌打药,“我帮你擦。”

    他看着这般凛然正气,言永宁倒是不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默许了。

    手掌轻捧着一点药油,按到淤青的地方,她皱了皱眉头,“你下手能不能轻一些。”

    莫冉抿着唇,手上擦药的力道放轻了。

    言永宁不算瘦,也不丰腴,这么侧卧着,说不出的曼妙。莫冉一向清心寡欲,狭长的眼眸暗了些,手上擦药油的力道越来越重。

    又惹得言永宁一声娇嗔。

    只是一小片淤青,却足足用掉了半瓶药油。言永宁觉着好些了,起身自己穿衣裳。莫冉将药油盖子盖上,垂眸看着她,模样像是准备随时要伸手帮她一把。

    女子的衣裳繁复,这边一根带子,那边一排盘扣,好久才穿好了,她要下床。莫冉立即帮她找了鞋子抓在手里,示意让她踩进来。

    言永宁有些惊诧地看着半蹲在自己身前的莫冉,“你在做什么?”她又不是三岁婴孩,就算是贴身丫鬟,伺候她起床梳洗,也不会做到这种程度。

    尴尬地将她的鞋放下,莫冉站起身不言语。

    言永宁抬眼向他,朝野内外权势滔天的人,此刻的身影居然令她想到一个词,伶仃卑微。他这个人从小就是这样的,就算被欺负得再狠,也是一声不吭,倔强地很,有时候同他说话他也会一直平静沉默,旁人永远都无法揣摩他心中所想。

    “你别这样。”她别开眼道。言永宁并不喜欢这种深沉且颇有心机的男人,她喜欢表哥元少琛那样的,大大咧咧,有一说一的大丈夫。

    “嗯。”莫冉如同往常一样,并不反驳。

    丞相大人在大理寺为将军夫人主持公道的消息就传开了。往常,贵女们只当莫冉是位不近人情的权臣,因着这件事,上至八十岁贵妇,下至十岁女童倒是对他啧啧称赞。

    没几日,丽络郡主在杯莫停请言永宁和其他贵女一道吃茶。

    杯莫停酒楼作为京城的销金窟,据说幕后主人是丽络郡主的哥哥。有着这块皇室活招牌,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皆爱来着消遣。不光有美食美酒,还有美女美男,酒楼里的琵琶古琴声只有在子时过后关店才消停,酒楼戏台上的花样更是层出不穷。

    杯莫停雅间。

    “我哥哥近日得了几名蒙古俊男。”丽络公主面色红润。“容貌不似我们中原男子,有些粗犷,可别有一番风味。姐妹们要不要见一见?”

    “你就知道吊我们胃口,还不叫出来见见。”县主道。

    言永宁见过郡主的几位男宠,皆长得俊逸白净,倒是没见过蒙古美男,“我也要看。”

    “自然是要看的。”其他贵女纷纷附和道。

    没过多久,三位蒙古美男鱼贯而入,进了郡主专属的雅间。言永宁手撑着下颌欣赏一番,不同于如今的京城男儿的素雅,这三个男子身材高大,皆半露出上身结实的肌肉,五官深邃富有阳刚之气。

    “永宁,比起你家那位,这三位如何?”丽络郡主笑问。

    县主又道,“我觉着各有各的特色,只不过依旧比不过永宁的夫君俊逸出尘。是不是,永宁?”

    莫冉的长相带着些许阴柔,外加上他性格孤冷身居高位,贵女们以前都不太敢打趣他的,今日关起门来,倒是有些狂了。

    言永宁喝着茶,心里也觉着莫冉比这几个美男好看,可是嘴上却不承认,“怎么就比不过了?我觉着他们长得比他好看。”

    “看来,我们永宁平日在家里,可没少受冷落啊。”丽络郡主打趣道。

    “也是,她家那位政务繁忙,又是那种冷淡性子,怎么能同郡主府里的面首一般知冷知热呢。”县主附和。

    “这样,我做个主,今日这三位美男之中,你挑一个带回府里做下人。”丽络郡主神色飞扬。“就算不做别的事儿,光看着也是赏心悦目的。”

    言永宁知道她们二人又是打趣她呢,自然不能败下阵来,“好啊,我还要你府里头的面首,时鸿,还有时雁,都来我家给我做下人,什么都不用干,只坐在那供我观赏就好。”

    “观赏?那是要裁制几件好衣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县主笑得连手边的酒碗也差点打翻了。

    “好好好,依你。你敢要我就敢送,回头你夫君找我,我就说是你说要的。言永宁,我同你说,别光嘴巴厉害!”丽络郡主手持纨扇指着她又气又笑。

    “我还怕他不成!你将那几个面首给我,我想宠幸谁就宠幸谁!你别舍不得送就行!”言永宁回敬道,喝了点酒言语之间也略微有些放肆,可是不管了,反正传不到莫冉耳朵里。“莫冉在我这儿就是个摆件,平日在家里我都当他不存在的。”

    贵女们你一句我一句地顽笑,一时雅间里热闹非凡。等众人过足了嘴瘾,一道看着那三位蒙古美男跳了舞,一边吃着茶酒,临近黄昏这场聚会才渐渐散去。

    言永宁同丽络郡主一道回去,虽然二人方才呈口舌之快说了不少玩笑话,可都知道彼此不是认真的。

    才出雅间,外头人声嘈杂哦,端着酒壶的小厮从她们身边经过,推开了另外一间房的移门。“大人,久等了。”

    听了这句话,言永宁瞬间就停下了脚步,心头突然有一种预感,或者说察觉到了背后的一道灼热视线。她抓着丽络郡主的手臂回头一看,雕花大木门半掩的雅间里,有个修长身影,身着官服正襟危坐在雅间长桌的前端主位之上,雅间里其他人皆是年轻书生。

    是莫冉。反应过来以后的言永宁微张着嘴,脸色瞬间苍白。

    远远地,他、他正在听身边另外一位身着官服的年轻人讲话,不动声色地抬头,视线越过那所有的人和物,仿佛毫无阻挡般,直直看向愣住了的言永宁,只稀松平常的一眼,又随即垂眸,掩去眼底所有的波澜。

    “走啊,永宁。”丽络郡主喊了一声。

    “来、来了。”言永宁两眼一黑差点晕过去,走下一楼的时候腿都是虚的,扶着楼梯扶手才能站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