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类研究手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第八章

    赵无垢点点头,这些菜,太奇怪了。

    四更鼓着酒窝默默望天:又开始了,这种旁若无人的智商碾压式的对话状态!

    王轩举着筷子刚夹起块烤乳猪,闻言不禁苦脸,你们两在跨服连线吗?“怎么不对劲儿了? ”

    赵无垢指指‘蒸蒸日上’的碗,“这几只碗上的画面,有没有让你们想起什么典故?”

    “一个人开始时被贬,郁郁不得志,而后又被重用领兵打仗?”三更抢答,而后又面色迷茫的看向四更和阎君,这是什么典故?

    四更也被问住了,阎君淡淡的道,“秦庭之哭。”

    赵无垢点点头,“我也觉得像是秦庭之哭的典故。传闻当年伍子胥攻楚,申包胥去秦国求援军,秦哀公未许。申包胥在墙下哭了七天七夜,感动秦哀公,终于答应派兵。诗经里面的那首《无衣》,传说就是秦哀公当时受感动写下的。”

    王轩歪头盯着那几只碗,听赵无垢这么解释过后,还真是神之契合。

    “啊,是那个老头儿啊,听说他当初在黄……” 泉路上也哭得超大声。白无常露出想八卦的表情,说到一半,看到坐在自己正对面的王轩,猛的改口,“帝面前还挺受重视的。”

    “这道菜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涸辙之鱼。”赵无垢又指指红烧鱼,瘦长的手指在灯光下绷成张弛有力的钝角。

    刚夹了块鱼肉的黑无常突然就没了胃口,默默放下筷子。

    赵无垢又点着硬菜‘龙争虎斗’里的烤乳猪和溜蛇段儿,刚要说话,王轩猛的抬手阻止他,“等等,少爷,我和这块肉有个约会,你等我约会完再说。”

    说罢,他赶紧将碟子里那两块烤乳猪夹起来,风卷残云般的塞进嘴巴,生怕赵无垢说完那些煞风景的话,他就吃不下了。

    赵无垢耸耸肩膀,等他大嚼特嚼时,恶作剧似的突然开口,“封豕长蛇。”

    嚼得正欢的王轩卡壳似的皱起眉头,正要揍人,突然觉得这个词好像不太影响胃口,嘴里含着一大堆东西追问道,“什么意思?”

    “大猪长蛇,泛指毒蛇猛兽,一般用来比喻贪暴或者侵略者。”赵无垢解释道,最后他又指指火把状的那个甜点,“束缊乞火。”

    整桌唯有白无常毫无心理压力的将点心咬得咔嚓作响,入口之后,觉得味道不错,立刻给黑无常也夹了一根。

    给阎君布菜的三更怕赵无垢说得口渴,忙里偷闲的盛了碗鸡汤给他放在面前。四更剥了一只蟹,在阎君的眼神示意下也端到赵无垢面前。

    在整桌静待下文的视线里,赵无垢继续道,“这四个词,几乎都可以指向同样一件事,目前遭遇困境,需要向人求助。”

    能调动这些资源如此呈现菜肴的,恐怕只有后面的那位主厨丁卯了。再加上它是兔妖,就算不忌讳做兔肉,拿兔肉做主打招牌菜,也未免有些违和。

    “求助?用这么迂回的方式?谁看得懂啊?”王轩看着满桌的盘碟挠挠脑袋,赵无垢不说的话,他吃上十回,脑子都不会往这个方面拐弯,等有人破解出这个意思,黄花菜都凉了。

    猛的想起王轩什么都不知道,赵无垢拿起勺子慢条斯理的喝了口鸡汤,临时改口道,“所以说,巧合得让人觉得怪异,要真有问题,与其花这么长时间挖空心思的做菜,还不如打电话报警。”

    “可不是嘛!”王轩点点头,又夹了块牛肉下到火锅里涮,别的不说,这家的东西,味道真是太好了。赵无垢今天的选择非常英明!

    丁卯好歹也是只活了近千年的兔妖,虽说灵力值不高,但普通小麻烦应该难不倒它。而且,它也可以向治安管理局求助吧?赵无垢无声的望向自家部长大人。

    阎君淡淡的看了黑白无常一眼。

    恐怕跟刚进店时感觉到的那丝诡异的阴气有关!黑白无常心领神会的站起身,“失陪,去趟洗手间。”

    三五分钟后,两人若无其事的回到包间。

    等到王轩起身去洗手间,在座的便都望向黑白无常。

    “丁卯在后厨,身边有四个保镖贴身保护。他本人没看出什么异常,除了手腕上包着纱布,说话脾气有点暴躁。后厨的阴气比外边重不少,暂时不能确定是因为酒店生意太好,食材都是新鲜活宰的缘故,还是别的原因。不过,我们在兔笼附近发现了些奇怪的符纸。”白无常从兜里掏出拿出一方青烟似的罗帕,上面放着小半捧纸灰,里面还有两片指甲盖大小的未燃尽的黄纸,上面残留着红色的印记。

    兔子有问题?赵无垢条件反射般的看看桌上那盘兔肉。

    因为心里的那点别扭,他一直没吃兔肉,这会儿想确认兔肉是否有问题,便只能望向刚好涮了一片送进嘴巴里的三更,“味道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啊。”偷吃的三更被抓个正着,鼓着腮帮子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阎君气度从容的喝了口冰酒,“这里以对人类做生意为主,那些符纸,更大的可能是针对人类的。”

    所以对鬼没什么作用。

    “另外,我还在酒楼的四角找到了镇鬼杵。”黑无常将手机递给阎君,阎君垂下眼皮看了眼,见赵无垢急着想看,便转手递到他那边。

    照片上的东西看起来像是象牙做的,顶端雕着个须毛怒张兽面人身的形象,一条粗壮的豹尾自身后盘到身前,它脚下踩着张鼓凳,鼓凳四周有四个凸额披发的小鬼,分别做打扫,端酒等仆役状。

    这就是镇鬼杵?

    赵无垢有些疑惑,“它是做什么的?”

    “借阴帅的法力,屏镇四方,怨鬼莫入,擅入者全部会被阴帅抓走奴役。”黑无常简单的解释道。

    阴帅?

    赵无垢又低头看看那张照片,绝对不是黑白无常或者牛头马面,十大阴帅里剩下的六位就是鬼王、日游神,夜游神,豹尾,鸟嘴,鱼鳃,黄蜂,按照雕像上那条标识型明显的尾巴,十有八/九就是豹尾。

    而且,丁卯是兔妖,豹尾正是负责掌管兽类的阴魂的阴帅。

    “待会儿找机会见见这位主厨,听听他怎么说。”阎君摩挲着右手上的龙血戒,眸色深沉。

    谈话随着王轩的推门声告一段落,众人开始继续吃饭。饭桌上有王轩和四更两个活宝,基本不用别人说话,就把气氛炒得火热。

    吃过饭,赵无垢借口还要跟‘同事们’开个小会,让王轩先回了宿舍。

    四更将服务生叫进来结账,同时表示自己的老板觉得菜做的特别好吃,想见见主厨。

    服务员显然经常遇到这样的要求,没多久就将主厨请了过来。

    丁卯身材不高,长得白白胖胖,被身后两个身材高大皮肤黧黑的保镖夹在中间,活脱脱的夹心饼干即视感。

    那两个保镖在包厢门口停住,丁卯则跟着服务员迈进屋里。

    感应到房间里不同寻常的灵气,兔妖脸上的肉微微抽动了下,很快堆出见牙不见眼的笑容。他左手手腕上密密的缠着几圈纱布,隐隐有血迹洇出,像是新伤。

    “你就是主厨?” 阎君刻意收敛了周身的威压,打量着门口进来的这位。放在平时,这种小妖见到他恐怕立刻就要被威压压到趴下。

    阎君开口的时候,赵无垢故意摸出自己的工卡,背面朝上放在桌面上,让丁卯能清楚的看到上面的治安管理局logo。

    感觉到屋内的灵气,又看到那张工卡,丁卯的眼睛瞬间瞪大,双下巴颤了两颤,似乎在强压住心内的激动,依旧小心翼翼的搓着双手道,“对,对,我叫丁卯,不知今天各位吃得是否满意?”

    “都不错,尤其是这几道,”赵无垢跟阎君交换了个眼色,漫不经心的点了点以‘蒸蒸日上’为首的那几道让他们觉得有内涵的菜,“我爷爷过几天生日,不知道有没有荣幸在这里办个寿宴?”

    赵无垢每指向一道菜,丁卯的眉毛就抬高一分,紧握在胸前的双手紧张得微微发抖,看得赵无垢都担心他随时会昏倒,“当…当然,谢……谢谢抬爱,请问先生贵姓?”

    “赵籍。”赵无垢也怕自己杞人忧天,所以故意报出了秦哀公的名字。

    如果丁卯真的想利用申包胥哭秦庭的典故求救,那么他肯定就会读懂这个名字的含义,我就是你的’秦哀公’,你的救兵到了。

    听到赵籍两个字,丁卯的脸色终于变了,嘴唇哆哆嗦嗦的做出‘救救我’的口型,同时用眼神和大拇指拼命的指向旁边的服务员和身后的两个保镖。

    赵无垢猛然醒悟,那两个保镖,不是在保护他而是在看管他!

    丁卯的身体筛糠似的颤抖,引起了服务员的注意,他伸手就要去抓丁卯的衣领。

    白无常的动作却比他更快,白骨鞭去势如电,卷着丁卯的腰身,轻松的将他腾空卷起,甩到四更身后。

    服务员动手的刹那,门口的两个保镖也反应迅速的冲了进来。早有准备的黑无常横扫一刀,犀利的刀锋瞬间又将他们逼退出去。

    抓了个空的服务员愣怔了下,看看被迎头打出去的两个保镖,慌乱的从胸口拽出个半指长的骨笛,猛吹起来。

    尖锐的哨声穿屋透梁,响彻整个拨霞供。

    无数脚步声蹬蹬蹬的朝这边集结,霎时就有五六个人赶到门口冲了进来!

    白无常唇角噙着丝痞笑,游刃有余的迎了上去,黑无常紧随其后。

    吹哨的服务员见状,丢下骨笛,偷偷朝他觉得全场最弱的赵无垢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