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传位给哪个儿子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 34 章

    第三十四章那些藩王特有钱

    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四位皇子总算看完了国库账册。并且递交了自己写的总结报告。

    总结报告交到卫昭手里,卫昭仔细过目。

    四位皇子目光期待地望着卫昭。

    卫昭拿出其中一份总结,点评道:“老大这份,分析了卫国这些年来国库收入减少的原因。很好。”

    大皇子笑着说道:“父皇谬赞。”

    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斜了眼大皇子。

    卫昭放下手里的那份总结,又拿起另一份总结点评道:“老二的总结报告里,提出有好几笔国库账册有问题,说明老二看得很仔细。”

    二皇子心里高兴,笑呵呵地回应道:“多谢父皇夸奖!”

    卫昭接着拿起另一份总结,继续点评:“老三的这份总结,提出了很多增减国库收入的建议,很好。”

    三皇子微笑。

    卫昭接着点评四皇子写得总结报告,他说道:“至于老四的这份总结报告,重新再写一遍。字太丑,朕认不出来。”

    四皇子:……

    他这是草书!草书!

    四皇子面色僵硬。

    二皇子没忍住,偷偷笑出来。

    四皇子瞥了眼二皇子,轻哼一声。

    卫昭将四皇子的总结报告交给李总管。

    李总管把那份总结报告交到四皇子手里。

    卫昭看向几位皇子,出声说道:“你们都不小了,该做点事了。”

    听到此话,几位皇子忽然冒出不好的感觉。

    话锋一转,卫昭告诉他们:“朕说过,总结报告写得好的人有奖励。老大、老二、老三的总结写得都不错,朕都喜欢。朕打算一起奖励你们。”

    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笑着点头:“多谢父皇!”

    卫昭笑着说道:“从明日起,老大到刑部那边做事。朕封你为刑部特使。可以随意浏览吏部案宗,并且有权插手任何案件。这个官不小,老大可要好好当!”

    大皇子:……

    大皇子面色微顿,接着笑容恢复自然,他点头回应道:“谢父皇,儿臣遵旨!”

    卫昭视线转移到二皇子身上。

    被卫昭这么一扫,二皇子突然冒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卫昭笑着言道:“老二是个细心之人。既然能发现国库账册有问题,必定能追查有问题的账册那些钱款的去向。正好你又爱出去游玩,不如朕封你为钦差大臣。你出去游玩的时候,顺便查一查旧账的去向。”

    二皇子:……

    这奖励,不要也罢!

    二皇子僵笑着回应道:“父皇,儿臣、儿臣其实并不爱出门游玩。儿臣这个人比较喜欢待在屋子里……”

    卫昭微蹙眉头,一本正经地告诉二皇子:“如此不好!整日待在屋子里,容易变成死肥宅。还是得多出门走动走动,经常活动身子,与人交往。”

    二皇子:???

    死、肥、宅?什么鬼!

    卫昭转头望向三皇子。

    三皇子面带微笑,眼中却没有笑意,他心里既紧张,又有几分期待。

    卫昭出声对三皇子说道:“老三你在总结报告当中提出的建议不错,朕觉得封你为户部特使合适。你到户部那边,将你宝贵的建议提出来,让户部那些官员好好学习。教导他们,多想些办法,创造收入,为国库添多点财。”

    三皇子:……

    压力好大!

    看到老大老二老三他们分别被卫昭指派了任务,四皇子心里无比庆幸自己因为字迹潦草,让父皇看不懂总结报告而躲避了这一劫!

    走出御书房,二皇子一脸痛苦,他低声说道:“钦差大臣?这不是让我去得罪人吗!”

    万一他在外面查账,被狗官设计谋害,惨死他乡怎么办!

    想到这里,二皇子心里越发苦涩。他看向四皇子,羡慕地说道:“早知有今日,我以前肯定会练一练草书。”

    四皇子伸手拍了拍二皇子的肩头,宽慰道:“二哥努力。看来父皇对你们几人的期望很高!”

    大皇子扯了扯嘴角,笑容淡淡。

    三皇子摇了摇头,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们这几位皇子,太难了!

    四位皇子离开后,卫昭开口告诉李总管:“回宫。”

    “遵命。”

    李总管立马安排人准备龙辇送卫昭回宫。

    回到万岁殿,卫昭让李总管将德妃与淑妃请来。

    “陛下。”德妃与淑妃走进殿内,两人一同向卫昭行礼。

    卫昭笑着说道:“两位爱妃坐吧。找你们过来,只是想问问拍卖会的事情准备得如何了?”

    这一次,淑妃最先开口,她温柔地回应卫昭:“陛下,按照德妃姐姐的意思,宾客名单已经准备好。不知陛下是否过目?”

    听到这话,德妃嘴角的笑容微微一顿。

    淑妃这个臭女人!

    竟然将责任全都推给她!若是陛下不满意宾客名单,到时候被责骂的人只有她!

    卫昭摇头:“两位爱妃办事,朕是相信的。宾客名单朕就不看了。朕打算在名单上加一批特邀宾客。”

    德妃看向卫昭,不知道这个昏君又想搞什么事情!

    卫昭告诉德妃与淑妃:“朕打算邀请所有藩王到京城来参加拍卖会。”

    闻言,德妃与淑妃吃惊。

    这昏君脑子抽了?

    没事邀请那些藩王入京做什么!

    万一那些藩王另生心思,到时候来了京城造反怎么办!

    见德妃与淑妃许久不语,卫昭问道:“怎么?此事不妥?”

    淑妃看向德妃,她低下了头。

    德妃暗暗瞪了眼淑妃,她僵笑着回应卫昭:“陛下,藩王无召见不得入京。拍卖会既非陛下寿辰也非皇后寿辰,何必要召见藩王?”

    卫昭摇头,他一脸认真地说道:“你不懂,那些藩王特有钱!”

    德妃:……

    这昏君是蠢货吗!竟然只惦记着钱!万一到时候藩王司机在京中作乱,那大家都没有好日子过!

    深吸一口气,德妃放轻声音,她向卫昭说道:“陛下,我朝规矩,藩王无召见不得入京。此规矩是为了防止藩王到京作乱。请陛下三思……”

    卫昭不以为然地说道:“爱妃多虑,那些藩王都是朕的亲戚,怎么会到朕这里作乱呢!就这样定了,你们增添贵宾席,并且发邀请函给各藩王。”

    德妃无语,她觉得自己跟这个昏君沟通不了!

    从万岁殿走出来,德妃的脸色不太好看。

    走远了,淑妃才开口劝道:“姐姐何必在意?既然陛下做主,那我们照做便是。出了什么事,有陛下担着,毋需你我担心。”

    那昏君会承担责任吗?出了事,指不定会第一个先逃走!

    德妃皮笑肉不笑地回应道:“妹妹多虑了,我岂会在意这些事。既然陛下有吩咐,我们听从便是了。这点道理我还是知道的。”

    用不着你来教我!

    回到宫里,德妃骂道:“真是疯了!”

    左右劝道:“娘娘息怒。”

    德妃喝了几口茶水,呼了口气,告诉左右:“即刻传消息出宫。”

    “遵命。”

    三皇子此刻正在与长史讨论如何快速混入户部当中。

    宫里忽然送来消息,三皇子惊讶。他接过信封,拆开浏览。

    看完信,三皇子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他低声说道:“父皇究竟要做什么?”

    长史出声问道:“殿下,宫里发生何事?”

    三皇子告诉长史:“父皇打算邀请所有藩王入京参加拍卖会。”

    长史吃惊:“陛下这是……”疯了吧!

    没事将所有藩王叫到京城做什么!这不是在给机会让那些藩王司机所乱吗!

    万一到时候乱起来,可不好收场!

    三皇子皱着眉头,思量片刻,告诉长史:“母妃的意思,是希望我做好准备。一旦发生变故,即刻掏出京城……”

    长史若有所思,告诉三皇子:“不如殿下近段时日开始结交武将?若是发生变故,也可以……”

    说到此,长史给三皇子一个‘你懂的’眼神。

    三皇子摇头:“若是我私下结交武将,被父皇发现,只怕会引起父皇的厌恶。而且老大那边必定安排了人在暗中盯着我的举动,若是他发现我私下结交武将,只怕……不妥不妥!”

    长史想了想,又建议道:“不如另派他人替殿下与武将结交。”

    三皇子点头:“妙计!此事你来负责!”

    “遵命!”长史笑着点头。

    李总管不知道卫昭想要干什么,他总觉得卫昭召藩王入京,是在酝酿什么。

    通过这些时日的暗中观察,李总管敢肯定这位陛下已经变了!手段狠厉,让人猝不及防!

    卫昭的每个举动,都另含深意。李总管不敢轻视。可他认真思索,又猜不到卫昭想干什么。这种感觉可真琢磨人。

    终于,李总管忍不住了,他试探地开口提醒道:“陛下,先帝在时,在太皇太后的寿诞之际,淮南王伺机作乱,险些得逞……”

    卫昭抬眼,望向李总管:“他最后不是没得逞吗?”

    李总管:……

    这话,怎么接下去?这天没法聊啊!

    卫昭打了个哈欠,挥手说道:“朕乏了,你出去吧!”

    李总管面色一顿,低声回应道:“老奴告退……”

    转身走出寝殿,李总管脸色微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