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陈姨在楼下打扫卫生,陆闻嘉看季柠靠着门,好像还有点疼,他走过去,伸手把季柠抱上||床||休息。

    季柠坐在床||上,攥着被子道:“陈姨认识你,她会和我哥说的。”

    季柠比她哥小五岁,遇到事就会找她哥,从小养成的习惯,但感情方面,她不敢让他知道。

    他总觉得她是小孩子,什么事都不能做。

    陆闻嘉点头,他坐在旁边,拿起那碗粥,告诉她:“我知道。”

    白粥还在冒热气,季柠喝了两口他喂来的粥后,突然反应过来,自己适应得也太快了。

    她耳朵微红,道:“我自己来。”

    陆闻嘉唔了一声,把碗给她,季柠低着头一口一口喝粥,不敢抬头看陆闻嘉。

    季柠身上的外套遮住身体的痕迹,纤细的脖颈露出一点被咬出的红点。

    陆闻嘉看她喝完之后,把她手里的碗放下,抽出纸巾轻擦她的嘴角。

    他总是很了解怎么照顾别人,季柠很长一段时间都十分依赖于他。

    可现在不太一样,卧室外面还有人。

    陈姨干活利落,不会落下地方,这间房子大,前两天专门打扫过,她不用处处都扫一遍。

    但万一她上来听见声音,那就不好了。

    她的尴尬快要溢出心口,昨晚的事两个人都没有细谈,她连回想都不敢。

    陆闻嘉把纸巾丢进垃圾桶,又弯腰捡地上的衣服,小小的一团,季柠只看一眼,白皙的脸就红到了脖根。

    “昨天晚上怪我,”陆闻嘉站在她面前,“季柠,我很抱歉。”

    季柠漂亮的脸蛋都变得白里透红,细腻滑|嫩。

    她发软的手放在膝盖上,颤着睫毛说:“我知道了,我待会和床单一起洗了,你先丢着。”

    陆闻嘉皱眉:“贴身衣物不能机洗,我待会帮你洗了,你先躺会儿,你昨天晚上没睡好。”

    他把脏衣服放一边的椅子上,又将窗帘拉起,屋内的光线瞬间暗淡下来,书柜安静摆在一旁,屋内的小沙发是深色的。

    陆闻嘉走过来,轻抱住她,什么都没说。他的头靠着季柠细肩,好像真的觉得对不起季柠。

    季柠知道他的道德观是多么强烈,他生来就会克制。

    暗淡的环境下只有他们两个人,就好像回到昨天晚上一样,她从内到外都是他的气息。

    陆闻嘉开口:“上次家里买的我也丢了,没想到会在这……”

    季柠脸又红了些,他指的上次那些用品。

    她微微张了口,想和他说明白,但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季柠犹豫了好久,纤软的手指轻轻抓住陆闻嘉的衣服下摆,说道:“这事就算了吧,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那我们还是朋友吗?”陆闻嘉轻声问她。

    季柠迟疑片刻后,回了一声嗯。

    陆闻嘉抬起头,他好看的眸眼漆黑深沉,让人无止境的沉陷。

    “比高中还要好的朋友?”

    季柠愣了愣,回避他的目光,初恋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特殊的,期限几乎是永远,犹如她对陆闻嘉的执念。

    七年过去,她已经放下了当年的事,无非是他不喜欢她,很简单。但依旧改不了心中的想法,因为他占据她的青春。

    陆闻嘉是美好的,和他喜欢傅灵,两者并不冲突。

    朋友两个字在他们间从来就不是单纯的词。她不知道他和傅灵间发生过什么,但她也大抵猜得到等傅灵出现,他们这个朋友,慢慢也只能是单纯的朋友。

    陆闻嘉微微俯身,他的大手轻按住季柠的后脑。

    季柠的指尖紧攥他的衣服下摆,微微发白。她慢慢抬手,环住他的脖颈。

    这种事情不定的事何必投入感情?她确实还喜欢他,但玩玩又不碍事。

    ……

    陈姨把所有事做完后,上楼叫了一声季柠,没有回应。

    门是反锁的,里面没有半点声音。

    季柠是贪睡的,一旦睡着就总想睡饱,睡不好就精神不好。

    陈姨以为季柠还在睡,也没喊多大声,给她留了张纸条在客厅,提醒她别忘了用微波炉热饭。

    等她走后,季柠才悄悄开门出来。

    她扶着楼梯下楼,确定陈姨已经出门,又透过玻璃窗看见她不会再回来后,这才让陆闻嘉从出卧室门。

    季柠手背在后面,问:“你待会要打车吗?”

    陆闻嘉慢慢走下来,摇头道:“我开车过来,昨晚停在酒店。”

    季柠的脸红扑扑,粉唇润泽,睡裙遮住大腿,她说:“我先去换件衣服,待会再送你。”

    陆闻嘉站在楼梯口,笔直挺拔的身体清瘦,衬衫整洁,但要是仔细看,又看得出细节处的褶皱。

    他有洁癖,轻微强迫症。

    “我的手劲比较大,”陆闻嘉说,“不是故意的。”

    他刚才又弄坏了她一件衣服,真坏了。

    季柠挠挠头道:“我知道。”

    虽说她对陆闻嘉有滤镜,但她其实也有过怀疑,不过他拿她的衣服又没用,也就没再想别的。

    陆闻嘉手劲从高中就很大,他总是有很多事情要做,家里的家务事他几乎全包,他爸爸根本不管。

    季柠高中时偶然知道,好长时间都没敢撒娇打扰他,在他身边安心做认真学习的学生,不添麻烦。

    他察觉到后,还揉了揉她的头,无奈笑着说没关系。

    “被单上有血迹,我待会给你放洗衣机洗,你记得晾在太阳底下。那件烂衣服,还有刚洗干净的,”他顿了顿,“要不然丢了?”

    他所说的,都是一些贴身的衣服。季柠看着就有点害羞,觉得丢了也不错,毕竟确实不太好再穿。

    陆闻嘉见她答应了,也点了点头,他朝她伸出只手,季柠脸微红,走过去抱了他一下,和他一起上楼。

    他们刚才没做什么,但陆闻嘉弄她出了些红印子,现在只能在衣柜里找比较保守的衣服。

    陆闻嘉把那些衣服给收起来,装进一个袋子里,说:“丢我们小区不会有人发现。”

    季柠套好衣服,点了点头。

    陆闻嘉背对她,背脊挺直,没偷看她换衣服,问:“晚上有空吗?我们出去走走。”

    季柠想了想,摇头道:“应该没有,但你晚上要是有空的话,可以来找我玩,陈姨她儿子回来了,不和我住。”

    陈姨人老了,儿子半年没见,她肯定很想他。

    虽然看那种书是有点恐怖,但季知衡给她的工作,她再怎么样也不能真拖到一个月后完成。

    陆闻嘉道:“那我晚上九点过来。”

    “你来的时候叫我出去接你,”季柠说,“陈姨一般是上午十点到,没想到今天七点就来了……我换好了,走吧。”

    季柠今天穿浅色长裤和深蓝色长袖,搭条长银链,主饰是只展翅的蜻蜓。

    陆闻嘉没让她送太远,季柠昨晚一直没睡好,她哭了好久。

    “好好休息。”他说。

    “我知道的。”季柠脸微红,她做了个打电话的姿势,“有事打电话,你要是累也别开车,叫代驾。”

    陆闻嘉自己走到酒店,把装衣服的袋子放到旁边,那时同学会已经散了。

    他靠着座椅,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闻嘉很了解她,心软懂事,不会让人为难,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唯一一点让人讨厌的地方,就是她接受程度高,永远都对新事物保持很大的新鲜感。

    而季柠回家躺了一会儿后,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接受得太快了。她趴在床上,脸闷红,但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季柠早就成年了。

    她大抵是第一次尝新鲜,心中又没有抵触,总觉莫名其妙的好奇。某一瞬间又羞得不行,在家待不下去,最后去了一趟附近的咖啡店。

    季柠喝了几口苦咖啡后,心情平定下来,打算顺道去看季老爷子时,左前座的女人突然叫住了她。

    “你好,冒昧问一下,你是季柠吗?”

    季柠回头,眼中露出疑惑。那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女人,穿套浅色西服,有种白领的优雅大方。

    “我是季柠,你是?”季柠刚才就觉得有道视线一直在打量她,但她不认识这个人。

    那个人眼睛一亮,“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傅灵好朋友陶祺实,我们以前在一起玩过。”

    季柠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