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陆闻嘉没关灯,连空调都没打开,高高挂在天空上的月亮光芒朦胧,美妙绝伦。

    少年时的陆闻嘉身形单薄,他家境不好,有钱也被爸爸拿去喝酒,家里条件一团糟。换做普通人,不知道会被养成什么样的小混混。

    陆闻嘉不同,他坚信学习能改变命运,从来不会妄自菲薄,在学习方面用心用力。

    就连生活方面,也尽量安排得井井有条,注重自己的营养均衡。他体重虽然偏轻,但身高不落于同龄人。

    现在的他不一样,陆闻嘉的胸膛覆了一层薄薄的肌|肉,有结实的美感。

    她头一次感觉到男人的怀抱这么热,烫得她全身是汗,心腔的跳动剧烈跳动。

    季柠其实是清醒的,他握住她的手,让她不要胡闹时,她就已经醒了。

    可她眸眼望向他,突然不想直接醒来,更不想拒绝和他的亲近。他看向她的目光有她看不懂的东西,沉重如铁,她避过了。

    高中和他在一起做朋友那两年,她尝到过青春的甜蜜,之后就被打入地狱,徘徊至今。

    那个清隽如玉的少年,长相清俊,薄唇总是抿成一条直线,是最认真不过的好学生。他不喜欢说话,经常一个人待着。

    很多女生都喜欢他,但他什么都不知道,手里拿着很多图书馆借来的名著,纯英文版,本本都能翻几遍。

    陆闻嘉在学习上面一直有天赋,去办公室时,每个谈到他的老师都会夸赞一番,班主任嘴上不说,脸上尤为有光。

    她无数次都想忘记他给自己钢笔那天,但他眼睛那么好看,像深黑珍稀的黑曜石一样,深深印在她的脑海里,磨灭不掉。

    陆闻嘉没说喜欢两个字,他浓黑睫毛下的眼眸看她一眼,季柠就觉得受到蛊惑一般,伸手接过那支崭新的钢笔。

    他不是脚踏两条船的人,她比谁都了解。

    季柠犹如踩在轻飘飘地云朵上,她顺从依赖,像只驯养的娇猫,被高大的野狗轻轻安抚,酒气混杂热气。

    温和的动作突然变得像疾风,又如骤雨。

    外面的天色黑漆漆一片,卧室灯光敞亮,宛如白昼般,两个人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断断续续的女人声音好听极了,柔柔|媚媚,含着嫩|嫩的娇气。

    被单磨蹭得一点点皱起来,你情我愿是最好的搭配剂,酥得发麻,酒精让季柠变得放纵,呼出的气息被他吞入腹中。

    夜深引人梦,季柠睁眼时发现自己睡在家里,薄薄的一层被子盖在她身上,她猛然惊醒,坐了起来。

    单薄的被子滑落,软麻的酸痛让她差点没坐稳,她撑手坐住,身上没穿任何衣服。

    陆闻嘉从厨房走出来,他的袖子微微卷到结实的手肘处,一步步上楼,他给她盛了一碗清粥,放到床头柜旁。

    季柠手攥住被子,遮住有红印的白软,她下意识后退。

    陆闻嘉头发是乱的,衬衫扣子紧紧扣紧,只留下最上面那个,能看清修长的脖子上有她的口红。

    他说:“幸好你喝得不多,那种酒后劲大,你先把粥喝了,要不然待会可能会头疼。”

    季柠愣神,她手微微攥紧,问道:“你怎么知道这儿?”

    陆闻嘉指了指旁边的门禁卡,示意上面有地址。

    季柠抬手扶额,这户主不知道有什么毛病,把地址刻上面了。

    “季柠,谈谈吧。”

    她轻轻抬起头,锁骨突出精致,衬她雪白的肌|肤,胸前的雪软鼓鼓,后背光|滑。

    季柠道:“……是我的错,抱歉。”

    她知道是自己主动的。

    季柠对陆闻嘉有执念,她自己知道,也难怪知道刚才的人是他,她也没有半分抗拒。

    陆闻嘉坐到床边,他单手环住她的背,另一只手从被子边角进去,轻落在她平坦的小腹,季柠身体僵硬。

    “这儿还疼吗?”陆闻嘉问。

    他的眼睛看着季柠,温热的掌心让人留念,季柠的脸越来越红,要滴血一样,她慢慢点了点头,希望陆闻嘉不要再问。

    两人心照不宣,都没提第一天见面说过的事。

    季柠和男朋友没发生过关系,陆闻嘉也早就猜到了。

    陆闻嘉道:“季柠,我……”

    ……

    陆闻嘉去浴室放水,季柠听着哗哗的水声,脑子终于清醒过来。

    陆闻嘉站在卧室门口看她,他似乎知道她心绪不宁,也没靠近。

    他的身体笔直,面上也没什么表情,但总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像一只受伤的狗。

    季柠顿了顿,最后还是心软说了一句:“你进来坐吧,我没有怪你。”

    只是他们两个这种情况,太尴尬了,季柠也只是猜测他没有女朋友,他万一要是有,季柠觉得自己要死,犯大错了。

    许久之后,她才试探地问了一句:“你这几年情人节怎么过的?”

    陆闻嘉眼皮微掀,说:“没过。”

    季柠松口气,也就是现在没有女朋友,至少这一层负罪感没了。

    她浑身都是酸疼的,对陆闻嘉都有了一些害怕。

    现在该怎么办?季柠尴尬至极,她没想那么多后果,只是想着自己舒心就好。

    陆闻嘉进了浴室一趟,他过了一会儿后才出来。

    白色浴缸的水已经放好,陆闻嘉关了水,出来抱季柠。

    季柠要自己来,但她只是动一动就疼得皱起了眉,润泽的唇都抿起来。陆闻嘉没让她再乱动,直接抱起她进浴室,帮她洗澡。

    陆闻嘉在衣柜里挑季柠的睡衣,他看着衣柜,紧皱眉,最后拿了件稍长点的睡裙。

    “晚上有时间吗?”陆闻嘉给她换上衣服后,轻搂住她,“我陪你去买衣服。”

    季柠还不适应和他的身体接触,而陆闻嘉似乎不放心她的状态,总抱着她。

    他大概觉得一切都是他的冲动。

    季柠没好意思说自己是清醒的,她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干巴巴道:“不了,晚上陈姨会过来。”

    “季柠,不是你的错,”陆闻嘉轻拍她的肩膀,“是我。”

    他的怀抱很温暖,季柠脸还是红的,虽然她的确觉得他有些责任。

    “季柠。”陆闻嘉突然认真叫她一声,季柠心提起来,生怕他说出什么奇怪的话。

    他性子传统保守,但季柠在国外长大,男未婚女未嫁,并不认为他们两个这样不对,再来几次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只希望他不要提结婚之类的事。

    “我们还是朋友吗?”他问。

    季柠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问这个。

    他又问:“是吗?”

    她还没回答,楼下就传来了陈姨的声音:“柠柠,醒了吗?”

    季柠头都要炸了,她不想让长辈知道她和陆闻嘉酒后的事。

    “你别出去。”季柠让他呆在这里别动,下地时却差点摔了一跤,陆闻嘉及时扶住她。

    他不慌不忙抱起季柠,让她在床上坐好,又去衣柜拿了件干净外套给她穿上。

    陆闻嘉帮她穿上衣服,遮住她身上的红痕,说:“陈姨昨晚给你发消息问你回家了吗,我帮你回了一句,说到家了。”

    “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密码?”季柠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糊涂了,他肯定是试了她的指纹。

    季柠揉额头问:“陈姨知道我不在家吃早饭,她怎么会这么早过来?”

    陆闻嘉如实回:“不知道。”

    季柠忍着腿上的疼意出门,她把门关紧,不让陆闻嘉出去。

    陈姨从厨房出来,惊讶问楼上的季柠:“你煮的粥?还热乎着。”

    她没听过季柠学做饭。

    季柠脸一红,扶着护栏说:“昨天喝了点酒,醒来的时候很饿,就在网上查了教程,陈姨,你怎么这么快过来?”

    陈姨撩起袖子开始干活:“你那么晚回家,我就猜到你可以喝了点酒,正好今天周末,陈浓放假,我就提前过来。”

    季柠有些站不住,她没想到陆闻嘉力气会那么大,她晚上哭了好几次。

    “陈姨,我想安静睡会觉,”季柠说,“你做好饭放冰箱里就行了,不用叫我。”

    “好,空调开高一点,冷了不好。”陈姨说没怀疑季柠,她只是觉得季柠大早上穿件外衣,捂得有点严实,屋内的温度也低了些。

    季柠回去后就反锁了门,她心怦怦跳个不停。陆闻嘉在阳台上给人发消息,他看见季柠回来,收好手机走进屋。

    宽敞的卧室内窗帘合起,他问:“陈姨说什么?”

    季柠低声说:“没说什么,等陈姨走了你再走,不要让陈姨看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