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大佬争着和我HE

把本章加入书签
    018

    炙热的高温,彷佛燃烧,在骨子里沸腾。

    前所未有的热浪,拍的人脑子昏呼,也有点那么点熟悉……

    这感觉像是……

    “萧湛……”

    熟悉的气味,亲密的喃语,满是热意袭身炽骨,说不出的感觉,难以言喻的凉沁,让恍惚的萧湛有一瞬地清醒。

    云妱……

    是云妱吗?

    这个女人又勾引自己了……

    要说多少次她才懂?

    虽是这么想,可被人需要的感觉,大大地满足了他的大男人心思,便没所想的那般不高兴。

    甚至,还有点高兴。

    妱妱……

    还是爱自己的。

    没有因为突然出现的青梅竹马忘了自己。

    她从未是个攀高枝的人。

    不过,这会动作……

    过了。

    萧湛费力的睁开眼,就想喝叱她,停手,不准再乱来了。

    然而当眼前人撞入眼底时,熟悉归熟悉,却……

    “珚儿?”非所想的云妱。

    珚儿怎么会……

    萧湛拧了眉也不自知,只看着眼前人颊若霞彩,明眸含水,一副媚态横生样的宋妃珚。

    如此神态,萧湛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

    “萧湛,我好……好热……”

    莫名地,萧湛有一瞬间失望,可还没等他捕抓到那是什么情绪使然,便被宋妃珚攀附纠缠的动作打断。

    还没扯开她的手,一道望来、带着热意,不可忽视的视线惹他看去。

    这一眼,萧湛心跳倏地发紧。

    有种被抓奸在床,非常不自在的紧张感。

    然而转息又想,云妱怎么会在这儿?

    不是说不来吗?

    这时,萧湛终于看到云妱身旁的焦廷瑜。

    拒绝自己,和焦廷瑜一块过来……

    什么意思?!

    萧湛怒火上扬,忍不住质问,“妱妱!你为何在这!”

    这话一出,瞬间打破焦廷瑜与娄越剑拔弩张之势,令两人木仓口一致转了方向。

    “好笑,你可以在这,为何她不行?”娄越口气冲的,一副想找人干架样。

    就是焦廷瑜,也没好到哪里去,张口便是,“你无权过问!”

    一人一句,两人怼的萧湛一鲠,也发现到焦廷瑜对边,即云妱右边的少年不止敌意满满,还抓着云妱的右手。

    而左手,被焦廷瑜抓着。

    两人一左一右的站在云妱身旁,气质五官不下于他的帅气面庞红透至耳,亮的慑人双眸红丝遍布,起伏不停的胸膛呼吸粗快,如在抑制着什么,或是压抑着什么……

    不对的神态,箝制云妱手的互不相让姿态,做为男人,同样呼息紊乱的萧湛焉能不知他们是什么情况?

    “过来妱妱!”

    命令式口吻,再一次激怒两人。

    “过去?!抱着宋妃珚的你脸还真大!”

    “抱一个不够要抱两个,当真无耻!”

    讽斥完还不作罢,一致对云妱说:“不准过去!”

    云妱:“……”

    “为何要云妱过来?!难道我不行吗?”热糊涂的宋妃珚,即便意识不太清醒,对于男女之事依旧敏感,不止醋意大发的问萧湛,还将抱的举动成了蹭,红唇贴去,嘴上呢喃。

    “我也可以的萧湛……”

    宋妃珚表达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萧湛自然心悦宋妃珚,否则不会有云妱的存在,所以她这般,如何不高兴?

    可这样的欣然,碰上云妱和焦廷瑜说话的视线脸庞……

    “我们还是别在这儿了,好尴尬……”

    尴尬……

    别在这儿……

    那她想去哪?

    不,正确的是她想和他们去哪!

    在两人欲念当头下……

    话中可能,让猜想的萧湛只觉绿帽罩顶,一整个光火了起来!

    他想制止,

    蛇毒滞涩了灵力,无法动用。

    想上前,

    人被宋妃珚缠住。

    想喊住云妱,

    蓦地出口的声音只有一片粗哑的喘音。

    那是──

    欲之所致的难忍!

    可此下,他是一点念头也无,只想把云妱留下!

    萧湛急的想推开宋妃珚。

    “别推,萧湛别……呜呜呜为什么我就不行?我好难受、好难受……”宋妃珚几乎要崩溃了,从未受过这些的她,隐约知道自己这般不对劲也落了下乘,可见他人已经这样了还要找云妱,怎么能忍受得了?

    她使尽全力不让萧湛离开。

    萧湛被阻止的无法上前,只能看着红着脸的云妱,用那双湛湛水眸望着别人……

    焦灼迫切的心,犹如焚烧,甫一到临界点,刹那,像是突破了某种桎梏,无数画面争相破出匣笼!

    与此同时,炸般的响雷轰隆震耳,顶上石壁遽然崩塌,粗壮的橘红雷霆暴虐游走,劈头盖面冲来!

    那威力气势之骇然,简直要将场上一切消灭殆尽!

    云妱惊的运用灵力抵抗,保命器物一股脑儿拿出,而比她动作更快的焦廷瑜娄越,已是第一时间护在她身前。

    法器符箓件件碎裂,浓厚的焦糊味与甜腻的血腥盈满鼻端。

    不止她的,还有挡在身前的两人。

    雷火暴鸣瞬闪的这一刻,看着两人背部的云妱,心里不说触动,也有感动。

    人说,为难当刻最能看出人心。

    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将他人的命看的比自己重要?

    至少自己不是。

    所以这会见两人如此,即便他们是作者笔下人物,还是身份不讨喜的配角,于她而言,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知道疼痛的人。

    不是几句言语下的纸片人。

    她不该抱着看文或对文的心态来定论喜恶。

    只因好与坏,从不是一两句言词便能界定,而是这人对你的态度才是。

    醒悟、改观,云妱对两人的看法在转念间悄然变化,也于当下缺口,两人缝隙中看到,萧湛如血般的眸子堪比入魔,周身气势如同开了挂般节节攀升。

    萧湛!?

    萧湛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如此压力下还能动弹的他,竟然一把挥开宋菲珚,另一手,就这么单以肉掌横向那要人命的橙色串雷!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萧湛这一下不止截断狂虐要命的雷霆,还一把将隐藏在虚空中的巨蟒抓了出来!

    这一瞬,云妱根本不知道萧湛是以什么心态面临这些。

    表面上的萧湛,轻轻地扼住那只不断逸出粉色甜腻气味的巨蟒,实际上,那一瞬间的抓住,巨蟒已经寸寸尽断的成了堆裹皮肉泥。

    催情蛇毒……哼!

    我,萧湛,同样的错,绝不犯两辈子!

    巨蟒一死,蛇毒自消,萧湛扔掉巨蟒尸体,转眸,视线落在不远的焦廷瑜与娄越上,冷凝的目光满是见到熟人的厌恶与风暴。

    可这些,在他看到云妱时,登时消融了些。

    “云妱,过来。”

    同样的话再一次开口,不止语气语调甚至口吻,俨然判若两人。

    察觉到萧湛变化的可能是什么时,被雷电重伤的焦廷瑜娄越,一步不让的亮出本命法宝道器。

    萧湛彷佛没看到似的,依旧对云妱道:“我再说一次,过来。”

    这次口气不如先前轻细,重的与威胁无异,焦廷瑜娄越哪能让萧湛继续放肆?

    就当两人出招动手之际,被劈开的上空赫然出现一只巨掌,以他们无法撼动之威,瞬间将他们全抓了出去,还不客气的重重摔在地上。

    宋菲珚早在萧湛那一挥后昏迷,此时毫无反应的继续躺着不动,云妱则是有萧湛焦廷瑜及娄越三人帮了把,顶多震的眼冒星星,而帮她又替她承受力道的三人就没好果子吃了,无不气血翻腾唇角溢血,合上一身焦糊的皮肤袍饰,哪还有平时所见的意气风发,只有说不出的狼狈样貌。

    可楞是这般,他们还是以三角之姿,将云妱护在身后。

    此时赶过来的吾岳掌门与长老们,看到太上长老出手后的这一幕,无不神情微妙的瞅着扶起宋妃珚的宋长老。

    他们眼里或多或少带着同情。

    萧湛和宋妃珚可以说是吾岳最登对的一对,可也是命运乖舛的一对,只因宋菲珚失踪后,找她许久的萧湛,最后带回长相和她颇为相似的云妱。

    人人都知道云妱不过是宋妃珚替身罢了,可现在……但凡有眼睛的人都能从萧湛护庇行为看出,其心中在意看重的到底是谁。

    这点便是宋长老也看得出来,为爱女输送灵气、唤醒后,登时气不过指责。

    “萧湛!这就是你说要待珚儿的好吗?”

    萧湛沉默。

    宋妃珚见状,简直伤透了心,靠着亲爹的她,扯其袖子。

    “爹,女儿累了……”

    宋长老直接将话给接了过来,对萧湛道:“珚儿累了,你送她回去!”

    这话多少存了逼迫意味,也是一种明示态度,用意无非是为女儿讨回点面子,以及维持两人感情。

    然而,萧湛重生了。

    经历太多事的他,已不再是满心满眼只有宋妃珚的萧湛了。

    “我身上带伤,不方便送。”

    闻言,宋长老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萧湛说的。

    当年自家闺女失踪时,死活要跟去并相救的萧湛,都能为其跳那素有十死无生的万蚀林,现在怎么会为了这点小伤拒绝?

    宋长老不相信萧湛会这么变了心,矛头顿时指向云妱,厉声道:“就是你这个无耻下贱的女人直黏着萧湛,才令我家珚儿难堪伤心!”

    这话一出,被掌门与长老询问事情经过的焦廷瑜与娄越登时不干了。

    “还请宋长老说话经过脑子,不要随意污蔑他人清誉!”

    “论下贱程度谁比得上宋妃珚呢?刚才可是极为不要脸的扯着萧湛衣袍说她可以,还要萧湛当场要了她,俨然不管场上还有谁的饥,渴模样,简直淫,荡的可以!”

    焦廷瑜到底出身修真世家,素质涵养在那儿,便是不高兴,也不会说出太出格的言词。

    反观娄越就不一样了。

    娄越自幼生活在修真界底层,骂起人来可以说是信手拈来,若不是怕污了云妱的耳,降低好感,这下早将人给说哭了,而不是这般不痛不痒的几句。

    可就这么几句,向来要脸的宋妃珚还是白了脸,颤着身子,一副经不起说的模样。

    “胡说八道满嘴污言!”宋长老怒不可遏反驳,甚至对着云妱斥责,“勾引了萧湛还不够,现在一个两个的为你说话,手段可真是厉害!”

    “宋长老慎言!云妱和我自幼青梅竹马,真有什么,也非你所想不堪!”

    “我对云妱一见钟情,怎么就不能为她说话了?若像你说的这般,宋妃珚不就手段更高明厉害了?”

    “我敬你是珚儿父亲,还请别太过份!”

    焦廷瑜娄越萧湛三人完全是同时开了口,也在话出后各自看向对方,然后眯了眼。

    萧湛哼了声,“青梅竹马一见钟情又如何,云妱爱的是我。”

    如此自大的口气与鄙夷表情,瞬间集了火。

    “呵!爱你?刚才的雷没把你劈醒?”

    “我看不是没劈醒,是对自己没自信。”

    “自信自然是云妱对我……”

    明显的吵,再到你一言我一句讽斥的争风吃醋貌,这神转折的情况,让猝不及防吃了口瓜的掌门长老们都有些呆住。

    乖乖不得了,这到底是几角恋?

    就当他们好奇又止不住八卦的听三人争着,一脸铁青的宋长老再度刷着存在感之际,一道朗声突然从天而降。

    “云妱是我姚闵未婚妻,谁敢窥觊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