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第一妖艳主播[美食]

把本章加入书签

机甲宝甲贝?

    网上瞬间炸开了锅,渝汐怎么回事?不是说他没真本事,本该是拿不及格的水准吗?!

    【鸡家军:还不负众望呢,谁对他有期望了真的是。麻烦离我们少将远一点,什么事都好说。】

    【给你恰脚:其实吧……我还是很难把渝汐和主播溪鱼联系在一起呜呜呜,我们主播明明那么温柔呀!我幻想的明明是一个温润少年郎!昔日粉丝在线爆哭】

    【嘤嘤怪:哈哈哈哈结果现实却是妖艳黑莲花,不要太幻灭】

    然而不论网上是如何的冷嘲热讽,热度却是实打实地炒了起来,这场净化师大赛注定是前所未有的万众瞩目。

    渝汐这个当事人反而还是一副睡衣拖鞋的在家游荡,美滋滋地吃了顿营养早餐,数数自己账户的钱还够不够自己接下来暂时毫无打赏的生活所需。

    突然,屋外传来一阵急急的破空声,渝汐茫然地伸头去看。

    一辆骚包的暗紫色悬浮车明晃晃地停靠在渝汐家楼层外,车窗缓缓拉下,副驾驶上俨然坐着一位脸上长着小雀斑的可爱男生,正探出手朝屋内的渝汐挥着。

    渝汐:“……”吓得他抠脚的动作都僵住了。

    他赶紧跑过去,愣愣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家住哪,你来干什么?”

    邵宝平乐颠颠地从车上下来,毫不见外地踏进他家阳台,“我找严教授要的你的入学信息表,我来帮你啊,好歹你对我有一饭之恩呢。古人云,美人有难不救乃禽兽也。”

    何况这个美人长得不仅对自己胃口,还是有真才实学的呢。他这个朋友,邵宝平还挺想交好的。

    明明当时考核的时候,全班这么多人都看见了,渝汐净化的食物也实实在在有他自己的灵魂印记,根本不是什么作假。说白了,就是看不得一向比自己差的人突然变好,还变得那么好,眼红罢了。

    在这个omega优等生班,邵宝平是唯一一个beta。他的家境殷实,上头还有个alpha哥哥,父母对他本也不寄于多大厚望,只求他开开心心健健康康长大就好了,便把他养成这么个散漫天真的样子。

    但邵宝平天生脑子就特别灵光,继承了母亲的优秀基因,邵宝平从小各科成绩都十分优秀,于是破格进入的优等a班。反正他也是个beta,对omega的信息素并不敏感,在全是omega的班级里倒也没人说什么。

    邵宝平就特别欣赏人才,渝汐长得又带劲,能力又强,可不就很符合邵小少爷的交友胃口嘛。

    渝汐今天备受打击,本就精神恍惚,现下有些懒得应付这名不请自来的客,便懒洋洋地跟他挥挥手,“你要帮我什么?”

    渝汐穿着一身宽松的居家服沐浴在阳光下,膨松的卷发被镀上一层金边,整个人美得像传说中的精灵王子。

    邵宝平馋渝汐的身子,直奔他而来,想给他一个热情拥抱,却被渝汐中途拦住,敷衍地握了握手算是欢迎他。

    懵懵的邵宝平摸着自己被渝汐抹了好几下的手,问他:“你在我手里抹什么了?”

    “没什么,香水。”

    渝汐默默地把刚抠过脚又握了邵宝平的手往身后放。

    邵宝平傻乎乎地也高兴起来,没管那么多,回头冲车上驾驶位的人喊了一声。车门应声而开,驾驶位走下来一位身形高大的黑衣男子,看样子像是保镖之类的人。

    那保镖打开后备箱,扛出一个大大的储物箱,走了进来。

    邵宝平乐呵呵地打开,露出里面成套成套的衣服,冲渝汐眨了眨眼睛:“星博大战的瓜我已经全部吃了,现在可是全帝国的人都在等着看呢,你可别一上去就丢人了。我特地给你订了几套像样的衣服,放心,我没穿过的。”

    渝汐对莫名接受别人的东西这事有点抵触,或许和他从前是个小富二代有关吧。从来只有他送别人的份儿,哪有他伸手拿的。来到未来世界这儿,自己已经拿了别人好些东西了,现在就不太想要。

    “不用了吧,穿校服不行吗?”

    邵宝平白他一眼,恨他个钢铁直a发言,“这么重大的场合你穿校服,人家会笑你连个好衣服都没有的!”

    渝汐想了想,确实在理,但他还是说:“那我穿自己的衣服就行啦。”

    邵宝平斜睨他,表情难以言喻:“……我可记得你的衣品不怎么样。”

    渝汐挠了挠脑袋,其实他也不知道原主有什么衣服。每天他洗澡的时候,小莲都会贴心地给他准备好第二天要穿的衣服,贴心至极,完全不用他自己动手打开衣柜了。

    被这么一说渝汐也很犹豫,于是转身进屋里查看。

    柜门一打开,他就想关上。身后的男生还不顾形象地在那猖狂大笑,让他很没有面子。

    他抓狂地怒视柜子里那几件紧身衣一样的谜之衣服,颜色还或红或紫,穿上直接可以送去广场中央当领舞c位。反正没有什么正常人能穿出门的。原主的审美果然不行,不然也不会看上方子凯那种狗男人。

    渝汐:“……”

    身后的男生故作离开,“哎,看来你有衣服穿了,那我回去啦,拜拜~”

    “邵邵!”渝汐赶紧叫住人。面子,有的时候还是可以不要的。

    他给渝汐挑的是一身雅痞风的套装,上身明明是一件禁欲系的黑色丝质衬衣,领口却很欲地微微敞开,露出恰到好处的一段锁骨。外套是挽到袖口的亚麻灰开衫,配着冷灰调的修身长裤,明明是高冷的装束,穿在五官明艳的渝汐身上,就微妙地变成了冷媚气息。

    邵宝平满意地围着渝汐打转,嘴上还啧啧地赞叹。渝汐却面如死灰,仿佛是粘板上的一块肥猪肉,任人摆布。

    邵宝平嚷嚷着“你肯定能艳压全场参赛者!我的眼光真不错!绝了!”,渝汐却觉得自己是要去参加百年鸭王争霸赛,并且大概率能拿下鸭王桂冠。

    整理好后,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邵宝平便邀渝汐坐自家的顺风车一块前去考场,他自己顺便也想见见世面,巴着渝汐非要跟着。

    其实这场赛事不光是吃瓜看热闹的帝国人民关注,就连一贯作风严谨的军部中的士兵也非常关注。

    渝汐,据说可是想泡他们的那个魔鬼少将!此等勇气,该是何许人也?!再说了,好不容易等来一次他们少将的八卦,还不抓紧机会赶紧吃瓜?过了这个村,恐怕以后店门口都要被他们少将拆了!

    原本还是只有一群新兵蛋子不听劝,聚在一块用一个大点的光脑看的。老兵苦口婆心来劝他们,说你们一群保家卫国的未来战士居然这么八婆,被少将看见那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没见上次就连方少佐开个小差看看星博都被训成那样吗?

    一个胆大的小兵乐呵呵地道:“没事儿没事儿,昨天的军务特别多。少将昨儿下午那段时间出去了一趟,结果好久都没回来,军务堆到晚上才开始处理,按照那个量,肯定一晚上是做不完的。”

    “少将呀,肯定打包带回家去继续工作了。估计很晚才睡呢,补完觉醒来少将肯定就直奔训练营去了,碰不上的。这么好的机会,不抓紧就可惜了呀!”

    务实的老兵居然都被说动了好些,凑过去一起窝着看,想看看这个最近传闻颇多的渝汐到底长啥样。

    可他们哪里想到,戎狄昨天根本就没回家。

    戎狄活动了一下略微僵硬的关节,暗咐都怪那个不老实的小主播,大半夜的还直什么播,弄得他延缓了工作进度。

    昨天渝汐直播完他一看剩下的工作量,心知肯定处理不完了,索性家也不回了,给家里发了通消息便在军部大楼通宵处理了一宿的军务。直到刚才才处理完,好在他体质强悍,精神还是十分饱满,正准备下楼去训练营看看兵苗的训练成效的,结果一下来就恰巧碰上这么一副聚众娱乐的场景,脸瞬间就沉下来了。

    他收敛了气息,稳步站在众人身后,盯着他们看的光脑看了一会,没什么可看的,里面人来人往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训练任务很轻松吗?”

    沉迷现场直播的士兵头也不回,“都说了今早不用……”话说到一半,他突然卡壳。这个这么深沉阴森的语气……

    众人缓缓回头,他们口中的“不会过来”的少将身穿一身肃穆的黑色军装,腰间别着一根电鞭,逆着光站在他们身后,气势骇人。

    所有人吓得立马原地站起军姿,冷汗瞬间就湿透了脊背,大气也不敢多出一声。

    “谁来给我解释一下,你们放的是什么。”

    其中最有资历的一名老兵声音微微发颤地喊了一声报告,一五一十地将原委说出,反正什么也瞒不过戎狄,还不如坦白从宽。

    听到熟悉的名字时,戎狄不动声色地蹙起了眉,渝汐?追自己?

    他打开光脑进入星博,一眼望去,前排热搜话题果然几乎被渝汐和“溪鱼”给承包了。他再点进那个已达上限数量之后就变成了省略号的私信,最上方的私信来件人果然是“小妖渝汐”。

    原来一开始,渝汐就想过要找自己帮忙吗?这个认知莫名让戎狄的心情好了一点。

    奈何自己没看到没回复他,所以他才在直播间里说“确实没有渠道”,所以才找他的粉丝们帮忙的。

    老兵看他们少将的嘴角好像往上扬了点,便试探替小兵们和自己求情:“少将,我们保证再也不会出现这种玩忽职守的行为了。只是……天然食材级的净化师大赛一年也就一次,兄弟们也是想开开眼,改善改善伙食呀。毕竟军部的食堂确实……”后面的话他就没继续说了,不言而喻。

    戎狄脸上表情还是像覆了层霜似的冰冷,默了半晌他才说道:“可以。但、”

    “过后自觉去闻副官那里领罚,另外加训一个月,每日不达标者多加一个月。听明白了吗?”条件是答应了,但是该罚的一个都不准轻了。

    士兵们都垂头耷脑地应声,心里悔极了,但也很期待接下来的大赛。

    “以后再敢不上报私自行动,无视军规军令……来训练场上找我。”

    此言一出更是吓得满场人都不敢出声,乖如鸡崽。

    训完了人,戎狄自己则坐上了悬浮车,往今年的赛点赶去。

    怎么一个晚上不见,卷毛小男孩就能立马给人欺负?戎狄说不清道不明地就有点烦躁。

    许是这事多半也因自己而起,如果不是当时在a班教室门口就那么高调地直接把人喊走,恐怕也不会有那么多双眼睛盯上渝汐。特别是渝汐星博底下骂人的,一多半都是自己的粉丝,这事说白了自己的责任也不小。

    戎狄这样想着,一面叫坐在驾驶位上的闻副官开快点。

    被抓来当司机的闻弘致:“……”

    戎狄自己则舒服地坐在副驾驶位上,打开了光脑实况,点进了净化师大赛的现场直播,弹幕已经很密了,想必许多人也和他那不听话的兵一样,守着这场比赛吧。

    大多参赛选手都提前很早到场了,渝汐则是个万年踩点选手,施施然地从邵宝平的车上下来,面上波澜不惊地向大门口走去。邵宝平家里真是有点本事,居然还能搞到场内观赛席位,于是他就跟着渝汐一块进去了。

    大门口摆着的一架光脑摄影还在苦苦等着最后一位选手入场,只有最后一位也到齐了,直播镜头才能从外场跟着转到内场。

    摄影专用的光脑像素高得人脸上的毛孔似乎都能拍得很清晰,渝汐顶着一头软乎乎还来不及打理的卷毛就这样出现在大众视野里。

    少年穿着十分得体,材质看着也很名贵,尤其是他那艳丽的长相叫两个门卫大哥看了一眼就不好意思多瞧了。

    少年黑曜石一般的左眼下还长着一颗勾人心魄的小泪痣,不施胭脂自然透着夺目血色的唇微微张着。下到露出的锁骨沟沟都透着一股媚气,修长的脖颈像天鹅一样洁白昂扬,白得晃目。

    他一出现,弹幕就默契地同时沉默三秒,然后喷发式地刷了起来。

    【璎珞羽:???他以为这是gv拍摄现场是吗???搞得那么妖干什么?!】

    【青桔子:hhhh其实着装还是挺得体的,衣服不背锅,就是他自己长得太妖了hhhh】

    【向陈公子:他大概以为是走秀来了哈哈哈哈,我不信他这样的能做出什么高纯度的好料理。毕竟净化师可比厨师还难呢。】

    看着弹幕不友好的冷言冷语,戎狄瞳孔微眯,嘴角抿起不太愉悦的弧度。

    可门卫大哥并不认识渝汐,害羞地上前走了一步,垂下视线,用手比了比另一道门,憨厚地说:“机甲宝贝走那边哦,那边才是展场。”

    渝汐:“……???”

    机甲宝贝???

    我可以顾名思义把他当做和古地球上的“足球宝贝”同等性质的职业吗?

    渝汐:谢谢,有被冒犯到jpg

    邵宝平:“哈哈哈哈哈!”

    渝汐:“……”场面一度尴尬。

    场外的观众也是一片“哈哈哈哈哈”,众人一时也忘了什么冷嘲热讽,开启了今日的快乐开关。

    观看直播的戎狄也忍不住发出一声低笑,渝汐脸上的表情实在太精彩,像被端走了食盆的茸茸兽,气急败坏的。

    驾驶位上的闻副官则一脸惊悚,天!

    他的无情上司居然对着一个光脑直播笑出了声?!会是少将借用自己的星网账号去看去打赏的主播吗?闻副官八卦得想抓耳挠腮,但又不敢,只好委屈地开着车。

    得知真实情况的门卫大哥一张脸涨得通红,连连道歉。

    渝汐能怎么办呢,当然只能原谅他,尽管他很想让门卫大哥对着自己连喊十声“阳光猛男”表达歉意。

    好不容易跟着指示进了场,环顾一圈,赛场內大概就像个小型的演唱会台那样凹下去,周围环住场地的几圈是观众席,来观赛的估计都是有点身份的人吧。毕竟没渠道的都只能窝在家里看现场直播了。

    观众席很多都没坐满,人都稀稀拉拉间隔着坐,邵宝平正打算和他分别,自己上去找个视野好点的位置观赛呢。

    只见其中一名长得尖嘴猴腮的参赛选手嘴里嘟嘟囔囔着最后一名选手怎么还不来,浪费他时间,一面向渝汐走过来,“哎,迎宾的,给我倒杯水来。你们这里服务也太差了,连张椅子都没有,我都等半天了。”

    渝汐:“……说话客气点。”

    尖嘴男火冒起来了,大声道:“你不是礼仪队的吗敢这么大声对我说话?”

    渝汐:“……淦”

    邵宝平:“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