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九第十九章

    姑且相信,这个畜生真的养过一只狗吧!

    在往里走的时候,陶亦还这样想着。

    不过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想骂余肆的多。

    没有原因。

    可能就是感觉到了、气氛对上了,想骂一句增进一下与禽兽老板的塑料感情吧!

    “东西都放下吧!”

    陈威把人请进了门,“吃个饭,大包小包的,也不知道都跟谁学得臭毛病。”

    陈威嗔声嘟哝了一句,叫还在厨房里忙活的保姆阿姨出来搭把手。

    “这不是巴结您嘛!”

    叶旭走在最前头,闻言笑呵呵的,“巴结得有巴结的样子,哪儿能空手来。”

    说着,不经意环视了一圈。

    今天,客厅里好像与想象中似乎很不一样。

    除了刚进来的他们,竟不见别人的影子。

    “怎么回事儿?”叶旭道:“老师,您是不是有点儿低估了自己的地位,还是他们低估了您的影响力?这都什么时候了,咋不见一个人呢?难不成……您退二线,人气就不如从前了?”

    刚说完,就换来陈威的一记白眼,“我一老头子,我要什么人气?”

    “可别,您在我心里永远年轻,也永远红顶天,堪比顶流。”

    陈威:“……滚蛋!”

    回头笑斥了他一句:“臭小子,天天说点儿没边儿的话。”

    陈威言简意赅道:“嫌麻烦,今晚就你们几个。”

    “真的?”

    叶旭不可思议了一下,随即就夸张道:“您的意思是,您就邀请了我们是吗?呀,我突然感觉我无比荣幸……”

    “得了吧你!”

    陈威嗤声打断他道:“你荣幸太早了,我请的就陶亦一个。”

    叶旭:……

    笑容一滞,叶影帝的内心恍似受到了重大打击,“您这是逼我承认,我真的不是您亲生的学生!”

    “您说,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这么自取其辱?”

    陈威面无表情,陈述一个既定事实:“因为你脸皮厚!”

    叶旭:……

    叶旭不服气,“我厚吗?我明明……”,

    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住了,眼睛眨巴两下,心里非常不平衡的把礼物放下,想把注意力往余肆身上扯一下,“那他呢?他不也没收到邀请吗?为什么被伤害的只有我?”

    “他?”

    陈威鼻息抬了抬,转头招手叫围着餐桌打转的陶澄澄过来。

    很漫不经心的语气:“他以前薄,现在不行了……”

    “爷爷。”奶娃娃颠颠儿的撞在他腿上,揪住裤子蹭了蹭。

    陈威揉揉他的脑袋,又笑看了余肆一眼,“现在……加防护层喽!”

    “噗嗤……”

    陶亦听懂了,第一个没忍住先低着头笑了出来。

    然后换来余大爷一个冷漠的、危险的凝视。

    可陶亦不怕,他也真收不住。

    尽管脖颈凉嗖嗖的,还是想嘲笑一下,附和道:“您说的太对了老师!”

    余肆:……

    他看着陶亦,有一瞬间,突体会到了一句话真正的含义:

    有些人的笑,你看到了想跟着一起笑。

    但有些人的笑,你看到了,就只想让他哭。

    便挑了下眉梢,帮他记了下次数:“两声了。”

    陶亦下意识的闭嘴。

    “什么两声了?”

    叶旭反应慢。他只顾着观察陶澄澄了,觉得他光看长相,跟陶亦是真的挺像的。

    尤其是鼻子和嘴巴那一块儿。遗憾居然没有陶亦那样漂亮的眼睛。

    下一秒听到余肆的警告,转头傻乎乎道:“你们在说什么?”

    陶亦瞄了眼余肆,一本正经,挺胸抬头,“咳,没什么,拆礼物吧!”

    叶旭迷惑了一下,“哦对,这个重要!”

    退休之后,陈威爱上了茶道和陶艺,最近几年都在研究紫砂壶工艺。所以叶旭送的颈部按摩器,简单粗暴。

    说:“搞这个一坐老半天,容易颈椎病。”

    似乎最贴心。

    而余肆送的是与之有关的,精编版的书。

    就陶亦的他们不知道。

    他回家取了之后直接放后备箱了。整了一个大箱子,也一直没拿出来。直到人到了客厅,才慢慢地把东西放下。

    其实与他们的相比,陶亦觉得自己送的最普通了。

    只是三幅画。

    可等取出来的那一刻,抱着最大好奇心的叶旭,还是显而易见的嫉妒了……

    因为他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那个短视频博主的作画风格。

    太鲜明了。

    “你哪儿弄的?”

    都是陈威的个人肖像。尺寸大小不一,茶色木质装裱,低调却也雅致,与家里装修风格格外相衬。

    就是颜色与手法不太一样,有的色彩夸张、用笔大胆。有的却细腻严谨,光影明快。

    可就是这样风格迥异的画,并列平放在一起时,莫名的又很灵动和谐。

    围着茶几转了几圈,叶旭不免好奇,“你知道就这个博主‘as’的画多难买吗操?就那天……”

    他正想感叹一下,旁边余肆很及时的:“咳!”

    叶旭一顿,转眸,“咳什么,还不让说?”

    非常不懂什么叫看眼色行事,拆台拆得贼溜,“你花二十万人家都不卖你,人陶亦分分钟找来三副送老师。瞧瞧,余影帝,你的面子不咋滴啊?欸,陶亦,你这渠道靠谱吗,还能搞来吗?我也想……陶亦?”

    叶旭见刚才还在剥离画框泡沫纸的陶亦,突然就停住了。

    而后愣愣地抬起头,看着站在他身后的余肆……

    “什么情况?”

    陶亦是怎么也想不到,就在不久之前,愿意豪掷二十万来买他的画的人,居然会是余肆。

    震惊、诧异、疑惑。

    从感叹这缘分妙不可言开始,到皱了皱眉头,由心而发的浓浓的嫌弃。

    陶亦觉得余肆大概是疯了。

    二十万买肉,他不香吗?

    二十万吃酒,他酒量会一直这么烂吗?

    二十万什么事儿不能干,你过来买画?

    关键你还转了这么一大弯儿,最后也没买到!

    他应该是不知道,这个博主是他吧?

    陶亦抿了抿唇:应该不能。

    他学水彩画只是近几年的事,大学时候都还只画几张插图,自己玩儿的,余肆没见过。

    再说了,他的画画也不是纯盈利的,主页上并没有留联系方式。

    所以……

    陶亦心道:余肆这个败家玩意儿也太能造了!

    可转念又一琢磨:或许是太有钱了。

    也可能是,他真的自恋。

    自己花钱买自己,啧!

    陶亦看着余肆,思维相当跳跃的想:你买别人,我还能联系一下别的,当你迷恋上别的狗了。

    可你偏偏买的是自己!

    因为点赞量高?

    因为画的好?

    因为……爱艺术,还是因为心情好?

    陶亦想不明白。

    啧了下嘴:“竟然是你?”

    “花二十万买一破画,你脑子不太好了吧?”

    似乎是被叶旭拆了台,余大爷很没有面子。

    又似乎是,陶亦的嘲讽,让他心情不好了。

    余肆再次阴晴不定起来,“你管得着吗?”

    陶亦:……

    陶亦很实诚,也很小心地道:“我是管不着。可我还是觉得……真花二十万,挺冤枉的。”

    陶亦想了想,转眸,诚挚道:“你要喜欢哪一个,你跟我说,我可以送你。”

    余肆:“嗤!”

    余肆对上他的眼睛,毫不掩饰他的坏脾气道:“我说我喜欢他的手,你能帮我把他剁了吗?”

    陶亦:……

    陶亦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并不算残,也不算丑的手……

    很难相信,余肆居然还有这种癖好。

    肩膀一抖:妈呀,好变态!

    半晌,“这可能……有点儿难!”

    陶亦真心道:“不过你要喜欢,我可以照着给你画一个一样儿的,只限于画了。”

    这下,该轮到余肆无语了。

    他再次以看智障的眼神,同情地望着恍似还有点儿为难的陶亦……

    我是喜欢他的手吗?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真的喜欢他的手了?

    他沉下脸,瞥了下陶亦那双漂亮到不像话的手,不高兴了。

    他认为陶亦这个人,跟他的手一样,大概都欠收拾。

    不,是太欠了。

    欠欠儿的!

    还有……

    余肆心里不舒服道:你都送他了,为什么我没有?

    我都不值二十万吗?

    他眸色暗了暗,带着规划的目光,在陶亦身上扫了一下……

    正好,陈威书房里靠西侧的博物架是齐腰高,上面的墙一直留空。设计师放了几个修长素淡的花瓶,插的尤加利、木棉、松果花束,留出位置,是打算放置他的奖杯。可自从陈威迷上了紫砂壶,奖杯都在他柜子里不见天日,台上全是各式各样的壶。

    壶小,空间大。所以在视觉上,那处一直显得空。

    而陶亦的画,整好可以弥补了。陈威喜欢的不得了,拆开看尺寸合适,当即就叫搭把手挂上去了。

    等他们下楼,晚餐已经准备好了,陈威拉着陶澄澄的小手,要他坐在自己旁边。陶亦要照顾儿子,还怕他闹,位置挨着陶澄澄。余肆缓缓走在后头,见陶亦把儿子安顿好,去厨房帮阿姨端菜了。

    就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往后仰了一下,“你的烈酒呢?”

    叶旭在支起手机拍菜,打断发微博。

    闻言一愣,“哈?”

    “酒。”

    余肆难得有耐心,居然没把叶旭这种傻子捏死。

    道:“你酒呢?”

    叶旭反应了一会儿,终于没有失去记忆,“哦,你说那个啊,在车里。”

    余肆嘴角满意地一翘,“给我拿过来!”

    叶旭警惕:“……你干嘛?”

    他窥了下陶亦,偏头压低声音:“你不是说他现在不好灌了吗?都不好灌了你还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吗你?

    叶旭劝道:“别闹了啊,今天做个人,场子不是你家。”

    余肆偏不,阴测测的,较劲道:“我今天做不了,我今天就想做禽兽!”

    叶旭:……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朋友!

    他怪异地看着余肆,回味了一遍他的话,“想……用强的?”

    余肆:……

    余肆抬手就是一巴掌:“你能不能小点儿声。”

    叶旭看陈威朝这边看过来,赶紧缩了脖子,“你禽兽啊,你真这么想啊?你……”

    余肆瞪了他,把他到嗓子眼儿的话给瞪回去了

    叶旭便婉转道:“我觉得这样不好,陶亦会恨你一辈子的。”

    余肆抬脚就想踢死他。

    “好好好,”叶旭举起两只手,“我不说,我龌龊。”

    “所以你到底是想干嘛?你说了我再去取,你不说我就不取了!”

    余肆这才把脚收回来了。

    看一下陶亦的方向,莞尔道:“没什么。我就是想听他哭一声!”

    叶旭:……

    叶旭觉得这个人脑子有问题。

    不,余肆还可能是相思病癌变了。

    或者是色虫吞噬了他的理智,又给他脑子里注入了一个叫做禽兽的寄生虫。

    所以……

    反正他不是人就对了。

    慢慢吞吞地站起身,“我还不了解你?”

    叶旭为他的行径感到不齿,道:“你摸着良心说话,说你是真想他哭,还是在馋他的身子!!”

    余肆:……

    余肆默默地抬起了脚,叶旭拔腿就跑。

    也就是这时候,门铃响了。

    视频转接到陈威的ipad上,陈威正跟陶澄澄热火朝天的玩着小蜜蜂的游戏。

    便道:“陶亦,你看一下,是不是小赵他们来了?”

    “小赵?”

    陶亦没听说过这个人,把手里的餐盘放下,擦了擦手,打算按屏幕。

    然后听陈威不经意道:“一个还不错的导演,挺彬彬有礼的小辈,叫赵成泽。”

    陶亦的手倏然顿住,一瞬间就变了脸色。

    “您……说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