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42  章

    “这女子可着实非一般人。”收回目光来,蝶舞扭头看向一旁的安如意: “如意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说吧,想问什么?”安如意转身往后堂走,蝶舞跟在她的身畔。“如意姐。。。。。。楼上那位贵客究竟是什么来头?”

    安如意忽的脚步一顿,侧首瞥了蝶舞一眼,眼中有着明显的警告之色,语气亦是严肃之极:“蝶舞,有些事不该知道的,还是不要多事的好,这京师重地,天子脚下,多得是达官贵人,皇亲国戚,要想在这里生存下去,最好是谨言慎行,所以有些好奇心还是不要有的好。”

    “是,我知道了如意姐。”蝶舞垂下眼眸,听话的应道。

    安如意缓和了口气说道:“好了,去候着吧,楼上那贵客还没走,或许他还会叫你伺候。”言罢抬起脚来继续走往后堂。

    蝶舞目送安如意离去,她的眼中现出一抹冷意,却是一闪即逝。。。。。。

    走出翠柳阁,欧阳凤飞忽的感觉到一股冷意,她紧了紧身上的衣裳,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知道肖越跟了上来,叹了口气,她低声叮嘱道:“今夜之事,回去之后不要跟任何人提及。”

    肖越点头:“是。”

    “走吧。”欧阳凤飞拾阶而下,比之来前此刻她的心情是那么凝重,今夜她知道了皇兄对陆姐姐不是无情,而是太过用情,因为用情太深,所以久久放不下过往,可是她始终不能相信陆姐姐会和那个赵若松有什么关系,以她对陆姐姐的了解,她不可能喜欢一个个性桀骜之人,她曾说过,不知谦和礼让之人,纵然是宝玉,她亦鄙之,况且从陆姐姐认识自己皇兄的那一刻起,她对皇兄便是一心钟情,可谓非君不嫁,如此同样痴情的陆姐姐又怎会移情别恋?这其中究竟有没有什么误会?

    欧阳凤飞心中有太多的疑问,想着这些,分神间没有留意一个小男孩从街角处奔了过来,那小男孩或许是跑得太急,没有避得开欧阳凤飞,就那么直直的撞到了欧阳凤飞身上,小小的身子因着惯性反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欧阳凤飞一愣,忙俯身伸手去扶那小男孩,“你没事吧?”谁知却被对方一把推开,那小男孩自己一个鲤鱼打挺,利落的从地上跃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滴溜溜的小眼珠在欧阳凤飞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眼,狡黠一笑,后退几步,转身就跑了。

    “这小孩还真是没礼貌,撞了人也不知道道个歉。”肖越眼见那小男孩兔子似的一溜烟跑没了影儿,不由啧啧叹道:“跑的倒是挺快。”

    “他何止跑得快,手也足够快的。”欧阳凤飞嘴角噙笑,意味深长道。

    “手也足够快?”肖越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公主是说,刚刚那小子是个扒手?”是了,天儿都这么晚了,又这么冷,寻常人家的小孩哪个不呆在自己家里早已入睡。“那公主可有丢东西?”

    “不过是些银两而已。”若非瞧那小孩眼神不对,欧阳凤飞也没想到这么点的小孩,竟然是个手脚利落的扒手,当她惊觉钱袋被偷,对方已然跑没了身影。“丢些银两倒也罢了。。。。。只是可惜了陆姐姐送我的钱袋。”欧阳凤飞心中微微有些遗憾,那个钱袋颇有些纪念意义,当初她第一次尝试做女红,想试着秀个钱袋,结果怎么秀也秀不好,是陆姐姐帮忙最后那个钱袋才完成的,之后她便再也没有碰过针织女红,好几次被陆姐姐笑她投错了胎,明明该是个皇子的,却不想错投成了公主。

    “手下这就去将那小贼捉来,将公主的钱袋追回。”肖越说着就要去追刚刚那小男孩,欧阳凤飞道:“不必了,回宫吧。”若非迫不得已,想刚刚那小孩也不至于沦为窃贼,他这般小小年纪,也是可怜,罢了,但愿有了自己那些银子,这孩子能吃饱睡暖,好好过了这个冬天。

    却说那偷了欧阳凤飞钱袋的小男孩,当他以最快的速度跑到街角时,他才停下来喘了口气,贴着墙角,回头偷偷往身后的方向看了一眼,见刚刚的那两人没有追上来,他方才拍了拍胸口,放下心来。从怀里取出钱袋打开来一看,那钱袋里不仅有银子还有两三锭金子,看到这些,小男孩着实吓了一大跳,长这么大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银两,愣了半天,回过神来,他禁不住高兴的又蹦又跳,嘴里连声道:“太好了,有了这些银两终于可以给婆婆请个好大夫看病了。”将钱袋揣回怀里,生怕丢了似的,双手牢牢捂着钱袋,便朝城西的方向跑去。

    小男孩跑到城西一座荒废的破庙,刚到庙门口便听到庙里传来一阵哭声,他一惊,忙往庙里跑,一边跑,一边喊:“玉儿妹妹怎么了?”

    “云哥哥,云哥哥。。。。。。你快来看看,婆婆,婆婆她快不行了。”听到小男孩的声音,从庙里奔出一个小女孩来,那小男孩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而那小女孩看起来比他还要小上个两三岁。

    “云哥哥,云哥哥,婆婆闭着眼,我喊她,一直喊不醒。。。。。。”小女孩扑到小男孩的怀里,抽泣着说道,小小的脸蛋上又是焦急又是害怕,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直落个不停。

    “玉儿妹妹你先别哭,快带我去看看婆婆。”小男孩一边安慰小女孩,一边牵了小女孩的手匆匆进了庙里。

    那庙虽然破败,里面却被打扫的极为干净,庙内神像前的地上,被铺上了一层干草,干草上一位老婆婆正躺在那里,双眼紧闭,眉头紧皱,脸色苍白一片。

    小男孩蹲下身子,轻轻推了推老婆婆,喊道:“婆婆,婆婆。。。。。。”反复喊了几声,却不见婆婆回应,他也焦急起来,扭头对身旁的小女孩说道:“玉儿妹妹,你在这儿照顾好婆婆,我这就去给婆婆请大夫。”

    “可是我们没有钱的。。。。。。”小女孩忍不住哭起来:“没有钱,那些大夫都不肯来救婆婆的。。。。。。”

    “玉儿妹妹你别哭,没事的,你看现在我们有钱了,请得起大夫了,大夫会治好婆婆的病的。”小男孩一边给小女孩擦眼泪,一边掏出怀里的钱袋给小女孩看。

    “这么多钱?云哥哥,你哪来这么多钱的?”

    “这个。。。。。是云哥哥刚刚遇到一个好心的姐姐,是那个好心的姐姐给的。”

    “太好了,婆婆有救了,云哥哥你快点去请大夫吧,我会照顾好婆婆的。”

    “嗯,那我去了。”小男孩揣好钱袋,一转身便飞奔出庙去请大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