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游戏果然有问题

把本章加入书签

遇遇袭

    “有时候真的觉得我不应该在这儿,”黑发少年艰难的躺尸,“我应该在地底吧。”

    其他所有人都没有他这么狼狈的。即使是已经减了三分之二的训练量,他还是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虽然训练是很辛苦,但是其他人,哪怕是御茶子和八百万这样的女孩子都能保持着相对不狼狈的状态,只有他不行。

    a班的同学们:“……”虽然真的很同情,但是也感到了微妙的愉快呢。

    轰焦冻走到他面前,异色的瞳眸盯着他,然后伸出手。

    和上次比赛之后一模一样。那一回是上野凉询问他要不要搭把手,结果被对方冷漠的拒绝了。

    瘫在草坪上动弹不得的黑发少年眨眨眼,艰难的递了一只手出去。

    他是没有男子汉的羞耻心这种东西的,既然轰同学愿意好心扶他起来,上野凉也并不介意。

    轰焦冻:“……”

    失策了。

    轰焦冻面无表情的把上野凉拉了起来,对方还很礼貌的道谢。

    “谢谢啦,”他一个踉跄,差点整个身体都压到对方身上,“不好意思,太累了,实在有点站不稳。”

    接触的皮肤也是偏凉的温度,比正常的温度要低一些。上野凉有点好奇,悄咪咪的伸手摸了下另一边。

    “上野同学,”轰焦冻声音冷静,“你在做什么?”

    “什么都没有,”快速的收回手,上野凉无辜的说,“谢谢轰同学帮忙,真是麻烦你了。”

    原来两边的温度真的会不一样!普通人·上野凉惊奇又羡慕。

    虽然见识过很多个性,他其实最羡慕的还是轰焦冻的个性,冰与火的不同。没有别的原因,因为看起来很帅。

    没有人能够抗拒帅,上野凉真诚的表示,这样的个性看起来比他这种召唤别人闪闪发光的个性要帅多了好吗。

    轰焦冻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姐姐的事情欠了这个家伙人情,他现在更想把他丢出去。

    “这是姐姐让我带给你的,”把人带回教室,轰焦冻转过身,“她希望你可以收下。”

    上野凉不愿意上门拜访吃饭,轰冬美也没有勉强。

    只是在知道他进入雄英,还和弟弟是前后桌之后,她总会拜托轰焦冻带一些东西给他。

    一方面是为了感谢上野凉上次的行为,另一方面…也未尝没有私心呢。

    她知道轰焦冻的性格,对方并不容易有朋友。如果这样多交流下去,焦冻和那个叫上野的孩子说不定会关系好起来呢?

    “谢谢轰冬美姐姐,”上野凉趴在桌上,“你随便放就好,啊,那你把这个带给她吧。”

    上野凉不太习惯接受女孩子的道谢,更何况之前的事情他也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什么。

    轰冬美坚持要送东西给他,他也不得不借轰焦冻同学的手,在准备一些女孩子喜欢的东西送回去。

    反正对于手工超棒,能做机械的上野凉来讲,这不算难。

    他的性格本来就比较偏向于无所谓的死宅,不然也不会被一屋子暗堕刀剑威胁的时候还能保持平稳的心态。

    除了游戏,追番,和咸鱼,他什么都可以的。

    连带着a班的女生们也都对他印象很好,也会送他小零食,或者帮助他功课。

    他对此并不是十分的意外。以前在洛山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他普遍的和妹子们的关系要好,可能就是“好人光环”?

    “这一点上我们都输了,”葡萄深沉的说,“失策了,毕竟谁也没想到死宅还有这个能力啊。”

    “不,我觉得女生们更多的是激发了母性吧,”上鸣电气心有余悸,“我总觉得她们看上野就像是看小孩儿一样…”

    如果不是上野凉坚持拒绝,大概女生们都很乐意扶着他回教室。

    下午也是照常的训练课,结束课程之后,上野凉连去食堂都是浑浑噩噩过去的。

    也难怪他每次都要拜托药研帮他在一天的课程结束之后把身上的淤青,还有酸痛的地方揉开,不然真的过不下去了。

    “上野君,你真的没事吗?”绿谷出久也累得半死,不过还是担心的问他。

    “没事没事,”上野凉摆摆手,“我还能走——啊!”

    他正在和绿谷一边说话一边精神不集中,冷不防就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

    他本来就有点恍恍惚惚的感觉踩在棉花上,对方的力道又极其大,直接把他撞的往后踉跄了几步。

    “上野君!”

    “抱歉。”那个穿着雄英制服的学生看了他一眼,神色冷淡的就要走。

    “你他妈——”正好好的走在上野凉他们身后不远处,冷不防被人撞进怀里的爆豪胜己神情有几分暴躁。

    “什么都没说就打算走吗?啊?”他一把把上野凉塞到旁边的切岛怀里,猩红的眼睛宛如恶鬼,“谁告诉你可以这样的?”

    爆豪胜己直接拦住那个学生要走的路,伸手就要拽上对方的领子。

    爆豪胜己并不是路见不平那一派别的,只是,他露出不爽的神色。

    本来之前就欠了这家伙一回,被撞进怀里也勉强能够不计较,无处可发的怒气只能冲着另一个了。

    “撞了人就想走,”声音低哑的英雄说,“谁他妈教你的道理?”

    上野凉刚一头栽进身后结实的胸膛上,撞的头疼,就又被人推到另一边。

    好不容易缓过神,他晃了晃有点晕乎的头,看向正在对峙的两个人。爆豪胜己和那个戴着帽子的学生。

    被拽住的学生顿了顿,灵巧的避开爆豪胜己伸出来的手,却被对方堵住路,走不了。

    “我说过抱歉了,”那个戴帽子的学生仍旧很冷静,“你拦着我没有意义。”

    他转过身,看向上野凉,低声说,“对不起,我刚才没看见你。”

    声调古怪又沙哑,带着让人不舒服的像是砂纸磨砂过的质感。

    他的肩膀被爆豪胜己牢牢地抓着,整个人都被钳制在原地。

    上野凉还有点懵,闻言倒是点点头:“没,没事。”

    不然能怎么办,总不能和人打一架吧。他叹了口气,本丸里那一干的刀剑们就有够他头疼的了。

    作为一个五讲四美的普通审神者,他并不打算给刀剑们做出坏榜样…等等。

    “等等,”摸了下口袋,黑发少年脸色骤变,“你是不是拿走了什么不属于你的东西?”

    “啊?”爆豪胜己抬眼,“什么玩意儿?”

    他没能说完,那个被他钳制住的雄英学生就猛然动了起来。

    对方以出乎意料的反应速度狂奔起来,身手利落的避开爆豪胜己的攻击,反应速度比之前快了不止一个档次!

    “嘁——”爆豪胜己啧了一声,转身直接冲了出去。

    瞎子都能看出来这个人绝对有问题,最近雄英是怎么回事,什么样的人都可以随便跑进来吗?

    “什么情况?”切岛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爆豪冲了出去。

    “那个人,应该带走了我的手机,他也是故意撞到我的,”上野凉顿了顿,才说,“那是个小偷。”

    “什么?!”绿谷也追了上去,“上野君,你休息好了再过来,我先过去和小胜一起看看情况!”

    前方的爆破声惊天动地的响起,似乎爆豪胜己已经和对方交上手了。

    连带着周围的学生们也有所反应,乱糟糟的有人在跑有人在找老师,还有人也朝着爆炸地点跑过去。

    “…稍微有点生气,”上野凉叹了口气,“那大概不是一般的小偷吧。”

    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就为了抢他的手机,上野凉也知道可能性很小。

    不过就是一个用旧的手机而已,和其他任何手机没什么区别,唯一的特别之处大概是他从自己的世界带过来的…

    嗯?

    上野凉一愣,神情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那我们现在也要追过去吗?”切岛有些不放心的看他,“这似乎影响不小,上野,你…”

    他一顿。突然意识到了上野凉现在没有手机。没有,就意味着他无法使用自己的个性,也

    “你先过去,我马上就跟上,”上野凉迅速做出决定,“切岛,麻烦手机给我用一下。”

    不管对方打的是什么主意,上野凉心想,最起码他这一环是绝对失败的。

    可能看起来他的手机比较特殊没错,他也没有料到会有人注意到这个。可是,非要说的话,里面打不通的那一排异世界通讯录算特殊吗?

    【计划执行的很顺利,唯一的问题是…被发现了】

    【你要的东西正在我手中,约定地点碰面,我会给你】

    手机屏幕上缓缓出现这样冰冷无机质的字符。灰头发的男人挠挠脖颈,低垂下头。

    这和他原本制定的游戏规则有所不同。按照原本的规则,这场游戏应该于下午五点钟开始,现在被提前了。

    看起来那群英雄也并不是那么没用…

    那就都提前好了。

    死柄木露出恶意的笑容,他可是给对方提供了不少好东西啊。

    他从那个科学怪人手中买来的,从别的渠道买到的,加在一起并不算少的分量——

    足够对付雄英学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