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人生

把本章加入书签

沧1海一声笑(14)

    不等嵩山派弟子禀明,远远就传来了一道苍老有力的声音:“霹雳堂不请自来,实属失礼,还望左掌门海涵。”

    众人莫不以为这是那霹雳堂总堂主,又想朝天门距离这儿有一里多远,他的声音竟然传得这么清楚,想来内力不凡。

    接下来却有清亮的声音接道:“这武林大会既是立意造福武林,想来左掌门不介意我们前来助威。”

    又一个粗狂的声音道:“我们是来助威的吗?”

    头一个苍老有力的声音道:“总堂主说是那便是!”

    他其实并不是霹雳堂总堂主吗?

    左冷禅何尝听不出他们在一唱一和,又听得弟子道“少说也有三四百人”,心中又惊又怒!霹雳堂这是把他嵩山派当什么了?

    一里多路说远也不算远,在左冷禅迟疑不定时,霹雳堂先头部队就有序地来到了近前,霹雳堂的旗帜首先映入众人眼帘,再接着是着装统一的教众。他们个个身强力壮,步伐统一有力,目光炯炯,想来都是好手。

    先前先声夺人的几人,紧接着走了上来。老者拄着一根铁拐,待站定后铁拐轻轻那么一放,他整个人给众人的感觉,却好像钉在地上一样,稳如泰山。清亮男声的主人是个年轻书生,手持一对判官笔;后面的大汉则是手持一柄斧头,长相倒十分普通;最后还有个没出声的年轻女子,不是汉人打扮,而是好像苗族人,腰间缠着一条黑红相间的鞭子。

    除了那名女子,其他三人在江湖上都颇有威名。在场的英雄豪杰纷纷认出了他们,可就是因为认出了他们,心中才更忐忑,霹雳堂能将这样的好手收入旗下,那他们总堂主又到底是何方神圣?

    左冷禅一时拿不准,就没有出声。

    这时底下有人传呼:“总堂主到!”

    先到的总堂主一帮人立时肃容,铁拐老者等四人也分列两旁,静候着他们总堂主前来。

    其他人或许是被这种氛围给传染了,一个说话的都没有,偌大的广场上变得安静无比。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是脚步声,就连呼吸声都能听得见,但一直等到人出现在他们眼前,他们愣是没听到丝毫脚步声。

    再看来者穿一件黑色和深红色相间的男装,披褐色披风,头束金冠,腰间悬着一柄长剑,再看其相貌俊美非常,双目灼灼生辉。

    顶着那么多炙热的目光,来者稳稳迈步上前来,对着站在最中央的左冷禅一拱手:“左掌门,霹雳堂林飞鸿叨扰了。”

    来的正是对武林大会很感兴趣的林蒙。

    “?!!”

    “怎么会——”

    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觉得难以置信,说好的年长老者呢?怎么却是个如此年轻俊美的女人!只有少数人有所心理准备,这其中就包括站在左冷禅旁边的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

    左冷禅稳住了心神,他倒不信有人敢冒认霹雳堂总堂主,只是心中难免不自在。不久前他和任我行有过一战,对外说是胜负未分,可他自己心里清楚,当时任我行没有用吸星大法,都胜他不少,只是突然间任我行忽然收了手,自行离去了。可以说,自己的武功远不如任我行那个魔头,但偏偏这么个年轻女子,却大败任我行,这让左冷禅越发意难平,连带着说话时语气也很是硬邦邦:

    “左某不知总堂主有心造福武林,未能送去请帖,该左某向总堂主赔礼才是!”

    林蒙眉目流转,略有深意道:“很不必,很不必。”

    左冷禅:“??”

    不等左冷禅再说什么,林蒙已迈步往前,遥遥朝着几人拱手:“解帮主,好久不见。”

    解风朝她回礼。

    林蒙又转向站在一起的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这两位可是一个赛一个的老奸巨猾:“方证大师,冲虚道长,今日得见两位武林泰斗,实乃飞鸿之大幸。”

    方证大师还挺客气的:“林总堂主客气了。”

    冲虚道长也还了一礼。

    林蒙又杀了“回马枪”,看向了避在人群中的余沧海:“余观主,你我也曾打过交道,何必装作不识得我的样子?”

    众人都纷纷侧目。

    余沧海心下纳闷,不知道她怎么忽然点名自己,面上紧绷道:“我何时见过你霹雳堂总堂主的真面目!”

    林蒙不答,反而转向心中不悦的左冷禅,施施然行了一礼:“左掌门,我须得再次像你致歉了。”

    左冷禅冷声道:“林总堂主何出此言?”

    “为我接下来的喧宾夺主。”林蒙道完歉就算完事了,她环视了一周,把自己的来意说得明明白白:

    “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此次不请自来,要说造福武林这等公心,我怕是难有,更主要还是我的私心。这一来么,我有意见识下各门派的功法,尤其是有意和方证大师、冲虚道长比试一二;二来么,我和余观主有一段渊源想要了结。”

    左冷禅为她的厚颜无耻,差点气了个仰倒:“你!”

    余沧海再次被点名,他心中突突,可又不敢攫林蒙的锋芒,情急之下道:“你欺人太甚!这武林大会,本是左兄为了匡扶武林正义所召开的,你不请自来也就罢了,还意图胡搅蛮缠,我看你就是想搅和黄这次武林大会吧!你说你到底是何居心?”

    林蒙展颜一笑:“瞧余观主说的,我若是想搅黄此次武林大会,又何必这么麻烦。我直接炸了这嵩山,岂不更方便?”

    众人:“!!”

    左冷禅气得不轻:“林总堂主,我本念在你年少又武功高强的份上,礼让你三分,可你却要这么咄咄逼人,意欲和整个正教作对,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阿弥陀佛,左掌门还请稍安勿躁,老衲想林总堂主只是开个玩笑,并非真在嵩山下埋下炸-药。再说这切磋武功之事,老衲早就听闻林总堂主剑法高超,若是能比试一二,也未尝不可。老衲也好自检下老衲这千手如来掌,练到了何种境界,有没有退步。”方证大师及时站了出来,他表现地很有风范,“只不知林总堂主又是师承何人?”

    “还是方证大师爽快,”林蒙方才现身时,就格外注意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见他们俩对自己的身份,果然不太惊讶,就知道这两派当真不同凡响,而她本也没想着隐瞒,当下朝天拱手道:“我出身福建福威镖局,家祖名讳上远下图。”

    林远图去世多年,不过他的名声仍有留存,林蒙那么一说,众人就炸开了锅。

    “林远图?!”

    “七十二路辟邪剑法!”

    冲虚道长叹道:“原来是林远图林前辈,林前辈曾以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威震江湖,当年青城派掌门长青子,号称‘三峡以西剑法第一’,却也败在了林前辈手下。不想林总堂主是林前辈的后人,林前辈实在是后继有人啊。”

    余沧海又又又被点名,他恼羞成怒道:“我师父当年不过初出江湖,若是我师父功法大成再比过,究竟谁胜谁败还是未知。”

    林蒙盯着他沉声道:“长青子败给我祖父后,一直耿耿于怀,拆解了我林家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意图找出其中破绽,这倒也罢了,我可当他是为了雪耻。只如今青城派弟子个个私下修习辟邪剑法,这样的行径着实令我大开眼界。”

    不等余沧海开口,以及众人反应过来,林蒙就厉声道:“余观主,今次我们来就此事做一个了结,如何?”

    余沧海哪想到接连被戳破密事,还是在这等大庭广众之下,当下他只恨不能跳起来,红着脸大喊:“你信口开河!”

    林蒙从容道:“我不过是陈述事实,若你认为我信口开河,那我也不欲和你多分辨,反正都不会影响我要你和我比一场,生死不论!

    “我若战败,霹雳堂只管径自下山去,再选下一任总堂主;你若战败,你青城派和我的恩怨到此为止,绝不牵连你青城派和余下弟子。”

    到了最后,林蒙把长剑亮出来,不容拒绝道:“余沧海,来不来战?”

    余沧海下意识地看向左冷禅,朝他投去求救的目光。

    左冷禅略也一思忖,冷面而对林蒙:“你说来就来,还要在我嵩山派的崇高之地,来一场生死战,若我任由你对我的客人出手,那若是传扬出去,我和嵩山派的脸面往哪儿放。”他现在可是恨死了来搅局的林蒙,他是来显摆他嵩山派的,可不是给他人做局的。

    岂知林蒙一听,沉吟道:“左掌门的意思是我要和余沧海一战,还须得过了你这一关?可知刀剑无眼。”

    左冷禅:“…………”左冷禅根本没有必胜的把握,何况谁知道霹雳堂到底有没有在嵩山埋下炸-药。

    左冷禅身后的“大嵩阳手”费彬,适时站出来道:“师兄,余掌门堂堂一派掌门,竟私下偷学他人传家剑法,本就立身不正。掌门和他有交情不假,可若是这么包庇他,大家怕不是会认为师兄只顾私情而不辨是非?”

    费彬开口后,陆续有其他门派的掌门人开口:

    “换位想想,若我门派的镇派功法被人偷学了去,我怕也是要那人死无葬身之地的!左掌门,我看你还是不要插手此事为好。”

    “武林中有武林中的规矩,规矩不容私情!”

    在这样的劝说下,左冷禅就着台阶往下下:“唉,余掌门,你怎么做下那么糊涂的事!”

    余沧海越发绝望,他转向在场最德高望重的人:“方证大师!”

    方证大师垂眼:“阿弥陀佛。”

    他也算看出来了,这霹雳堂总堂主今次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何况余沧海本身就有错,而其他门派也惧怕这位林总堂主,那余沧海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善哉善哉。

    只方证大师心中有个疑惑,旁人不清楚林远图是何人,那辟邪剑法又脱胎于何处,他还不清楚吗。可正因为清楚,方证大师才怀疑这林总堂主的剑法,必定师承他处。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何人传她武功,而她武功究竟又高到何种地步。

    余沧海则顿时如丧考妣,恨毒地看向林蒙。

    林蒙的眼睛如同结冰的湖面,看得余沧海不禁瑟缩了下。

    林蒙转开目光,对着方证大师拱手道:“大师深明大义,飞鸿佩服至极。”

    方证大师听得不太是滋味。

    林蒙又转向左冷禅:“左掌门亦是,飞鸿佩服佩服。”

    左冷禅:“…………”这梁子咱们结下了!

    ·

    ·

    心里憋屈,面上左冷禅还得忍气吞声地让弟子,将比武场收拾出来。

    众人便移步向比武场。

    霹雳堂声势着实不小,光是远远瞧着,都能让众人想到一个词:来者不善。

    再看被簇拥在中央的林蒙,她信步往前,全然不担心比武时会出什么万一。

    仔细想想,众人其实都下意识地认为她会赢。余沧海再厉害,也不能和任我行相比,不是吗?——这也可见流言传播之广,大家还都信了,不然也不会那么畏缩。

    此次左冷禅召开武林大会,和嵩山派同枝连气的华山派,自然也过来捧场。来的是岳不群和宁中则夫妇,宁中则忽瞧见岳不群脸色不比寻常,低声问:“师哥?”

    岳不群叹道:“林总堂主若当真与余观主又宿世仇怨,大可私下解决,没想她却将其摆在左师兄召开的武林大会上,未免让人觉得她有搅局的嫌疑。本就有流言说她颇有野心,如今这般更叫人不得不深思了。”

    宁中则觉得倒还好:“怕是她想让诸位武林前辈做个见证,以免招来不知内情之人攻讦。唉,说到底还是余观主有错在先。”

    岳不群暗自摇了摇头。余沧海是有错在先,可他本是名门正派中的一员,但今日在嵩山派和少林的地界,却让人给迫到生死不论的比武场上,始作俑者最后还全身而退。

    那么传出去,正教威风必减,就连左冷禅和方证大师,都会少了几分威信。反观霹雳堂总堂主,却会威风大涨,对着三教九流能够一呼百应。

    正应了那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但岳不群也只是想想,他并不好贸然出头做什么。

    很快,众人就来到了比武场,决战一触即发。